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7章:怕老大发疯
    她突然变得严肃的模样,让他心里咯噔一下,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嗯。”他默了默,才小声应。

    “最初你拒绝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她问。

    这个问题在她心里犹豫了很久,不知是不是今晚喝了酒的缘故,她终究是没有压住,问出了口。

    “……”霍冬沉默。

    严甯轻轻勾动唇角,字字尖锐,“是我真的让你极度厌恶,还是因为你不确定四叔是否与你父母的死有关所以不敢和他的侄女有所牵连?”

    霍冬的五指,慢慢地悄然攥紧。

    “嗯?是哪种?”她浅笑嫣然,用甜腻的嗓音咄咄逼问。

    他说不出话,因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怎么?你自己也不知道是哪种吗?”她笑米米地看着他,一边慵懒地问着,一边向他靠近一步,最后站定在他面前,笑靥更美,声音更媚,“没关系!不管是哪种,以前你所在意或是所顾忌的因素,现在也一样存在!所以,你这样‘执迷不悟’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严甯——”他着急,害怕,伸手去拉她。

    他的心里猛然升起一股恐慌,就觉得再不拉住她的话,她就会飞走,飞得远远的,高高的,让他再也触碰不到……

    她笑着侧身,避开他的手,犀利似剑的目光一直投射在他的脸上,将他眼底的惊慌尽收眼底,“你说你爱我,你说你希望取得我的原谅,但就算我原谅你了又能怎样呢?你会娶我吗?”

    “我会!”他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

    “若娶了我之后却发现我四叔跟你父母的死有关联呢?”她笑靥依旧,吐出来的话却如晴天霹雳。

    “……”霍冬狠狠一震,倏然无言。

    “你会为了我放下仇恨,依旧对我四叔尊敬有加,然后让你父母含恨九泉吗?”她温言细语,却残忍至极。

    含恨九泉……

    霍冬的脸,瞬时苍白如纸。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跟我四叔的感情有多好,在我心里,他才是我真正的父亲,所以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他一丝一毫!”严甯面色严肃,字字坚定,“如果有一天你跟他对立,也就等于你跟我对立,因为我永远都会无条件的站在他那边!”

    说完之后,无视他眼底的痛楚,她又狠着心补了一句,“不管对错!!”

    她的意思是,就算最后四爷是害死他父母的罪魁祸首,她也不会大义灭亲,不止不会站在他这边,甚至还会与他为仇?

    霍冬心痛难当,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所以霍冬啊……”严甯微垂眼睑,一边百转千回地唤着他,一边温柔地帮他整理睡袍领口,然后踮起脚尖凑近他的唇,呵气如兰地说:“我们真的‘不、合、适’!”

    最后三个字,加重语气,且一字一顿。

    表示他们之间的鸿沟,不管多努力,都无法跨越。

    严甯说完,噙着笑转身,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霍冬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残忍又无情的小女人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

    心口开裂,如被刀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家。

    二楼书房。

    严甯在帮欧晴打扫卫生。

    “小七,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欧晴一边擦着书桌,一边看了眼严甯,好奇问道。

    这丫头,叫她回家的时候总是诸多借口,这没叫她吧她反倒自己跑回来了。

    欧晴想,若早知道这丫头会回来,她也好提前准备几个她喜欢的菜啊。

    “过来蹭饭啊,婶婶你不欢迎啊?”严甯拿着抹布擦着书柜,嘴里随口应答着,目光则频频朝着另一个书柜上的相框瞟去。

    “怎么会!我巴不得你天天过来蹭……”欧晴立马叫道,叫了一半,她突然双眼发亮,欢喜地说:“要不小七你搬回来住吧!”

    “好啊!”严甯一反常态,笑米米地一口答应。

    欧晴慢半拍的神经被严甯的笑容刺激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

    她突然想起,冬子现在正住在小七的隔壁呢……

    “哎呀算了算了,搬家太麻烦了,你还是在那边凑合着住吧。”欧晴拿着抹布的手连忙一挥,立马改了口。

    严甯哭笑不得,这婶婶可真是……

    “可是婶婶你不是一直不放心吗?不是说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住不安全的吗?”严甯挑着眉,故意拿话将婶婶的军。

    欧晴一时不察,着了严甯的道,冲口就说道:“有冬子在你怎么会不安——咳咳……”

    话到一半,欧晴猛然打住,连忙佯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窘迫。

    糟了糟了,说漏嘴了。

    欧晴暗暗懊恼。

    严甯轻勾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欧晴,“婶婶你早就知道了吧?”

    “啊?什么?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欧晴一脸懵懂,装傻到底,死命摇着头极力否认。

    然后不等严甯再说话,欧晴端起水盆就往外走,边走边说:“我去换盆水。”

    欧晴逃也似的离开了书房,就怕被严甯继续逼问。

    而欧晴刚走出书房,严甯立马快步走向另一个书柜,拿起其中一个相框。

    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在霍冬家偷来的那张老照片,与相框里的照片仔细对比……

    突然,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小七?”

    严谨尧进入书房,看到严甯正拿着抹布在擦相框,微微拧眉。

    严甯赶在四叔进来的前一秒,把照片收回了口袋里。

    “四叔。”严甯笑米米地喊了一声。

    “你在这里做什么?”严谨尧一边走向书桌,一边问道。

    “帮婶婶打扫卫生啊!”严甯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抹布,一脸坦荡地答道。

    “这么乖?”严谨尧在大班椅里坐下,瞟了严甯一眼。

    那眼神,意味深长。

    严甯被自家四叔那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看得心里直发虚,用力抿了抿唇,她强装镇定地嘿嘿一笑,放下相框和抹布,走过去一P股坐在四叔的座椅护手上,亲昵地抱着四叔的脖子嗲嗲撒娇,“四叔你这话说的,我一直都很乖的好么!”

    严谨尧打开抽屉拿出一本文件夹,但笑不语。

    “四叔啊!”严甯拉长尾音,瘪着嘴楚楚可怜地唤。

    “嗯?”严谨尧头也不抬地翻看着文件。

    严甯,“你现在有了云裳都不疼我了。”

    “胡说!”严谨尧失笑轻斥,抬眸瞥了小侄女一眼,“你俩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

    反正在他心里欧小晴最重要,其他晚辈嘛……

    都是次要的!

    但就算是次要,分量也是很重的!

    “真的?”严甯挑眉,表示自己不信。

    “四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严甯想了想,摇头,“好像没有。”但紧接着她又嘟嘴道:“可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啊!”

    严谨尧突然合上文件,歪头看着小侄女,微眯着双眸,眸底精光四溢,“你想说什么?”

    “四叔你会骗我么?”严甯也不怕,大胆地问。

    严谨尧沉默。

    这个他可不敢保证,毕竟他连欧小晴都骗过……

    “会么?”严甯追问,眼含期盼地看着从小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四叔。

    严谨尧默了默,最终也只是说:“有话就说!”

    “霍冬父母的意外离世,跟你有关么?”知道再怎么拐弯抹角也不可能骗得出四叔的承诺,严甯索性开门见山。

    “他让你问?”严谨尧挑眉,眼底寒光乍现。

    严甯摇头,“不是!是我自己想知道!”

    默了默,眼底寒光褪去,严谨尧说:“小七,去做点女孩子该做的事,比如逛逛街,美美容,健健身之类的,这些男人的事,你就别关注了!”

    严家的男人都非常的大男子主义,代表人物自然是非严谨尧莫属,其次就是严楚斐。

    叔侄俩的德行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在严家,女人相夫教子就好,别的无需多管,也管不着。

    严甯嘟了嘟嘴,没得到满意的答案失望是在所难免的。

    但她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却并不是想知道这个,而是……

    严甯站突然起来,看着自家四叔,特别严肃地说:“四叔,咱们做笔交易吧!”

    “交易?”严谨尧微挑眉尾。

    “嗯!交易!”严甯重重点头。

    “什么交易?”严谨尧往后一倒,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犀利的目光讳莫如深。

    严甯想了想,下定决心。

    她走向书柜拿起刚才那个相框再折回书桌旁,然后连同自己口袋里的那张照片一起放到四叔的面前……

    四叔很狡猾,必要时甚至很卑鄙,但他的坏不会使在自己家人身上,这点她很清楚。

    所以事到如今,她只有搏一搏。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约了迟勋吃饭。

    餐厅里。

    靠窗的位置,严甯捧住果汁漫不经心地喝着。

    看着窗外明媚的天空,她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几分钟后,迟勋出现。

    “对不起我迟到了!”迟勋一边在严甯的对面坐下,一边忙不迭地道歉。

    “没有,你没迟到,是我早到了。”严甯收拾起不好的情绪,轻扯唇角巧笑嫣然,轻轻摇头。

    迟勋却说:“让美丽的女士等,就算还没到约定的时间,也算迟到!”

    严甯忍俊不禁,眼底笑意流淌。

    “好吧,罚你买单!”她噘嘴点头,笑着说道。

    “我的荣幸!”迟勋也笑,温柔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非常温馨和谐的相处……

    严甯觉得,与这样温柔的男人过一辈子……也不错。

    在等餐的过程中,严甯突然左右瞅着迟勋,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就这样来了啊?”

    “……嗯?”迟勋怔了怔,不懂她的意思。

    严甯唇角的笑意加深,说:“下次约会的时候要记得给女朋友带束花,知道吗?”

    女朋友……

    “……”迟勋愣住了。

    好半晌后,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答应了?”

    他的语气说不清是惊喜更多还是惊讶更多。

    “你不是说试试么?那就试试啊,反正又不会少块肉。”严甯笑靥如花,故意把话说得云淡风轻。

    “小七……”迟勋声音微哑,有种似是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惆怅。

    “怎么?反悔了?”严甯挑眉,嘟嘴瞅他。

    “我怕你反悔!”迟勋说,看着她的目光深沉而浓烈。

    严甯默了默,然后坚定摇头,“不会!我很认真的!这可是我想了一宿所做出的决定!”

    对她好的人,她得尽全力去保护……

    迟勋笑了,愉快地调侃,“那我们下午做什么?女朋友!”

    “这应该是你这个男朋友安排的吧,我只负责玩儿就好了啊!”严甯俏皮地噘嘴。

    “看电影?”

    “我OK啊!”

    “行!那我们吃完就去!”

    “嗯!”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的眼皮一直跳&lt;=".。

    姜小勇口没遮拦地说这是不祥的预兆。

    于是霍冬一整天都陷入不安之中……

    本不是迷信之人,甚至还把姜小勇打了一顿骂他是无稽之谈,可到了晚上他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不幸的事已悄然降临在自己身上……

    小区楼下。

    花园里,寒风中,默默伫立着两个差不多高大的男人。

    “冬子哥,咱们还是回去等吧,这里好冷诶!”姜小勇的双手使劲儿搓着自己的手臂,试图驱走寒意,苦着脸望着身边的老大。

    快过年了,姜小勇觉得自己没有感觉到丝毫节日即将来临的喜悦,反倒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愁云惨雾的。

    这些日子里,亲眼看到老大为情所困的模样,姜小勇对爱情都快有恐惧感了。

    霍冬望着小区的大门口,一言不发。

    等待,总是那么煎熬……

    习惯性地伸手摸自己的裤袋,感觉到裤袋里空空如也的那瞬,他才猛然想起,自己正在戒烟。

    心情,更烦躁了。

    天寒地冻本已十分难熬,再加上四周弥漫的低气压,姜小勇觉得度秒如年。

    他忍不住又开口,扯出一抹讪笑小心翼翼地征求着老大的意见,“哥啊,要不我再给夫人打个电话问问?看七格格是不是又回严家去了,万一她今晚不回来了我们再等下去岂不是白等了对吧?”

    “回去!”霍冬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区门口,冷冷吐出两个字。

    “好呀好呀,走走走——”姜小勇闻言,以为老大同意回家等,立马喜笑颜开满心欢喜。哪知他转身走了两步却没听到身后有人跟来,回头一看,发现老大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要回去的打算,他皱眉疑惑,“哥你不走啊?”

    霍冬置若罔闻,没理他。

    “你不走那我也不走了。”姜小勇小声嘀咕,无奈地轻叹一声,又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家老大的身边。

    他不敢让老大一个人在这里等,万一等会儿老大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

    他怕老大发疯。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七格格这么晚了还没回来,一定是跟勋哥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辆熟悉的车子驶入了小区内。

    一见是迟勋的车,姜小勇便下意识地瞟了眼身边的老大。

    在这一瞬,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老大的身体里弥漫出一股杀气……

    霍冬面无表情,锐利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坐在副座里那抹熟悉到骨子里的小身影……

    地下车库。

    迟勋停好车,严甯抱着花束下车&lt;=".。

    吃饭的时候调侃了他,然后在结账之前,一个服务生就抱着一盒超美的红色玫瑰来到他们的桌边……

    原来他趁她上洗手间的时候,偷偷吩咐餐厅的服务生去帮他买花,赶在结账之前送到她的面前。

    不是没见过温柔浪漫的男人,但迟勋绝对是个中翘楚。

    他体贴温柔,又善解人意,他似乎有广阔的胸襟,能包容一切,跟他在一起可以很随意,感觉很自在,很舒服。

    所以这样一个近乎十全十美的男人,做相伴一生的伴侣是再适合不过了。

    迟勋跟着下车,走向严甯。

    严甯一手抱着花,一手去挽迟勋的胳膊。

    迟勋怕她累着,想帮她拿花,可她摇头拒绝,抿着唇浅笑的模样表示她要自己拿。

    “感觉怎么样?好看吗?”迟勋没有强求,一边与她姿态亲昵地朝着电梯走去,一边侧眸看她愉悦的容颜。

    闻言,严甯唇角的笑容一僵,抬眸瞪他,娇喝,“你还说!”

    “不是你说要看刺激点的么?”迟勋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无辜地说。

    “我所说的刺激是枪战片或功夫片,不是鬼片啊大哥!”严甯狠狠剜他一眼,气急败坏地冲他嚷。

    迟勋,“也不算鬼片吧……”

    “那恐怖的气氛跟鬼片毫无区别好吗!”严甯想起刚才看的惊悚悬疑片就全身汗毛倒竖。

    莫名又想起了那晚的风铃无风自响……

    狠狠咽了口唾沫,严甯不可抑止地颤抖了下。

    明锐地感觉到她的轻颤,迟勋正色了不少,柔声问她,“吓着了?”

    “你说呢?!”她嘟嘴瞥他,小模样幽怨又可怜。

    迟勋笑了,笑得意得志满,“嗯,从你主动抓住我的手还尖叫着躲进我怀里的举动来看,你的确是吓着了。”

    “哦——”严甯瞠大双眼望着他,拉长尾音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佯怒娇喝:“所以这才是你选择看鬼片的真正目的吧,你就等着我对你投怀送抱呢是吧?!”

    迟勋唇角的笑意加深,宠溺地揉揉她的头,但笑不语。

    这一刻的欢乐气氛,彼此都有点刻意营造,但也无妨,或许多几次这样的约会,他们就会自然起来了。

    走到电梯前,迟勋伸手按键,说:“那我们明天去看‘爱情片’,培养培养感情,怎样?”

    带着点暗示和调侃的意味,他加重了“爱情片”三个字。

    严甯不傻,自然听得出他嘴里说的爱情片是什么东东……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