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9章:付钱啊男盆友
    《格格驾到!》第129章:付钱啊男盆友“杀了你?然后搭上我自己?我大好的青春以及未来幸福的生活都不要了?呵呵,你觉得我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霍冬的脸色,瞬时更加苍白了一分。

    是啊,没必要!

    完全没这个必要!!

    痛苦的只是他,她现在幸福着呢!

    她有大好的青春。

    她有幸福的未来。

    她有了新欢,她就要跟别人结婚了……

    所以,痛苦的只是他,也只有他……

    意识到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她会与别人相伴,而自己将孤独终老,霍冬便心痛得全身都没了力气。

    感觉到他的乏力,严甯连忙挣脱他的手,把枪塞进中控台下的小抽屉里。

    然后她看着他,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的涩笑,缓缓地说道:“我马上就三十了,所以不管是我的年纪还是身体,都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有阿勋这样优秀的男人对我宠爱有加,我特别知足!”

    “我也可以!!”

    他怒喝,死死看着她的眼睛,嗓子像是灌满了砂砾,每吐出一个字,喉咙都如同被刀子在割一般剧痛。

    “可你伤害过我!”她轻轻一笑,残忍又无情。

    “……”霍冬脸如白纸,哑口无言。

    “霍冬,有些坎,在我心里永远都过不去!而有些错,你也永远都弥补不了!”她浅笑嫣然,字字如刀,“霍冬,当一个女人爱你的时候,她的心很软,不管你怎么伤她,她都可以忍受。那个时候,你觉得她犯贱!可当有一天她不再爱你了,她的心,就会变得特别硬,甚至特别狠!衷心给你一句劝告,你若不想像她曾经那样犯贱,就别搭理她,真的!”

    犯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是她爱他入骨,现在是他爱她似命。

    风水轮流转,可他比她更惨……

    因为她早已从痛苦中解脱,而他,正深陷其中,且永远都挣脱不出来。

    他没她这么洒脱,他做不到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

    他很死心眼,认定一人便是一生,不管她如何恨他,也不管她如何伤他,就算与她今生再无可能,就算她要嫁给别的男人……

    他爱她的这颗心,也死不了!

    时至今日,他终于深刻地体会到爱一个人爱到无法自拔的痛苦。

    他也不想犯贱,可在这段感情里,他早已身不由己。

    若能好好爱,谁又想被心爱的人嫌弃?

    呵!

    不搭理她?

    他若是有那般潇洒,此刻又何须如此痛苦?

    霍冬死死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已遥不可及的小女人,心如刀绞。

    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扼住,不止说不了话,甚至感觉连呼吸都已经快要被夺走……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底线,霍冬,你曾经的所作所为严重超出了我的底线,所以,你早已被我从这里驱逐了出去!”她看着他,指着自己的心脏。

    驱逐……

    霍冬盯着她的心,想着那里原本装的全是自己,可现在却被别人占据……

    悔不当初!

    痛不欲生!

    严甯又说:“好歹相识一场,听我一句劝,今后别再让爱你的女人死心,因为女人的心一旦死了,就永远都不会再为你跳动了!”

    霍冬目光上移,死死看着严甯的眼睛,他期望着能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丝温暖,然而看到的尽是冷酷和残忍。

    严甯觉得,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是时候真正结束了……

    所以在说完之后,她伸手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去。

    “严甯!!”

    当她正欲甩上车门的那瞬,僵坐在车里的男人低着头突然嘶声怒喊。

    严甯本不想理会,可终究有些于心不忍,她站在车外,小手抓着车门,侧眸朝他看去。

    在她淡漠的目光朝他投射过去的同时,他也缓缓抬头,猩红着双眼与她对视。

    四目相接的那瞬,周遭的一切仿佛不复存在,前尘往事历历在目,那些短暂的幸福和甜蜜,那些锥心刺骨的伤痛,一幕一幕,在彼此的脑海里回放……

    “不嫁行不行?”

    对视半晌,他艰涩开口。

    近乎哀求,从未有过的卑微。

    严甯的心,狠狠一抽,竟痛得明显了起来……

    “不行!”

    沉默两秒,她摇头,坚定又绝情。

    对!不行!

    当她下定决心跟四叔做交易的那刻,她就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她心已死,婚姻于她来说可有可无,她本是决定一世独身,可现在却有了突发状况……

    所以,如果她的婚姻可以拯救一些值得拯救的人,那何乐而不为呢?

    严甯“不行”二字一出口,霍冬的眼底便布满了绝望,以及,恨!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

    严甯觉得,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她只怕已经血溅当场了。

    他此刻看着她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杀了她……

    不!确切的说,是恨不得与她同归于尽。

    呯!

    严甯突然甩上车门,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他那近乎凶残的目光,让她无力招架。

    霍冬僵在车里,在昏暗的光线中,痛苦至极地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小女人……

    她的心,是铁做的!

    那么硬,那么冷,那么狠!

    嘭!

    他倏地一拳狠狠锤在方向盘上。

    可一拳并不能缓解他胸腔里那股撕心裂肺的剧痛。

    不够,远远不够!

    嘭嘭嘭……

    心里的痛苦无法纾解,他唯有一拳又一拳地锤打着方向盘。

    恨不得拆了这车,恨不得拆了这世界……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严甯亲昵地挽着迟勋的臂弯,悠闲自得地行走在繁华热闹的步行街上。

    “前面有家奶茶铺,听说他家的奶茶超级好喝的,走,咱们去试试!”严甯笑靥如花,兴冲冲地拽着迟勋往前走。

    “超级好喝?”迟勋跟着她的步伐,眉梢含笑地看着她,同样心情愉悦。

    “嗯嗯!”严甯用力点头。

    迟勋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分,弯曲着食指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那给你两杯,够不够?”

    “好啊好啊!”严甯仰着小脸望着身边对自己百依百顺又宠溺至极的男人,亮晶晶的双眼尽是满足和欢喜。

    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两人就像一对普通的恋人一般,约会,逛街,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走着走着,严甯突然停下脚步。

    她松开迟勋的手臂,望向前方的某一处。

    “怎么了?”迟勋不解,跟着停下,下意识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她在看的,是一家金碧辉煌的珠宝铺。

    严甯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朝着珠宝铺走去。

    迟勋微微拧眉,心里泛起一丝不安,看着严甯的眼神复杂难辨……

    严甯走进珠宝铺,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锁定目标柜台,径直上前。

    她锁定的是钻戒专柜。

    “请把这个给我看看。”

    低着头往柜台里看了一圈,然后严甯指着其中一枚钻戒对店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店员小妹礼貌点头。

    迟勋跟在严甯身边,神色莫测地看着认真挑选的小女人,一时猜不准她意欲为何,竟不敢问也不敢说,只能沉默。

    “小姐。”店员将戒指连同盒子一起拿出来,放在柜面上,轻轻推到严甯的面前。

    严甯拿起戒指就往无名指上套,并拢五指自己看了看,然后举起手用手背面对迟勋,笑米米地问他,“好看吗?”

    迟勋看着她指间的钻戒,扯了扯嘴角,轻笑点头,“好看。”

    不是敷衍,的确好看。

    她皮肤很白,手指细长,足以与手模相媲美。

    严甯又把手放下来自己看了看,嘟了嘟嘴,然后把戒子取下来放回了盒子里,似乎不太满意。

    她低着头看隔壁柜台。

    “这个再给我看看。”

    十几秒后,她指着柜台里的某一枚钻戒对店员说。

    “好的。”

    店员一边点头,一边把她指着的钻戒拿出来。

    这一次她没有自己拿出来戴,而是看向几步之遥有些心不在焉的迟勋。

    “阿勋!”她喊他。

    “嗯?”迟勋抬头,连忙朝她走去。

    严甯把盒子推到迟勋的面前,然后把手也伸到他的面前……

    意思很明显,要他帮她戴。

    迟勋看了看钻戒,又看了看她修长白净的小手,心里莫名狠狠一抽。

    他抬眸看她。

    她冲他挑眉,无声催促。

    在严甯略带压迫性的目光中,迟勋悄悄咽了口唾沫,仿佛用了很大的勇气,才从盒子里取出钻戒,小心翼翼地往她的无名指上戴去。

    店员趁机在一旁谄媚推销,“这款钻戒是我们公司首席设计师的得意作品,更是这个季度的主打饰品,小姐您的手指又细又长这么漂亮,戴上这款钻戒简直更是完美得无可挑剔!”

    戴上之后,严甯依旧举到眼前自己先欣赏了一番,然后才反手面对迟勋,笑靥如花地问他,“怎么样?”

    “好看!”迟勋用力点头。

    店员也极力怂恿,“就这款吧小姐,这款跟您真的是绝配,非常的美!”

    “好!就这个!”

    店员话音刚落,严甯就豪爽地点头应好。

    迟勋的心,狠狠一震。

    她以为她只是看看……

    “杵着做什么?付钱啊男盆友!!”

    迟勋正回不来神,突然又听见她的娇喝声响在了空气中。

    “小七,你……?”他狠狠皱眉,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她佯装会错意,眨眨眼连忙说:“太贵?那我换一个——”

    边说边作势要把指间的戒指取下来。

    “不是!”迟勋摇头。

    严甯停下取戒指的动作,咬着唇瞅着他,默了默,问:“吓着了?”

    迟勋还是摇头,无比纠结地拧着眉,“我只是……”

    太突然了!

    他毫无防备,猝不及防之下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严甯轻轻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迟先生,任何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迟勋失笑,哑然。

    “所以你真的在向我求婚?”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深沉的目光特别复杂。

    “你想拒绝?”她狡黠一笑,不答反问。

    “……”迟勋说不出话了。

    她这样的反问,等于承认。

    “嗯?”见他沉默,她不耐地发出一声鼻音,淡淡催促,逼他表态。

    “我们昨天才确定交往,你今天就向我求婚,那明天你是不是就要拉着我去民政局领证?”迟勋调侃。

    他那听似轻松愉快的声音,实则饱含着一抹惆怅和慌张……

    “哇!迟先生,想不到你竟然这么了解我耶!”严甯一掌拍在迟勋的肩上,笑道:“恭喜你,答对了!!”

    迟勋又不知道该说啥了。

    哑了半晌,他强颜欢笑地揉了揉严甯的头,“调皮!”

    为今之计,他只有装作她在开玩笑……

    “迟勋!”严甯正色,突然喊他。

    迟勋心里咯噔一跳,硬着头皮回应,“嗯?”

    “我没开玩笑!”她神色严肃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

    “你说喜欢我,想照顾我一辈子,算数吗?”

    “当然!”迟勋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

    “那还有什么问题?”严甯不悦喝问。

    气氛,有点尴尬。

    严甯可以肯定,柜台里的店员小妹一定正在心里yy一出逼婚戏……

    迟勋自然也感觉到店员小妹那充满好奇的目光正在他们脸上来回流转。

    他连忙摸出皮夹,拿出卡递给店员。

    店员接过迟勋的卡,依依不舍地走向收银台。

    好想光明正大地继续听下去啊……

    见严甯脸色不太好,迟勋向她靠近一步,低声解释,“我只是觉得这太快——”

    “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了要共度一生,闪婚又何妨?”她抢断,仰着小脸望着他。

    迟勋皱眉,深深看着她幽幽轻叹,“我怕你后悔……”

    “我不会!”她神色严肃,坚定摇头。

    “小七——”

    她倏然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迟勋微微一震。

    唇与唇,紧紧相贴。

    大庭广众之下,当然不至于太过,但这样的亲吻,却也很好地证明他们的关系已飞速提升。

    “阿勋,我渴望新的生活,所以我想要跟你结婚,越快越好……”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在他唇上轻轻呢喃。

    在她的唇贴上他的那瞬,他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伸手环住她的腰肢,拥着她。

    这个毫无预兆的吻,让迟勋瞬间失语,完全说不出话了。

    珠宝铺里,春意怏然,柔情蜜意……

    珠宝铺外,天寒地冻,撕心裂肺……

    “哥……”

    姜小勇担忧又心疼地看着脸色惨白的老大,快愁死了。

    老大像病了似的,跟了七格格和勋哥一天了。

    几个小时里,他们一直跟在七格格和勋哥的身后,亲眼看着七格格和勋哥的甜蜜约会。

    看到他们亲昵地手挽着手逛街,看到他们在珠宝铺里挑选钻戒,现在居然还看到七格格旁若无人地向勋哥主动献吻……

    老大这完全就是在自、虐嘛!

    姜小勇很心疼他家老大,非常心疼。

    他想,像此刻这样的场景,换成是他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嘴的话,他能连这家珠宝铺一起狠狠砸了。

    可老大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没有魂魄的躯壳,整个人都傻了。

    他知道,老大不冲进去狠狠扯开七格格和勋哥,不是因为他没脾气,而是他怕七格格……

    嗯,老大怕七格格,很怕!

    怕到明明自己都快要心痛死了,却连踏进店铺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只敢远远偷看他们,不敢让他们发现,也不敢上前阻挠……

    可能是从未像老大这样爱过一个人,所以姜小勇真心无法赞同老大此刻的“窝囊”……

    既然那么爱,那就拼死去抢啊!

    如果失去七格格老大今后都是这副鬼样子的话,那他宁愿老大现在冲进去跟勋哥为爱决斗,哪怕兄弟反目,也好过他这样要死不活。

    他就是不懂,老大干吗要爱得这么委屈,干吗要爱得如此隐忍,干吗总是自己一个人躲起来伤心难过?!

    爱就去抢啊!

    抢啊抢啊抢啊抢啊抢啊!!

    哎,急死他了真是!

    他知道七格格是个好姑娘,可看她这样对待他家老大,他就恨她恨得牙痒痒。

    老大这么痛苦,她却和勋哥你侬我侬,简直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她跟谁不好?干吗非要跟老大的好兄弟?

    这不是让老大同时失去爱情和友情,瞬间变得一无所有了吗?

    七格格的心,真毒!

    姜小勇苦大仇深地瞪着珠宝铺里严甯和迟勋,在心里默默诅咒他们“秀恩爱死得快”……

    “哥,我们走吧……”姜小勇硬着头皮轻轻扯了扯霍冬的袖子,小声开口。

    霍冬死死看着珠宝铺里那对看起来恩爱又甜蜜的情侣,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一般,没有丝毫反应。

    他心痛得灵魂都在颤抖……

    尤其是看到她踮起脚尖吻上迟勋的那瞬……

    那一瞬,仿若有千万枚利箭从四面八方朝他射来,让他痛不欲生。

    他好恨!

    恨自己为什么要学唇语,恨自己为什么非要跟在他们身后,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洒脱走开……

    这一刻,他终于相信,她是真的铁了心要嫁给别人了。

    她不要他了,彻底不要了!

    她不是很善良吗?

    可为什么偏偏要对他这么狠?

    她是个坏女人,她骗了他心,然后又不要了……

    恨她!好恨她啊!

    当她吻上迟勋的那一刻,霍冬觉得,自己恨死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了。

    嗯,恨死了!

    霍冬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眼底布满绝望……

    “哥,走!我请你喝酒,咱们今天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