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5章:吃醋了
    心花怒放的男人,一个个饱含深情的轻吻,如绵绵细雨般落在她的耳畔。

    严甯被男人得寸进尺的吻弄得有些心浮气躁。

    她想躲,可他不让,反正不管她的头怎么偏,他的吻总在她的耳畔徘徊。

    严甯觉得此刻的男人像只粘人的小泰迪……

    明知她不高兴,还非要没脸没皮地缠着她,是想怎样?

    吻着吻着,霍冬不满足了,开始去寻她的唇……

    当他的吻落在她的唇角时,严甯心里泛起一股想揍人的冲动。

    靠!烦不烦啊?

    仗着她善良就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她忍无可忍,冷了脸正想呵斥他别太过分,哪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声深情的呢喃给逼得打了个寒颤。

    “甯甯……”

    甯个屁!

    谁允许他用这样亲昵的口吻叫她的?

    严甯心里这样骂着,脸颊却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

    有些羞,有些恼,反正就是不自在。

    可能是听惯了他冷漠疏离或者气急败坏的“严甯”,突然这么温柔深情,心里难免觉得怪异。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见他叫她“甯甯”……

    今天应该是……第三次了吧。

    第一次听见他这样叫她好像是那晚她装醉,被他抱进他的房,放上他的牀,然后还被他偷吻,被他趁火打劫欺负了一通……

    他也是奇葩,她都没回应他,他居然一个人也能吻嗨,意乱情迷的时候就听见他叫她“甯甯”……

    一度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毕竟在她看来,像他这种冷硬无趣的男人是不可能会如此温柔的一面的。

    可后来他在她的耳畔叫了一声又一声。

    震惊过后,她选择继续装醉,假装自己没听见。

    最近听过这样一句话——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冷男,只不过他暖的不是你而已。

    以前他不爱她,所以总是对他冷冰冰的,现在他爱她了,便连这种肉麻的昵称都喊得出口了,是这样吗?

    “你放开我,我难受!”严甯狠狠蹙眉,恼火低叫。

    她是真的很难受,腰快酸死了。

    他身上那么多伤,她根本不敢把自己的重量全部放在他的身上,可他又抱得紧,她既逃不开,又必须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自己别压着他,能不难受么!

    “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他耍赖似的抱着她不撒手,呢喃着哀求她。

    “你这‘一会儿’已经五分钟了好吗?!”严甯没好气。

    她发现他现在越来越会骗人了,总是出尔反尔,说出来的话真是一句都信不得了。

    她真不知道姜小勇怎么有脸说她心狠的!

    她哪点心狠了?

    她若真是心狠,这会儿还由得了他这样软磨硬泡耍无赖?

    换了别人她早一巴掌呼过去了好么!

    “再抱五分钟,就五分钟……”霍冬舍不得放手,怕一放手自己就再也抓不住她了。

    严甯默默叹了口气,放弃挣扎。

    好吧,最后信他一次,再熬五分钟。

    这次他说话算话,掐好时间,五分钟一到就真的放开了他。

    不是他不想继续抱,而是他全身痛得再也抱不了。

    感觉到腰上一松,严甯立马站直身来,与他拉开距离。

    她转身欲走,怎奈左手仍被他紧紧抓着。

    他松开了她的腰肢,却并未松开她的手。

    霍冬想,就算不能再抱着她那至少也得牵着她的手,反正不能让她完全脱离自己可以触手可及的范围,总要触碰到她才能放心。

    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不肯她离开一步。

    “我叫医生!”严甯哭笑不得,皱眉睨他,无奈又恼火。

    “我不要……医生……”他摇头,眼巴巴地望着她,“你……陪着我……就够了。”

    好吧,看他刚才抱着她那么有力的样子,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

    严甯没好气地想。

    懒得跟他争,她转头看了看,见椅子距离自己两步之遥,手够不到,她只能用脚去勾。

    把椅子勾到牀边来。

    坐下之后,她垂着眸,一手被他抓着,一手掏出手机自己玩自己的。

    严甯一边心不在焉地玩着游戏,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让他睡吧,快睡吧快睡吧,赶快睡吧……

    霍冬目不转睛地盯着玩手机的小女人,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就想着若能这样看着她一辈子,就好了。

    他突然发现,好像每次只有他受伤了,她才会对他好那么一点点。

    上次在灾区也是这样,因为他受了伤,她给他煮了汤圆,还允许他躺在她的腿上……

    所以他现在若想要从她这里尝点甜头,就必须让自己半死不活才行。

    女人的心,比较软,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同情弱者,所以他越来越觉得姜小勇的话很对。

    姜小勇对他说,哥,装可怜或许会有损你英明神武的高大形象,可若能换来七格格的心疼,那可是千值万值的,没有七格格,你英明神武给谁看?

    是啊!如果他的世界里从此没有她,那不管他将来会取得多大的成就,都将会有遗憾!

    有她,他的人生才会完美!

    霍冬轻轻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喉,一瞬不瞬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女人,轻轻开口,“你是不是真的……原谅……我了?”

    她刚才在他手心里写的字,他一字不漏又精准无比地辨认出来了。

    严甯在手机屏幕上划动的手指微微一顿,默了默,她头也不抬地应道:“嗯!”

    闻言,霍冬大喜。

    她很认真,不似以前那种敷衍的态度。

    他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原谅他了,所以这叫他怎能不欢喜。

    “那——”他攥紧她的小手,急切地看着她。

    “你不累吗?”她倏然抬眸,淡淡睨着他。

    霍冬,“……”

    “说话这么费劲儿还说个不停,不累吗?”她没好气地哼道。

    “累。”他老实点头。

    “那就睡!”她沉喝,威严十足。

    他摇头,“我睡……睡了你……会走。”

    嗯,其实他真的很累,好想好想安心地再睡一会儿,可是他不敢睡。

    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我不走!”

    “真……真的?”他惊喜地看着她,却又不敢完全相信她的话。

    “真的!”严甯点头,眼底划过一丝无奈。

    “你保……证?”

    严甯好想骂他。

    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他是这么啰嗦的一个男人呢?

    “嗯,我保证!”严甯深吁口气,重重点头。

    她有种在哄小孩子的感觉。

    她现在就想把他哄睡着,他若不睡,只怕她连洗手间都去不了。

    得到她的保证,患得患失的男人总算放心了些,乖乖闭上了双眼。

    严甯松了口气。

    病房外,一男一女猫着腰,正在偷窥着病房内的动静。

    “还不能进去吗?病人醒了我们要例行检查的,不然有什么意外的话……”年轻的值班护士瞟了眼身边正偷看得目不转睛的姜小勇,小声嘀咕。

    “放心!我哥好着呢,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姜小勇笑米米地看着病房内的两个人,压低声音笃定地说。

    哎哎呀!看到老大终于苦尽甘来,他真是太开心了哇!

    护士皱眉,“可万一有意外呢?我可负不起这个责——”

    “我负责!”姜小勇抢断。

    老大这会儿幸福得不要不要的,才舍不得死好么!

    护士还是担忧,音量不自觉地加了一个分贝,“就算你负责我也会被处分的——”

    “嘘!”姜小勇竖起食指抵在唇上,连忙转头对护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一把抓着护士的手臂,将她往外拉,“没事儿,有七格格在,我哥死不了的!走走走,我请你吃宵夜,我哥跟我嫂子正恩爱着呢,咱们别打扰他们!”

    “你嫂子?他们是夫妻?”护士被姜小勇拽着头,闻言歪着头一脸惊奇地看着姜小勇,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嗯呢!很般配对不对?!”姜小勇笑得比中了大奖还开心。

    护士皱着眉想了想,困惑地摇头喃喃,“不像啊……”

    “哪点不像?”姜小勇一边将护士往护士站拽去,一边淡淡瞥其一眼。

    “他俩看起来……”护士想了半晌都想不到一个确切的词语来形容,只能说:“有点怪怪的。”

    反正就是不像一对正常的夫妻。

    姜小勇咧嘴一笑,“那是因为他们在闹别扭,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对吧?”

    唔,这样一说,倒还真有点像一对正在冷战的情侣。

    小护士想想好像也对哦。

    到了护士站,小护士瞅着姜小勇,“他们真是夫妻?”

    “嗯!所以你别打我哥的主意了,我哥是我嫂子的!”姜小勇低着头把打包回来的烧烤从袋子里拿出来,头也不抬地说道。

    护士呼吸一窒,脸刷地红了,“蛇……蛇精病,谁、谁打你哥主意了……”

    姜小勇抬眸瞥了眼恼羞成怒的护士,撇着嘴轻蔑冷哼,“切!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小护士每天在YY我哥啊,别说我哥长得那么帅,光是我哥那体魄,就足以将你们迷得神魂颠倒了好吧!”

    闻言,护士无法反驳,脸红得几乎可以煎蛋了。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她们,谁让她们正是对爱情充满幻想和憧憬的年纪呢,这突然来了个这么Man的病人,想不花痴真的挺难的。

    不过可惜啊,人家已经有老婆了!

    而且人家的老婆还那么漂亮,尤其那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简直让她们这群平凡的小护士自惭形秽,望尘莫及。

    哎,突然觉得,她们连YY都不配。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四天前,霍冬顺利度过危险期,转入普通病房。

    说是普通病房,可与一般酒店的总统套房差不多,有卧室有客厅,甚至有厨房和浴室。

    期间严谨尧和欧晴以及严楚斐都来医院探望过,但很快都走了,只有严甯和姜小勇一直守在医院里。

    严甯也想走的,可是走不了。

    姜小勇防她跟防贼似的,简直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她不离开这个病房就算了,只要一出病房的门,姜小勇必定跟在她的身后。

    当然,她完全可以强行离开,她若要走,不可能有人拦得住。

    只是吧……

    总觉得他的伤她多少得负点责任,若强行离开未免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所以思来想去,她决定多照顾他几日,也算补偿吧。

    等他能自己下地行走,他们就真的可以两清了!

    有两天没跟迟勋通电话了,严甯向病房外走去,准备给迟勋打个电话。

    “你去哪儿?”

    本是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姜小勇见她往门口走,立马蹭地跳起来,冲上前去拦住她。

    在这一周里,严甯从姜小勇嘴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去哪儿”!!

    真是……烦死她了!

    严甯冷冷睥睨着只比霍冬矮一丢丢的姜小勇,扯动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娇嗲:“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管得着么你!”

    “不说不许去!”姜小勇霸道蛮横地冷喝道。

    “姜小勇你——”严甯气得呼吸一窒,狠狠磨牙,从齿缝里阴森森地吐字,“想死了是吧?!”

    她只是懒得跟他一般见识,他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哼!惹恼了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别以为有霍冬撑腰就了不起,她分分钟让他发配边疆永不返朝信不信?!

    姜小勇寸步不让,无畏无惧地与严甯对视,态度坚定地说:“我哥没好之前你不能出这个门!”

    “姜小勇我告诉你,我受够你了哦,你最好别惹我!”严甯牙齿咬得咕咕响,眼底燃着熊熊怒火,就快要发飙了。

    “反正就是不行!”姜小勇比严甯高一个头,垂着眼睑看着她,那眼神看起来别提多傲慢了。

    完全不把她的威胁当回事儿!

    而且那轻蔑的眼神好似在说“有种你咬我啊”……

    严甯倏地抓住姜小勇的手臂,张大嘴就狠狠一口咬下去……

    就咬就咬!

    看你敢跟我横!

    “啊!”姜小勇大叫,做梦都没想到高贵优雅的七格格竟然真的会咬人。

    严甯气得狠狠的咬,但姜小勇皮厚肉糙的程度跟霍冬差不多,咬起来有点费劲儿。

    不过姜小勇没有他家老大那么扛痛,当严甯咬着他手臂的肉用牙齿狠狠磨的时候,他忍不住凄厉惨叫起来,“你你你……快松口快松口,疼死了!”

    他越喊痛,严甯就咬得越狠。

    “啊……”姜小勇快哭了。

    她是老大的心肝宝贝儿,推不得也打不得,万一她有什么损伤,他一定会被老大大卸八块的。

    所以,他只能忍着。

    突然……

    啪嚓!

    卧室里传来什么被打碎的声音,将客厅里正闹得不可开交的严甯和姜小勇惊醒。

    两人对视一眼。

    严甯连忙松口,与使劲儿搓着手臂缓解疼痛的姜小勇不约而同地朝着卧室快步走去。

    “哥!”姜小勇一马当先地冲进卧室。

    果然本应在睡觉的霍冬此刻正睁着双眼,面无表情地靠坐在牀头。

    牀边,玻璃杯被打碎,玻璃碴溅得四处都是。

    看到姜小勇和严甯一前一后冲进屋里来,霍冬淡淡地瞥了两人一眼,尤其注重看了看姜小勇的手臂,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了一层寒气。

    气氛,莫名就变得有些诡异。

    “哥,怎么了?”姜小勇发现老大脸色不对,连忙走上前,垂眸看着牀边的玻璃渣,小心翼翼地问。

    “我要喝水!”霍冬冷冷喝道。

    闻言,姜小勇转眸与严甯又偷偷对视一眼,双双在心里想,要喝水也不用砸杯子啊。

    然而两人这偷偷对视的一眼,被霍冬尽收眼底……

    于是霍冬本就不太好的脸色顿时就更冷了。

    被老大近乎凶残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姜小勇悄悄咽了口唾沫,扯着嘴角讨好讪笑,“我去拿——”

    “谁要你拿!!”霍冬勃然厉喝。

    “……”姜小勇吓得一颤。

    严甯倒不怕,只是觉得他这脾气发得有点莫名其妙。

    又没人招惹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发火?大脑短路了?

    不过他凶的是姜小勇,并不是凶她。

    反正她也烦姜小勇,他骂姜小勇她乐得看好戏咯。

    严甯想,量他也不敢凶她,她才不像姜小勇那样惯着他呢,敢凶她的话她立马就走,哼!

    看着老大一副恨不得把自己从窗户丢下去的凶狠模样,姜小勇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

    “七格格,请你帮我哥倒杯水好吗?”姜小勇反应过来,转头看向严甯,特别正经地请求道,然后转头看向老大时,脸上则是谄媚的笑,“我去拿扫把来扫玻璃渣……嘿嘿……”

    姜小勇从客厅里拿了扫把,把玻璃渣扫了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

    艾玛!

    老大吃醋了!

    老大肯定是听见了他和七格格的争吵,以及听到七格格咬他,然后就不高兴了,所以故意打碎玻璃杯吸引他们的注意。

    噫噫噫,老大竟然连他的醋都吃,太可怕了!

    看来以后他得跟七格格保持距离才行了,否则说不定哪天老大醋劲大发就把他给灭了。

    姜小勇逃出病房,捂着心口害怕地想。

    严甯看得出姜小勇是落荒而逃,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逃,就如同她不明白病牀上的男人一觉醒来为什么要发火一样。

    起牀气?

    可以前跟他睡的那几次好像没发现他有起牀气啊。

    什么时候养成的破毛病?!

    倒了水回来,严甯一边默默腹诽着,一边将水杯递给霍冬。

    霍冬不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他看着她的眼神,半是幽怨,半是委屈,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让严甯莫名其妙又苦笑不得。

    “喝不喝?”手都举软了他还是不接,严甯恼了,也冷了脸。

    干吗?把姜小勇骂走了又想骂她?

    他敢!!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