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4章:爱他吗?
    “嗯?霍太太,你会出卖我吗?”

    她越是不回答,他越是步步紧逼。

    严甯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冷哼,“如果我告了密,对我四叔不利的那些东西只怕全世界立马就会知道了吧!”

    霍冬笑了。

    那笑,隐隐透着一丝高深莫测。

    霍冬将虾全部剥好放在一个碗里,然后把碗放在小女人的面前,“咱们努力点,争取生个小猴子,好不好?”

    这话题转得——

    严甯一肚子担忧和着急瞬间被羞恼代替。

    生个小猴子?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她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嫌弃的眼神瞅了他半晌,严甯越想越觉得焦躁不安,本是饥肠辘辘,可想着未来不知道还有什么灾难在等着他们就顿时胃口全无。

    连最爱的虾,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暗暗咬了咬,严甯放下筷子,神色严肃地看着对面从始至终都气定神闲的男人,几乎苦口婆心地劝他,“霍冬,你把那些东西给我,我去跟四叔求情,保你——”不死。

    “你爱我吗?”

    她话未说完,他却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

    “……”严甯噎住,冷眼看他。

    “霍太太,你爱我吗?”他又问,明明是温柔至极的语调,却透着十足的压迫性,咄咄紧逼。

    他目光灼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恨不得看穿她的心……

    “……”严甯无言以对。

    爱他吗?

    不!

    不爱!

    现在的她,除了自己,已是谁都不爱!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曾经越是伤得深,现在就越是闻“情”色变……

    虽然有句话叫“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有些事曾痛得那么刻苦铭心,就算时间久了不再疼了,但那伤疤永远都在,它会每天提醒你,你曾傻得多么彻底……

    她爱不起了……

    早就爱不起了!

    她冷冷看着他,不说话。

    霍冬叫自己别奢望,因为她不可能会给他满意的答案,现在的她都恨不得他死,又怎么可能还会说爱他……

    可就算他心里什么都明白,眼底还是忍不住泛起一抹期待。

    见她始终沉默,冰冷的眼神充满讥诮和不屑,他不由满心苦涩。

    其实他应该知足的对不对?至少她没有直接明确地说“不爱”两个字……

    可事实谁都明了,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他自欺欺人,不敢面对她不爱他这个残忍的事实罢了……

    霍冬垂眸,掩饰着眼底的落寞和黯然,微勾唇角低低道:“你都不爱我,生或死对我来说意义并不大。”

    一个人,如果失去精神支柱,那么生死对其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所谓。

    如果他最终挽不回她的心,而自己该做的事已做完,那么,生也好死也罢,他听天由命。

    心中没有渴望,便燃不起斗志。

    “你——”严甯呼吸一窒,被他这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气得狠狠咬牙,恼火唾弃,“出息!!”

    霍冬闻言,抬眸看她,唇角泛着一抹笑意,“出息是什么?能吃吗?有它好吃吗?”

    他一边玩世不恭地问着,一边往她碗里又夹了一根炸羊排。

    严甯狠狠瞪他,“……”

    迎着她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霍冬但笑不语。

    “霍冬——”

    事态严重,严甯还是想劝他回头是岸。

    “严甯!”

    然而她刚开口,就被他冷冷阻断。

    “如果有一天我非常渴望的想要留在这个世上……”他定定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然后在微微停顿之后,才异常严肃地继续道:“只有你的爱!”

    嗯,只有你的爱,才能让我战胜逆境,甚至是战胜生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新婚第一餐,吃得并不是很愉快。

    不!确切地说,只有严甯不愉快,霍冬还是很开心的。

    当两人从餐厅里出来,姜小勇已在车里等候已久。

    若论谁是最佳好跟班,姜小勇觉得自己当之无愧。

    为了给老大和七格格独处的空间培养感情,他识趣地没有跟去当电灯泡,而是在附近的麦当劳随便买了三个汉堡凑合了一餐。

    一个小时后,三人回到居住的小区。

    他要牵着她的手,她躲开不让他牵,他却不管她愿不愿意,非要拉着她的小手不可。

    打从她在结婚协议上签了字,他动不动就用“我们是夫妻”来压她,言行举止变得霸道极了。

    严甯烦,但是累了一天,已经没有精力再和他闹。

    于是在知道斗不过他之后,她索性不再挣扎,任他牵着,省点力气。

    电梯到达。

    电梯门缓缓打开,霍冬牵着严甯走出来,一抬眸就看到几步之遥站着一个焦躁不安的中年男子……

    “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打你电话不接?为什么关机?!”

    在看到霍冬的那瞬,袁超立马朝他们快步走去,且怒声质问。

    袁超等了霍冬大半天了,等得坐立难安肝火旺盛,口气自然好不起来。

    跟在霍冬身后的姜小勇见一个陌生人对自己老大如此不客气,第一反应是这人是喝醉了认错人了么?

    于是他快走两步从老大身边越过去,走在老大和七格格的前面,狐疑地瞅着袁超,“这位大爷——”

    “滚一边去!”袁超瞪着姜小勇疾言厉色地喝道。

    姜小勇狠狠拧眉。

    几个小时前,他在楼下停车,老大先行上楼去找七格格。在他下车前,接了一个电话,一聊就是二十分钟,等他打完电话,老大又回来了。

    然后他们就直接去了民政局。

    所以,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气势汹汹的中年男子是何许人。

    姜小勇的温顺只是在霍冬面前,实则他的脾气也很暴躁,现在被一个陌生人骂“滚一边去”,心里自然不爽到极点。

    就算对方是个五十出头的长者,也不代表他愿意这样莫名其妙地被骂。

    姜小勇脸色一沉,正欲说话……

    “进屋再说吧,舅舅!”

    霍冬却赶在姜小勇开口之前,对袁超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姜小勇和严甯都愣住了。

    “舅……舅?”姜小勇惊讶得差点咬了舌头,慌忙退后一步,好奇又敬畏地悄悄打量着袁超。

    老大的舅舅就是他姜小勇的舅舅,所以就算刚被骂过,也必须对其完全尊重。

    严甯蹙眉,也是一脸错愕。

    他不是孤儿吗?不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吗?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舅舅?

    听老大说进屋,姜小勇忙不迭地掏钥匙开门。

    严甯心里太震惊也太好奇,被霍冬牵着进了他家,也没拒绝。

    这样的情景,姜小勇知道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关上门后就躲到角落里,很识趣地不参言。

    袁超脸如玄铁,进了屋就瞪着霍冬,厉声喝道:“说啊,为什么不接电话?”

    “没电了。”霍冬淡淡答道。

    严甯看了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霍冬一眼。

    在民政局和餐厅里,她多次听见他的手机在震动,可他就是不接,直到她皱眉看了他几眼,他索性二话不说就关了机。

    原来是他舅舅打给他的啊……

    袁超咬牙怒道:“前面我打了几十个——”

    “在办事。”

    袁超愤怒的声音被霍冬轻飘飘的三个字阻断。

    几个小时前,他们舅甥相认,才说了一会儿话,他突然就匆匆离开,然后失联到现在。

    袁超怒,端着长辈的姿态,目光冷厉地盯着霍冬,“就算有天大的事,接我一个电话能耽误你多少时间?”

    严甯偷偷打量着袁超,暗忖,这什么舅舅啊,吃**了么?

    这么凶!

    感觉到严甯不以为然的目光,袁超转头,冷冷看向严甯。

    见霍冬正牵着严甯的手,袁超皱眉,“她谁啊?”

    “这是我太太!”霍冬将严甯往前轻轻推了推,让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态度郑重地介绍道:“她叫严甯,舅舅你可以叫她小七。”

    听了霍冬前半句,袁超已经惊得都没心思注意他的后半句了。

    “太太?你不是还没结婚吗?哪来的什么太太?!”袁超瞠大双眼,一边失声叫道,一边嫌弃地打量着严甯。

    霍冬,“结了。”

    “什么时候?”

    “三个小时前。”

    “……”袁超在短暂的惊怔之后,勃然大喝,“你说什么?!”

    三个小时前?

    那不就是他们舅甥相认之后么?

    他跑出去关了手机办事就是去结婚?什么婚非得现在结?

    “三个小时前,我结婚了,这是我的太太——严甯!”霍冬气定神闲地再次介绍。

    “你疯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你结什么婚?等事情办完了再风风光光结婚不行?”袁超吹胡子瞪眼,气得来回踱步,根本没心思管他娶的谁。

    霍冬沉默,不急也不躁,就淡淡地看着袁超大发雷霆。

    疯了?

    他真的疯了吗?

    不!他没疯!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

    他若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逼迫她,只怕她一辈子都不会愿意做他的妻子。

    “我看你活这么大简直白活了!懂不懂老少尊卑?娘舅为大,而且你现在只有我一个亲人,你结婚不要知会我一声?”袁超越想越生气,觉得这外甥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严甯往后缩了缩,担心袁超的唾沫星子喷到自己的脸上。

    霍冬感觉到她的小动作,把她轻轻拉到自己的身后侧,护着她。

    “结婚是我自己的事,不敢劳烦舅舅费心。”霍冬看着袁超,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袁超气结,怒不可遏,吼得地动山摇,“如果我没出来之前你结了婚倒还情有可原,毕竟你不知道我在哪里,可现在我都回来了,你正事不办,居然背着我偷偷跑去结婚?你简直!岂有此理!!”

    吼完,袁超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不对……

    “等等!”他喊,狠狠皱着眉头,目光犀利地盯着严甯,问霍冬,“你说她姓什么?”

    不可能这么巧只是同姓吧……

    霍冬,“严!严甯!”

    袁超恍然大悟。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外甥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急着结婚……

    “她是严家的人?”袁超冷声质问。

    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但还是心存侥幸地想要确认,默默祈祷自己猜错了……

    如果外甥爱上了严家的人,那就完蛋了!

    “嗯。”

    可霍冬淡淡的一声鼻音,彻底将袁超心里的希望击碎。

    袁超脸如玄铁,狠狠切齿,“你再说一遍她是谁?”

    “她是严谨尧的侄女——”

    啪!

    霍冬话音未落,一记狠辣的耳光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没动,甚至连表情都没变。

    巴掌声响起的那瞬,蹲在阳台上逗八戒的姜小勇腾地站了起来。

    姜小勇极力隐忍着冲进客厅把袁超扔出去的冲动,狠狠攥了攥拳,最后又只能默默地蹲回去。

    哎,那是老大的舅舅,挨了打的老大都没发火,他肯定更没资格去责备一个长辈。

    严甯被那响亮的巴掌声吓了一跳。

    她看着他脸颊上那鲜明的五指印,皱眉。

    “混账!!”

    巴掌声响起的同时,伴随着袁超的怒声斥骂。

    霍冬沉默,一动不动。

    “你认贼作父也就算了,因为你当时年纪小不懂是非我不怪你,可现在你都多大了?你明知他们严家是我们霍袁两家的仇人,你竟然还娶仇人之女?!”袁超暴跳如雷,气得发抖,抬手指着严甯,命令霍冬,“跟她离婚!马上!”

    离婚……

    严甯忍不住又偷偷瞟了眼身边的男人。

    得!

    闪婚闪离,想不到她还赶了回时髦。

    她轻勾唇角,无声地自嘲冷笑。

    “不可能!”

    坚定无比的三个字,从霍冬的嘴里不紧不慢地说出来。

    “你说什么?”袁超睁大双眼,一副气得快要中风了一般。

    “我不会跟她离婚!”霍冬微微收紧五指,把严甯的小手抓得更紧了一分。

    他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曾松开。

    袁超胸腔急促起伏,咬牙切齿地狠狠瞪着他,“你再说一遍!!”

    “这辈子,我要么是她的丈夫,要么是她的亡夫,永远都不可能是她的前夫!”霍冬看着严甯,字字坚定,掷地有声。

    严甯心口一窒,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蔓延开来……

    他在拐着弯告诉她,除非他死,否则他绝不放开她的手,她永远都是霍太太……

    袁超气结,“你——”

    “舅舅,很晚了,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您早点休息!”

    霍冬不想再谈下去,说完之后,也不等袁超的答应与否,拉起严甯就往门口走去。

    “霍冬你给我站住!”袁超勃然大喝。

    霍冬停步,却未回头。

    他微微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不想给你爸妈报仇了?”袁超两个大步追到霍冬的身边,怒瞪着他狠狠切齿。

    霍冬抿唇不语。

    本就不喜欢让外甥突然闪婚的女人,现在知道她居然还是严家的人,袁超对严甯的印象简直糟糕到极点。

    “你看看你娶的这是什么人,见了长辈连人都不懂得叫,简直没有一点家教!”袁超极尽嫌弃地冷睨着严甯,疾言厉色地喝道。

    没有一点家教……

    严甯杏目圆瞪。

    拜托!

    从他们进了屋,就一直是他在又吼又叫的发脾气好么,她根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好么!

    再说了,跟他外甥这婚又不是她乐意结的,要她像个小媳妇儿似的给长辈敬茶什么的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尤其是在十分钟前她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他这样一号人物的存在好吗!

    严甯不服气,但又觉得出口顶撞的话显得有点不太合适……

    倒不是顾忌霍冬为难啥的,而是她不想因为无关紧要的的人而损坏自己的修养和形象。

    不管怎么说,袁超都是长者,只要说的话不是真的让她忍无可忍,她都尽量忍吧。

    她虽然没说什么,但微微鼓着腮帮子的模样很清楚地显示着她的不开心……

    莫名其妙被人嫌弃一通,是个正常人都会生气的吧,一没吃他家的饭,二没喝他家的水,凭什么嫌弃她?

    哼!

    严甯正愤愤腹诽,突然身边的男人冷冷的声音响在了空气中——

    “舅舅您不分青红皂白就迁怒晚辈就有家教了?”

    不紧不慢的语调,饱含着讥诮和不悦。

    他费尽心机娶到手的心肝宝贝,他几度被她气半死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现在又岂容得了别人嫌弃?

    就算这个“别人”是他的亲舅舅也不行!

    “你——”袁超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霍冬,很显然是没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而顶撞他。

    “舅舅您是长辈,就该以身作则,而不是倚老卖老!”霍冬很直白地冷冷道。

    倚老卖老……

    严甯在心里默默为霍冬点了个赞。

    他这个成语用得太贴切了!

    “你!”袁超的脸,一阵青白交加,难堪又愤怒。

    “她是我的太太!不管她是有家教还是没家教我都不在乎,只要我喜欢就好!她是跟我过一辈子,不是跟我的家人过一辈子,她只需要开开心心做我的霍太太就好,不需要迁就您!”

    霍冬说完,拉着呆呆的小女人,径直走向门口。

    严甯跟着男人的步伐,愣愣地看着他冷酷俊朗的侧脸,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

    “你你你——”袁超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霍冬的背影你个没完,半天都说不出别的话来。

    霍冬拉着严甯出了门,走向隔壁。

    当走到自家门口时,严甯也终于回过神来。

    她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之后就想随手把门关上,哪知……

    一只脚,在房门即将关上的那瞬,伸向门缝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