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2章:干得漂亮!
    强忍心中苦涩,霍冬拉起小女人的右手,将签字笔强行塞进她的手里,然后用自己的大掌裹住她握笔的小手,双双伸向结婚协议……

    严甯的眼眶,越来越红,心,越来越痛……

    眼底泛起水雾,她泪眼朦胧,眼睁睁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在女方的签名处,写下了“严甯”二字。

    然后,他还将食指上的血抹在她的大拇指上,在刚签的名字上重重一压。

    看着盖上血印的自己的名字,严甯有种签了卖身契的悲凉和委屈……

    泪,终究是再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她哭了。

    被气哭的!

    气他的蛮横霸道,气他的阴险狡诈,气他的卑鄙自私……

    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婚姻是这样被逼而成的。

    没受伤时,她憧憬过能与心爱的男人走进结婚殿堂,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受过伤后,她本是决定终身不嫁的。

    决定与迟勋结婚,她是想既能为家族做点贡献,又可以保护对自己好的人,从此能过上平淡的生活,两全其美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反正不管是哪个时期,她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逼婚,而她还必须妥协……

    她恨这种不要却被逼着要的感觉!

    当她决定嫁给迟勋时,心里虽然没有太多的期待和欢喜,但至少是心甘情愿的。

    可现在跟他……

    这算什么呀?!

    严甯越想越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不停往下掉。

    哭得无声而悲伤……

    签好字,按好指印,霍冬的心总算稳了。

    终于把深爱的小女人“娶”到了手,他满心欢喜,觉得就算老天爷让他下一秒入地狱,他也死而无憾了。

    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滴落在结婚协议书上,一滴接着一滴……

    霍冬轻轻抓着严甯的双肩,温柔而不失霸道地将她掰过来与自己面对面。

    他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让她梨花带雨的小脸微微仰起来,深情至极地凝睇着她。

    严甯冷着脸,恶狠狠地与他对视。

    迎着她充满愤恨的目光,他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微微勾起唇角,溢出一抹宠溺的轻笑。

    他今天很开心,可以包容她所有的坏情绪。

    他深深看着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缓缓低头……

    严甯一惊,知道他又想亲她了,慌忙把脸撇开,不让亲。

    可他像是早就知道她的下一步动作一般,甚至精准地猜出她的脸要往哪一边歪,大手先一步就掌住她的脸颊……

    她的脸歪不过去了,被他落下了的唇吻了个正着。

    但他的目标不是她的唇,而是她的眼……

    他将她脸颊上的泪一一吻去,一下一下,极尽温柔与怜惜。

    严甯一肚子的伤感被他的吻给扰得消散了大半,眼泪不由自主就停了。

    她狠狠蹙眉,想骂骂不出,想躲又躲不了,恼火得不行。

    其实她也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讨厌他的碰触,还是因为抗拒而抗拒……

    反正左边歪不过去她立马就把小脸往右边歪……

    霍冬见小女人不配合,索性双手捧住她的小脸,霸道地将她的脑袋固定住,让她哪边都歪不了,强迫她与他对视。

    严甯动不了了。

    她心里很恼火,可她什么也不说,像是在赌气一般,企图用冷暴、力惩罚他的自私霸道。

    吻掉她伤感的泪水,他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进她的眼里,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满足喟叹,“霍太太,请多关照!”

    关照你妹!

    严甯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狠狠瞪着一脸心满意足的男人,在心里破口大骂。

    她真是已经气得都没力气骂他了。

    他像是看穿了她的心,知道她在偷偷骂他一般,唇角的笑意变得更加深刻了一分。

    她被他那了然的目光看得有点尴尬,俏脸一冷,有了恼羞成怒的迹象……

    然而不等她发飙,他就放开了她,一手拿起签好字的结婚协议,一手牵起她的小手,拉着她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她不愿意被他牵着,扯了扯小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可他攥得紧,她根本挣脱不开。

    感觉到她的不情愿,他回眸,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严甯顿时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正闹别扭的小孩儿……

    而他眼底的包容和宠溺,仿佛是她在无理取闹一般……

    严甯好累,心累。

    她还很痛,头痛。

    霍冬拉开门,将结婚协议书递给等候在门外的姜小勇,“去办!”

    从跟着老大来到民政局,姜小勇就一直觉得云里雾里,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这会儿见老大递了东西给他,便下意识地接过去,漫不经心地垂眸一看,却霍然瞠大了双眼。

    “哥,七格格,你们……”姜小勇惊讶至极地看着结婚协议,又抬眸看着老大和七格格,不敢相信。

    姜小勇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

    天哪地哪,他不是在做梦吧?老大和七格格竟然要结婚了?

    当然,老大能如愿以偿娶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他是很替老大开心的,可是……

    七格格不是恨死老大了吗?怎么会突然答应嫁给老大呢?

    姜小勇好奇死了。

    看七格格冷若冰霜一脸不情愿的模样,显然是被逼迫的成分居多啊……

    在七格格面前怂得要死的老大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用强硬的手段对付七格格了?

    虽然他刚才有偷偷猜想,老大让七格格来民政局,可能、也许、大概是来领证的……

    毕竟一男一女来民政局这种地方,没别的事好办,不是结婚就是离婚。

    老大和七格格这种情况,自然是结婚。

    可是那样的猜想刚冒出脑海,就被他生生扼杀,因为在他看来,正讨厌老大讨厌得要死的七格格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嫁给老大的。

    所以他一直觉得很奇怪,老大和七格格来民政局做啥。

    想不到居然真的是……

    结婚啊!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姜小勇此刻很想对他家老大说一声——

    干得漂亮!

    “还不去?!”

    姜小勇惊奇地盯着手里的结婚协议,突然听闻老大凉飕飕的声音响起,吓得立马回神。

    “去去去!我马上去!”姜小勇咧着嘴傻呵呵地笑,忙不迭地点头道。

    他开心得像自己娶了老婆一般。

    严甯无语,对着姜小勇的背影默默翻了个白眼。

    姜小勇拿着协议书径直走向另一个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就等着协议送到好出证儿了。

    “哥,照片!”

    不过几秒,姜小勇从那间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冲着霍冬喊。

    “……?”霍冬微微拧眉。

    姜小勇说:“办结婚证要你俩的合影啊,你们没准备吗?”

    霍冬摇头。

    没时间准备。

    “没关系没关系,马上照也是可以的,很快很快,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姜小勇叫着喊着,然后回头对工作人员说:“你们把能办的先办着,一会儿照片来了贴上去盖章就行了。”

    “好的。”

    然后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他们去了摄影室。

    再然后,霍冬和严甯按照摄影师的指示并排坐在了一根长凳上,背景是一块红布。

    严甯全程冷着脸。

    摄影师摆弄着相机,调整好角度,看了看镜头里的一对新人,不太满意,抬起头来看向二人,“两位请靠近一点。”

    严甯置若罔闻,一动不动。

    霍冬挪了挪身子,向身边的小女人靠近。

    摄影师低头看镜头,还是觉得不满意,现在距离问题勉强过关,可表情问题……

    新娘子能不能别一副谁欠了她千儿八百万不还的表情啊?

    “霍太太,请微笑一下。”摄影师再度抬头,看着严甯礼貌地微笑道。

    严甯一记眼刀子狠狠射在摄影师的脸上。

    霍太太?

    什么霍太太?

    她不是自愿的,她不承认!

    哼!!

    摄影师一愣,被严甯瞪得莫名其妙,他说错什么了吗?

    “笑一个!”霍冬凑近严甯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柔声轻哄,“别板着脸,一辈子的事,咱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一辈子的事……

    开开心心的……

    严甯微微蹙眉,心脏抽了一下。

    她不理他,面无表情,依旧一声不吭。

    “严甯……”霍冬无奈地轻轻哀求。

    “我笑不出来!”她蓦地转头狠狠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她现在都烦死了还让她笑?

    “乖,笑一个,就一个!”他深深看着她,旁若无人地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啄了一下,哄着求着。

    严甯被他啄得耳根一热,有些慌乱地瞟了眼姜小勇和摄影师。

    姜小勇和摄影师很识趣地一个转头看窗外,一个低头摆弄照相机,俱都装出一副“没看到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

    可他们装得太假了,比明目张胆盯着他们看还让她觉得难为情好么!

    严甯红了脸,恼羞成怒地冲霍冬嚷,“你能别强人所难吗?!说了笑不出就笑不出,你再这样逼我我就哭给你看!!”

    见七格格发飙了,姜小勇为了保全老大的颜面,连忙对摄影师说:“相机给我,我来帮他们照,你出去忙其他的吧。”

    老大在七格格面前的怂样他一个人看看也就算了,再不能让外人瞧了去,不然老大威武霸气的形象可真是要毁在七格格的手上了。

    “哦,好。”摄影师礼貌性地扯了扯嘴角,一边将照相机递给姜小勇,一边识趣地点头道。

    摄影师也感觉到这对新人之间太不寻常。

    新郎外表看起来冷硬刚强,一副不懂柔情的硬汉形象,可对新娘却满心满眼的爱意,百般包容和宠溺。

    而新娘……

    新娘很美,五官精致气质尊贵,但性格好像不太好,大喜的日子居然也板着脸。

    摄影师出去之后,姜小勇适应了一下相机功能,然后镜头对着老大和七格格找角度。

    找好角度,姜小勇喊:“准备好了吗?我要拍了哦……”

    霍冬转眸,看向镜头。

    严甯气呼呼地瞪着他的脸,恨不得把他的脸瞪出两个洞来。

    “七格格看我这边,来来来,看过来。”姜小勇一边对着严甯喊,一边时刻准备着抓拍他们最美的瞬间。

    只可惜严甯的脸从头到尾都是冷的,看不见一丝笑容。

    没有笑容也就罢了,她的目光甚至还透露出一股“别惹我,姐姐现在很不爽”的危险气息……

    姜小勇嘿嘿笑着打圆场,“笑一个呗七格格,要不你对着镜头喊‘茄子’也行。”

    严甯无动于衷。

    神经病才会对着镜头喊“茄子”!

    她极尽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腹诽。

    姜小勇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一个完美抓拍的镜头,最后只能暂时放弃。

    他抬起头来看向严甯,讪笑着跟她商量,“那个……七格格啊,你实在不想笑也成,但是你……别板着脸……行么?”

    这哪像结婚啊,分明是仇人见面啊。

    严甯冷睨着姜小勇,就不笑。

    没心情!

    突然,一股温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畔,“笑一个,晚上我不碰你。”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彼此才能听到。

    “你敢!”

    严甯顿怒,转头狠狠瞪他,勃然大喝。

    他要不要脸?强迫她签字结婚已是过分至极,现在还敢对她有歪心思?

    “好吧,我碰。”霍冬故意扭曲她的话,愉快地轻勾着唇角像是勉为其难般说。

    “你——”严甯气结。

    他贴着她的耳,暧昧低喃,“我说‘我不碰你’,你说‘你敢’,那你的意思不就是想我碰你吗?”

    噗……

    严甯差点被口水呛了。

    “鬼才想你碰!”她气急攻心,失声怒喊。

    “咦?这镜头怎么这么模糊哦……”姜小勇突然轻喊,装模作样地鼓捣着手上的相机,然后抬头对霍冬和严甯说:“哥,七格格,你们稍等一下啊,这相机出了点问题,我出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哈。”

    姜小勇说完就往外跑了。

    老大在调、戏七格格,他得识趣点,给他们一点私人空间。

    当摄影室里只剩下彼此二人,霍冬便愈发放肆,“我不想碰鬼,我想碰你……”

    他的声音低醇沙哑,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性感和魅惑……

    “霍冬你够了!”

    严甯的双颊不由自主地变得又红又烫,羞愤交加地狠狠瞪着突然变得毫无节操的男人。

    “霍太太,我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霍冬不急也不燥,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在她耳边轻轻提醒。

    “霍冬你不要太无耻了我告诉你!结这婚是我愿意的吗?是你逼我的好么!”严甯狠狠切齿,一脸想咬死他的凶狠表情。

    臭不要脸的!还想洞房花烛?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霍冬轻挑眉尾,气定神闲地说:“反正你现在是霍太太,你有履行夫妻义务的责任。”

    严甯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她瞪着他,仿佛他是她的宿命仇敌。

    这时,姜小勇回来了。

    “弄好了弄好了,来来来,哥,七格格,咱们开始吧!”

    严甯笑不出来。

    “你笑一个,我们照个有笑容的结婚照,晚上我就不碰你,好不好?”

    见她始终不肯妥协,霍冬有些无奈,在她耳畔半是威胁半是轻哄。

    严甯暗暗咬牙,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转眸对着镜头,扯动嘴角……

    她终于笑了。

    但是那笑……

    阴测测的,看起来有种凶狠诡谲的味道……

    姜小勇照不下去了。

    “七格格,你还是别笑了,你这笑看起来怪瘆人的。”姜小勇嘴角抽搐,被严甯笑得心里发悚。

    “你听到了,是他让我别笑的!”严甯求之不得,立马收起嘴角的冷笑,瞟了眼霍冬,淡淡哼道。

    姜小勇不赞同地瞅着脸若冰霜的严甯,有些愤愤不平地小声嘀咕,“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能好好笑一个么……”

    霍冬一瞬不瞬地看着严甯,不怒反笑,低低道:“霍太太,看来你是很期待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你想断子绝孙就试试!”严甯咬牙切齿,从齿缝里阴冷吐字。

    他敢强迫她试试!

    她非跟他拼命不可!!

    “打得过我?”他唇角的笑意加深。

    “……”严甯无言。

    她肯定打不过啊,就她这副小身板,只怕他一拳下来她就嗝屁了吧。

    严甯头痛欲裂,气急攻心之下也顾不得姜小勇在场,冲口怒道:“你敢碰我我就告你强、歼!”

    强、歼……

    姜小勇立马又喊,“哎呀,镜头又花了……”

    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朝着门外快步走去。

    老大和七格格的话题太劲爆了,所以他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我们是夫妻。”

    在姜小勇出去之后,霍冬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凝视着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的小女人,不厌其烦地柔声提醒。

    从她签完字后,他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气定神闲淡定从容,与她的气急败坏完全是两个极端。

    “那就婚内强、歼!!”严甯想也没想,张口就喊。

    她喊得气壮山河,气愤填膺又羞恼交加的模样看起来特别的可爱。

    霍冬忍俊不禁。

    他好爱她现在这副一会儿害羞一会儿恼怒的小模样。

    只要不再是冷冰冰的,她的每一面他都爱,哪怕是生气和撒泼……

    其实他最怕的,是她的无动于衷。

    霍冬深邃如墨的目光布满柔情,唇角那愉悦的弧度越来越深……

    他看着她笑。

    严甯被他笑得莫名其妙,黛眉一蹙,戒备地瞅着他,没好气地冲他嚷道:“笑什么笑?!”

    “没试过,有点向往。”他答,低低的声音,暧、昧十足。

    “……”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