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5章:反正他穿了也是给你看
    她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之后就想随手把门关上。

    拿钥匙的时候严甯的脑海里就想起他今天一再强调的“洞房花烛夜”,隐隐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担心他会胡搅蛮缠,索性直接拒绝他的进入。

    哪知……

    有些事,有些人,不是她想拒绝就拒绝得了的。

    一只脚,在房门即将关上的那瞬,踩在门框边……

    门没关上,因为门缝间夹着他的脚。

    严甯蹙眉,抬眸不悦地看着门外的男人。

    “干吗?”她戒备地睥睨着他,没好气地叱问。

    “你不让我进去吗?”霍冬看着一脸不善的小女人,气定神闲地柔声反问。

    “这是我家!!”严甯恼火地叫道。

    “严甯,我们现在是夫妻!”他一千零一次提醒她。

    严甯狠狠翻了个白眼。

    他动不动就强调他们现在的关系是想怎样?!

    “所以呢?”她怒极反笑,夸张地扯着唇角对他笑靥如花,娇声嗲气地问。

    “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他答。

    “……”严甯呼吸一窒,瞠大双眼狠狠瞪他,气得冲他叫嚷,“凭什么!”

    “凭我的户口本上配偶栏处印着你的名字!”他理直气壮地说。

    “你——”严甯气结,狠狠磨了磨牙,仰起小脸忍无可忍地骂他,“你还要不要脸了?这房子是我哥买给我的,你花一分钱了吗?还你的家?你好意思?!”

    他点头,“好意思。”

    “……”严甯无语。

    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耻的?!

    她简直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直接伸手去推他。

    可他人高马大,任凭她使出全部的力气,都没能撼动他半分。

    “你滚!”她气急败坏,冲他怒吼。

    霍冬一动不动。

    “滚啊……”见一只手推不开他,她就两只手都撑在他的胸膛上,狠狠的推。

    边推边嚷。

    他看着她,气定神闲,悠然轻吐,“严甯,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我那边,二是让我进去。”

    去他那边?

    NO!

    他家里不止有个讨嫌的姜小勇,现在还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舅舅,尤其这个舅舅还不待见她……

    她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去他那边受气!

    但让他进她的家……

    “我都不要!!”她冷着小脸,坚定拒绝。

    “这可由不得你!”他声音微冷,强势又霸道。

    话音落下,他高大的身躯开始往屋里挤。

    “你——啊……”

    严甯慌了,想阻止,可她那瘦不拉几的小身板根本就挡不住他。

    他不过稍稍用力,便将她挤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他顺利进屋。

    严甯刚稳住脚就看到他进了屋且随手关了门。

    “霍冬!你这是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入室抢劫!”她气得冲他吼。

    “多告一项吧。”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一边脱下外套往沙发里掷去,一边朝她一步步靠近,慵懒地轻轻吐出一句。

    多告一项?

    什么玩意儿?

    “……?”严甯狠狠皱眉,一时猜不透他的意思。

    可他的靠近让她紧张,一边戒备地瞅着他,一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

    始终与他保持着自认为安全的距离。

    “入室强、歼!”霍冬解开袖口,把袖子挽至小手臂,用云淡风轻的语调说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

    严甯被他的话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因为紧张,她忘了注意身后,这一大步直接退到了沙发边,腿弯抵上沙发扶手……

    她猝不及防,稳不住,整个人直接就仰倒在沙发里。

    “你……你敢乱来试试……”

    她倒下去立马就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边结巴着对他虚张声势地吼,一边下意识地往沙发角落里缩。

    她狼狈又紧张的小模样让霍冬忍俊不禁。

    严甯退到沙发的转角处,已是退无可退,而他,还在继续往前走,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双手攥着一个抱枕挡在胸前,偷偷酝酿着力量随时准备与他拼了。

    正是气氛紧绷到极点的时候……

    叩叩叩。

    有人敲门。

    霍冬微微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悦,回头去看紧闭的房门。

    而严甯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

    怕被他半路拦截,她绕了一个圈,冲向门口。

    她狠狠拉开门。

    然而门外并非救星,而是帮凶……

    “嫂子,这是我哥的牙刷和睡衣,我帮他拿过来了。”姜小勇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套睡衣和男性洗漱用品,笑米米地对严甯说。

    严甯狠狠咬着牙根,苦大仇深地瞪着助纣为虐的姜小勇。

    那凶狠的眼神仿佛在吼他“你吃饱撑着了么要你多事”……

    知道小女人是不会帮他拿睡衣的,霍冬走上前来,从姜小勇的手里接过自己的睡衣和洗漱用品。

    姜小勇笑得不怀好意,趁机对他哥挤眉弄眼,“哥,嫂子,今晚可是你们的新婚之夜,良辰美景莫辜负哟——”

    “滚!”严甯勃然怒吼。

    呯!

    不等姜小勇把话说完,严甯就狠狠把门甩上。

    还良辰美景?

    屁个良辰美景!!

    她气得忘了身边还有个人,一转头就迎上霍冬似笑非笑的目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冲他没好气地吼:“你也滚!”

    真是的!

    她该把他一起推出去之后才狠狠关门啊,怎么把他留屋里了?

    真是笨死了!

    不过……

    就她那点力气,估计也是推不动他的。

    “等我洗个澡。”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严甯皱着眉睥睨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在她充满狐疑和戒备的目光中,他俯首凑近她的耳畔,暧昧轻吐,“然后我们一起‘滚’……”

    严甯的脸,刷地红了个透。

    羞愤交加。

    而他不等她发飙,说完之后就立刻朝着主卧走去。

    当严甯回过神来时,霍冬已经进入了卧室。

    她连忙追进去,冲正朝着浴室走去的男人大喊,“喂!霍冬你不能在这里洗,外面有——”

    客厅和客房里都有卫生间,他干吗非要去她卧室洗澡?

    他这鸠占鹊巢的行为也太过分了吧!

    严甯气得追进卧室,甚至在无意识中追到了浴室门口……

    “你想一起吗?”

    跨进浴室里的霍冬转身,微微挑着眉尾,目光深幽地看着紧追不舍的小女人。

    严甯猛地刹住脚步,发现自己已在他触手可及的范围……

    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现在的男人太不要脸,她怕自己再向他走近一步,就会被他拽进浴室里去……

    她相信这种无耻的事他现在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严甯突然很怀念他以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虽然他以前那冷漠傲慢的态度让人想揍他,可都比现在好。

    他现在这副死不要脸的德行,简直让人忍不住想杀了他!

    严甯肝火旺盛,从卧室出来之后就径直去了厨房,倒了杯水咕噜咕噜灌进肚子里。

    喝了一杯水,火气稍微灭了点。

    将杯子重重放在流理台上,她单手叉腰,气呼呼地思考着该怎么撵走他……

    突然,隐隐有呼唤声传进耳朵里。

    “霍太太……”

    严甯皱眉,转头,目光投向卧室的方向。

    “霍太太!”

    声音变得更加清晰有力,正是霍冬在喊她。

    严甯唇角抽搐,暗暗磨牙。

    对他的呼唤置若罔闻,她又倒了杯水,转头看着窗户外黑漆漆的夜空,慢悠悠地喝水。

    “甯甯!”

    霍冬的声音越来越大,且越喊越亲昵……

    严甯捏着杯子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收紧。

    忍……

    “甯甯,甯甯?”

    严甯快被烦死了,他喊个不停,害得她的大脑根本没办法思考,自然也就想不到一个完美的理由把他撵走……

    “甯——”

    “叫魂啊!”

    当他不厌其烦地喊了她N遍之后,严甯终于忍无可忍,走出厨房冲着卧室没好气地怒喝。

    他再这样喊下去,只怕连左邻右舍都得被他惊动了不可!

    “给小勇打个电话,他忘了给我拿内、裤。”

    他淡定从容又理直气壮的声音从卧室里飘出来。

    站在卧室门口不敢进入的严甯一脸黑线。

    无语到极点。

    用了两杯水才浇灭的怒火,瞬间死灰复燃,腾地冲上了头顶。

    严甯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呵!手里有了可以威胁她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了啊,使唤起她来也变得毫不客气了啊!

    真是……混蛋!

    忘了?

    姜小勇那死小子分明就是故意的吧!!

    严甯狠狠磨了磨牙,转身走向沙发,从霍冬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然后走进主卧。

    他的要求她不敢不从,因为她怕他趁机什么都不穿就走出来……

    那她会疯掉的!

    而且到时她还理亏,他一定会理直气壮地说是她不帮他拿内、裤,所以他没得穿只能光着出来……

    把责任全推在她头上这种卑鄙无耻的的事他是一定做得出来的!

    叩叩叩。

    霍冬打开门,就见一个不明物体朝自己迎面飞来……

    他伸手一抓,轻松接住。

    是他的手机。

    严甯在门上敲了三下就立马转身背对着门,然后在听到开门声后随手把手机往浴室里掷,心想着管他接不接得住或是丢在墙上被砸坏都活该,反正不是她的手机。

    “自己打!”

    掷出手机的同时,她没好气地吼出三个字,然后头也不回地溜出了卧室。

    那急促的步伐,仿佛身后有毒蛇猛兽在追赶她似的,有种落荒而逃的嫌疑……

    即便没有回头,她依旧能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正一直射在她的背上……

    叫她跟姜小勇说帮他拿内、裤这种话她可说不出口,她若打了这个电话,姜小勇一定又会趁机取笑她。

    所以,她才不要帮他打电话,要打自己打,她肯帮他拿手机已是对得起他了。

    严甯逃出卧室后又去了厨房,继续倒水喝。

    她觉得自己有点缺水,因为紧张和窘迫,她的背上冷汗热汗冒了一堆。

    没一会儿。

    叮铃铃……

    门铃突然响起。

    严甯放下杯子,朝着门口走去。

    应该是姜小勇送内、裤过来了。

    拉开门,站在门口冲她笑得高深莫测的不是姜小勇还能是谁。。

    “嫂子,我哥的内、裤来了。”

    姜小勇将手里的平角裤递给严甯,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便像个老太婆似的自己巴拉巴拉说了起来,“这里有三条,我也不知道他喜欢穿那条,所以就多拿了两条过来让他挑。嫂子,要不你帮他拿主意吧,反正他穿了也是给你看,虽然我觉得他今晚完全用不着内、裤——”

    “闭嘴!”严甯勃然怒斥。

    她简直快被姜小勇话给雷翻了。

    什么叫“反正他穿了也是给你看”?

    什么叫“虽然我觉得他今晚完全用不着内、裤”?

    他的思想能纯洁点吗?他的脑子里能装点没有颜色的东西么?

    以前的霍冬根本没这么无耻,看来都是被姜小勇教坏的!

    “自己给他拿进去!”严甯不接,看都不看姜小勇递到眼前的平角裤,咬牙切齿地怒喝道。

    哪知姜小勇却摇头,“不行耶,我刚刚没吃饱,现在锅里在煮东西,我得马上回去了……”

    “你猪啊!吃了三个汉堡五个鸡腿还没饱?!”严甯气急,嫌弃死他了。

    “嫂子,我还小,正在长身体呢!”姜小勇一本正经地看着严甯,不要脸不要皮地说道。

    他还小?

    一米八几了还在长身体?

    他是想长到两米以上不成?

    他咋不上天呢!

    他的脸皮是比城墙还厚么?这种恬不知耻的话也说得出口?

    “你去死!”严甯大骂,心知他是找借口。

    姜小勇咧嘴一笑,“好咧!”

    同时,他将手里的三条平角裤强行塞进她手里……

    然后转身就一溜烟跑回了隔壁。

    “姜小勇!”严甯气急败坏地冲着姜小勇的背影大喊。

    她想追的,可他跑得比兔子还快,她还没来得及抬步,他就已经快速闪进了隔壁。

    “姜小勇你给我死回来!”严甯气得跺脚。

    呯!

    回应她的,是隔壁的关门声。

    看着手上的平角裤,严甯觉得自己正拿着一个烫手山芋……

    扔不是。

    不扔也不是。

    严甯狠狠咬牙,气得都心律不整了。

    姜小勇,你丫的保佑自己以后别栽在我手上,否则我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心里撂下狠话,她呯地一声也甩上门,气呼呼地朝着卧室走去。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摔门而去离开这个家,可转念一想,凭什么呀?!

    这是她的家啊!

    凭什么走的是她啊?要走也是他走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跑掉就能解决一切的话,她也不会被他威胁成这样了不是么。

    哎……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逃得了一时也不可能逃得了一世!

    所以……

    还是算了吧。

    该面对的,还是勇敢面对吧!

    叩叩叩。

    走到浴室门前,严甯硬着头皮敲门。

    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提高警惕,想着若发现不对立马转头走人……

    很快,浴室的门轻轻打开。

    “喏!”

    严甯侧着身,在门打开的那瞬,将手里的内、裤递进浴室。

    霍冬没开门之前,严甯满心忐忑,就怕门一打开自己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还好,没有。

    她的目光虽一直投射在他的脸上,但眼角余光还是偷偷瞟了眼他的下面……

    发现他围着浴巾,并不是完全光的,顿时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然而她那口气还没松完,突觉不对……

    浴巾?

    她垂眸,定睛一看——

    “你干吗用我的浴巾?”

    在看到他松松垮垮围在腰际的那条粉色浴巾是自己的之后,严甯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气得忘了危险,一个箭步冲进浴室,一边怒不可遏地质问,一边查看自己还有什么东西被他动用过。

    目光快速在浴室里扫了一圈……

    得!

    该用的都用了。

    什么洗发水啊,什么沐浴露啊,什么牙膏和牙杯啊,都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她放东西很整齐,所以就算只是有一点点移动,她都能看得出来。

    他甚至还用了她的沐浴球和毛巾……

    严甯想杀人!

    “顺手。”

    她火冒三丈,偏偏他还云淡风轻吐出两个字,更是气死人不偿命。

    好一个顺手!

    除了狠狠瞪着他之外,严甯气得已经说不出话了。

    迎着她凶狠的目光,霍冬一边用小女人的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你丈夫,用你的东西应该不用事先报告吧?”

    “谁说不用!就算你是我的丈夫又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和底线,你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懂吗?就算是夫妻也并非什么都可以共用的好吗!!”严甯大叫,气得胸腔急促起伏,快要歇斯底里了。

    啊啊啊啊啊!

    真是要被他逼疯了啊!

    她气得七窍生烟,他却眉开眼笑。

    严甯一愣。

    她都快要被他气死了他还有脸笑?

    “笑什么笑!”她被他笑得头皮发麻,狠狠咬着牙根恼羞成怒地吼他。

    “开心。”他唇角的弧度越发深刻,一脸的心满意足。

    开心你妹!

    严甯无语。

    他深深看着她,眼底的柔情简直可以溺死人,“你承认我是你的丈夫了,我很开心!”

    “……”严甯呼吸一窒,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愈发的烫,恨恨咬牙,矢口否认,“谁说我承认了?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我没承认!”

    “没承认?”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