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4章:痛并快乐着
    &lt;=""&gt;&lt;/&gt;

    严甯一边愤愤地回想曾经,一边用食指在男人的手心里轻轻写着什么……

    她心不在焉,写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凭着感觉写写画画。

    写着写着,突然,男人的大手合拢,将她的手指紧紧抓住……

    严甯一震。

    连忙抬眸,她以为自己会撞进一双饱含深情和幽怨的眸子里……

    然而没有。

    他依然闭着双眼,依旧是平静的睡颜,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严甯皱眉,连忙又低头去看他和自己的手……

    她的食指还是被他紧紧攥在手里。

    他这是醒了还是没醒啊?

    严甯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又响又急,紧张又激动。

    “霍冬。”

    她一边轻轻唤他,一边扯了扯食指,试图从他的大手里抽离。

    可她刚一动,他倏地大手一张一合,在她还来不及收手的那瞬,他直接将她整只手都紧紧抓住。

    她再度抬头。

    可他的双眼还是闭着的,依旧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

    “霍冬?”严甯狐疑轻唤,同时动了动手。

    然而她的手越动,他就把她抓得越紧,最后紧得她的手指都被勒痛了。

    “你醒了吗?”她弯腰凑近他的脸,蹙着眉仔细观察他的脸。

    他没反应。

    严甯默了默,突然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指。

    可他的手指却像是被强力胶黏住了一般,怎么掰都掰不开。

    掰不开他的手指,她就去拨他的眼皮……

    就不信自己会弄不懂他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

    手指强行将他的一只眼皮往上拨开,然后她看见……他的眼珠子转了转。

    醒了!

    嗯,霍冬醒了。

    其实从她用指背轻刮他的脸颊时,他就醒了。

    只是他一直没敢睁开眼,因为害怕一切只是自己的梦境,害怕一睁开她就会消失不见……

    感觉着她的手指拂过他的脸,再摩挲他的唇,然后在他的手心里写字……

    她写的是——

    我都原谅你了,你还不醒么?

    手心被她写得痒酥酥的,加上她写的字让他激动,一时没忍住,他就抓住了她的手指。

    但抓住她之后他还是不敢睁开眼,怕睁开眼后这美好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担心自己会空欢喜一场。

    所以他一直闭着眼,只管紧紧抓着她的手,能感觉到她此刻在自己身边便心满意足了。

    他想,哪怕是自己的幻觉,他也开心。

    眼皮被强行拨开,他还来不及害怕,就看到她是真实存在……

    欣喜若狂!

    严甯见霍冬醒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按牀头的急救铃,心想他醒来了得让医生来检查检查。

    “别……”

    可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上急救铃的那瞬,她听见他极尽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她顿住,垂眸看他。

    只见他的双眼正饱含着乞求,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很显然是不想她按铃。

    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她,霍冬这会儿开心得不行,所以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这难得的独处。

    见他好像没有难受的迹象,严甯犹豫了几秒,然后默默收回了手。

    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她不忍拒绝。

    “别动!”

    她刚收回手,就见他挣扎着想坐起来,连忙出声喝止。

    然后在他痴迷又欢喜的目光中,她把牀升高,让他半躺。

    再然后她接了一杯温开水,将棉签沁湿,帮他润唇。

    严甯默默地伺候着连动一下都极其困难的男人,垂着眸,不肯与他对视。

    因为从他睁开眼的那瞬,他就一直盯着她看,那火辣辣的眼神看得她心慌意乱……

    “嗤……”

    霍冬突然轻轻抽了口气。

    严甯定睛一看,只见心不在焉的自己把他的唇给擦破了。

    他的唇本就有点干裂,稍不注意,就会弄伤。

    “对不起!”她微微蹙眉,懊恼地看着棉签上的血丝,下意识地道歉。

    霍冬深深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眼底的欢喜更甚。

    “我……”他轻轻开口,吐出来的字嘶哑得像是喉咙破了一般。

    她很想叫他别说话,因为她听着难受。

    明明说话那么费劲儿,非要说不是自讨苦吃么?

    可霍冬想说,他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跟她说……

    他一直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曾松开。

    “我、听见……你在叫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艰难吐字。

    严甯瞅着他,“……”

    “是……你在……叫我吗?”他执拗地问,眼底盛满希冀。

    不止姜小勇,连霍冬自己,都以为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

    从中弹到晕迷的前一秒,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血在不停地流出身体,不停地流,不停地流……

    很快,他全身的力气就被抽离,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当眼前一片黑暗,他拖着乏力的身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里漫无目的地寻找,想要找到一个可以重见天日的出口……

    他走了很久很久,可眼前除了一望无际的黑,根本看不到丝毫的光亮,看不到丝毫的希望……

    双脚越来越重,重得他几乎快要挪不动脚。

    心里满满的恐慌,他有种将再也看不到她的不祥预兆……

    他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他知道自己要努力坚持,他知道自己必须不停地往前走,千万不能停!

    他在心里鼓励自己,坚持就是胜利,只要再熬一熬,熬过这个坎,就又可以看见她了……

    可是好难啊!

    他很累很累,没力气了,走不动了……

    就在他再也坚持不下去,绝望得只能放弃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喊他。

    霍冬……

    霍冬……

    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在一声一声地呼唤着他,轻轻的,带着担忧和哭意……

    是她在喊他!

    他用整个生命爱着的小女人,在喊他。

    她在担心他是不是?

    她舍不得他走是不是?

    她为他掉眼泪了是不是?

    本是乏力的身体,瞬间如同灌满了神力,他循着她的声音一路狂奔。

    她的声音像是一道光亮,带领着他走出黑暗,逃离那阴森恐怖的地狱……

    他的小女人,救了他的命。

    若不是她舍不得他走,他一定撑不下。

    严甯保持沉默。

    “嗯?是……不是?”他着急,捏捏她的小手,非要得到她的答案不可。

    “是!”严甯终于点头,大方承认。

    他现在醒过来都看到她守在这里了,否认又有什么用?

    “你……”

    “别说话了,你这声音我听着难受!”

    他还想说什么,可刚一开口,就被她阻止了。

    见他说话费劲儿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怕他要她兑现承诺……

    “我……”霍冬不放弃,还是想说。

    严甯柳眉一竖,瞪他一眼,佯怒喝道:“我叫你别说了,听不懂吗?”

    他果然闭了嘴。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多了,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里夹杂着一丝委屈和哀怨……

    她转眸看向别处,不看他。

    霍冬紧了紧手指,又捏了捏她的小手,近乎哀求地对她说:“最、最后……一句……”

    他说是最后一句,若她不听的话会不会显得太不近人情了啊?

    算了算了,一句话而已,他要说就说吧。

    暗暗磨了磨牙,她转回头看他,“说!”

    他蠕动唇瓣,似是在说什么,却发不出声。

    “什么?”严甯皱眉。

    他急切地看着她,唇瓣蠕动得更快了一些,可还是没有声音。

    在她狐疑的目光中,他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下,好似嗓子很不舒服。

    他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那眼神像是在哀求她靠过去一点……

    他动不了,只能求她向他靠近。

    严甯的脑海里响起姜小勇的那句“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吧”……

    好吧好吧,好人做到底吧!

    深深吁了口气,她弯腰,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去。

    倏然,腰间一紧,一股力道将她往下一拉,她瞬时整个人趴在了男人的身上。

    同时,他的唇紧紧贴在了她的耳朵上。

    甚至在她的耳朵挤压在他唇上的那瞬,他还嘟了嘟嘴……

    “你——”严甯气结,狠狠蹙眉,怒喝,“放开!”

    骗子!

    这个蓄谋的吻,气得让严甯想胖揍他一顿。

    “不……放!”霍冬脸白如纸,额头渗出冷喝,极尽艰难却异常坚定地吐出两个字。

    严甯怒,挣扎着想起身。

    “嗤……”霍冬狠狠抽气。

    自然是她的挣扎扯到了他的伤处。

    他中了三枪,胸膛、腰上、腿上各一枪。

    基本他随便动一动,都能痛得他龇牙裂齿。

    可他偏偏还要紧紧抱着她,即便被挤压着伤口痛得要死也在所不惜。

    听到他的抽气声,严甯一惊,顿时僵住,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因为失血过多差点没命,若不小心再把他的伤口扯开,那又得流血了。

    严甯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被迫趴在他的胸膛上,想动又不敢动,难受死了。

    “你先放开我,我难受!”她蹙眉轻叫,扭开头避开他的唇。

    他的呼吸灌进她的耳朵里,痒得她想打人。

    严甯觉得自己中了邪,因为她突然想起曾经与他欢、爱时,他的舌、尖钻进她耳廓的那种感觉……

    可他偏不让她躲,忍着痛,就要去吻她的耳朵,往她耳朵里坚定地吐出一个字,“不!”

    因为自己思想不纯洁,她红了脸,不由恼羞成怒,没好气地冷喝道:“我叫你放开!你想——”

    她本要骂他“你想死么”,但突然想到他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危险,死什么的还是别说的好,于是连忙刹住口。

    她可不想再去急救室里哄他回魂。

    “抱……抱一会儿……就、就一……会儿……”

    她越是想走,他就越是勒紧双臂将她死死抱着,小声乞求。

    呆板木讷的男人像是突然开了窍,捏准了她不忍让他伤口开裂,便趁机死死抱着她,不肯她走。

    似乎也只有这个时候,自己的耍赖她才会买账。

    其实霍冬很痛,全身都痛,而且非常痛。

    可有句话不是叫“痛并快乐着”么,说的就是此时此刻的他。

    虽然他痛得冒冷汗,可心里却乐开了花,开心啊!

    真开心!

    特别特别开心!

    就觉得自己本是绝望的心,又有了一线生机,又有了跳动的动力……

    冰冷的世界重新注入了温暖,布满阴霾的天空终于艳阳高照……

    没有她,他的世界都是黑暗的。

    心花怒放的男人,一个个饱含深情的轻吻,如绵绵细雨般落在她的耳畔。

    “甯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