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9章:想狠狠掐死她
    当霍冬办理好出院手续,忐忑不安地往家里赶去的同时,严甯和迟勋正前往机场的路上……

    回到小区,霍冬甚至等不及姜小勇停车,先一步下车朝着楼里走去。

    进入电梯,直上二十八楼,他第一时间回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径直去了隔壁。

    叮铃铃……

    他按了严甯家的门铃,站在门口紧张又期待地等待着。

    很快,门开了。

    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却并不是严甯,而是……

    欧晴!

    “冬子?你怎么出院了?”欧晴见到霍冬,惊讶地瞠大双眼。

    而惊讶过后,欧晴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慌张,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挡住门口。

    同时在心里暗叫一声糟糕。

    “干妈。”霍冬淡淡喊了一声,然后像是看不懂欧晴拒绝进入的态度一般,硬是从欧晴的身边挤进了屋里。

    欧晴嘴角微微抽搐了下,一脸纠结和为难。

    “严甯呢?没在家吗?”

    霍冬进屋,四下张望,只见屋里除了欧晴和严家的一个佣人之外,根本不见严甯的踪影。

    佣人正在主卧里打扫卫生。

    而客厅的一角,堆着一堆白色的防层布。

    霍冬心里咯噔一跳,不好的预感不由更加强烈了几分。

    没有看到严甯,霍冬立马回头看着还僵立在门口的欧晴,急切地问。

    欧晴温和的性格造就她不善谎言,突然被霍冬问及,心里一慌,说话就不由自主地磕磕巴巴语无伦次了,“啊?哦,她啊……那个……她……”

    欧晴急得挠头,目光闪烁,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人呢?”霍冬目光锐利,声音变得紧绷沉冷,将欧晴的慌张尽收眼底。

    不安,如毒液渗入骨髓,让人窒息……

    欧晴极不自然地讪笑,“呵呵,她、她出去了,不在家……”

    “去哪儿了?”霍冬脸色冷凝,咄咄逼问。

    “出去买东西了!”欧晴想到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借口,觉得已是不易,腰杆一挺,底气回来了些。

    哪知霍冬打破砂锅问到底,“买什么?”

    “买什么啊……那个……”又是一个新问题,欧晴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了,情急之下,她随口说道:“衣服!”

    女人都爱逛街,而且一逛可以逛一天,所以这个借口应该还可以……欧晴默默地想。

    “她去逛街了?”霍冬皱眉,眼底狐疑深重。

    “嗯嗯嗯!”欧晴点头如捣蒜,像是生怕他不信一般。

    霍冬目光犀利地盯着欧晴,淡淡地问:“您怎么没跟她一起去?”

    “……”欧晴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对呀,如果严甯去逛街的话,她没道理不跟着一起去啊……

    两人感情那么好,可是亲如母女的呀!

    欧晴懊恼,恨自己笨得连这么简单的谎言都不会编。

    “我有点累……”哑了半晌,欧晴讪笑着小声呐呐。

    “她一个人?”霍冬强忍心慌,又问。

    欧晴眨了眨眼,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硬着头皮轻轻点头,“……嗯。”

    听着欧晴蹩脚的谎话,霍冬的心,苦不堪言。

    如果连欧晴都不帮他了,他真的还有机会挽回她吗?

    “她去哪个商场了?我去接她!”暗暗咬了咬牙,霍冬边说边欲出门。

    “啊?算了吧,她自己会回来的啦……”欧晴惊叫,连忙张开双臂挡住霍冬的去路,急喊。

    欧晴着急阻止的模样,充分说明了她在撒谎。

    霍冬定定地看着欧晴。

    欧晴心虚,被霍冬犀利的目光看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慌忙撇头看向别处,不敢与他对视。

    “干妈!她到底在哪儿?”霍冬沉声开口,深深看着欧晴。

    听到霍冬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悲伤,欧晴心疼,转回头来看他。

    触及他近乎恳求的目光,欧晴再也编不下去了,微微红了眼眶,“冬子……”

    “她、在、哪、儿?!”霍冬狠狠咬了咬牙,隐忍着心里的慌张,一字一顿,声声逼问。

    看到欧晴红了眼,他的心里瞬时布满恐慌,害怕……

    欧晴上前一步,轻轻拉着霍冬的手,难过地轻叹一声,苦口婆心地劝道:“冬子啊,要不咱算了吧……”

    算了吧……

    霍冬的心,狠狠抽搐。

    疼,很疼!

    “算什么?”他明知故问。

    他知道欧晴的意思,可是他装作听不懂,因为听懂了就代表着自己必须面对她的遗弃,装作听不懂,他还可以暂时骗骗自己……

    欧晴皱着眉,欲言又止,“小七她……”

    霍冬没说话,等欧晴继续说。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目光,欧晴知道逃避不了,心一横,硬着头皮道:“她走了!”

    走了……

    “和谁?”霍冬隐忍着心脏的剧痛,再次明知故问。

    “阿勋。”欧晴答,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大声一点就会刺伤他的心。

    可霍冬的心,在听到“她走了”三个字时,就已经千疮百孔鲜血淋漓了……

    “去哪里?”他再问。

    心在滴血,他却像是自、虐一般,非要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看到霍冬眼底的悲伤和黯然,欧晴很心疼,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能因为心疼干儿子就逼迫侄女不是么。

    感情的事,没有对错,但最重要的是必须两情相悦才行啊!

    冬子放不开,小七又不愿再回头,两个都是她最喜欢的小辈,她左右为难,夹在中间真是特别的难受。

    她私底下跟小七谈过无数次,帮冬子说了一箩筐一箩筐的好话,可任凭她磨破了嘴皮子,小七也无动于衷,她能怎么办?

    得知小七要走,她劝过也留过,甚至连眼泪攻势都用上了,小七陪着她哭,可哭完之后还是执意要走。

    欧晴重重叹了口气,无奈答道:“出国。具体是哪国没说。”

    “什么时候走的?”霍冬声音嘶哑,虽极力控制,却依旧难掩颤抖和苦涩。

    “两个小时前——冬子!”

    欧晴话音未落,霍冬抬步就走,吓得欧晴急忙拽住他。

    “他们半小时后的航班,你来不及的……”欧晴紧紧抱住霍冬的手臂,红着眼难过哽咽。

    从家里到机场,最少也要一小时的车程,还是不堵车的情况下。

    而现在正是堵车的高峰期,他想用半个小时去机场劫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半个小时……

    霍冬扯动唇角,苦笑蔓延。

    他咽下满嘴苦涩,尽可能地稳住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回来?”

    欧晴沉默,心疼地看着他。

    霍冬满心绝望。

    她不会回来了……

    干妈的沉默,无疑就是传达这样的讯息给他。

    大脑里乱糟糟的,他甚至已经集中不了精神,只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继续在问,“他们去做什么?”

    “……结婚。”

    欧晴答得很小声,可再小声也减低不了这两个字对他的杀伤力。

    致命的杀伤力!

    霍冬心如刀绞,眼底泛起血丝,狠狠咬着牙根才勉强忍住那急欲失控的情绪。

    他想如果此刻她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会狠狠掐死她!

    一定会!!

    他怎么就会爱上这样狠心的女人呢?

    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冬子,咱算了好不好?干妈知道你难受,可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看霍冬脸色惨白,欧晴心疼极了,颤声微哽,苦口婆心地劝道:“我看迟勋这孩子也不错,他会好好照顾小七的,既然你跟小七有缘无分,那就大方一点祝福他们好不好?”

    “不好!”霍冬冷冷吐字,眼底泛起恨意。

    他答得干脆又果断,没有丝毫犹豫。

    “冬子啊……”欧晴狠狠蹙着眉头,无奈又难受。

    “干妈!”霍冬看着欧晴,目光透着义无反顾的坚决,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做不到了!”

    嗯,他做不到了!

    再也做不到了!!

    他试过,试过放手,试过放了彼此,试过把她交给别人去守护……

    很痛苦!

    那种痛,他已经尝过一次,不想再承受第二次了!

    他成全过她的!

    虽然做不到祝福,但他很努力地试着退出她的世界,成全她和迟勋……

    可、她、为、什、么、还、要、在、他、耳、边、说、要、嫁、给、他?

    为什么?!

    如果她对他真的连一丝一毫的情意都没有了,又为什么还要救他呢?

    让他死好了!!

    她不能这样!

    她不能一次次给他希望,又一次次让他绝望!

    如果她做不到,那就不应该向他承诺,不应该在他耳边说“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嫁给你”的话……

    她不能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他!

    真的不能!!

    别说是为了救他,她这样的谎言,比让他死还更痛苦好吗!

    一个人,能承受几次锥心刺骨的痛?就算再冷硬坚强,也会有受不了的时候啊!

    严甯,我的心也是肉做的,会疼!

    真的疼……

    我不怨你骗我,我只怨你为什么不能一直骗下去……

    要骗,你就骗我一辈子,我愿意被你骗一辈子!

    可这才几天啊!!

    霍冬明知不该心存希冀,可他还是忍不住问:“她有话留给我吗?”

    “……没有。”欧晴心疼地看着霍冬,轻轻摇头,几不可闻地回答。

    霍冬面如死灰。

    好!

    很好!

    严甯,你好样的!!

    你把我骗得团团转,转身却跟别人双宿双栖,甚至还要不告而别,连只字片语都吝啬于我。

    严甯啊严甯,你可真是……

    够狠啊!!

    霍冬心痛如绞,唇角却泛起了笑,悲凉凄苦的笑容里,充满着怨恨和绝望……

    欧晴难过叹息,红着眼望着霍冬,心疼地抚着他的手臂,“冬子,听干妈一句劝,忘了小七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很快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非她不可!!”他冷冷吐字。

    他像是魔怔了一般,坚定又固执。

    欧晴闻言,急得跺脚,“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你是要急死我是不是?你就——”

    叩叩叩。

    欧晴急得快哭了,突然门上响起轻轻的敲击声。

    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她与霍冬双双转头,朝着门口看去。

    门没关,门口站着一个发鬓灰白的中年男子。

    男子锐利似剑的目光,直直射在霍冬的脸上。

    “请问你找谁?”欧晴微微蹙眉打量着中年男子,轻声询问。

    欧晴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因为她觉得门口的男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找他!”男子的目光始终锁住霍冬。

    欧晴突然瞠大双眼,似是想起了什么,惊喜交加地看着中年男子,失声道——

    “你是……袁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