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3章:你会出卖我吗?
    “没试过,有点向往。``し”他答,低低的声音,暧昧十足。

    “……”严甯呼吸一窒,哑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变、态!”

    她哭笑不得,咬牙切齿羞愤交加。

    他还“向往”?

    向往泥煤啊!

    小学没毕业还是咋地?会不会用词?

    居然向往那种事,他不是变、态是什么?!

    严甯觉得眼前的男人是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也刷新了他自己的无耻程度。

    被骂了,霍冬却一点都不生气,目不转睛地看着含羞带怒的小女人,胸腔里暖洋洋的,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她的小脸红红的,因为生气小嘴儿无意识地微微撅起,傲娇的小模样看起来煞是迷人。

    变、态吗?

    bt就bt吧,反正他就算bt也只是针对她而已。

    偶尔对自己的妻子有点bt的想法,不为过吧。

    霍冬唇角的弧度越扬越高,大手轻揉她的头顶,宠溺又深情地看着她,“不闹了,笑一个好不好?”

    今天对他来说太珍贵,他可不想把时间都耗在这里。

    严甯给了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去体会。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哥,嫂子,你们准备好了吗?”

    姜小勇人在门外,咋咋呼呼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提醒里面的老大和七格格,若在做什么坏事的话请赶紧结束,免得他闯进来撞个正着,到时七格格又该恼羞成怒了。

    一声“嫂子”,惹得严甯眸光一冷,苦大仇深地狠狠盯着进来的姜小勇。

    姜小勇却像是感觉不到她凶狠的目光一般,犹自把镜头对准他们,“准备哦!”

    严甯面罩寒霜。

    “乖,笑一个。”霍冬目光柔和地看着不肯配合的小女人,不厌其烦地在她耳边哄着求着。

    他倒是不烦,可她已经快要被烦死了。

    “我笑不出!”她狠狠蹙眉,转头瞪他。

    说不笑就不笑,干吗非要强迫她?!

    她话音刚落,他就伸出两根食指,抵着她左右唇角,轻轻往上推……

    “保持这个样子就行,好吗?”他说,然后把她的小脸转过去面对镜头。

    同时,他微微倾身与她拉近距离,亲密地靠在一起。

    趁着严甯嘴角含“笑”,姜小勇连忙咔擦咔擦按快门。

    严甯无语。

    等她敛去唇角的“笑”,姜小勇已不负众望,抓拍成功。

    一阵快门按下之后,姜小勇翻看照片,终于满意。

    “ok!完美!!”姜小勇得意欢呼。

    “我看看。”霍冬站起来,走向姜小勇,伸手索要相机。

    姜小勇把相机递给老大,把照下的几张照片一一放给老大看。

    霍冬认真挑选,然后指着严甯“笑”得最美最自然的一张,“用这张。”

    “好咧!”姜小勇欢快应下,然后拿着相机就一溜烟跑了。

    给老大办证儿去。

    严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冷眼看着选照片的两个男人,无声冷笑。

    看他俩那兴致勃勃开心愉快的样子,不知道的人怕是得以为结婚的是他俩吧。

    半个小时后。

    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终于来到了霍冬的手里。

    霍冬表面看起来冷静从容,实则心潮澎湃,如获至宝般拿着结婚证,贪婪地盯着内页上的字以及他和她的合影……

    心满意足!

    兜兜转转五年之久,他终于如愿以偿娶到挚爱之人,心里的激动,岂是简单的言语就可以概括的。

    上了车,姜小勇开车。

    “哥,我们现在去哪儿?”

    车子驶离民政局,姜小勇目不斜视地盯着路况,轻松愉快地问。

    老大终于把七格格拿下了,他为老大高兴。

    “我要回家!”

    霍冬还没来得及说话,严甯就抢先一步冷冷说道。

    身边的男人像个傻子似的,攥着两本结婚证像是攥着两张无限额支票一般,那一脸幸福满足的表情真是让她……

    恶心得找不到词来形容!

    可能是刚才情绪太激动的缘故,她这会儿头疼死了,现在只想回家蒙头睡大觉。

    只望这是噩梦一场,等她醒来,什么都没发生,他没有背叛四叔,她亦没有嫁他为妻……

    她迫切地需要一场睡眠来安慰她头疼和焦虑。

    一听严甯喊回家,姜小勇连忙叫道:“别啊嫂子——”

    “别叫我嫂子!”严甯倏地抬眸狠狠瞪着姜小勇的侧脸,怒声阻断。

    姜小勇撇撇嘴,“好吧霍太太——”

    “姜小勇你想死了是吧?!”严甯怒,狠狠咬着牙根阴测测地吐字。

    叫得好好的“七格格”,改什么口!

    改的不是她喜欢的还不如不改好吗!

    姜小勇看了眼中央后视镜,用眼神向老大请示。

    “就叫嫂子!”霍冬说。

    语气很轻,却霸道强势,威严十足。

    “是!”姜小勇咧嘴一笑,立马点头接令。

    严甯想给他俩一人一耳光。

    气到无力,她索性闭嘴。

    她双臂抱胸,靠着车门,尽可能地与他拉远距离,不让彼此有肢体接触。

    她歪着头,小脸面向车窗,闭眸假寐。

    “嫂子啊,现在已经是饭点儿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去吧,洞房花烛是晚上的事儿,现在不急……”姜小勇眉梢带笑,一边动作娴熟地开着车,一边不怕死地打趣道。

    “你才急!你才急!你全家都急!!”严甯猛地张开眼,对着姜小勇愤怒咆哮。

    她不想理他们的,真的不想!

    可他们总惹她!总惹她!!

    惹得她不得不发飙,真是烦死她了!

    “我急。”

    轻轻的两个字,透着暧昧和暗示,在她身边响起。

    严甯想杀人了。

    “嗯,我哥急!”姜小勇忍着笑,一本正经地用力点了点头,火上浇油。

    严甯,“……”

    姜小勇不知收敛,玩笑越开越大,“不过哥啊,再急咱也得先把肚子填饱,你不吃没关系,可不能饿着嫂子,不然嫂子哪经得起你折腾——啊……”

    严甯气得扑过去就一把挠在姜小勇的头上。

    她本意是想抓他头发的,可是军人的头发都很短,姜小勇也不例外,所以她没抓住他的头发,只能在他头皮上挠了一把。

    她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与泼妇无异,可她就算是泼妇也是被他们逼的!

    所以,这都是他们自找的!

    姜小勇没料到美丽优雅的七格格会出手挠人,猝不及防,被挠了个正着,吓得惊叫一声。

    当气不过的严甯还想挠第二把的时候,小手被身边的男人半路拦截。

    “别胡闹,危险!”霍冬紧紧抓着严甯,将她的小手整个包裹在手心里,虽是责备,声音却柔得滴水。

    严甯狠狠给了他一个白眼。

    她怕啥危险啊,她现在恨不得跟他们同归于尽好吧!!

    头疼……

    三叉神经狠狠一抽,严甯呲牙,疼得抽了口凉气。

    本能地抬手,她状似随意般扶着额头,手指微微用力,摁了摁抽痛的位置。

    霍冬将小女人这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啊……”

    严甯惊呼一声,因为他突然将她用力一拽,直接把她拽得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她气结,本能地想挣扎,可下一秒,他的手就摁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帮她按摩。

    他手法很不错,时轻时重地摁压着她的额头,很好地缓解了她的头疼。

    舒服多了。

    可是……

    她想着自己现在正在生气,不能因为这点小恩小惠就忘了他的可恶,所以她强忍着不舍,抬起手去试图挥开他的手。

    “别动!”

    随着他一声轻喝,她的小手被他抓住。

    “走开,我不要你按!”她恼火地嚷,蹙着眉一脸不耐。

    “听话,别闹。”面对她的嫌弃,他不气也不恼,霸道而不失温柔地控制着她的挣扎,手指继续有力地在她的额头上摁压着。

    头不疼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而且她的反抗对他来说毫无作用,于是严甯在心里默默衡量了一番之后……

    放弃了挣扎。

    霍冬往边上挪了挪,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腿上,方便他为她按摩。

    严甯一动不动,闭着眼睛,当自己死了一般,随便他怎么弄。

    霍冬一边帮小女人按摩,一边深深凝睇着她冷冰冰的小脸,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越看越喜欢。

    就在严甯快要睡着的时候,姜小勇把车停在了一家餐厅前。

    停了车,姜小勇转头看着后座的小两口,笑米米地说:“哥,嫂子,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你们去吃吧,吃完了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们。”

    “嗯。”霍冬点头。

    同时将枕在他腿上的小女人轻轻扶起来,然后推开车门先行下车。

    在严甯还迷糊着的时候,他走到她那一边,拉开车门牵着她的小手,将她轻轻拉下车。

    头终于不痛了,而且肚子也是真的饿了。

    所以严甯没有再耍性子,任由他牵着走进了餐厅里。

    包房里,霍冬点菜,严甯则面无表情地坐着。

    点完菜后,服务生看着严甯,礼貌地问:“请问这位小姐需要——”

    “我太太!”

    服务生话未说完,霍冬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严甯,“……”

    服务生:“……?”

    两人双双看着他。

    霍冬对服务生一本正经地要求,“请叫她霍太太!”

    “哦……”服务生在短暂的茫然之后,连忙点头,然后微笑着改口道:“霍太太,请问你需要什么果饮?”

    严甯无语极了。

    她冷着脸斜睨着对面的男人,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有毛病啊!

    特意跟一个陌生人解释他们的关系干吗?

    幼不幼稚?!

    无不无聊?!

    严甯觉得好丢脸。

    狠狠咬了咬牙,她极力隐忍着胸腔里那股想要发飙的冲动,转眸,对服务生微笑,“柠檬汁。”

    有外人,她得注意自己的形象。

    嗯,严甯,别因为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变成泼妇,深呼吸深呼吸,他不值得你如此生气。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点头。

    “那啥。”

    服务生转身欲走,却突然被严甯叫住。

    服务生回头,对严甯微笑,“霍太太还有什么需要吗?”

    “你家有鹤顶红吗?”严甯冷睨着对面的男人,没头没脑地问道。

    服务生愣了一下,一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如实回答,“……没有。”

    “砒霜呢?”严甯唇角泛起一抹阴测测的冷笑。

    霍冬看着严甯,轻勾唇角,似笑非笑。

    服务生,“也没有……”

    “那就老鼠药!”严甯说道,同时用下巴点了下霍冬,“给他来一份!”

    毒死他!

    叫他那么可恶!

    叫他那么无耻!

    叫他那么不知死活!!

    霍冬唇角的笑意加深。

    “……”服务生嘴角抽搐,为难讪笑:“霍太太,我们是餐厅,不是药铺……”

    “老鼠药都没有你们这是什么餐厅!”严甯转眸看着服务生,娇蛮喝道。

    “……”服务生哭笑不得,想不明白,没有老鼠药的餐厅怎么就不是餐厅了?

    谁家餐厅还卖老鼠药的啊!

    严甯板着脸,把“故意找茬”演绎得淋漓尽致,“有食物的地方肯定就有老鼠啊,你们不用老鼠药毒死老鼠,谁知道这些食物是不是被老鼠啃过的!”

    “不会不会,霍太太请放心,我们餐厅的食物全都是当天现买现卖的,我们……”服务生连忙摇头摆手,急急解释。

    霍冬对服务生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服务生如获大赦,抱着菜单就忙不迭地一溜烟跑了,头都不回。

    无理取闹的客人见过不少,可还没过无理取闹成这样的。

    不卖老鼠药的餐厅就不是好餐厅这种逻辑太强盗了好么!

    霍冬微微勾着嘴角,一瞬不瞬地看着故意捣乱的小女人,但笑不语。

    他的笑,讳莫如深,笑得她头皮发麻。

    他看着她的目光明明很温柔,却又极具穿透力,让她的伪装无处遁形。

    嗯,她故意的!

    谁叫他要丢她的脸,那她也让他尝尝丢脸的滋味儿!

    他要对外宣布她是他的太太是不是?

    行!

    那她就刁蛮给他看,让外人都以为他娶了个蛮不讲理的泼妇好了。

    虽然这样的行为最终只是两败俱伤,她也讨不到好,但无所谓,反正只要能报复到他就够了。

    哼!

    严甯板着小脸,气愤填膺地想。

    沉默一直维持到点的餐全部上齐——

    “把我毒死了你可就成寡妇了。”霍冬一边缓缓开口,一边盛了碗鸡汤放在严甯的面前。

    严甯看着面前全是自己爱吃的菜,肚子更饿了。

    没必要跟他客气,她拿起勺子喝汤,喝之前,她抬眸剜了他一眼,冷冷吐出三个字,“我乐意!”

    “那我死了你会不会哭?”他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汤,又问。

    漫不经心的语调,仿佛在问天气如何般云淡风轻。

    “……”严甯的手,微微一顿。

    会不会哭……

    狠狠咬了咬牙,她的心里莫名就泛起一股怒意,冷笑着睨着他,没好气地嚷道:“我干吗要哭?我高兴着呢!”

    听着她赌气般的话,霍冬唇角的笑意不由更加深刻了一分。

    “你是我的太太,我死了你不帮我哭丧吗?”他往她碗里夹了一块金灿灿的炸羊排。

    “……”她刚刚拿起筷子的手又是一顿,这一次,心脏还狠狠抽了一下。

    哭你妹!

    她狠狠磨牙,冷冷瞪他。

    他今天不说这个丧气的话题是会怎样?

    无视她凶狠的目光,他垂着眸剥虾,犹自说道:“你不哭也行,给我生个儿子,让他给我哭。”

    “……”

    他将剥好的虾放她碗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睛,“霍太太,你真忍心让我走得那么冷清?”

    “你神经病啊!”她忍无可忍,恼火骂道。

    还让不让她好好的吃饭了?

    现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有屁用!

    明明看起来聪明睿智,想不到原来蠢钝如猪,跟四叔作对的事都做得出,看来他的脑子真是被门夹了!

    而她越是生气,他看起来越是开心。

    被她骂了之后,他不再说话了,只是专心地给她夹菜剥虾,无微不至地伺候着她。

    沉默半晌之后。

    “霍冬,我劝你回头是岸,跟我四叔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严甯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冷着脸说道。

    她以为只要板着脸就可以掩饰心里的焦灼和担心,但她忘了,眼前的男人观察力有多么的敏锐……

    霍冬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底泛着着急的小女人,抿唇不语。

    而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恼火。

    真是烦死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死样子。

    就那么想死是不是?

    跟一国总统作对根本就是自掘坟墓,这么显浅的道理他都不懂?

    她狠狠瞪他,气急败坏地切齿,“别说想儿子给你送终,你能不能活过明年都是问题!”

    “我尽量活到明年。”他说,慵懒的姿态半是认真半是玩笑。

    严甯气结。

    接收到她投射过来的凶狠目光,他知道她要生气了,连忙柔声安抚,“我向你保证,在你没给我生儿子之前,我不死!”

    严甯想打人。

    她恨自己瞎操心,看看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真是显得她特别傻。

    她满脑子是他跟四叔作对会有什么下场,他倒好,句句都是儿子啊哭丧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呵!”她冷笑,切齿讥诮,“等四叔知道你的心思,你觉得什么时候死还由得了你?”

    “除非你告密。”他低头剥虾,轻轻道。

    她爱吃虾。

    告密……

    严甯狠狠咬牙,拿着筷子的手无意识地攥紧,指关节微微泛白。

    沉默。

    霍冬抬眸,温柔深情地看着刚刚上任的霍太太,“你会吗?”

    严甯依旧沉默

    “嗯?霍太太,你会出卖我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