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1章:霍冬你混蛋!
    一份协议,递到她的面前。

    “签字!”

    伴随着他冷漠强势的命令,严甯垂眸一看。

    只一眼,她便惊得霍然瞠大了双眼。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协议最上面《结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大脑有点懵。

    结婚协议书是什么鬼?!

    谁和谁结婚?

    严甯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结婚协议,半天回不来神。

    然而,她心里那些“明知故问”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协议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他和她的名字……

    男方:霍冬

    女方:严甯

    严甯无语。

    喉咙干涩,她狠狠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唇,抬眸看他。

    前一刻的气势汹汹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无力。

    “你到底想干吗?”她皱着眉,垮着肩,气若游丝的声音显示着已被气得没了力气。

    “签字!”他言简意赅,冷冷重复。

    严甯瞟了眼协议上的签字栏,只见男方那一项早已签好他的名字,刚劲有力的字体,龙飞凤舞气势恢宏。

    “我不呢?”严甯气得一把将面前的协议扫开,抬头就冲他嚷。

    霍冬的手被她扫得歪向一边,他看着她,眸光微冷。

    “如果你不签……”他向前一步,与她拉近距离,俯首凑近她的耳畔,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阴冷地威胁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个小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你四叔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严甯抬手就朝他脸上挥。

    然而预期的巴掌声并未响起,她的小手被半路拦截。

    他抓住她的手腕,不过是微微用力便让她再也挣脱不开。

    严甯怒不可遏,一张小脸冷若冰霜,咬着牙根狠狠瞪着他。

    如果目光能杀人,霍冬觉得自己此刻已经被她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

    他气定神闲地与她对视,坚定的态度清晰地向她表达着一个讯息——

    那就是这个字,今天她必须签,没有转圜的余地!

    严甯气得头疼。

    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逼婚的一天。

    而且对象还是他!

    严甯闭上眼,深深吸气。

    两秒之后,她睁开双眼,目光“平静”地看着他。

    心里虽然依旧很火大,但至少表面看起来已不似刚才火爆。

    她命令自己冷静,哪怕是装。

    狠狠咬牙,她睥睨着他冷冷吐字,“是不是只要我签字,你就会把那些东西‘全部’都给我?”

    她强调“全部”二字,与他讲条件。

    霍冬笑了。

    他深深看着她,淡淡的笑容侵染着一抹讥诮,缓缓抬手,用食指的指背轻刮她的脸颊,“严甯,你已经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了!”

    嗯,没有资格了。

    从她决定跟迟勋离开帝都而且不告而别的那一刻,她就没有资格了。

    眼前的小女人,很善良,却独独对他心狠。

    无论他怎么委曲求全,无论他怎么低声下气,无论他怎么补偿忏悔,都换不来她一丝一毫的怜悯……

    如果她非要“欺软怕硬”,那他就只能这样了。

    把那些东西全部给她?

    呵!等她得到那些东西之后,她还会乖乖待在他的身边?

    没了可以威胁她的东西,只怕她会毫不犹豫地转身走掉吧,甚至会走得头也不回!

    她对他有多狠心,这些日子里他深有体会好吗!

    严甯皱眉,脸颊被他刮得很痒,像虫子在爬似的,激得她瞬时浑身爬满了鸡皮疙瘩。

    她立马撇开脸,嫌弃地避开他的手,拒绝他这种亲昵的动作。

    他说她没有跟他谈条件的资格,便是明确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她怒,张口就气愤填膺地冲他叫道:“你既然不肯把那些东西给我我凭什么要签这个字?!”

    “你签了这个字,那些东西就永远不会曝光,如若不然……”他深情地凝睇着她,低头靠近她的唇瓣,在微微停顿之后,用温柔至极的声音说着冷酷残忍的话,“那就玉石俱焚好了。”

    他说,那就玉石俱焚好了……

    “你真是疯了!!”严甯勃然大喝。

    她咬牙切齿,被他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气得心肝脾肺都痛了起来。

    “嗯。”他噙笑点头,大方承认。

    疯就疯吧&lt;=".!

    只要能永远把她拴在身边,他当一辈子疯子又何妨?

    严甯觉得自己的拳头全都打在了棉花上。

    她气得要命,恨不得把他咬死,可他却始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的眼底,泛着势在必得与胜券在握的光芒,充分表示了一切的主导权都在他的手上。

    不管她如何生气跳脚,最终都会妥协……他知道,她也知道!

    “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干吗非要缠着我?!”严甯狠狠瞪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咬牙切齿气急败坏。

    霍冬的唇角轻轻扯动,笑容里染上一抹苦涩,幽幽道:“嗯,天下女人千千万,可是怎么办呢,她们都不是你……”

    天下女人何其多,可这世上只有一个你,所以你还不懂吗严甯,我只要你啊……

    因为我,已非你不可!

    他说,她们都不是你……

    严甯的心,倏地狠狠一抽。

    她看着他,满腔的怒焰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灭了个干净。

    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无力。

    她转动手腕,想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无奈轻叹,“霍冬,强扭的瓜不甜——”

    “苦的我也乐意!”他收紧五指,将她攥得更紧。

    她狠狠皱眉,崩溃得冲口大叫:“我不爱你——”

    “没关系,我爱你就行。”他扯了扯嘴角,苦涩一笑,故作满不在乎地再次抢断。

    现在的他,已经不敢再奢望她能爱他了,只求她,别离开就好。

    当得知她要和迟勋离开,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时候,他偏执地想,如果注定再也得不到她的心,那么……

    得到她的人,也行!

    爱得太深,太深,深得他接受不了她的不告而别。

    她那么无情,那么残忍,一次又一次地往他的心窝子里插刀,她不管他的死活,罔顾他的痛苦,她把所有的狠毒都使在了他的身上……

    越爱!越恨!

    因为太爱她,她的无情便如世间最锋利的刀刃,一刀一刀割在他的身上,剜肉剔骨,痛不欲生。

    她狠到连只字片语都不留给她,叫他怎能不怨?又怎能不恨?

    他也觉得自己已经疯了,疯到就算明知把彼此硬绑在一起只会是痛苦的折磨也在所不惜。

    没关系,我爱你就行了……

    我爱你就行了……

    严甯呼吸一窒,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lt;=".。

    她的心,又酸又苦又难受,五味杂陈,特别不是滋味儿。

    沉默对视。

    半晌后——

    “霍冬,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一厢情愿就可以幸福长久的!”她切齿,无奈又无力。

    她脸色微白,狠狠蹙眉,气得三叉神经一抽一抽的,头痛欲裂。

    霍冬淡淡一笑,抬手将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轻轻夹在她的耳后,看着她的目光温柔而深情,缓缓低语,“就算不能幸福长久,可若能让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哪怕是一天……我也满足!”

    严甯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拼尽全力压下去的火气,瞬时又冲上了头顶,她愤恨地瞪着他勃然低吼,“你满足?你只要自己满足就够了是吧?我的感受完全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是吧?霍冬,你做人也未免太自私了吧!!”

    “我若不这样,你会回来吗?”他轻勾唇角,似讥似讽。

    “……”她目光闪烁,哑口无言。

    “反正在你心里,我不管做什么你都看不上眼,我无私给谁看?”霍冬唇角的笑,透着苦涩和悲凉,看起来特别伤感。

    可不是,他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却依然换不来她一丝一毫的怜悯,那他又何必再委曲求全?

    有句话不是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所以,自私就自私吧!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严甯狠狠抿了抿唇,气呼呼地连连点头,退步道:“好!我不走了,我也不跟阿勋结婚了,总行了吧!!”

    她想,只要今天能不签这个字,只要能逃过这一劫,她愿意尽可能地做出最大的退步。

    霍冬不语,淡漠地看着她。

    他的目光好似在说“我不会再信你了严甯”……

    严甯脸颊微红,有些心虚。

    她骗了他很多次,也难怪他不再相信她了……

    “我跟你保证还不行吗?!”面对他不信任的目光,严甯没好气地说道。

    他还是不说话。

    “我发誓!”她怒了,竖起三根手指在耳边作发誓状,“如果我再骗你,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签字!”

    可她最后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他淡淡阻断。

    他不要她发誓。

    发了毒誓若遭了报应最终惩罚的不是她,而是见不得她有一丝一毫损伤的他!

    他阻断她的同时,再次将结婚协议书递到她的面前&lt;=".。

    “你——”严甯气结。

    他看着她,冷静淡漠,与她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霍冬你不要欺人太甚!我都跟你发誓了!”严甯脸如玄铁,怒不可遏地狠狠瞪他。

    “签字!”他重复,像是复读机似的,声调和语气都一模一样。

    严甯忍无可忍。

    她狠狠攥紧双手,冲他歇斯底里的尖叫:“太突然了!我接受不了!你总得给我点时间考虑吧!”

    “签字!”

    “你听不懂人话吗?我需要时间考虑啊!”她吼得声嘶力竭。

    他终于不再重复,深深看着她,冷笑道:“你是需要时间让你四叔除掉我吧!”

    他又不傻,她想拖延时间的说辞他怎会听不懂。

    “……”严甯狠狠一震。

    心,莫名泛疼,因为她想到,他背叛了四叔只会是死路一条……

    主动向他靠近一步,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刚毅俊朗的脸庞,放软语气,苦口婆心地劝道:“霍冬,回头吧z我四叔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古往今来,谋反者都会死得很惨,他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吗?还是小学没毕业啊?老师没教过螳臂当车以卵击石这类成语吗?

    面对她的劝告,他却只是满不在乎地轻轻一笑,说:“如果没有你,我要好下场来做什么?”

    “你——”严甯又气又急,恨得攥紧拳头就狠狠锤在他的胸前,咬牙切齿地对他怒喊,“你想下地狱就非得拉上我吗?”

    与四叔为敌,他已经等于半个身子都躺进了棺材里好吗!

    他身上的伤并未痊愈,她的拳头虽然没多大力气,可打在伤口上……

    自然是很痛的。

    “你放心,若真有下地狱的那一天,我不会连累你!”霍冬痛得脸色苍白,唇角的笑容却丝毫不减,保证般说完之后,垂眸看着她饱含愤怒的小脸,像是自言自语般几不可闻地忧伤低喃,“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给我陪葬……”

    是啊,他那么爱她,怎么舍得拉着她一起死?

    若会死,死他一人便好。

    可严甯这会儿哪里还听得进去他的保证,气急攻心,情绪根本无法控制。

    她红了眼,被他的执迷不悟气得想哭,嘶声怒吼,“你要自寻死路你就去,你凭什么拉着我垫底?你说不连累我就不会连累我了?你以为到时候由得了你做主?你现在逼我跟你结婚,万一你下了地狱我就是寡妇了!t冬你王八蛋!我上辈子到底怎么你了?这辈子你要这样对我!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每一声怒吼,伴随着一记拳头,朝着他的胸膛上狠狠砸去。

    他不闪也不躲,让她打,即便伤口撕裂,即便鲜血淋漓,即便痛入骨髓……

    “严甯。”他轻轻喊她,深深看着她怨怒交织的双眼,微笑摇头,“没用。”

    别说了,没用,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我都要让你变成我的妻……

    他坚定的目光,向她传达着这样的讯息。

    严甯停住,愣愣地看着他。

    即便万分不愿相信,可她也不得不接受事情已无转机这个事实。

    他今天是铁了心了!

    几秒之后……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t冬你混蛋!!”

    她崩溃尖叫,气得抬脚踹他。

    可她踢出去的脚,竟被他夹在了双褪之间……

    如此一来,金鸡独立的她便摇摇欲坠,惊慌失措之下砸向他胸膛的小手就本能地紧紧揪住他的衣襟,以稳住自己。

    与此同时,他的铁臂搂住她的腰,将她牢牢护在怀里。

    然后……

    甚至不给她回神的机会,他就倏然低下头来,狠狠攫住她的唇……

    严甯瞠大双眼,愕然看着突然放大的俊脸。

    他一手搂住她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紧紧桎梏在怀里,让她无处可逃。

    他的吻,火热又强势,让她无法躲藏,亦无力抗拒……

    挑开她的齿,他攻城略地,霸道得不留余地……

    当严甯终于回过神来,想要挣扎反抗时,他竟先一步放开了她。

    而此时,她的唇都已经被他啃肿了……

    严甯羞愤交加,真是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有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他如此冷酷霸道的一面了,还真是……不适应啊!

    她冷着脸,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狠狠瞪他。

    他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深邃的目光布满柔情,粗粝的手指轻抚她的唇瓣,一下一下轻轻摩挲着,极尽怜惜和眷恋……

    严甯气得张口一咬。

    食指剧痛,霍冬微微拧眉。

    但他没有叫她松口,只是默默承受,微笑依旧。

    他知道她心有怨气和不甘,若打他咬他能消她心头之恨,他愿意承受。

    霍冬一瞬不瞬地看着恨他入骨的小女人,回忆着她曾经对他撒娇发嗲的模样……

    然后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回忆,是他最好的疗伤良药。

    每当他难过绝望的时候,就在心里安慰自己,霍冬,没关系,虽然她现在恨不得你死,但她曾经很爱你。

    你曾得到过她全心全意的爱,你不亏!

    嗯,她曾爱过你!

    霍冬想,这世间最悲伤的两个字,非“爱过”莫属了吧……

    “失去”与“不曾得到”,前者会比后者更痛千百倍!

    严甯气头之上,下口极狠,很快就尝到了淡淡地腥甜……

    他的手指被她咬破了。

    严甯的心,微微一抽。

    他不疼吗?

    就在严甯犹豫着要不要松开牙齿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一动……

    他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舌尖……

    严甯的脸,刷地红了个透,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

    没见她现在很愤怒吗?他竟然还敢……

    还敢调、戏她?!

    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的那瞬,她立马松开牙齿,往后退开两步,恼羞成怒地狠狠瞪他。

    霍冬垂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被咬得鲜血淋漓的手指,然后一言不发拉起她就往几步之遥的办公桌走去。

    严甯没有挣扎,因为深知此事已成定局,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省点力气。

    他将结婚协议放在桌面上,然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笔,递给她。

    她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冷冷睥睨着他。

    要她亲笔签字?

    做梦!

    僵持了约莫一分钟后……

    见她一脸不愿,霍冬心里难免苦涩,虽然知道强求的结果只会招来她更深的怨怼,可是怎么办呢?他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

    他真是被她逼到无路可走才会出此下策啊!

    她明明答应过他的,说过只要他醒来就嫁给他的,她不能说话不算数!

    其他事情她骗他也就罢了,可是这件事,她不能耍赖,他要她兑现承诺,必须!

    霍冬拉起小女人的右手,将签字笔强行塞进她的手中然后用自己的大掌包裹着她握笔的小手,双双伸向结婚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