<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8章:分房不吉利
    衣服整理好了,可她的手还在抖……

    霍冬连忙轻轻抓住她的手,把她的双手包裹在自己宽厚温暖的手掌心里,她像是全身血液都冻结了似的,双手冰冷。看&gt;书&gt;阁&gt;最新更新

    他心急如焚又懊悔不已,姿态卑微地蹲在她面前,心疼至极地望着她,“甯甯,真的没关系——”

    “我有关系!”她勃然吼道。

    她红着眼瞪着他,眼神里充满着仇恨和难堪。

    霍冬难受低喃,“甯甯……”

    “残缺的那个不是你,你当然没关系!!”她颤声嘶吼,情绪瞬间崩溃。

    “我……”他哑口无言。

    他很想为自己辩解,很想解释他所说的没关系与她说的没关系并非同一个意思。

    他说的“没关系”,含义是希望她能走出这个阴影,希望她能勇敢战胜这个心理障碍。

    这道坎,她得跨过去,不能永远停留在原地。

    人生最不能自主的,便是生老病死。

    这并不是她的错,积极治疗让自己好起来的她很坚强,很勇敢,甚至很伟大。

    所以她无需觉得自卑,她战胜了病魔,她很棒!

    她是他的骄傲,是他的一切,是他命!

    霍冬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他的喉咙却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让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的她应该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所以不管他是安慰还是开导,对她来说都等于是往伤口上撒盐。

    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感同身受,除非你跟她遭受过同样的罪……

    此时此刻,或许他应该闭上嘴巴,静静陪着她便好。

    然而就算他识趣地不再说话,可单单只是他的目光,都让她觉得无法忍受……

    “别看我!”她紧紧咬着牙根,从齿缝里吐字。

    她怕自己不咬紧牙根就会崩溃落泪……

    霍冬狠狠拧眉,满目担忧。

    “我叫你别看我!!”她倏地又吼起来,近乎歇斯底里。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我把眼睛闭上,闭上。”他连忙把双眼紧紧闭上,一边把她冰冷的小手拉到嘴边轻吻,一边极尽温柔地安抚着她,“我不看,别生气了,乖,别生气……”

    “出去!”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下了逐客令。

    霍冬顿时苦了脸,求饶地望着她,“甯甯……”

    新婚夜啊,他不想出去。

    “不然我出去!”她冷冷威胁,作势要起身。

    “我不要了。”他连忙再次抓住她的手,耍赖般将下巴搁在她的膝盖上不让她起身,可怜巴巴地说:“别撵我出去,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虽然他很想很想要她,可她若真是不愿意的话,他也不可能会强迫她的。

    他虽对她软磨硬泡,但也有察言观色的,现在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他怎么还敢对她硬来?

    他不敢的!

    她已经是霍太太了,她已经完完全全属于他了,所以这个……也可以不用急于一时的。

    嗯,他可以等,不管多久,他都等!

    “少废话!出去!!”严甯态度坚定,不耐地喝道。

    他满眼急切地望着她,近乎低声下气地声声哀求,“我睡地上行不行?我不上牀,我就睡牀边,行不行?”

    “你有毛病啊?”她没好气地骂道。

    明明有客房,再不济客厅还有沙发,哪里不比睡她牀边舒服?

    他重重叹了口气,幽幽道:“霍太太,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结婚第一天就分房睡的话……不吉利。”

    不吉利……

    严甯无语,“你这是封建迷信!”

    “是不是迷信都好,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都尽量避免不好的可能,好不好?”

    “我不——”她狠狠甩开他的手,她想一个人静静。

    “求你了霍太太。”

    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饱含哀求的声音阻断。

    严甯,“……”

    本是坚定的心,从他“求你了”三个字说出口,竟开始动摇……

    见她没有明确拒绝,他连忙直起身从牀头随手拿了一个枕头,然后就那样往地上一躺……

    牀边有地毯,毛茸茸的,睡在上面还挺舒服。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被子盖,有点冷。

    “霍太太晚安!”

    他双臂环胸背对着她侧身而躺,连忙道晚安,就怕被她撵。

    “……”严甯无语。

    本来心里很难受,可被他这样胡搅蛮缠一通之后,竟诡异地好受多了……

    新婚第一夜分房睡真的不吉利吗?

    如果是……

    那不分就不分吧。

    严甯默默叹了口气,有些恼火地瞪着侧躺在地毯上的男人,无语又无奈。

    起身走向衣帽间,从柜子里拿出一牀被子,然后折回他的身边,把被子丢在他的身上。

    霍冬睁开眼,看看身上的被子,又抬眸去看正朝着浴室走去的小女人。

    唇角,愉悦地微微勾起。

    他的霍太太,就是嘴硬心软。

    将被子抖开,往身上一裹,然后他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惬意地听着浴室里动静……

    当严甯洗漱完毕,从浴室里出来时,睡在牀边的男人已经发出轻微鼾声。

    她走到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

    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半晌后,她上牀,关灯睡觉。

    等室内一片黑暗,本是睡着的男人,轻轻睁开了双眼……

    默默听着她的呼吸声,男人的唇角越扬越高,笑得欢喜又满足。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家。

    两个小时前,严楚斐收到一笔大额转账。

    一查,转账人居然是霍冬。

    严楚斐最近忙啊,忙得晕头转向,脚不沾地,已有月余未回严家了。

    弃军从商的他一要忙着管理公司,二要管教不听话的严太太。

    那个女人,毫无身为他严楚斐妻子的觉悟,还当她是魏家大小姐,清高傲慢又我行我素。

    他想调教她,哪知却天天被她气得七窍生烟,简直想揍她的心都有了。

    严楚斐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他以为婚姻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形式,美丽的妻子也只是一个摆设,已婚和为人夫的身份并不会影响或者改变他的生活。

    他以为结了婚并不代表什么,他依旧是名震帝都的六阿哥,他依旧是潇洒不羁的六少爷,他依旧可以风花雪月左拥右抱……

    然而,婚后的生活,却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若用一句话概括他的婚姻生活,那就只有三个字——一团乱!

    他本是多姿多彩的美好生活,全被姓魏的那个女人搅成了一锅粥。

    严家后花园里。

    花圃旁,霍冬和严楚斐在晒太阳。

    “什么意思?”

    严楚斐将手机递到霍冬的面前,问。

    霍冬垂眸一看,只见手机页面上显示着银行的收款通知。

    “房款。”他答。

    严楚斐拧眉,大惑不解,“什么房款?”

    “严甯那套房子,我付!”霍冬看着不远处的摇牀秋千,淡淡地说。

    那边,小太子坐在摇牀里,总统大人正弯着腰一下一下轻轻推着摇牀,逗儿子开心。

    严甯跟在严谨尧的身边,一同陪着小堂弟玩耍。

    严楚斐挑眉,看了看永远都是一脸冷漠的霍冬,又转眸看了看不远处逗小堂弟逗得喜笑颜开的妹妹,越发疑惑,“她愿意让你付?”

    “六少嫌钱多?”霍冬瞥了严楚斐一眼,淡淡嘲讽。

    她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这事儿别让她知道,严楚斐只要把钱偷偷收下就好了呗。

    严楚斐才不会嫌钱多!

    嘴角扯了扯,严楚斐心安理得地收起手机,一边噙笑点头,一边赞赏般拍了拍霍冬的肩,“你高兴就好!”

    霍冬没有理会严楚斐的调侃,目光专注地看着不远处那笑颜如花的小女人,眼底心里不由自主地溢满了柔情。

    冬日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犹如穿着一件五彩霓裳,美得宛若仙女下凡……

    她的笑容很美,看着小太子的眼神特别的温柔,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辉……

    霍冬的心,微微一抽。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无缘的孩子……

    他和她的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还在,这会儿只怕是可以抱着他的裤管喊爸爸了吧……

    “和好了?”严楚斐见霍冬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妹妹看,不由好奇,用肩轻轻撞了撞他的肩,关切地小声问道。

    “快了。”霍冬言简意赅。

    嗯,快了!

    他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和好如初了。

    他们已经办了结婚证的事,并没有通知任何人,也叮嘱过姜小勇别大嘴巴到处乱说,否则打肿他的嘴。

    不对外宣布已婚的事实,是严甯强烈要求的。

    因为她觉得,所有人都知道她恨霍冬,所有人都知道她本是要嫁给迟勋的,可这突然就变了……

    谁都会起疑心的!

    所以他们已是夫妻的事儿,得暂时保密。

    另一边——

    “四叔。”严甯看着弯着腰逗儿子开心的四叔,轻轻开口。

    “嗯。”严谨尧全部注意力都在儿子身上,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我……”严甯咬唇,微微蹙眉。

    严谨尧将儿子从摇牀里抱起来,转头看向一脸纠结的小侄女,“怎么了?”

    “那个……”严甯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不用吞吞吐吐的!”严谨尧一边轻轻颠着怀里不肯安分的儿子,一边淡淡催促。

    严甯垂着眸咬了咬牙,再抬起头来时,神色变得异常严肃,诚恳请求,“请您别为难迟勋,他真的不是坏人!”

    严谨尧盯着严甯看了几秒。

    就在严甯以为四叔会毫不留情地拒绝时,却听见四叔淡淡地“嗯”了声。

    “四叔你答应了?”严甯双眼一亮,惊喜交加地急问道。

    严谨尧微微挑眉,半真半假地调侃,“要我给你写保证书?”

    “不不不,不用,我相信四叔!”严甯忙不迭地猛摇头,谄媚地嘿嘿笑。

    四叔这人吧,他愿意信守承诺的话,自然会说话算话,可他若不愿意……

    那就算写一千份保证书也是白搭!

    “嗤……”总统大人突然抽了口冷气。

    因为小太子有眼不识亲爹,在亲爹脸上挠了一把。

    小太子指甲挺长,直接把他爹的脸给挠花了。

    长长的一条抓痕,红红的,格外显眼。

    严谨尧脸上那难得的温和顿时敛去,冷冷看着“大逆不道”的儿子。

    严萧楠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特别无辜地看着突然变得一点都不可亲的亲爹,感觉到亲爹似乎不高兴了,憋憋嘴,要哭不哭的。

    一见儿子要哭了,严谨尧连忙对儿子扯了扯嘴角,强迫自己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微笑。

    他倒不是怕这臭小子哭鼻子,而是怕孩子他妈发脾气责怪他连孩子都带不好……

    “四叔啊……”严甯看着变得特别有“人性”的四叔,犹豫了许久,还是忍不住想要试探试探。

    “嗯?”

    “如果……我是说如果!”她才刚吐出两个字,立马又强调,急切的语气反倒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说!”严谨尧转头,目光犀利地盯着有些反常的小侄女。

    “如果你最信任……算了算了,没事了……”

    严甯最终还是放弃了试探。

    她本是想问“如果你最信任的人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样”……

    但话未说完,她猛然意识到,这句话问出来必然会种下祸根。

    四叔多精明啊,肯定能从她的言辞间发现端倪的,而一旦被四叔发现霍冬有谋反之心……

    算了算了,还是不问了。

    严甯在最后关头踩了刹车,因为自己的鲁莽,背上已被惊出一层冷汗。

    严谨尧盯着严甯看了一会儿,突然淡淡喊道:“霍冬!”

    严甯心里咯噔一跳。

    以为被四叔发现了什么,整颗心瞬时就紧紧揪了起来。

    她看着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的男人,竟紧张地手脚冒冷汗。

    她怕,怕四叔发现了蛛丝马迹……

    “四爷!”霍冬走上前来,恭敬地低了低头。

    “听说你舅舅刑满出狱了?”严谨尧看着霍冬,语气漫不经心,目光却犀利无比。

    “是!”霍冬点头。

    严甯看着一脸冷峻的霍冬,怎么也无法把他联想成昨晚那个不要脸的无耻男人。

    他现在真是表里不一啊!

    人前的他沉稳冷静,可人后的他则完全相反。

    她越来越怀疑,他是不是有严重的人格分裂……

    不然的话,他这人前人后的模样反差也太大了吧!

    严甯刚在心里吐槽完霍先生的人格,接着就听到“刑满释放”四个字……

    刑满释放?

    霍冬的舅舅坐过牢?

    为什么坐牢?坐了多久?犯了什么事?

    严甯满腹疑问,好奇得要死。

    严萧楠在亲爹怀里不老实,总爱动来动去,严谨尧一边拍着儿子的背部,一边看着霍冬,“怎么不带他过来一起吃个饭?”

    “不合适。”霍冬直截了当地说道。

    就算他是总统的干儿子,他的舅舅也是没资格来总统家蹭饭的。

    尤其刚出狱的舅舅怨气深重,来了也只会不欢而散而已。

    严谨尧,“他的状态怎么样?”

    “挺好。”

    严谨尧点了点,表示放心了,想了想,又说——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