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31章:随时恭候
    《格格驾到!》第131章:随时恭候(加更求订阅)嘭!

    霍冬倏地一拳狠狠揍在迟勋的脸上。【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跟我保证!!”他愤怒嘶吼。

    保证永远爱她有那么难吗?为什么还要犹豫?为什么不能第一时间就立刻保证?!

    嘴角痛到麻木,迟勋暗暗龇牙。

    “虽然我不配得到你的保证,可你保证一下我才能放心……”霍冬狠狠攥着迟勋的衣领,心痛得几乎快要说不下去,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有力气把话继续说完,“放心把她交给你!”

    “我保证!”迟勋说。

    闻言,霍冬全身的力气仿若被突然抽离,双肩颓然一垮,不由自主地松开了迟勋的衣领。

    高大的身躯,弥漫出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和绝望……

    事已至此,他再也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她不要他!

    迟勋保证会好好爱她!

    他们会结婚,他们会幸福,他们会白头偕老。

    从今往后,她的世界,再也不会有他……

    霍冬转身,朝着来时的路,慢慢地往回走。

    每往前走一步,他就离痛苦的深渊更近一分,他知道。

    不过没关系,痛苦只是他一个人而已,从此以后她会幸福快乐,就够了……

    嗯,就够了!

    迟勋僵在原地,看着霍冬渐渐远去的背影,心脏微微收紧,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他特别迷茫。

    其实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他像个迷失在梦境里的孩子,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地下车库。

    “男盆友,你今天准备带我去哪儿玩儿啊?”

    严甯坐上迟勋的车,一边拉着安全带准备系上,一边转眸去看身边的男人,语调欢快地问道。

    一眼看过去,目光触及他的唇角,她顿时蹙眉,“咦?”

    迟勋正欲启动车子,却见她突然抬手指着他嘴角的淤青处,疑惑地问:“你这里怎么了?”

    “哦,没什么,不小心磕到了。”迟勋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嘴角,避重就轻地答道。

    严甯倏地冷了脸,猜得一针见血,“霍冬找你了?”

    迟勋瞅着她瞬间冷若冰霜的小脸,扯了扯唇角,讪笑,“不是……”

    哪知他话音未落,却见严甯突然推开车门跳下了车。

    迟勋心里一惊,转头一看,竟看见霍冬和姜小勇正从电梯里走出来。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迟勋头疼。

    严甯直冲冲地朝着霍冬大步而去,脸若寒冰,气势汹汹。

    迟勋还来不及跟着跳下车去阻止,就听见——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寂静的地下车库。

    霍冬可以阻止的,但他没阻止,他也可以躲开的,但他也没躲开。

    其实从严甯跳下车的那瞬,他就看到她了。

    他知道她来者不善,但他什么也没做,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冲上来给了自己一巴掌……

    一个巴掌而已,无所谓,反正他全身都已经痛得不像是自己的了,再多挨一巴掌又有什么关系。

    姜小勇眼睛都瞪圆了。

    “还你的!”严甯怒喝。

    其实昨晚被他闯进屋里强、吻一通之后她的心里就窝着一股火,现在知道他把迟勋的唇角都打淤青了,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正在气头上的她乍然看见他出现,一时新仇加旧恨,想也没想就冲上前给了他一巴掌。

    霍冬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就淡淡地看着怒发冲冠的小女人。

    严甯看他这样一副不思悔改的样子就更是火大到不行。

    她怒不可遏地冲他吼,“霍冬我告诉你,你以后再敢动我男人一根头发——”

    “你想怎样?杀了我?”他倏地向前一步,*近她的面前,冷笑着阻断她。

    “……”严甯微微一怔。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这副冷冰冰的样子了,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啊。

    迎着她冷漠无情的目光,霍冬唇角的冷笑更甚,“随时恭候!”

    说完,他越过她的身边,径直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她的一巴掌没有让他觉得有多痛,倒是她一声“我男人”让他心如刀割……

    原来她这一巴掌,是为了迟勋啊……

    霍冬,你干吗这么惊讶?你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你昨晚打了迟勋一拳,她当然得找你报仇啊!

    她男人?

    呵呵……

    霍冬,就这样吧!

    嗯,就这样吧,放她自由,也放过自己……

    霍冬走了,姜小勇却怎么也移不动脚。

    “七格格,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姜小勇皮笑R不笑地冷睨着严甯,眼底燃烧着熊熊怒火。

    “那就别讲!”严甯没好气地喝道。

    这样的开场白绝对没好话,她才懒得听。

    姜小勇心里的火已经快要冒到头顶了,不吐不快,“可我觉得还是跟你说一说比较好。”

    严甯极尽不耐地剜了姜小勇一眼。

    那眼神好似在说“我现在很烦你最好别惹我”……

    “姜小勇!”霍冬在几米开外冷冷喊道。

    “你真是我见过最野蛮、最不识好歹的女人!”

    姜小勇不顾老大的威胁,对着严甯极尽厌恶地说道。

    “关你P事?!”严甯怒,恼火地冲姜小勇吼道。

    姜小勇也像是被踩了尾巴般炸毛回吼,“我哥是瞎了眼才会对你情有独钟——”

    话未说完,突然脖子被一只手臂紧紧箍住。

    霍冬箍住姜小勇的脖子就将他往前拖。

    “哥,你让我说完……”姜小勇不肯走,挣扎着,使劲儿嚷着叫着,“我还没说完呢哥!”

    霍冬一言不发,只管将他往车子的方向拖走。

    姜小勇倏然就怒了,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狠狠甩开自家老大的手臂。

    “哥你到底怕她什么啊?她都对你这样了你还看不清她的心有多狠吗?你自己看看你这样处处忍让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她的移情别恋好吗!”姜小勇愤愤不平地大吼,对自家老大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霍冬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姜小勇发飙。

    “她有什么好的?她到底有哪点儿值得你这样爱她啊?她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哥啊算我求你了行吗?你醒醒吧!!”姜小勇越吼越大声,越想越替老大不值。

    “你可以闭嘴了。”霍冬终于开口,平静淡漠的语调听不出喜怒。

    “哥!你没出息!!”姜小勇的情绪突然就失了控,气急败坏地大吼。

    霍冬微微拧眉。

    “你简直丢男人的脸——”

    “你就真那么想挨揍吗?”霍冬淡淡地看着发疯的姜小勇,凉飕飕地吐出一句。

    “……”姜小勇猛然清醒,喉咙像是突然被什么卡住了一般,顿时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霍冬说完,转身就走。

    姜小勇忙不迭地追上去,跟在老大身后后悔地小声呐呐,“哥,对不起啊,我我……”

    他刚刚是中了邪么?竟然当着七格格和勋哥的面骂老大没出息,让老大颜面扫地……

    老大本来就已经很伤心了,他还这样在老大的伤口上撒盐,真是太不该了!

    该死该死该死!姜小勇你真该死!!

    姜小勇在心里狠狠痛骂着自己,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今天放假吧,不用跟着我了。”霍冬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对姜小勇淡淡说道。

    “我错了,哥,是我口不择言,你打我吧。”姜小勇懊悔得要死,连忙认错道歉。

    “我想一个人安静会儿,你回去吧!”霍冬上车,呯地一声关上车门。

    姜小勇见状,来不及去副座,只能拉开后座的车门,快速钻进车里。

    霍冬冷冷瞟了眼中央后视镜。

    “我不出声,我保证不出声!”姜小勇立马竖起三根手指做发誓状,就怕被老大撵下车。

    霍冬什么也没说,默默启动车子,朝着车库出口驶去。

    车子开出地下车库,融入车流之中。

    “小勇。”

    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霍冬突然轻轻开口。

    “哥,我在!”姜小勇立马回答,心里泛起一丝不安。

    霍冬盯着红色,说:“过段时间我把你调到阿勋手下——”

    “哥你不要我了?!”闻言,姜小勇脸色大变,连忙朝着驾驶座靠过去,惊慌失措地看着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老大。

    “不是——”

    “我不去!”不等霍冬说完,姜小勇就大喊着拒绝。

    霍冬默了默,说:“不是不要你,是我过段时间要离开帝都。”

    离开帝都?

    姜小勇一愣。

    好半晌后,姜小勇小心翼翼地瞅着老大没有任何表情的侧脸,“不回来了?”

    “……”霍冬又沉默了几秒,才淡淡发出一声鼻音,“嗯。”

    嗯?

    真不回来了?

    老大这是……

    要为爱逃亡?

    “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姜小勇在短暂怔愣之后,抬头挺胸,坚定地说道。

    现在七格格和勋哥交往了,老大的确不太适合留在帝都这个伤心地,所以老大想要离开帝都这个决定他举双手双脚赞成以及支持。

    霍冬沉默。

    他不想带姜小勇走。

    不是嫌弃他,而是不想耽误他的前程。

    不管怎么说,姜小勇留在帝都,发展空间总归是大得多,跟着他四处流浪就太浪费人生了。

    他的人生已糟糕至此,怎么活都不存在浪费一说,可姜小勇不一样,他还年轻,还有精彩的未来,没必要跟着他这个生无可恋的人虚度光Y。

    “哥!”姜小勇一看老大不说话就心慌,吓得大叫:“不管你决定去哪儿,我都跟你去!你若不要我,那我就退伍回老家去!”

    反正他跟定老大了!

    老大就算是要去深山野林里做和尚,他也……

    现在的和尚可以吃R么?可以泡妞么?如果不可以的话……

    那他还是在山下做个农民吧,离老大近一点也是蛮好的。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霍冬没说话,对姜小勇誓死追随的态度不置可否。

    另一边,地下车库。

    看着霍冬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严甯还傻傻地站在原地,半天回不来神。

    “小七……”

    迟勋下车,来到严甯的身边,小声唤她。

    严甯像是从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般,蓦地抬眸看他。

    目光触及他嘴角的淤青,她顿时又火冒三丈,“你猪吗?干吗不还手啊?”

    她刚看了,霍冬的脸上没有任何损伤。

    “我……”

    “你又不欠他,凭什么白白被他打?”严甯气愤地喝道,想到那个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男人那副不止不悔改还敢给她冷脸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生气了?”迟勋深深看着严甯,目光有些复杂。

    “你说呢?!”她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迟勋微微勾唇,“你是气他打了我,还是气他遇事太冲动?”

    “……”严甯倏然无言。

    哑了两秒,她反应过来,“我当然是气他打了你,他遇事冲不冲动跟我有何相干?!”

    “小七,其实……”迟勋想把霍冬昨晚说成全他们的事儿告诉她。

    哪知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她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了好了,别说他了,我不想心情不好,ok?”

    说完,她转身朝着他的车走去。

    迟勋无奈,只能跟在她的身后,上车离开。

    严甯面无表情地坐在副座里,坐着坐着,思绪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脑子里,全是刚才她打了他,而他一动不动淡淡看着她的画面……

    明明说好再也不要被他影响情绪的,可今天,好像还是被他影响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家。

    二楼书房。

    呯地一声,严甯推门而入,“四叔!”

    “出去!”严谨尧冷喝。

    书房里,除了坐在书桌后的严谨尧,还有站在书桌前的霍冬。

    严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出去。

    然后——

    叩叩叩!

    不待严谨尧回应,严甯在门板上随便敲了几下,便再次推开了门,大步流星地走向书桌,“我敲门了。”

    严谨尧拧眉看着小侄女,眼底泛着一丝不悦。

    严甯此刻心急如焚,根本顾不得四叔高兴不高兴,走上前就直接问:“你给阿勋任务了?”

    “嗯!”严谨尧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能不能换人啊?”严甯问,双手撑在书桌上,弯腰朝着四叔倾靠过去。

    她一脸急切,眼含祈求。

    “不能!”严谨尧一口回绝,毫不犹豫。

    严甯急了,失声喊道:“可是我跟他约好了后天要去国外注册结婚的!”

    注册结婚……

    与严甯不过一步之遥的霍冬,终于是忍不住,转眸看了她一眼……

    仅仅只是一眼,他便慌忙垂下眼睑。

    掩饰着眼底的伤痛,不让自己的脆弱被别人瞧见了去,努力保持最后的尊严。

    从她进入书房的那刻起,他就一直隐忍着不看她,心想只要尽量忽视她的存在,自己的心应该就不会痛得那么难以忍受了。

    然而事实上呢?

    即便他强迫自己不看她,可光是听着她的声音,他的心依旧抽搐得厉害。

    所以他再一次觉得离开帝都的决定是正确的。

    嗯,离开帝都!

    走得远远的,永远都别再回来,永远都不再见她……

    那样的话,或许他还能多活几年吧。

    他的心,没有强大到可以看着她在别的男人怀里幸福还心怀祝福,他做不到!

    在感情方面,他是个极度自私的人,若真的得不到,那他宁愿形同陌路,也不愿做朋友……

    曾那样深刻地爱过,怎么可能还做得了朋友?

    别人他不知道,反正他做不了!

    即便已经决定放手,可每看她一眼,他心里那股想要反悔的冲动就更强烈一分……

    所以他觉得,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走。

    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他肩负深仇大恨,家仇未报的当下他又哪有死的资格?

    帝都很大,却没有他立足之地。

    他爱她爱得如果继续留在帝都就只有死路一条的地步!

    所以,等做完该做的事,就走吧……

    霍冬垂着眸,命令自己不看不听,当自己不存在就好。

    然而他越是刻意想要不在意,脑海里却越是不停地回响着她方才冲口而出的那句话,怎么都挥不走。

    她说,她已跟迟勋约定好后天去国外登记结婚……

    为什么要去国外结婚?

    怕他发疯闹场?

    呵呵……

    嗯,她的确有先见之明!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信用的人,他说过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他嘴里说着成全他们,可如果他们在帝都结婚,他根本就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突然失控然后不顾一切地冲进结婚礼堂里去抢婚……

    所以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偷偷的去国外吧,去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让他想抢也无处抢……

    挺好的。

    嗯,挺好的……

    霍冬无声苦笑,感觉像是吞了一斤黄连,苦不堪言。

    严谨尧皱眉,看着小侄女的目光讳莫如深。

    “四叔,我机票都订好了!”严甯近乎哀求地看着神色冷漠的四叔。

    严谨尧默了默,说:“等他完成任务,我派专机送你们过去!”

    “四叔,你这是要食言而肥么?”严甯真急了,腾地站直身,怒瞪着四叔气急败坏地喊道。

    严谨尧的眼,瞬时寒气四溢。

    严甯喊完,才惊觉自己失言,生怕霍冬听出端倪,连忙转头看向始终沉默的男人,说:“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想跟我四叔单独谈谈。”

    霍冬没有看她,亦没有离开,而是上前一步看向面罩寒霜的严谨尧。

    “四爷!”他严肃开口,主动请缨,“我去!”

    霍冬此话一出,严谨尧和严甯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严甯微微蹙眉,心里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觉。

    她听说这次的任务非常非常的危险……

    “不行!”严谨尧眸色一沉,愠怒之色更浓了一分。

    见四叔就是不肯收回成命,严甯不由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顿时更慌了。

    她一急,就显得有些口不择言,“为什么不行?四叔,他都主动请缨了你为什么不让他去?你为什么非要阿勋去?你是不是——”

    “住口!”严谨尧倏地一声沉喝。

    严甯噤声。

    “这是命令!由得了你们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那我这位置你们来坐好了!!”严谨尧震怒,疾言厉色地喝道。

    “可我跟阿勋已经定好日子了啊……”见四叔动了怒,严甯知道不能硬碰硬,便红着眼委屈地小声咕哝,试图以软克硬。

    严谨尧脸如玄铁,抿着唇冷冷看着装可怜的小侄女,不为所动。

    严甯实在没辙了,狠狠咬了咬牙,瞟了眼面无表情的霍冬,然后铁石心肠地对严谨尧说:“四叔,你不是最器重他的吗?他的本事比阿勋好,完成任务的几率肯定比阿勋高,他自己也愿意去,你就让他去啊!”

    你就让他去啊……

    让他去啊……

    霍冬觉得,自己此刻的感受估摸着也只能用“万箭穿心”来形容了……

    为了不让迟勋涉险,她极力将他往外推的模样真是让他……想不死心都难。

    他不怕危险,怕的从来都是她的无情和狠心……

    霍冬垂着眼睑,心里泛起一抹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哀。

    严谨尧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严甯见好说歹说四叔都不肯松口,情急之下,冲口喊道:“如果四叔你非要阿勋去,那我也跟他去,反正他去哪儿,我就跟他去哪儿!”

    啪!

    “胡闹!!”严谨尧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气得吹胡子瞪眼。

    严甯抬头挺胸,无畏无惧地与四叔对视,一副抗争到底的架势。

    一时间,书房里气氛紧绷,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四爷!”

    半晌后,霍冬开口打破沉默,再次恳请,“请您让我去!”

    她既然那么在乎迟勋的安危,那这个任务就让他去吧,就当是他送给他们的新婚贺礼好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请求代替迟勋出行任务,严谨尧拗不过严甯的“以死相*”,最终只能同意。

    这次的任务非常危险,她若非要寸步不离的跟着迟勋,无疑是去送死。

    所以这不是以死相*是什么?

    见到四叔点头的那瞬,严甯觉得自己应该松口气才对的,可她的心里却莫名地泛起一丝不安……

    她下意识地转眸去看身边的男人,可他始终垂着眸,刚毅冷酷的侧脸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儿没事儿,他本领高身手好,一定能顺利完成任务的,你不用瞎C心……

    严甯否认自己是在担心他,她只是在为自己为了阿勋而将他推出去的自私行为感到有点汗颜罢了。

    其实从四叔的书房出来之后,她想要跟他说声抱歉的,然而他并不领情……

    在严家的车库里,她远远看到他靠在车门上,低着头,手里拿着未点燃的香烟和打火机。

    他像是在挣扎,挣扎着要不要抽……

    当彼此只有几米之遥时,他似是瞟了她一眼,然后点燃了烟。

    她看见他狠狠抽了一口烟,然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他没有给她上前说抱歉的机会。

    他像是在逃避,像是害怕她的靠近……

    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竟差点冲动地跳出去拦他的车,好在她最后忍住了。

    然后当他的车开出严家大门,姜小勇从屋里急吼吼地跑了出来,朝着他的车一路狂追,嘴里哇哇叫着“哥你等等我啊我都还没上车你咋自己走了呢”……

    其实,除了想跟他说声抱歉之外,出于愧疚的心理她还想叮嘱他注意安全的……

    可他没给她机会。

    两天后。

    严甯将要带的东西堆在牀上,然后归类,接着再一件一件放进旅行箱里。

    “小七。”

    迟勋站在牀尾,微拧着眉头看着坐在牀边认真整理的严甯,犹豫了许久,终究是忍不住开了口。

    “嗯?”严甯手上动作没停,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

    “你……”迟勋深深看着她,默默斟酌了下,才小心翼翼地问:“没事吧?”

    严甯挑眉,摇头失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说完之后,她随口反问他,“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迟勋沉默。

    半晌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严甯抬眸,看到他一脸纠结的模样,她停下整理,蹙眉站起,“怎么了?”

    “我……”迟勋狠狠皱了下眉,欲言又止。

    见状,她将手里的t恤往牀上随手一扔,然后双臂环胸,仰着小脸姿态倨傲地望着他,勾唇浅笑,“不想娶我了?”

    “不是!”迟勋摇头,“我只是觉得……”

    “太快?”她抢道。

    他用力点头,“嗯!”

    “不快怎么叫闪婚?”严甯戏谑,态度有些玩世不恭。

    “小七!”迟勋轻轻吁了口气,正色地看着她,问:“为什么要这么急?”

    当她把机票递到他的面前,宣布要跟他去国外注册结婚的时候,他真是被她吓了一跳。

    求婚又*婚,这一切明明都应该是男人做的事,她全都抢先做了,让他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迟勋很苦恼,事情有点超出他预测的范围了,从她答应交往的那刻起,他竟莫名其妙就处于了被动的境地。

    他都被她过快的节奏惊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为什么这么急……

    严甯咧嘴一笑,语调轻快地娇嗲,“因为你太好了呀,我怕你被人抢走,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把迟太太这个宝座霸占了再说。”

    她越是故作轻松,他越是觉得另有隐情。

    “没有别的原因?”他微微眯眸,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笑脸。

    “比如?”她笑靥如花,不答反问。

    迟勋轻轻咽了口唾沫,犹豫片刻,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小七,你可想好了,婚姻不是儿戏……”

    严甯唇角的笑靥,一点一点地隐退。

    她也皱起眉头,半真半假地戏谑,“迟先生,你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要悔婚的节奏啊!”

    “我想知道你这么急着跟我结婚的真正用意。”

    严甯啼笑皆非,“迟先生你有点奇怪哟,交往是你主动先提的耶,是你说爱我,想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怎么到了紧要关头又犹犹豫豫扭扭捏捏的了?你这么前后矛盾真的好么?”

    迟勋哑口无言。

    是啊,他也知道自己很矛盾,明明是喜欢她的,可真的美梦成真了,他竟有种慌张的感觉……

    因为他真的没料到她会如此着急。

    “太快了我觉得不真实。”哑了半晌,他略显惆怅地低低道。

    “阿勋,我多大了?你又多大了?我们又不是少男少女,难道还要来一场爱情马拉松才算真实吗?”她向他靠近一步,微仰着小脸深深看着他,“既然我们都已经认定了彼此,那么结婚是必然的事,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迟勋沉默。

    “阿勋,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好是真的。”严甯垂眸,轻轻牵着他的大手,然后抬眸看他,甜甜一笑,“对我好的人,我想好好珍惜!”

    迟勋的心,狠狠一抽。

    突然觉得难过,非常难过……

    “小七,其实我……”

    迟勋倏地紧紧抓住严甯的手,急切地想要说什么。

    却在这时——

    呯呯呯!

    有人在用力拍门。

    呯呯呯……

    急促而大力的拍门声,持续不断,充分显示了来人的急躁。

    严甯和迟勋对视一眼,均疑惑是谁这么没礼貌,有门铃不按非得这样粗鲁地拍门?

    呯呯呯……

    迟勋松开严甯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看见的是一身是血的姜小勇。

    “小勇?”迟勋狠狠拧眉,心里一惊,“你怎么这幅样子?”

    姜小勇脸色苍白双目猩红,一身迷彩军服血迹斑斑,在迟勋将门打开的那瞬,他就一言不发往屋里冲。

    严甯从卧室里出来就看到冲进屋里来的姜小勇。

    看到他衣服上大量的暗红色血迹,她的心里瞬时咯噔一跳。

    强行压制在心里两天的不安,在这一刻如同山洪爆发,在顷刻间将她狠狠淹没……

    她僵在原地,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反正心里莫名就是觉得恐惧……

    姜小勇径直朝着严甯大步而来,什么也没说,抓住她的手臂就将她往门外拖。

    “姜小勇你干吗?”手臂的疼痛让严甯回过神来,一边狠狠挣扎,一边失声大叫。

    “跟我走!”姜小勇使了蛮力,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拽着走。

    他的声音干涩嘶哑,像是喉咙里灌满了砂砾,感觉他每吐出一个字都特别痛苦。

    “干吗啊?去哪儿?”严甯大叫,恐慌又疑惑,同时用力甩着手,试图把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

    “跟我走!!”姜小勇使劲儿拽她,回头冲她大吼。

    “走什么走啊?我三点半的航班,我再过一会儿要和阿勋去机场了!”严甯皱着眉恼火地回吼。

    她话音刚落,姜小勇突然就松开了她,然而她还来不及松口气,就看见姜小勇朝着客厅的茶几冲了过去。

    然后——

    “喂,姜小勇你疯了吗?你撕我护照干什么你?住手!你快给我住手!”严甯尖叫,慌忙扑过去阻止。

    可等她扑过去时,护照已经被姜小勇刷刷几下撕了个粉碎。

    “姜小勇你个神经病——啊……”严甯看着满地的纸屑,气得破口大骂。

    可她还没骂完,就被他再次抓住了手臂,又是狠狠一拽,差点拽得她栽倒在地。

    “我叫你跟我走!!”姜小勇大吼,野蛮地将她往门外拖。

    “啊……”严甯脚步踉跄,惊叫连连。

    “姜小勇,你放开她!”迟勋拧眉,连忙上前试图阻拦失控的姜小勇。

    姜小勇突然哭了,“跟我走,我求你了七格格……”

    严甯狠狠一震。

    心里的恐慌,瞬时飙到了顶点……

    不好的预感强烈到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你……干什么啊?”她颤声结巴,想强颜欢笑,却怎么也笑不出,眼眶莫名就红了。

    “我哥中枪了,现在情况很危险,你跟我去看看他好不好?”姜小勇情绪崩溃,大哭着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