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2章:请节哀
    “我哥中枪了,现在情况很危险,你跟我去看看他好不好?”姜小勇情绪崩溃,大哭着哀求。樂文小說|

    冬子哥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他记着的,一直都记着的,可是……

    他也不想哭,可是他忍不住,因为他太害怕了。

    冬子哥中了三枪,流了好多好多血,他知道,哥这次是真的挺不过去……

    哥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七格格,他一定放不下七格格,所以他得带七格格去见哥最后一面,他不能让他抱憾而终,不能让他死不瞑目……

    无论如何,他也得让哥在死之前,见上七格格一面。

    她是哥最爱的人啊,没她送哥最后一程的话,哥怎么会走得甘心呢?

    姜小勇说,我哥中枪了……

    中枪了……

    严甯像是没听懂一般,愣愣地看着哭得毫无形象的姜小勇,既说不了话,亦动不了腿。

    迟勋大惊,“怎么回事?”

    姜小勇抬手用袖子狠狠抹了把双眼,哽咽抽泣,“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我怕我哥坚持不下去……”

    “走!”

    迟勋二话不说,拉上严甯就朝着门外大步流星地走去。

    严甯像是傻了一般,任凭迟勋拉着她走,脑子里一片空白……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

    霍冬还在抢救。

    手术室外。

    严甯靠在墙壁上,像是很冷一般紧紧抱着双臂环抱着自己,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觉得温暖一点。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紧闭着门的手术室,似是想透过厚厚的门板,看到里面正在抢救的画面……

    她像是看到了那个坚强冷硬的男人此刻正了无生息地躺在手术台上,任由各种冰冷的刀子或剪刀割开他的身体,明明那么痛,他却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

    熟悉又陌生的钝痛,从心脏蔓延开来,以极快的速度渗进四肢百骸里,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加剧,痛得她就快要无法呼吸。

    严甯红着眼,在心里默默问自己,错了吗?

    她做错了吗?

    她不该把他推出去的对不对?

    如果她不那么自私,他就不会出事对不对?

    可是……

    可是是他自己提出要代替阿勋的啊,她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她并不是存心想要让他去送死的,她不是!

    她承认她很恨他,也承认口不择言的时候咒过他,可那不过是怒极之时的气话而已。

    她没有真的想要他死,她的心,没有那么狠毒,真的。

    心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在推卸责任,一个在愧疚自责……

    严甯,别胡思乱想,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主动请缨,跟你任何没有关系。

    不不,不是这样的,四叔本来不同意的,是你以死相逼,是你心狠手辣把他推出去的,他现在命在旦夕,都是你害的!

    不是!不是你害的!他是军人,保家卫国是他的职责,能者多劳,所以这任务就该是他去。再说了,别人都没事为何偏偏他中枪,这足以说明是他自己笨。

    不不不……是你害的,你明知他在知道你和迟勋将要去国外的消息后精神状态肯定不会好,你还硬把他逼上绝路,严甯,他今天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

    严甯脸色苍白,心脏由钝痛演变成了绞痛,且越来越剧烈……

    她的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痛过了。

    手臂勒紧,用力挤压着心脏,想让它不要再这么疼了……

    可好像作用并不大。

    疼,依旧很疼……

    严甯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恐慌和无助,默默地吸气、吐气……

    别痛了,求你,别再痛了……

    几步之遥,站着姜小勇和迟勋。

    “到底怎么回事?冬子怎么会中枪的?”迟勋狠狠拧着眉头,看着失魂落魄又狼狈不堪的姜小勇,压低音量沉声问道。

    姜小勇红着双眼盯着手术室,用力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心里的恐慌和无措,颤声微哽,“边境有武装分子入侵,哥带队围剿,可对方设了陷阱,我们一时不察中了埋伏。本来我们已经突围了,可我哥在紧要关头掉了东西……”

    迟勋,“什么东西?”

    姜小勇转头,愤恨地看着严甯,然后朝她走去。

    “他为了捡这个,中了三枪……”姜小勇难过得说不下去,同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被鲜血侵染的小锦袋递到严甯面前。

    严甯极缓极缓地抬眸,怔怔地盯着因鲜血侵染而变成暗红色的锦袋,一动不动。

    她不敢去接,不敢看里面的东西……

    “他为了这个连命都不要,你就不想看看是什么吗?”姜小勇死死盯着严甯,固执地伸着手,大有她不接过去他就不收手的架势。

    严甯屏住呼吸,缓缓抬手。

    虽然很害怕,但她又很好奇,好奇袋子里到底装着什么,竟令他这么无法丢弃……

    颤抖着手扯开锦袋,她一手摊开,一手捏着袋子底部,将袋子里的东西往手心里倒……

    手心一凉,一枚璀璨夺目的钻戒赫然在目。

    严甯看着手心里似曾相识的钻戒,心,狠狠一抽。

    若她没认错的话,这正是当初在医院里她扔出窗外的那一枚。

    他竟然找回来了……

    严甯双眼胀痛,满目的红让她特别难受。

    他到底流了多少血,连戒指都被染红了……

    她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戒指,不能动弹,亦无法言语。

    “七格格,我哥终于快死了,你开心了吗?”姜小勇瘪着嘴,泪眼模糊地盯着严甯,狠狠哽咽。

    本来他们已经全身而退,可老大丢了锦袋,回身去捡的时候,被追上来的敌人击中。

    最后敌人虽被他们全部歼灭,可老大中了三枪,止不住血,命悬一线。

    死……

    严甯的心,狠狠一震。

    “小勇!别胡说!”迟勋急忙喝止,快步上前走到严甯的身边,担忧地看着她苍白如纸的小脸,极力安慰,“冬子不会有事的。”

    “我哥这次撑不过去了,你们不知道他流了多少血……我身上全是他的血……他肯定撑不过去了……”姜小勇又哭了。

    他不想哭,抬手用袖子往双眼上用力一抹,可越擦,泪越多。

    严甯目光呆滞,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手指一点一点地收拢,将戒指狠狠攥紧,钻石硌着手心,疼……

    “不会的!别乱想!”迟勋没办法责备正伤心难过的姜小勇,只有尽可能地安慰严甯。

    姜小勇满腹怨恨,声声控诉,“七格格,我哥当初到底怎么伤害你了,竟使得你这么恨他,恨到狠心推他去死!!”

    严甯蓦然抬头,惊慌失措地看着姜小勇,被他的控诉刺中了痛处。

    她说不出话,只有胡乱地摇头。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她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当时以为四叔要言而无信,以为迟勋接受了这个任务会必死无疑,所以她才不让迟勋去……

    其实刚开始她要求四叔换人,并没有要把他推出去,毕竟四叔手下有能力的人大有人在,并不是只有迟勋和霍冬,而且当时霍冬正在病假中,她以为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去的。

    是他自己啊……

    是他自己主动请缨,她当时太着急,所以才会那样把他往外推的。

    她不知道他会出事啊,她不知道他会傻到为了一枚戒指让自己身中数枪啊……

    “他现在快死了,你能不能原谅他曾经的过错?你能不能别恨他了?别让他带着遗憾走,可不可以?”姜小勇一边抹泪,一边难过哀求。

    别让他带着遗憾走……

    严甯一直知道姜小勇说话难听,可她没想到竟可以难听至此。

    死……

    遗憾……

    每一个字都好难听好难听,难听得她想狠狠给他一巴掌,以让他闭嘴。

    “小勇!”迟勋喝道,不赞同地看着消极萎靡的姜小勇。

    人明明还在抢救,怎么可以说这样的丧气话?

    迟勋不懂姜小勇的恐慌和难过,是因为他没有见到霍冬中枪后的样子。

    姜小勇是一路看过来的。

    他亲眼看到老大中弹,亲眼看到近乎无所不能的老大倒下,亲眼看到老大陷入昏迷,亲眼看到红得刺目的鲜血从老大的身体里不断地涌出来……

    他是真的觉得老大过不了这一关了。

    姜小勇说:“七格格!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别这么狠!就算我哥曾经犯下了弥天大罪,可在灾区他奋不顾身的救了你和勋哥,你们两条人命还不够偿还他曾对你的那些伤害吗?

    “为了你,他变得都不像他自己了,甚至为了一个破戒指他连命都可以不要,他有多爱你,七格格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就算他曾经伤害过你,就算他曾经做错了事,可这些日子里他明里暗里的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的心就算是冰块做的也该融化了吧!!”

    严甯死死攥紧双手,屏住呼吸,无言以对。

    她的呼吸必须小心翼翼,稍一用力,心就会难受……

    “七格格,我知道我没资格要求你什么,可我真的很心疼我哥,你行行好,原谅他吧,好吗?”姜小勇的双眼又红又肿,看着严甯急切地道歉,“以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我跟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我哥他一直不许我说你坏话,不许我针对你,他说是他以前做错了事,是他对不起你,他说不管你现在怎么对他都是他活该……”

    姜小勇说着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严甯知道姜小勇讨厌自己,可为了霍冬,姜小勇竟然主动跟她认错道歉……

    “你就当可怜他,一会儿他若能醒过来,你跟他说你不恨他了,好不好?”姜小勇泪眼模糊地看着严甯,近乎低声下气地哀求。

    可怜他……

    严甯愣愣地看着手术室,大脑一片混乱,曾经与他那些好的、坏的、开心的、不开心的各种瞬间,全部涌现在脑海。

    见她始终一言不发,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姜小勇绝望了。

    他觉得自己很没用,连老大最后的愿望都不能帮他完成,自己太没用了!

    “七格格,你对他怎么就可以这么狠心呢?你真的要看他死不瞑目吗?”姜小勇勃然喊道,整个人蹲下去,双手捂脸,双肩剧烈颤动,哭得崩溃又悲怆。

    死不瞑目……

    严甯狠狠皱眉,心脏像是刺进了无数根细针,看不见伤痕,却痛得格外难忍。

    她想要抽姜小勇耳巴子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

    叫他这样口没遮拦胡言乱语!

    突然,手术室的门开了……

    听到开门声,姜小勇蹭地跳起来,立马朝着手术室门口冲过去。

    与姜小勇不约而同的,严甯也踉跄着朝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医生扑过去。

    “医生!医生,我哥怎么样?他怎么样了?没事了是不是?他……”姜小勇死死盯着正取下口罩的医生,一把抓住他颤声急问。

    “对不起!伤者失血过多,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摇头抱歉,惋惜轻叹。

    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了……

    严甯的耳朵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回荡着医生的最后一句话。

    尽力了……是什么意思?

    眼前发黑,她瞬间通体冰冷,有种天空突然崩塌的绝望和悲伤在心底蔓延……

    “什什什……什么意思?我我、我哥他……”姜小勇的脸上刷地一片惨白,瞠大双眼死死盯着医生,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迟勋都傻了。

    “你们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医生眼底泛着一丝同情,说完就准备要走。

    “别走!医生你别走!我哥不会死的,你们再试试,求求你们,你们再试试……”姜小勇死死抓着医生的手臂,大喊着苦苦哀求。

    医生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姜小勇拧断了。

    “抱歉,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请各位节哀!”医生皱眉忍痛,努力保持医德,好言劝道。

    姜小勇死命摇头,“不不不!我哥不会死的,再试一次,你们再试一次,我哥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他很坚强的,他不会死的!!”

    医生有些无语了。

    不是他没同情心,而是行医多年,见惯了生死,面对家属的悲痛早已麻木。

    姜小勇正拽着医生不让其走,手术室里的其他医生和护士也鱼贯而出。

    见此情形,姜小勇伸手就拔了枪,枪口指着最前面的一个医生,嘶声厉喝:“进去!全部给我进去!继续抢救!继续!!”

    刚要出门的医生和护士们吓得连忙全都退回了手术室里。

    担心刺激姜小勇,医生和护士只能回到手术台前,应姜小勇所求,最后再试一次。

    “姜小勇!”迟勋回过神来,连忙喝止,怕他失控犯下大错。

    姜小勇才不怕犯错,他这会儿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

    放开医生,他转身去抓严甯,将她狠狠拽到医生面前,“医生,你带她进去,我哥最爱她了,只要她进去,我哥就舍不得死了,你快带她进去,快!”

    医生看了看姜小勇,又看了看严甯,自然是不信她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姜小勇一手抓着医生,一手拽着严甯,将他们往手术室里推,他对医生说完又立马转头看着严甯,双目通红,狠狠哽咽着苦苦哀求,“你叫他别死,他最听你的话了,你不让他死他一定不会死的,七格格,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看在他那么爱你的份儿上,你救救他好不好?!”

    严甯从听到医生那句“尽力了”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傻了一般,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很痛……

    全身都痛!

    不相信!

    绝不相信!

    如姜小勇所说,他是那么坚强的一个男人,他不会就这样死掉的。

    严甯几乎是被姜小勇强行推进手术室里,她被推得往前踉跄了两步,一抬眸,就看到了躺在手术台上那个了无生息的男人……

    他闭着双眼,脸白如纸,像是睡着了一般,特别平静。

    平静?

    他真的甘心就这样离开吗?

    他真的可以就这样了无牵挂?

    他真的……就没有什么是舍不下的吗?

    霍冬,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家仇未报,你有什么脸去见你的父母?

    回来……

    你回来!

    严甯死死盯着霍冬的脸,双脚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一步步朝着手术台走去。

    施救的医护人员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悲伤,很自觉地给她让出一条路。

    当她终于走到他的身边,眼眶已不由自主地发热,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其实,不止姜小勇不能接受,她也不能……

    两天前明明还好好的人,怎么可以再见面就是这副情景?

    他欠她那么多,都还没还完呢!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

    严甯垂眸,颤抖着手去牵他的手,然后俯首贴近他的耳畔,“霍冬……”

    她轻轻唤他,嘶哑的声音透着一丝哽咽,“你……别死……”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紧得自己的指关节严重泛白,一直隐忍着的悲伤和恐慌,突然全都爆发了出来,将她狠狠淹没。

    她恨他,一直咒他死,可现在他真的死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更愿意他活着……

    在这世上,她已经没有爱的人了,若连恨的人也没了,那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希望他活着,只有他活着,她心里的恨才有地方发、泄……

    嗯,她希望他活着!

    她颤抖着声音,在他耳畔低喃,“我原谅你了,真的原谅你了,这次是我害了你,我们扯平了,以后我再也不恨你了……”

    “霍冬,你别死,你欠我那么多,你还没有还完呢……”说着说着,严甯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了湿意,一揩,全是泪。

    她终于“杀”了恨之入骨的仇人,明明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她却觉得自己的心……

    好痛!

    “你醒来,你醒来我就不恨你了,霍冬,快醒来……”明知已无望,她还是不停地在他耳畔哽咽低喃。

    她没想他死,从来都没有!

    “我去!”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