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7章:适合做事
    严甯顿怒,音量立马就拔高了数倍,气急败坏地怒喝,“为什么?!你是活腻了吗?就非要自掘坟墓不可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其实他非要找死与她又有何干,她何须这样激动?

    按理说,企图跟四叔作对的人都是她的敌人,她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件事告诉四叔才对。

    可她没有!

    她对他的宽容,比迟勋还多。

    当得知迟勋和贝宗云有血缘关系时,她甚至不念迟勋这些年对她的恩情和爱护,狠着心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四叔。

    而他呢?

    他手上掌握着足以让四叔身败名裂甚至国破家亡的致命把柄,心存异心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可她却到现在都还没有想要告诉四叔的打算……

    她深知不该!

    然而她始终下不了决心。

    其实想要告发他的念头一直都在脑海里盘旋,可想到告发他之后他会死无葬身之地就变得犹豫不决。

    或许在潜意识里,她是不希望他死的……

    即便打死她她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事到如今,她再怎么自欺欺人也是枉然。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走最糟的那一步……

    听着她气急败坏的话,霍冬的唇角微微上扬,不止不担心自己将会得到怎样凄惨的下场,反倒像捡了钱一般开心不已。

    她在担心他!

    虽然她嘴硬不肯承认,但他感觉得到。

    她或许还是恨他,但一定没有以前那般强烈了,她在慢慢改变,她在慢慢原谅他……

    真好!

    她急得不行,他却抬起头来深深凝地着她,只顾盯着她笑。

    笑得她一肚子的火。

    “说话!!”她蹙眉,狠狠剜他一眼。

    “如果我把那些东西都给你了,你会跟我离婚吗?”他问,温柔深情的目光里多了一分犀利,像是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严甯的心,狠狠一颤。

    沉默。

    实话实说,如果他没了可以威胁她的东西,她的确不会这样任由他摆布……

    “嗯?你会吗?”他俯首,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用温柔的语气咄咄逼问。

    严甯暗暗咬了咬牙,昧着良心说谎,“我不会——”

    “你会!!”

    可她话音未落,他就阻断了她,笃定的语气仿若早就看穿了她的心。

    “……”严甯哑口无言。

    霍冬唇角的笑,染上一抹淡淡的悲凉和苦涩,薄唇轻轻贴着她微肿的红唇,忧伤低喃,“你肯定会,甚至是迫不及待的跟我解除夫妻关系……”

    严甯觉得,眼前这男人真的是太了解她了。

    咬了咬牙,她目光坚定地回视着他,“我不会!我可以对你发誓——”

    “我不会再信你了。”霍冬笑了,对身下的小女人轻轻摇头。

    她在哄骗他,他心里很清楚。

    她对他出尔反尔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对他做出的承诺,想变就变。

    嗯,他不会再信她了,也不敢再信她了。

    严甯无言。

    的确,从她不再爱他之后,她就做了放羊的小孩,骗他成了信手拈来的事。

    他满腹苦楚,忧伤低喃,“小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话了……”

    小骗子……

    严甯不服。

    要说骗,那也是他起的头!

    最初的最初,是他骗她在先,既然他都可以骗她,凭什么她不能报复?

    其实她也不是蓄意报复,只是觉得他曾经都对她言而无信,她也没必要对他事事信守承诺。

    所以,这就是因果报应!

    他现在所受的苦,是他当初自己种下的果!

    怨不得她!

    “你明明答应过我,只要我醒过来你就嫁给我,可你骗我!你骗我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跟迟勋去国外结婚,最过分的是你竟然狠心到连只字片语都不留给我!!”他怨愤地盯着她,声声控诉。

    严甯不说话,淡淡睥睨着他。

    “严甯!”他重重叹息,在她唇上爱恨不能地切齿,“我真想揍你一顿你知道吗?!”

    嗯,真想在她P股上狠狠抽十板子,让她也尝尝痛的滋味。

    虽然给她十板子也抵消不了他心里的怨和痛,而且最终那痛还会反弹给他,毕竟打在她身痛在他心……

    但给她一点教训,若能让她不再对他那么狠也是好的。

    严甯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揍她?

    他敢!

    敢打她她立马跟他离婚,分分钟离!毫不犹豫!!

    家暴什么的最不能忍好吗!

    迎着她桀骜不驯又轻蔑冷漠的目光,他笑得无奈又忧伤。大掌轻抚她的脸颊,一下一下极尽怜惜。

    他不敢!

    其实敢不敢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舍不得的。

    疼她爱她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打她呢?!

    “我想娶你,甯甯,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娶你……”他声声呢喃,心里充满着终于得偿所愿的满足和欢喜。

    嗯,他想娶她,想了很久很久了。

    从得知她患病的那刻起,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娶她!

    他要把她娶回家,然后好好疼她,爱她,一生一世。

    在这快两年的时间里,这个念头一直存在,从来不曾消失。

    在失去她之后,他甚至觉得,“娶她”是他对自己下半生唯一的追求和梦想了。

    还好,他终于美梦成真了!

    虽然并非她自愿。

    但没关系,过程无所谓,结果最重要。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只要他一心一意地好好爱她,将来的某一天,一定会让她敞开心扉重新接纳他的。

    有句话不是说——有梦想总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

    是啊,万一实现了呢!

    当她恨他入骨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休想再靠近她半步,但现在她成了他的妻,这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吗?

    严甯没说话,心里泛起一丝伤感……

    他说他很想娶她……

    犹记得,最初她对他动心时,也是那么那么的想嫁给他……

    那时候他总是冷冰冰的,她却觉得跟在他身边特别有安全感,几乎没怎么思考,就萌生了想要跟他过一辈子的念头。

    那个念头有毒,是祸根,造就了她后来一系列的伤痛和绝望。

    人的执念很可怕,明知是错,却就是学不会悬崖勒马。

    女人很傻。

    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把感情看得太重,重得甚至高于自己的生命。

    都提倡理智对待感情,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拿得起放得下的,毕竟是少数。

    而且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这种最高境界的人,必定受过一些不为人知的重创……

    比如她!

    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她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爱得不管不顾,再也不会毫无保留地付出,再也不会爱一个男人胜过爱自己。

    嗯,再也不会了。

    现在的她,真的会理智对待感情,甚至会计较得失……

    或许这样的爱不够纯粹,可是,她要那么纯粹的爱来做什么呢?

    如果纯粹的爱最终得到的只是伤害,那她宁愿自私一点。

    女人这一辈子,傻一次就足够了。

    吃一堑长一智,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她若再重蹈覆辙,那就是活该了。

    她不要活该,所以她要爱自己多一点。

    “我渴望这一天,已经渴望得太久太久。”霍冬幽幽低喃,在她唇上轻啄,忧伤的语气带着遗憾,有些苦涩,又有些无奈,“我本来想先向你求婚,我本来想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我本来想送你一个让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求婚,婚礼,惊喜……

    严甯默默地听,心里五味陈杂,分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他今日所说的一切,全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

    然而五年变迁,他们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

    变了,一切都变了。

    下唇倏然一疼,严甯蹙眉。

    他轻轻咬着她的唇瓣,又爱又恨地切齿,“我本不想这么委屈你,可是你逼得我没办法……甯甯,你逼得我没办法啊!”

    他真是是被她逼得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

    他若不这样做,她就飞走了。

    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得又高又远,让他再也找不到。

    话题已经跑偏,听着他忧伤的话语,她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微微泛疼……

    这样的感觉不好,很不好!

    严甯深深吁了口气,咬了咬牙,说:“好!这件事我可以不怪你,反正这婚我再怎么不乐意也已经结了。我现在想说的是,你不能跟我四叔作对,不管当年你父母的死是不是跟我四叔有关,你都得弄清事实三思而后行。他毕竟是一国总统,他的存亡攸关着太多人的命运,不是你想推翻就可以任意妄为地将他推翻,你懂吗?”

    她苦口婆心,他却意兴阑珊。

    “不说了好不好?我们今晚不谈这个问题,乖。”他在她唇上轻轻摩挲,极尽温柔地哄着。

    严甯又气又急,偏头躲开他的唇,没好气地嚷道:“可我们之间现在只有这个问题可谈——”

    “霍太太,今晚不适合谈事,适合‘做事’……”他阻断她,嗓音低醇撩人,刻意咬重字音,暧昧至极。

    严甯秒懂。

    呼吸一窒,脸红心跳……

    还没想到该如何应对,倏地身上一轻,他站了起来。

    她还来不及松口气,紧接着身体腾空,被他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就往她的卧室大步流星地走去。

    “霍冬你干吗?放我下来!”严甯大惊,慌忙推他。

    公主抱的姿势,因为她的挣扎,整个人眼看着就要从他怀里掉下去……

    霍冬见状,索性箍紧她的腰肢,将她轻轻一转……

    转瞬间,公主抱变成了熊抱。

    彼此紧紧相贴,变得更加亲密……

    “啊!你……”严甯羞愤交加,意识到他的企图,急得在他怀里狠狠扭动,“霍冬你别太过分!”

    “嗯……”他突然闷哼一声,紧紧拧着眉头,一脸痛楚的模样。

    她蹭到他身上的伤了。

    严甯下意识地停下挣扎。

    “甯甯轻点,我身上有伤。”他提醒她,可怜巴巴的语气隐隐透着一丝乞求。

    步伐却丝毫没有放缓或停顿。

    他的目的地,是她的牀……

    你还知道自己身上有伤啊!!

    严甯气得在心里大喊。

    伤都还没好就企图对她不轨,他可真是色胆包天!

    “你放开……唔……”她恼火地叫着,攥紧拳头去捶打他的肩。

    可话音未落,就被他扑在了牀上。

    他高大结实的身躯将她整个覆盖,吻,第一时间落在她的唇上……

    她的惊呼被他堵在嘴里,她试图推拒的双手也被他捉住,他轻轻松松便将她牢牢控制。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他的吻,与刚才一样激狂……

    甚至更急切。

    严甯不想妥协,可在他猛烈的攻势下,她的大脑很快就迷糊了起来。

    所有的一切,渐渐只能凭着感觉去反应。

    霍冬心潮澎湃,呼吸越来越急,越来越重……

    严甯咽呜推拒,却丝毫阻止不了他霸道的攻势,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可最终还是没能坚持得住。

    趁着她迷糊之际,他的手悄悄溜进她的衣摆里……

    一切的美好,终止于他的手触上她缺失的那个部位……

    那一瞬,两人同时一震。

    如同一盆冰冷刺骨的水当头浇下,将陷入意乱情迷中的严甯狠狠泼醒。

    她猛地张开眼,对上他懊恼又担忧的目光……

    难堪,自卑,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

    触上那道疤痕的那一瞬,霍冬心里咯噔一跳,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尤其在感觉到她的身子在瞬间僵硬时,不安更是疯狂扩散。

    都怪他太激动了,一时忘了避开这让她难过的部位……

    “甯甯……”霍冬连忙把手从她的衣服里撤离,小心翼翼又恐慌懊悔地轻轻唤她。

    严甯的回应是倏地将他狠狠一推。

    他感觉到她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浓烈悲伤,不敢再胡搅蛮缠,只得顺着她的力道从她身上翻下去,无奈又不舍地放开了她。

    她脸如白纸,浑身发抖,他刚离开她就立马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整理着凌乱的衣服,双眼泛红……

    严甯坐在牀边,低着头,不让自己眼底的脆弱和难堪被他瞧见,整理衣服的双手,颤抖得不能自己。

    虽极力隐忍,可她心里的难过还是如泛滥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霍冬见状,心疼得要死,自责得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一拳。

    他忙不迭地下牀,像是求饶般在她面前蹲下,望着她通红的双眼,小心翼翼地轻哄,“没关系的甯甯……”

    嗯,没关系的!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爱!

    他不会因为她少了什么就减少对她的爱,他不是那么肤浅的男人。

    虽然他不是女人,但他能理解她心里的痛苦。

    看到她难过,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病魔夺走了她的自信,他已是心疼万分,怎么可能还嫌弃她呢……

    他不会!

    永远都不会!

    他爱她,所以他只求她从今往后能健健康康地活着,对他来说,她的健康平安就是上天对他最大最好的恩赐。

    严甯一言不发,始终低着头。

    衣服整理好了,可她的手还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