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8章:冬子怎么办?
    以前说不愿凑合,现在却对他步步紧逼,逼得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严甯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顿了顿,问:“阿勋,你说你喜欢我,都是假的么?”

    迟勋在心里苦笑,若是假的,就好了……

    若是假的,他就无需如此纠结,无须如此烦恼……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跟我结婚吧!”严甯一眨不眨地盯着迟勋,严肃得近乎恳求。

    可她越是这样坚定地说要结婚,迟勋就越是拿不定主意。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犹豫半晌,他唇角的微笑染上一抹苦涩,看着她幽幽低叹,“小七,我会让你失望的。”

    见他始终模棱两可不愿正面回答问题,严甯知道,摊牌的时候到了……

    “跟我结婚!”她耐心尽失,俏脸一冷,索性直接命令。

    迟勋垂着眼睑微微皱眉,眼底泛着为难,似是在斟酌该如何拒绝,“我……”

    “你跟贝宗云什么关系?”严甯终于忍不住,目光锐利地看着迟勋,开门见山地问道。

    迟勋一怔。

    他看着她,不动声色,沉默不语。

    但严甯还是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震惊捕捉到了……

    严甯用力抿了下唇,深吁口气,说:“我在你牀头柜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看到一个钥匙扣。”

    那日在迟勋的家里,她在他卧室的牀头柜里找针线盒,结果无意中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钥匙扣,而且很旧,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老古董”了。

    钥匙扣里夹着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温润俊朗,女的清秀文静。

    迟勋恍然大悟。

    “你为什么会有贝宗云的照片?”严甯咄咄逼问。

    对!

    照片里的年轻男子,就是贝宗云!

    按理说,迟勋和贝宗云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因为迟勋和霍冬一样,据说都是孤儿,很小就被四叔挑中,送往秘密基地重点培养。

    迟勋和贝宗云明明是不搭嘎的两个人,为什么迟勋的家里会有贝宗云的照片?

    按照贝宗云的年龄推算,这张照片应该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

    她当时看到照片里的贝宗云时,还不太敢确定,因为就算是同一人,三十岁与六十岁相比,容貌也会有一定的出入。

    所以后来她去了霍冬家,从他父母留下来的旧相册里偷了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几个年轻男子的合照,他们像是在参加一个聚会。

    几个男子中,有严谨尧、霍家兴以及贝宗云……

    霍家兴就是霍冬的爸爸。

    她用手机把钥匙扣里的照片拍了下来,又去霍冬家偷了四叔他们年轻时的聚会照片,然后拿回家仔细对比。

    第二天她还去了四叔的书房,在四叔的书架上,又看到另一张四叔和贝宗云的合照。

    她把三张照片里的贝宗云仔仔细细地反复对比,最后确定钥匙扣里的男子就是年轻时候的贝宗云。

    她从哥哥严楚斐那里旁敲侧击的打听到,四叔年轻时,与霍冬的爸爸是好兄弟,与贝宗云也算是朋友。

    那些年,他们都是帝都的名门之后,都是赫赫有名权贵公子,既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那么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交情。

    就算私底下有什么利益冲突或者权力之争,但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对外界均以朋友相称。

    迟勋始终沉默。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本是纠结的情绪反倒平静了下来,仿佛就等着东窗事发的这一天……

    “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严甯狠狠蹙眉,倏地加重语气,厉声质问。

    “父子关系。”迟勋轻轻吐出四个字。

    他用云淡风轻的语调,抛下一个重磅炸弹。

    严甯没有很惊讶,但脸色凝重了不少。

    迟勋看着严甯,说:“我是他的私生子。”

    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太多情绪,只是很平静地陈述着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照片里的女人是我妈,那是他们唯一的照片。我不稀罕的,不过她当宝。”迟勋垂眸,食指无意识地在碗的边缘轻轻油走,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

    嗯,他不稀罕,但想着那唯一的照片怎么着也是母亲留下来的,扔掉总归是不合适,就随意丢在了抽屉里。

    因为不在乎,所以便没有刻意珍藏。

    没想到竟阴差阳错被她发现了端倪。

    “她在哪儿?”严甯声音放软,深深看着迟勋,轻轻地问。

    “死了……”迟勋答,在心里默数了下,“快十年了吧。”

    “对不起!”严甯连忙道歉。

    迟勋抬眸,淡淡一笑,“没关系。”

    严甯微微蹙眉,在心里斟酌了下,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们为什么……没结婚?”

    照片里,迟勋的妈妈看起来有种小家碧玉的清秀,与贝宗云还蛮登对的。

    迟勋眸色一黯,沉默。

    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及了他不愿提及的**,严甯忙说:“如果不方便——”

    “我妈是陪酒的。”

    她话未说完,就被他轻轻阻断。

    严甯一怔。

    但这一次她没有道歉,因为她觉得职业无贵贱,她没有轻视他的妈妈,所以她觉得自己无需道歉。

    古往今来,每个时代都有许多美丽的女孩在风花雪月的场所工作,有些或许是贪慕虚荣,但有些也确实是生活所迫。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人生,怎么活,是自己的事,与旁人无关。

    迟勋此话一出,严甯在心里默默说了声“难怪”……

    当年的贝宗云在帝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贵公子,娶谁也不可能会娶一个“陪酒女”,先别说贝家的老一辈不会同意,就算贝宗云自己也不可能会愿意。

    贝宗云这人,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实则心思诡谲难测……这话是哥哥严楚斐告诉她的。

    罗婉月虽是二婚,但那些年罗家是帝都的四大家族之一,在当时甚至比贝家还更加声名显赫。

    只不过后来罗家后继无人,慢慢就衰败了。

    所以那个时候,离婚后的罗婉月和贝宗云结婚,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毫无身家背景的陪酒女vs家世显赫的二婚女,注重利益的贝宗云自然会选择后者。

    因为后者对他更有用处!

    如此看来的话,迟勋的妈妈应该只是贝宗云众多玩物之一……

    那么,迟勋应该是个“意外”。

    似乎也只有“意外”才能解释贝宗云为何如此不重视他这个亲生儿子。

    严甯突然觉得,贝宗云和罗婉月还真是绝配!

    都是那么的冷血无情,连亲身骨肉都可以利用甚至牺牲……

    葱白小手横过桌面,覆在他的手背上,她看着他的眼睛,特别诚恳地说:“阿勋,我们结婚吧!”

    迟勋微微皱眉,眼底泛着惊讶。

    她都已经知道他和贝宗云的关系了,还要跟他结婚?

    “结了婚,你就退伍,然后我们去国外定居!”她一字一句,认真坚定。

    国外定居……

    意思是以后都不回来了?

    是的!严甯就算是这个意思!

    虽然生在严家,但她对国家大事向来没什么兴趣,可就算不关注,有些事她还是略知一二的。

    比如,从四叔当选总统之后,背后一直有股力量在与四叔暗中作对……

    那股力量的头目是谁,其实并不难猜。

    迟勋是贝宗云的儿子,她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就隐隐猜到了,刚才一直逼问他,不过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对她撒谎罢了。

    还好,他很坦荡地承认了。

    他对她,一直都很诚实!

    正因为他人好,对她好,所以她想把他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其实,她并非真的有多善良,她也是有私心的。

    她想跟迟勋结婚,并非完全是为了救迟勋,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为四叔、为严家、为他们所有人做一点点事……

    她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多伟大,她只是想把损伤降到最低。

    身为严家的孩子,保护严家不受侵害她也有责任。

    四叔贵为总统,他的安危与他们所有人息息相关,只有他屹立不倒,他们所有人才会好。

    这个道理,她深深明白!

    所以在猜到迟勋和贝宗云的关系之后,她就去找了四叔。

    她跟四叔做了一个交易——

    她负责把迟勋从贝宗云的身边拉过来。

    条件是保迟勋无事!

    所以她是自私的,就算迟勋对她那么那么的好,可在重大事件前,她还是选择顾全大局。

    那一晚,她彻夜未眠,将所有后果都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

    她想,如果这件事不告诉四叔,迟勋在四叔的身边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可如果把真相告诉了四叔,迟勋很有可能就性命不保……

    古往今来,所有帝王对谋反者的态度都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

    四叔也不会例外,她知道!

    四叔能坐上今天的位置,自然不可能会有多纯良,他对敌人,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然而即便知道迟勋可能会有危险,她在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四叔。

    因为她担心。

    迟勋这颗定时炸弹一辈子不炸自然好,可万一炸了呢?

    这个险,不能冒!

    当然,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迟勋陷入险境的。如果她把迟勋的真实身份告诉四叔后,四叔会对迟勋动杀机的话,她会拼死相救的。

    所以那天,当她得知四叔给迟勋派了很危险的任务,便下意识地以为四叔是想要借任务之名除掉迟勋……

    所以她才那么激动地跑去找四叔,让他收回成命,不让迟勋接那个任务。

    所以情急之下,她就把霍冬推了出去……

    现在他俩既然摊了牌,那就真的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结婚!

    迟勋只有成为她严甯的丈夫,然后离开帝都永世不回,四叔才会对他网开一面。

    毕竟他和贝宗云是父子!

    血缘这个东西很可怕,四叔是不会把“余孽”留在自己的国土之上的。

    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曾经在她最难熬的时候是迟勋陪在她的身边,所以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往悬崖下面跳。

    婚姻于她而言,早已没有任何期待,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是为了救迟勋,她会选择终身不嫁。

    如果她的婚姻能挽救一个对她好的人,那何乐而不为呢?

    一段婚姻,就算不为情,只为义,也是值得的,不是吗?

    退伍……

    去国外定居……

    迟勋垂眸,看着她覆在自己手背上的小手,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苦笑。

    “冬子怎么办?”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抬眸看她,缓缓吐字。

    在最初的最初,他不敢动心,是因为深知自己比冬子还更加不能给她未来……

    严甯一窒,被迟勋一句话噎得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哑了好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没好气地冷哼,“我们过我们的,他活他的,这本就是两件互不相干的事,他有什么好‘怎么办’的!你瞎操什么心呢!”

    “小七,他不会放手的!”迟勋声音很轻,却异常笃定。

    严甯张口就道:“所以我们去国外啊,生米煮成熟饭,他还能怎么着?!”

    等他们结了婚扯了证,事情成了定局之后,霍冬就算再不甘,他又能怎样?

    他们之间发生过那么多事,早就没可能了,再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所以还是趁早了断吧。

    这个世上,谁离了谁都一样的过,痛苦不过一时,时间久了什么都可以淡忘。

    他说他爱她,好吧她相信,但那又怎样呢?

    想当初她几乎是用整个生命在爱他,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非他不嫁,可现在不也一样对他毫无感觉了。

    所以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什么的,别当真,笑话罢了!

    迟勋无言。

    严甯蹙眉看他,表情凝重,“怎么?你放不下?”

    血缘关系有多难割舍,她深有体会。

    好比曾经的她,为了能得到罗婉月的母爱,一再的委曲求全,对她的非打即骂一忍再忍,把自己低入尘埃。

    所以,如果迟勋对贝宗云有很深厚的亲情……那就麻烦了。

    迟勋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摇头,“我与他只有血缘,没有感情。”

    不管是贝宗云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对他们都没有很深厚的感情,毕竟从七岁之后,他与他们就基本没有相处过了。

    他的母亲身份低贱,他的命在贝宗云眼里自然也是不值钱的,若不是他对贝宗云还有那么一点点利用价值,他想贝宗云可能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吧……

    七岁那年,贝宗云暗中安排,把他“送”到了严谨尧的身边。

    然后他和霍冬就成了严谨尧重点栽培的对象。

    十几岁后,他开始懂得分辨是非对错,知道自己这种“卧底”身份是不对且极其危险的,他想反抗贝宗云,不想再被他利用。

    可贝宗云用他的母亲做威胁,逼他就范。

    哪怕感情不深,可终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看到她鼻青脸肿满身是伤……

    他只有妥协!

    当母亲去世之后,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受贝宗云的摆布了,终于可以解脱了,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了,然而贝宗云却冷冷提醒他——

    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卧底,现在想上岸?你觉得严谨尧会放过你?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早已没有回头路……

    “既然不是舍不得,那还有什么问题?”严甯蹙眉,不解。

    迟勋反手,将她的小手轻轻包裹在掌心里,“小七,我们走不了的!”

    “只要我们结婚,就走得了!”严甯像是保证一般,笃定说道。

    四叔虽然阴险狡猾,但那只是针对外人,对家人他不会那么狠心的。

    迟勋心里泛起一抹苦笑。

    她似乎忘了,与四爷相比,最该防的,是贝宗云……

    四爷至少是在乎她这个侄女的,可贝宗云并不在乎他,哪怕他是他的亲骨肉。

    所以如果他背叛了贝宗云,贝宗云会毫不犹豫地除掉他。

    他死无所谓,反正没有未来的人生他并不留恋。

    可她不同,本是天之骄女,完全可以幸福一生,没必要为了他搭上一生。

    他不忍连累她!

    严甯另一只手也横过桌面,两只小手紧紧抓着迟勋的手,满眼希冀地望着他,半是哀求半是诱哄,“阿勋,我们走吧,离开帝都去国外重新生活,好不好?”

    “我……”迟勋皱眉,忧虑重重。

    见他始终下不了决心,她索性直接对他下了命令,“我给你一周时间考虑!”

    “小七……”迟勋眉头皱得更深了。

    “一周后如果你没有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那就跟我走!”严甯冷道,语气霸道得不容抗拒。

    迟勋进退两难,还想说什么,可还不等他开口,就听见她抢先说道——

    “就这么说定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已有三天没有见过严甯的时候,霍冬要求出院。

    医生不赞同,要他再多住两天,可他执意要出院,谁说都没用。

    办理好出院手续,霍冬和姜小勇朝着地面停车场走去。

    “哥,你还是先别出院,我去给你把七格格找来就好……”姜小勇很担心老大的身体,亦步亦趋地跟在老大身后,小心翼翼地劝道。

    霍冬一言不发,直接当他不存在。

    他要回去,必须回去。

    三天了,他很想她!

    想得快疯了!

    打她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他想自己肯定被她拉入黑名单了。

    见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这让他很不安。

    总觉得自己若再不出院,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所以,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出院,他要回家,他要看到她才能心安。

    有时候,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准,在霍冬忐忑不安地往家里赶去的同时,严甯和迟勋正前往机场的路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