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6章:脑袋被驴踢了
    &lt;=""&gt;&lt;/&gt;

    干吗?把姜小勇骂走了又想骂她?

    呵呵!他敢!!

    严甯愤愤地想,冷若冰霜一脸不善。

    霍冬的确不敢。

    他不开心,却也只能对姜小勇发火,断然是不敢责备她一分一毫的。

    虽然他很想对她三申五令,不许她与别的男人过分亲近……

    但她不会理他,他知道。

    早已养成的警惕性,让他即使困乏或受伤都不会睡得很沉,所以她和姜小勇的“打情骂俏”全被他听在耳里。

    听着她和姜小勇像对欢喜冤家般吵吵闹闹,明知他们不可能会有什么,但他心里就是非常的不舒服,尤其是听到她咬了姜小勇时,妒火更是烧得旺盛……

    他想把姜小勇揍一顿!

    严甯等了几秒,见他始终一动不动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眸色一冷,准备撤离。

    “喝。”

    当她的手往回缩的时候,却又听见他瓮声瓮气地吐出一个字。

    仿佛多委屈似的。

    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

    冷冷瞅着眼前的男人,真想骂他一声“矫情”!

    递给他他不接,她要收回了他又要,不是矫情是什么?!

    怎么着?他以为她还要哭着求他喝?以为她会怕他渴死不成?

    这男人什么时候傲娇成这样了?哪里还有半分以前的冷酷?

    严甯没好气地腹诽。

    她的心里也不太高兴,杯子再递到他面前时,冷着脸显得有些不太甘愿。

    霍冬不敢再作了,伸手去接。

    哪知——

    他的手还没拿住杯子,她就松了手。

    于是杯子往下坠落……

    他连忙伸手去抓,试图挽救。

    他担心杯子会掉落在地上,既怕玻璃碎片划破她的脚,也怕温度还很高的开水会烫伤她……

    可能是受了伤反应变得没有以前灵敏了,他虽然抓住了杯子,但杯子里的水却洒了出来,泼在了自己的手上。

    颇为惊险的一幕,他虽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但又让自己光荣负伤了。

    严甯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连忙从牀头柜上拿起抽纸,快速抽了几张去擦他手上的水渍。

    霍冬捏着玻璃杯,目光深幽地看着眉宇间难掩着急的小女人,心里一阵欢喜和甜蜜。

    她这么着急,担心他了是不是?

    严甯没空理会他火辣辣的注视,全部注意力都在他已被烫得微红的手背上,将他捏在手里的杯子拿过来随手搁在牀头柜上,抓起他的手一边擦拭着水渍,一边仔细查看可有烫伤。

    突然,他反手一抓,将她的小手轻轻裹在手心里。

    严甯一怔,抬眸看他。

    他眉目含情,与她深深对视,“不急,我没事儿。”

    他的声音柔得滴水。

    不急……

    她急了吗?

    她有急吗?

    他伤不伤痛不痛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好吧,她只是……

    只是什么?

    严甯在心里下意识地否认自己在担心,但很快自己又把自己难住了,绞尽脑汁,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证明自己这么急着给他擦手与心疼他无关。

    不止他要误会,连她自己都觉得再否认就是自欺欺人了……

    其实,会担心也很正常对吧,毕竟她这么善良,就算是一个陌生人被烫伤,她也会出手相助担忧着急的不是嘛。

    所以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只能说明她是个好人。

    嗯,不代表什么。

    严甯一边想着,一边缩手,试图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可他越攥越紧。

    严甯不悦地皱眉,正要出声呵斥,却在这时,一名护士推门而进。

    “霍先生,量体温了。”护士朝着牀边走来,公式化地说道。

    严甯趁机收回手,躲一边去。

    “嗯。”霍冬闷闷地发出一声鼻音,对于护士的打扰不太高兴。

    护士将温度计递给霍冬,同时转头看向正欲往外面走的严甯,“霍太太,你一会儿帮霍先生擦身体的时候记得别碰到他的伤口——”

    “你叫谁?”

    严甯顿住,狠狠蹙着眉回过头来看着护士,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霍冬刚把温度计放嘴里,就听到护士喊出了“霍太太”三个字,激动得差点把温度计给咬碎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已走到门口的严甯。

    房里就只有他和她以及护士,所以护士这声“霍太太”,自然是喊她的。

    霍太太……

    霍冬突然就觉得这护士一点都不讨厌了,甚至还蛮可爱的。

    有眼光!!

    霍、太、太!

    嗯——真好听!!

    霍冬在心里默默念叨着“霍太太”三个字,一遍又一遍,百转千回,回味无穷。

    “啊?”护士被严甯问得一愣,茫然地眨了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霍太太’叫谁?”严甯冷睨着护士,愠怒喝问。

    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什么时候成霍太太了?

    质问护士的时候,严甯顺便狠狠瞪了眼正目光灼灼盯着她看的男人,有种想要冲过去把他双眼剜掉的冲动。

    因为他那充满欢喜和得意的眼神太讨厌了!

    “你啊!”护士在短暂的怔愣之后,理所当然地应道,见严甯一脸不悦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疑惑地问:“你不是霍太太吗?”

    霍冬含着温度计,像只正等待主人认领的小狗,眼巴巴地望着严甯。

    “不是!”严甯恼,没好气地喝道。

    再次狠狠瞪了霍冬一眼。

    他用那种饱含希冀的眼神儿看着她干吗?难不成他还妄想她点头承认?

    开什么国际玩笑!

    见严甯否认,护士皱了皱眉,反驳,“可是姜先生说你们是夫妻的呀!”

    姜先生?

    姜小勇?

    姜、小、勇!

    严甯嘴角抽搐,咬牙切齿,在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狠狠的咬,恨不得把姜小勇那张到处散播谣言的嘴给撕了。

    迎上护士困惑的目光,严甯咧嘴一笑,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侧额,惋惜道:“他小时候这里被驴踢过,不正常很多年了,所以他的话啊,信不得的。”

    护士瞠大眼,一脸错愕,“真、真的么?”

    “千真万确!”严甯一本正经地用力点头,完了还坏心地补上一句,“而且他发病了会打人,你们这些小姑娘离他远点,他那病随时有可能发作的!”

    看着神色严肃的严甯,护士沉默,半信半疑。

    严小姐看起来不像在说谎,可姜先生看起来也不像是神经病啊……

    “不信啊?”见护士不说话,严甯笑得更甜美了,用下巴点了点病牀上的霍冬,说:“不信你问他!”

    护士转头看向霍冬。

    霍冬看着严甯。

    严甯对他阴测测地冷笑。

    然后霍冬昧着良心对护士点头,“嗯。”

    护士内心哗然。

    想不到姜先生那么阳光那么帅气的一个兵哥哥,竟然脑子有问题!

    严小姐的话或许不可信,但霍先生这么沉稳冷峻的男人,一看就不像是会撒谎的人啊!

    直到拿着温度计离开病房的那一刻,护士还在心中惋惜,悲叹一个大好青年居然脑子有问题,而且还是被驴踢坏的……

    太悲催了!

    在护士离开之后,严甯朝着卫生间走去,然后拧了湿毛巾出来,递给霍冬。

    擦身。

    护士走之前,说一个小时后伤口换药,让她帮伤者擦擦身子。

    本来帮他擦身是姜小勇的工作,不过这会儿姜小勇也不知道跑哪儿去,只能由她来了。

    不过她是不会帮他擦的,最多帮他拧下毛巾,让他自己动手。

    霍冬看了看递到面前来的毛巾,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小女人。

    明明很想她能帮自己,但他什么也没说。

    他接过毛巾,然后掀开被子,开始一颗一颗解开病号服的扣子……

    严甯转头,佯装漫不经心地看向别处。

    虽然彼此曾做过最亲密的事,但要她淡定地直视他半倮的样子,她做不到。

    毕竟男女有别,她可无法坦然面对,尤其是他动不动就用那种火辣辣的眼神看着她,害得她的思想根本没办法纯洁……

    悉悉索索的声音飘荡在耳边,她不敢看他,只能依照声音去分辨他的动作……

    “嗤……”

    他忍痛的抽气声突然响起,惹得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

    只见他正紧紧皱着眉头,反手擦背……

    他身上那么多伤,根本就擦不到。

    在她朝他看过去的那瞬,他也抬眸看她。

    他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有些可怜委屈,仿佛在向她求助……

    严甯暗暗咬牙,冷冷睨着他,狠着心一动不动。

    忍!

    见她无动于衷,霍冬的目光更幽怨了。

    像是赌气似的,即便痛得脸色发白额头冒汗,他也非要反着手继续去擦。

    严甯恨自己心太软。

    突然伸手探向他的背后,她从他手里夺走毛巾,然后转身就走。

    霍冬看着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的小女人,偷偷扯了扯嘴角……

    满心欢喜。

    很快,严甯从卫生间出来,端着一盆水回到病牀边。

    把水放在凳子上,她撸起袖子,将水盆里的毛巾拧干,然后冷冷看着坐在牀上正痴痴望着她的男人。

    接收到她投射过来的目光,霍冬立马倒下躺好。

    乖得让严甯想找茬凶他都没借口。

    他的胸膛和腰腹都缠着纱布,倒也不至于让她不敢直视。

    严甯在牀边坐下,尽量将注意力放在他的上半身,不让自己的眼神乱飞……

    可有的时候越是不让自己乱看,就越是忍不住往不该瞧的地方瞟,越是叫自己别乱想,偏偏脑子里尽是一些限制级的画面……

    严甯有些心不在焉,手上力道一不留神就重了点,然后便看见他缩了缩小腹,还隐隐听到抽气声。

    明显是扯到伤口了。

    “疼?”她抬眸看他,心里有一丢丢抱歉。

    “有点。”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饱含深情的眼神柔得宛若一汪春水,恨不得把她淹没。

    严甯喉咙有点干。

    她连忙低头,佯装认真地继续擦拭着伤口周围,近乎慌张地避开他炙热的目光。

    心,噗通噗通,莫名乱了节拍。

    擦着擦着,白色毛巾染上了红色,严甯狠狠皱眉,“姜小勇眼瞎啊?血都没擦掉。”

    这么多天了,姜小勇天天帮他擦身,他的身上居然还有干涸的血迹。

    所以让男人照顾病人就是不靠谱!

    严甯默默腹诽,更嫌弃姜小勇了。

    “够不到。”霍冬没头没脑地轻轻冒出一句。

    严甯微微一怔,“什么?”

    “我自己擦的。”他小声解释。

    “……”

    “我……”他抿了抿唇,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几不可闻地喃喃,“我不喜欢男人碰我……”

    她挑眉,“不会叫护士啊?!”

    “我也不喜欢女人碰我!”他抬眸看她,特别坚定地说道。

    他那略显急切的语气,仿佛是在变相地向她保证自己没有被任何女人碰过,从始至终,他都只有她……

    “我也是女人!”严甯没好气地冷哼。

    “你不一样!”

    她冷笑,冲口而出,“哪点不一样?除了少个——”

    胸……

    严甯戛然而止,最后一个字及时忍住。

    心,狠狠抽搐,缺失的那个部位,像是受到感应一般,隐隐一疼……

    突然触及到敏感的话题,气氛瞬间变得僵凝。

    虽然她话未说完,但霍冬不傻,立马便明白了她没说出口的那个字是什么了。

    心,同样狠狠一抽。

    他虽然并不后悔当初强行让她做手术的行为,但他心疼她,因为他知道,让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承受那样的手术是件多么残忍的事……

    可生命高于一切!

    只要她能好好活着,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嗯,不重要!

    他也相信,她不能接受自己不完整只是一时,等时间久了,她一定会想明白“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这个道理的。

    严甯一失神,拿着毛巾的那只手就被不知何时已坐起来的男人轻轻抓在了手里。

    她皱眉,冷着脸斜睨着他。

    “严甯,我……”他深深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唤她。

    哪知他刚一开口,她就冷飕飕地抢断他,“不擦了是吧?”

    意思很明显,不擦的话她就要走了。

    “要!”霍冬大喊,喊完惊觉自己声音太大了,连忙降低音量,小小声地重复了一声,“要。”

    同时他慌忙又往后一倒,乖乖躺回去。

    动作太大,扯到伤口,痛得他暗暗龇牙。

    严甯的情绪本来不太好,可眼角余光瞟到他这副低眉顺眼的小媳妇儿模样又觉得好笑。

    起身,把毛巾放进水盆里搓了搓,拧干之后又坐回牀边,继续为他擦身。

    擦完上半身,然后……

    严甯犯难了。

    下面该怎么办?

    他腿上也中了一枪,按理说也得擦一擦的。

    可他还穿着裤子呢。

    总不能要她帮他……脱吧?

    严甯轻轻咬唇,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其实……她也不用这么矫情的是不是?

    在灾区的时候,她也帮受伤的男性村民洗脸洗脚擦过身的,那时候她并没有觉得难为情,所以她现在也不应该犹豫的对不对?

    当自己还在灾区,当他只是一个受伤的陌生村民,就好了,对不对?

    严甯默默劝导自己。

    狠狠咬了咬牙,她一边转身拧毛巾,一边硬着头皮冷冷吐出三个字,“脱裤子!”

    “我够不到……”霍冬小声呐呐。

    严甯回头就狠狠瞪他。

    得寸进尺是不是?

    “真的。”他一脸无辜地望着她,那眼神好似在提醒她“我全身都是伤”。

    严甯嘴角抽搐,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这会儿知道自己全身是伤了?点她便宜的时候怎么不疼?

    严甯大惑不解,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变得如此傲娇又狡猾的?

    还不要脸!

    现在的他与以前的他简直大相径庭,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算了严甯,你就当他是陌生人吧,别磨磨蹭蹭的了,越磨蹭越不自在好吗!

    深深吁了口气,严甯牙一咬,心一横,一双小手伸向他的腰际……

    她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目光撇向别处,不敢看他小腹以下的地方,双手捻着他裤子的两侧,往下拉……

    裤腰是松紧的,他很配合,在她往下拉的时候,他轻轻抬臀,让她得以顺利把裤子拉下来。

    严甯很小心很小心,生怕把他最后的平角裤也扯下来……

    还好没有。

    但……还是很尴尬。

    因为他腿中间鼓起的地方,太醒目了!

    根本让她无法忽视好吗!

    严甯后悔了。

    她紧紧捏着毛巾,有种下不去手的窘迫和慌张。

    此刻才知道,他的伤在大腿上,距离他那醒目的地方有点近……

    严甯啊严甯,你这个笨蛋!你逞什么强啊你?现在知道骑虎难下了吧?

    活该!叫你心软!

    严甯欲哭无泪,在心里狠狠痛骂自己。

    她盯着他鼓起的地方心不在焉,当终于回神时,发现那处已经快要“站”起来了……

    更要命的是,不要脸的男人正一直盯着她看……

    那炽热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了。

    严甯的脸,刷地红了个头。

    真是要死了,她竟然盯着他那里发呆!!

    他是不是以为她在YY他?

    严甯囧得都不敢抬头去看霍冬,脸颊发烫,心脏乱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冬也觉得自己快不好了。

    从她开始帮他擦身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忍不住心神荡漾,已经煎熬了十来分钟,感觉就要熬不下去了。

    他是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面前是自己深深爱着的小女人,此情此景,要他不想入非非真的很难……

    不!是根本不可能!

    他满脑子都是以前狠狠爱她时的画面……

    每一个快乐到极致的瞬间,历历在目。

    霍冬喉咙发紧,虽极力隐忍,呼吸却还是慢慢变得急促起来。

    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严甯狠狠咬了咬牙,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强装镇定地朝他的伤处伸出去……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