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40章:签字
    欧晴突然瞠大双眼,似是想起了什么,惊喜交加地看着中年男子,失声道:“你是……袁超?”

    中年男子终于转头,看向欧晴。

    “欧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总统夫人才对!”袁超不请自入,走到霍冬和欧晴的面前,脸上泛起一抹冷笑,字里行间尽显讥诮,“总统夫人真是好眼力!咱们都快三十年没见了吧,想不到您竟然还能认得出袁某!”

    故人相逢,欧晴激动又惊喜,一时间也没在意袁超那明显不善的口气,犹自欢喜地笑道:“怎么会认不出呢,你以前总跟在你姐夫身后——”

    不等欧晴把话说完,袁超就傲慢地转了头,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霍冬,严厉地冷喝道——

    “怎么?认贼作父二十年,连自己亲舅舅都不认识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国际机场

    再过五分钟,严甯和迟勋就要登机了。

    候机室里,严甯频频看表,眉头不自觉地紧紧皱着,似是嫌弃时间走得太慢了。

    其实她很矛盾……

    一面想着快点离开,一面却又心生不舍……

    即将永远离开生养自己的国土,心里又怎会不难过?

    迟勋看着严甯频频抬腕看表的小动作,也将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尽收眼底,心里有些无奈,还有些酸涩。

    三天前,她说给他一周时间考虑,可实际上她每天都在给他施加压力。

    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为了让他同意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直到昨天,他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妥协。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

    是严甯的手机响了。

    有些魂不守舍的严甯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垂眸看着捏在手里的手机,是个陌生号码。

    没想太多,她直接接起,“喂,哪位?”

    “严甯——”

    对方刚刚喊出她的名字,话音都还未落,她就二话不说直接掐断通话。

    是霍冬。

    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这会儿她特别害怕听到。

    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因为她怕自己心里那股极力压抑的不舍,会被激发出来……

    几秒之后,手机又响了。

    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严甯屏住呼吸,命令自己别在这紧要关头被他影响,牙一咬,心一横,她直接关机。

    “怎么了?”迟勋看着正关机的严甯,柔声轻问。

    “没事儿!”严甯摇头,云淡风轻地说道,关完机后抬眸对他微微一笑。

    “冬子?”迟勋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严甯眸光微微闪烁,抿了抿唇,如实点头,“嗯。”

    “不跟他说声‘再见’吗?”迟勋看了眼她手里已经黑屏的手机。

    “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吗?”严甯冷笑,不以为然。

    没必要么……

    迟勋抬手轻抚严甯的发,宠溺地将她散落在耳际的发丝撩向后背,幽幽轻叹,“你对冬子可真狠心!”

    严甯的心,狠狠一抽,泛起一丝钝痛……

    狠心吗?

    或许吧!

    可他们注定没有结果,继续纠缠又有何意义?

    藕断丝连除了让彼此更痛苦之外,没有一点好处!

    压下心里的酸涩,严甯佯怒地瞪了迟勋一眼,故作娇蛮地嗔怒道:“嘿!迟先生,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女盆友我对你一心一意你不是该满心欢喜吗?怎么居然是这种惆怅的口气啊?”

    “这样不告而别,你就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心疼?”迟勋目光锐利地看着严甯,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严甯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迟勋淡淡一笑,眼底泛起一抹忧伤,转眸看向别处,像是自言自语般幽幽低喃,“他现在只怕快疯了吧……”

    只怕快疯了吧……

    严甯的心又是狠狠一抽。

    其实她猜得到霍冬此刻有多么的着急和愤怒,但她一直控制自己别去想。

    可现在被迟勋这样一提醒……

    让她不想也得想,根本无法逃避。

    一直努力伪装,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可突然就再也装不下去了。

    严甯转头看向别处,默默深呼吸。

    突然,又有手机铃声响起,这次是迟勋的。

    迟勋摸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然后抬眸看向严甯。

    严甯狠狠皱眉。

    屏幕上显示着“冬子”二字。

    “冬子——”

    “叫严甯开手机,我有东西给她看!”

    接起电话,迟勋刚开口,就被霍冬冷冷抢断。

    “她……”迟勋看着严甯,眉宇间夹杂着为难,欲言又止。

    现在的小七很固执,他怕自己劝不动。

    “你告诉她,不看的话,后果自负!!”

    霍冬没有多余的废话,说完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迟勋拧眉,神色微变。

    “他说啥?”

    严甯本不想过问的,可看到迟勋脸色不太对,终究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出了口。

    “他让你开机,说有东西给你看。”他用下巴点了点她的手机,如实转告。

    闻言,严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冷嗤一声,“懒得理他!”

    她置之不理,没有开机的打算。

    迟勋,“他说你不看的话后果自负。”

    一听这话,严甯更是火冒三丈。

    什么意思?

    威胁她?

    呵呵他一脸!

    “自负就自负!吓唬谁呢!他以为姐姐我是吓大的?!”严甯怒,抬头挺胸一脸谁怕谁的表情,转头看到登机口已开始排队,她拉着迟勋一同起身,气冲冲地喝道:“走!登机!”

    “小七!”迟勋顿住脚步,神色严肃地说:“他口气不太对,我觉得你还是开机看看比较好。”

    “他故弄玄虚呢,你别上他的当好么!”严甯不耐地愤愤道。

    “我跟他做了二十年的兄弟,他是不是故弄玄虚我听得出来的。”迟勋理性分析,柔声劝道:“而且他只是要求你开手机,又能故弄玄虚到哪里去?”

    严甯狠狠磨牙。

    她很烦躁!

    这些天里,她表面看起来很坚定很平静,可实际上她的内心一直很浮躁……

    决定离开已是不易,紧要关头他还来搅局,怎能不让她生气?

    严甯狠狠咬了咬牙,葱白食指摁住开机键。

    开了机,果然有人给她发了邮件。

    怀着气愤的心情,她狠狠戳了下收件箱。

    当看清邮件内容,严甯脸色大变……

    见她神色不对,迟勋的目光下意识地瞟向她的手机。

    可更快的,她先一步垂下手,不让迟勋看到邮件内容。

    她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我打个电话”的眼神,然后快步朝着远处无人的区域走去。

    严甯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气的还是怕,反正她的手乃至她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脑子很乱,恐慌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笼罩。

    霍冬发给她的,是一份亲子鉴定。

    是四叔和云裳的。

    他竟然有四叔和云裳的亲子鉴定!!

    他什么时候做的这件事?又为什么要做?他偷偷攥着这个检查结果,抓着四叔的把柄,到底居心何在?

    难道说一直以来,他都有谋反的心?

    严甯一边往前走,一边把霍冬的电话号码放出黑名单,然后拨过去。

    只响了一声,霍冬就立刻接起,可见他一直在等她电话。

    “你想干什么?”

    在霍冬接起电话的那瞬,严甯就对他愤怒地咆哮。

    她也不想像个泼妇一般对他吼,可是没办法,她现在忍不住。

    她太震惊了,也太恐慌了,所以没办法让自己气定神闲,哪怕是装,也装不了。

    “你觉得呢?”面对她的愤怒,霍冬只是轻飘飘地反问一句。

    严甯呼吸一窒。

    哑了好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咬牙切齿地问:“姓霍的你想怎样?”

    “回来!”他答,简单明了,势在必得。

    严甯咬着牙根深深吸了口气,才忍住想要对他破口大骂的冲动,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我已经登机了——”

    “回来!”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强势抢断。

    “霍冬你够了!”严甯勃然大喝。

    “回来!”

    从始至终,他的语气都很淡然,轻飘飘的,却格外的有底气。

    仿佛吃定了她一般。

    她的愤怒急躁与他的冷静淡然形成了鲜明强烈的对比。

    严甯心里燃着熊熊怒火,叛逆心作祟,他越是这样逼她,她就越是想要反抗。

    “如果我不呢?!”她深吸口气,冷冷喝道。

    他淡淡吐字,“那我就昭告天下!”

    “你疯了?!”严甯勃然大吼,瞠大双眼不敢置信。

    “嗯。”他发出一声鼻音。

    嗯……

    是的!他疯了!

    被她逼疯的!

    霍冬很平静,因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当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管了……

    他要她回到他的身边,不惜一切代价!!

    他说……“嗯”?

    严甯觉得自己也要疯了。

    被他气疯了的!!

    把亲子鉴定的结果昭告天下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那样就等于给了敌人可乘之机,一旦四叔的声誉受到影响,一旦全国人民质疑四叔的品行,那便会有许多的隐患将被引爆……

    “霍冬,我四叔待你不薄!”严甯痛心疾首,狠狠切齿。

    “不薄吗?”霍冬冷笑。

    严甯被霍冬这一声莫名其妙的冷笑给笑得心里咯噔一跳。

    他这声反问,是有别的含义吗?

    她屏住呼吸,一时无言。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疯狂扩散……

    沉默片刻,这次霍冬先开口,冷漠的声音威胁意味十足,“严甯,马上回来,否则我不止要你四叔身败名裂,我还要他江山易主!”

    “呵呵!霍冬,你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严甯怒极反笑,嘲讽他的异想天开。

    就算他把亲子鉴定公布于世,她相信四叔也会有办法应对的。

    这个错误并不是见血封喉,或许会牵扯出很多麻烦,但只要极力挽救,应该可以逢凶化吉,她相信四叔的能力。

    反倒是他!

    一旦站在四叔的对立面,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谁都救不了!!

    他就这么想死吗?啊!!

    严甯头痛欲裂,觉得自己脑子里的血管马上就要爆了。

    “不信我们可以试试!”霍冬阴测测地吐字。

    严甯的情绪彻底崩溃了。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四叔和婶婶可是你的干爹干妈,你可是他们的半个儿子,他们对你那么好,你不知感恩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恩将仇报?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你统统冲我来,牵扯我家人干什么?姓霍的!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她气得浑身发抖,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她想如果他此刻在自己面前,她得挠他的脸。

    简直太可恶了!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呼吸急促,愤怒地控诉,“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怨恨我?搞清楚是你对不起我在先的好吗!!霍冬,你别太过分,你这样——”

    “一个小时后,民政局见!”

    他突然淡淡冒出一句,将她未说完的话硬生生堵在了喉咙里。

    严甯一愣,惊愕得声音都变了调,“……什么?”

    民政局见?

    什么鬼?!

    严甯错愕,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为什么要在民政局见?

    去民政局干什么?

    他真的疯了么?

    疯得胡言乱语了?

    严甯的心,莫名其妙地狂跳起来,心慌意乱又忐忑不安。

    “严甯,我在民政局等你!记得,一个人来!”霍冬又说,不急不缓。

    “神经病!我不会来,我也来不了,飞机马上就起飞了。霍冬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严甯气急败坏,冲着电话彼端的男人咆哮。

    “好啊!”他不急也不燥,冷笑声从彼端传来,“不过在走之前,把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看一看吧!”

    严甯,“……?”

    霍冬说完,先行挂了电话。

    严甯狠狠皱着眉头,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心里的不安越加深浓了几分。

    很快,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

    一封新邮件赫然在目。

    她不想看,可她的手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点开了邮件……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

    民政局。

    严甯最终还是赴约了。

    因为她不敢不赴!

    她走进民政局的大厅,一眼便看见等候在几步之遥的姜小勇。

    见到严甯的那瞬,姜小勇明显松了口气。

    他真怕七格格真的狠心跟勋哥走了,那样的话老大以后孤家寡人孤苦伶仃的就太可怜了。

    但他这会儿大脑有点转不过弯,怎么也想不通老大为什么突然要来民政局,而且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老大喊七格格来,七格格竟然真的来了!

    七格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老大的话了?

    姜小勇觉得这剧情逆转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没关系,他喜欢!

    因为老大肯定更喜欢!

    只要老大喜欢,他就喜欢,只要老大开心,他就开心。

    “七格格!”当她进入民政局大厅的那瞬,姜小勇就对她招手。

    她面罩寒霜,径直朝着姜小勇走去。

    “我哥在三楼等你。”姜小勇瞟了眼她冷漠的脸,说。

    严甯一言不发,小小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气,朝着电梯大步而去。

    姜小勇连忙跟上。

    “七格格,你刚才真的跟勋哥在机场?你真的要跟他走?”姜小勇紧随在严甯的身侧,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她的侧脸,忍不住问道。

    严甯置若罔闻,进入电梯。

    见她不理自己,姜小勇更不高兴了,没好气地抱怨咕哝,“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呀,不把我哥折腾死是不会甘心的……”

    严甯没心情理会姜小勇。

    她只是在心里冷笑,折腾死他?

    呵呵!现在明明是他自己在样作死好吗!!

    他的脑袋是被门夹了吗?竟敢跟四叔作对,竟敢偷偷藏着四叔的把柄,竟敢用这把柄威胁她……

    他是吃了十斤熊心豹子胆么!

    严甯冷冷盯着电梯门,咬牙切齿地骂。

    三楼到。

    电梯门缓缓打开,姜小勇一马当先,在前带路。

    严甯始终沉默,冷得像座小冰山一般,跟在姜小勇的身后。

    姜小勇最终停在走廊最角落的一间房门前。

    叩叩叩。

    姜小勇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然后不等里面回应,就轻轻推开了门。

    是间办公室。

    但里面除了站在落地窗前抽烟的霍冬之外,别无他人。

    推开门后,姜小勇微微退开,让身后的严甯进屋。

    当严甯从姜小勇的身边经过时,姜小勇用彼此才能听见的语气向她哀求,“七格格,算我求你了好么?对我哥好点……”

    呯!

    严甯进入办公室,不等姜小勇说完,就冷冷甩上门,发出呯地一声大响。

    姜小勇连忙后退一步,傲气的鼻梁才没有被门板撞断。

    他捂着自己的鼻子,瞪着紧闭的门板,暗呼好险……

    霍冬背对着门,默默伫立在落地窗前,手指间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

    即便开着窗户,屋子里还是有一股浓浓的烟草味,略呛鼻。

    严甯讨厌烟味,但这会儿她没空在意这些小事儿,因为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解决。

    她踩着愤怒的步伐,径直朝着落地窗前的男人走去。

    当她的脚步声在他的身后停止,他缓缓转身。

    她气急攻心,在路上就已经打定主意见到他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给他一耳光。

    让他作死!!

    然而严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见霍冬先一步向她伸出了手……

    一份协议,递到她的面前。

    “签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