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3章:没有爱哪有恨
    &lt;=""&gt;&lt;/&gt;

    “我去!”

    突然,一名医生惊奇地喊了起来,“有有有、有心跳了!!”

    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也激动了。

    毕竟奇迹这个东西,真的是极其难得的。

    本以为伤者已死,医生和护士这个时候的抢救不过是因为畏惧姜小勇手上的枪而做做样子,哪知道伤者竟真的死而复生了。

    主刀医生连忙用手势招呼其他同事继续施救,同时对严甯喊,“你继续,继续说!快快,说点好听的!”

    听到医生喊“有心跳了”的那瞬,严甯漆黑阴冷的世界如同有一道温暖的曙光照了进来,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的眼里含着泪,唇角却欣慰地微微勾起,紧绷到极致的神经松缓下来。

    一手紧紧抓着他的大手,一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眼泪滚滚而落,喜极而泣。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她一直以为自己恨他入骨,可就在刚才听到医生说他救不回来了的那瞬,她才猛然发现,原来她的内心深处,并不是真的想他死……

    医生叫她跟他说点好听的。

    严甯想,说点什么好听的呢?他最想听什么呢?

    此时此刻,什么样的话才能算得上是激发他活下去的动力呢?

    “姑娘,快说啊!”医生着急催促。

    严甯也急,慌乱无措之下,她再次凑近霍冬的耳畔,颤声低喃,“霍冬,你不是想娶我吗?那你醒过来,醒过来我就嫁给你……”

    滴滴滴……

    心电监护仪发出的滴滴声慢慢加强,表示霍冬的心跳已经变得越来越有力。

    “姑娘,你让让。”

    一名护士将严甯轻轻拽了拽,示意她可以站开一点了,别挡着大家救人。

    末了,护士还一脸羡慕妒忌恨地看了严甯一眼,补了一句,“看来他真的很爱你啊!”

    能将已经没有了心跳的人从鬼门关唤回来,这爱,得有多浓烈啊!

    严甯往后退,呆呆地站在几步之遥的距离,忙成一团的医生和护士全都像是空气一般,她的眼里,只有手术台上那依旧昏迷不醒的男人……

    “霍冬,醒过来,醒过来我就嫁给你……”

    她的唇,无意识地轻轻蠕动,像是在背台词一般,几不可闻地喃喃。

    她看着他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不停地重复着,要嫁给他……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重症监护室外。

    透过玻璃,严甯看着病牀上插满各种管子的男人,一瞬不瞬,看了许久。

    他的命是救回来了,但还没完全脱离危险,需要在监护室里再观察几天。

    突然,一件大衣披在她的肩上。

    “你站了很久了,去坐会儿吧。”

    同时,一道饱含着担忧的温柔嗓音在她身边轻轻响起。

    “我不累。”严甯的目光依旧落在病牀上的男人脸上,声音微微沙哑,低低道。

    迟勋又说:“我买了粥,还是热的……”

    “我不饿。”她还是拒绝。

    其实肚子是饿的,但她没有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迟勋微微拧眉,柔声劝道,“他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我没担心。”她摇头,情绪始终很平静。

    “小七……”可她越是这样平静,迟勋就越是不放心。

    严甯转头,本想跟迟勋说自己没事儿,一转眸却看见姜小勇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

    在霍冬抢救成功之后,一身血的姜小勇才放心回家清洗,留下严甯和迟勋在医院守着。

    “来了。”严甯看着换了一身衣服但眉宇间难掩疲惫的姜小勇,淡淡吐字。

    姜小勇没说话,默默走到严甯身边,依旧泛着淡淡血丝的双眼盛满担忧和心疼,站在玻璃前远远看着病牀上昏迷不醒的老大。

    见姜小勇来了,严甯转身欲走。

    “你去哪儿?”

    哪知她刚一转身,姜小勇的手臂就伸到了她的身前,挡住她的去路。

    面对姜小勇质问般的口气,严甯本想呛他一句“我去哪儿不用向你报告吧”,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会儿大家心情都不太好,实在没必要呈口舌之快搞得彼此更不开心。

    于是她瞟他一眼,淡淡道:“回家。”

    “你不等他醒来吗?他醒来看不到你——”姜小勇皱眉,不悦地急道。

    “不有你在么!”严甯没好气地抢断。

    “我跟你能一样么?!”姜小勇也急了,音量直线飙升。

    在老大心里,只有她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老大若是醒来,第一眼想看见的肯定是她啊!

    严甯讨厌姜小勇一副吃定她的口气。

    他以为他谁啊?他哥都不敢对她大小声,他还敢跟她横?

    想死呢吧!

    严甯蹙眉,眼底划过一丝愠怒,冷冷道:“姜小勇,我还有事,而且我没有义务一直守着他,懂?”

    “我不懂!”姜小勇勃然喝道,像个撒泼的孩子,愤愤道:“他为了你一次又一次的以身涉险,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难道他为了你默默做了这么多就换不来你一丁点的怜悯?你非要把他折腾死了才甘心吗?”

    严甯无语。

    暗暗咬了咬牙,她忍,平静淡然的语气略显无奈,“姜小勇,别蛮不讲理好吗?”

    说完,她扫开他的手臂,往外走。

    “七格格,你对我哥明明还有感情的!!”姜小勇盯着严甯的背影,异常笃定地说。

    严甯脚步一滞,停下,却未回头。

    姜小勇走上前,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突然变得冷若冰霜的侧颜,“不然医生说我哥救不回来了的时候你哭什么?”

    当医生宣布老大没救了时,他虽然差点被吓傻了,但也曾下意识地看了眼七格格,发现她眼底的悲痛和恐慌并不比他少。

    虽然她没有像他那样抓着医生大吼大叫,但宛若灵魂出窍的样子足以说明她的心里对老大并非像表面那般无动于衷。

    严甯一怔。

    她哭了吗?

    好吧,是哭了。

    可那并不能代表什么,她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嗯,仅此而已。

    “姜小勇,你想太多了,我内疚罢了。”深吁口气,严甯冷睨着姜小勇,淡淡讥诮。

    说完又要走。

    姜小勇往前一跨,半个身子挤在门中间,不让她走,“承认你还爱着他就真那么难吗?”

    “难!当然难!!”严甯微恼,抬头就冷冷瞪他,没好气地喝道:“子虚乌有的事你叫我如何承认?”

    “如果我哥真的没救回来,你的心……”姜小勇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用下巴点了点她心脏的位置,“就一点儿都不疼?”

    “……”严甯哑然。

    疼的。

    她骗得了姜小勇,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

    但那又怎样?

    除了说明她太善良居然连仇人都同情之外,其他什么也说明不了好吗!

    严甯烦死姜小勇的胡搅蛮缠了,狠狠皱了皱眉,喝道:“都说我只是——”

    “‘内疚’跟‘疼’无关!”姜小勇抢断,看着严甯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

    如果只是单纯的内疚,她的心,不需要疼。

    会疼,说明她对老大还有感觉。

    姜小勇是这样想的。

    “得得得!随你怎么想!让开,我要回家了!”严甯不耐烦了,伸手去推姜小勇。

    她发怒的模样,有种恼羞成怒的迹象。

    “你不能走!”姜小勇纹丝不动,像座门神一般堵在门口。

    严甯冷冷盯着姜小勇,眼底开始酝酿着狂风暴雨。

    迟勋站在一旁,由他们闹,并未参与两人的战争。

    姜小勇说:“七格格,别以为我哥爱你你就可以对他这么心狠,他也是人,他也会痛,他也会难过,你别太过分——”

    “姜小勇,你不知道我跟你哥之间曾发生过什么,所以你真的没资格指责我!”严甯冷了脸。

    “对!我的确没有资格对你们的感情指手画脚,我只是看他这样委曲求全实在心疼,所以总是忍不住想为他说两句话好话,虽然我知道我的话于七格格而言只是个屁,但这屁,我不放不快!”

    “……”严甯哭笑不得。

    本来一肚子火,却被他一个“屁”字逗得忍俊不禁。

    真想问问他,姜小勇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么!

    明明是很严肃的话题,你丫说什么屁啊……

    严甯深深吸了口气,忍了半晌,她一本正经地问他,“放完了吗?”

    姜小勇没说话。

    “如果你放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吧?”她继续问。

    “你就不能等他度过了危险期再走吗?万一你一走他又……”姜小勇没好气地轻喝。

    严甯翻了个白眼,同样没好气,“他若真这么脆弱,我还能捧着他一辈子啊?”

    姜小勇突然沉默,目光复杂地盯着严甯。

    严甯被他诡异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蹙着眉戒备地瞟他一眼,“看什么?”

    “你当初肯定很爱我哥!”姜小勇轻轻一笑,笃定道。

    严甯,“……”

    “不然你现在不会把你所有的‘狠心’都用在他的身上!有句话说得好,没有爱,哪有恨呢?对吧!”

    严甯唇角一扯,故意扭曲他的意思,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么说的话那开枪打中你哥的那个匪徒你肯定也很爱喽?”

    姜小勇肯定恨不得把伤了霍冬的凶手千刀万剐,所以按照他的说法,如此深的恨得爱成什么样子啊!

    “……”姜小勇被噎得呼吸一窒,哑了好半晌才找到声音气急败坏地反驳,“我说的是男人和女人!”

    严甯淡淡地睨着恼羞成怒的姜小勇。

    姜小勇重重一叹,软硬兼施,“七格格,我哥还没脱离危险,你就真的放得下心离开?”

    严甯真想一脚踢死姜小勇。

    “那是不是你哥没醒来之前我连洗手间都不能去啊?!”她咬牙切齿地冲他叫嚷,一副恨不得把他撕成八大块的模样。

    姜小勇防她跟防贼似的,“我跟你一起——”

    “姜小勇你够了!!”严甯忍无可忍,勃然喝道。

    默默衡量了下,觉得还是不要真的把她惹怒了比较好,于是姜小勇说:“那你快去快回啊,万一我哥感觉到你不在,一着急就嗝屁了——”

    “姜小勇你这张嘴巴还能说点好听的么?”严甯觉得自己早晚要被姜小勇气死。

    “反正你快点回来!”姜小勇傲娇地抬着下巴,哼哼道。

    严甯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把披在肩上的大衣还给迟勋,然后将堵在门口的他狠狠推开。

    姜小勇顺势退出门外,给她让了道。

    女人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生物,明明在乎,偏要口是心非装无所谓,嘴硬能当饭吃么?

    看着严甯径直往洗手间走去的背影,姜小勇撇了撇嘴,默默腹诽。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日后。

    深夜。

    姜小勇喊饿,买宵夜去了。

    严甯在椅子上打盹。

    霍冬已昏迷两天两夜,到现在都还没有苏醒。

    她一直没离开过医院……不!确切地说,她除了病房和卫生间,其他地方都没去,甚至连楼都没下过。

    因为姜小勇死活不许她走,说他哥没醒来之前,她哪儿都不能去。

    突然一阵凉意袭来,将迷迷糊糊的严甯惊醒。

    抬眸一看,只见窗户半开,有寒风灌了进来。

    严甯起身,朝着窗户走去,将窗户关严,再拉上窗帘。

    准备回去椅子继续打盹,在经过病牀边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看向病牀上的男人。

    他依旧沉睡,且安然恬静,若不是全身插满各种管子,看起来就与平时睡觉无异。

    鬼使神差的,严甯走向牀边,近距离地看着让她爱过又恨过的男人。

    嗯,爱过,恨过。

    是的,都“过”了!

    可能是愧疚心理作祟,他的重伤让她格外难受,总觉得这样的结果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他是在正常的任务中受伤,她的心肯定不会被如此震撼。

    姜小勇骂她铁石心肠,可她却觉得自己简直太过善良。

    当初被他伤害,她对自己发誓要把他当仇人,可在看到他命悬一线的时候,又不争气地心软了……

    她若真是铁石心肠,就不会在他没了心跳的时候去他耳边说那些话,更不会鼓励他活下来。

    姜小勇说她狠,其实她嫌自己不够狠,他所受的伤与她失去的相比,又怎能成正比?

    她失去的是自己的孩子!

    所以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欠她的,就还不完!

    不过算了!

    嗯,都算了!

    恩恩怨怨,到此一笔勾销吧!

    其实恨一个人也很累,她真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

    自从她生了病,她总是觉得自己的时间很不够,因为她不知道身体里的癌细胞有没有复发的一天……

    严甯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伸手探向霍冬的脸。

    她用指背从他的脸颊轻轻抚过,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好像瘦了,脸颊有了明显的凹陷,不似从前那般饱满,看起来透着一股沧桑和颓然。

    她的手指抚过他的脸,然后来到他的唇边,在他干裂起皮的唇瓣上轻轻摩挲……

    很不合时宜的,她的脑子里竟浮现出曾经那些与他亲吻的每个瞬间……

    姜小勇说“你对我哥明明还有感情的”……

    还有吗?

    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至少目前为止是。

    可能她骨子里就是一个守旧的女人吧,即便再恨,也是没办法把所有的一切都忘掉。

    姜小勇还说“没有爱哪有恨”……

    这个她不承认!

    她不可能还爱他!

    爱他的那颗心,早在那年失去孩子的那一晚就已经彻底死了。

    其实女人要的很简单,就是自己爱的男人也爱自己,然后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身边,做自己最坚强的靠山。

    而不是亲手把她推入地狱……

    时至今日,所有人都说霍冬爱她,可那又怎么样呢?

    他现在对她再好,她也忘不了当自己需要他的时候,他却选择背弃她的那一幕……

    那种绝望,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了!

    他们今天会变成这样,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啊,能怪她吗?

    如果当初的他能像今天这样,哪怕别人只是骂她一句他都能把人打成残废的护犊子模样,她又怎舍得恨他?

    如果他们最初不是女追男,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两情相悦,那么他们现在一定很幸福很幸福吧……

    只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

    那个孩子若还在……

    现在都可以叫爸爸妈妈了吧。

    本应该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啊,全是毁在他手上的不是吗?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想了不想了。

    想来想去除了让自己难受之外,其他什么用处都没有!

    严甯一边在心里劝着自己,一边垂眸看着霍冬露在被子外面的手。

    她想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当手指触及他的手时,往日记忆又如潮水般涌上脑海……

    在曾近那些极致欢乐的瞬间,每当她快要承受不住时,他就会抓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然后深深地吻她……

    他的手掌很大,很厚实,牵着他的手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安全感?

    呵!

    严甯自嘲苦笑。

    她当初就是被他身上的“安全感”骗走了心。

    那时的她真是天真到近乎痴傻,觉得有他在自己什么都不用怕,于是就那么傻傻地认定了他。

    可哪成想,自己交付了身心,换来的却是那么凄惨的下场。

    所以怎能不怨呢?

    那么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信任他,他却毫不在乎肆意伤害。

    活该。

    就是活该!

    所以出来混的,早晚得还!

    严甯一边愤愤地回想曾经,一边用食指在男人的手心里轻轻写着什么……

    写着写着,突然,男人的大手合拢,将小女人的手指紧紧抓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