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6章:我嘴怎么肿了?
    《格格驾到!》第126章:我嘴怎么肿了?他满足垂眸,想继续看她,哪知——

    喝!

    对上一双布满淡漠的眼睛。

    霍冬狠狠一震,瞠大双眼惊悚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的小女人。

    没错,本是“睡着”的严甯,突然醒了。

    此刻正不冷不热地看着他。

    严甯不喜不怒,眼神也特别平静,就默默地看着偷吻自己的男人。

    泰山崩于前都可以面不改色的男人,此刻却被吓懵了。

    他愣愣地看着她,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呼吸。

    两人保持着相拥的睡姿,她没有发怒推开他,他也不敢妄动。

    然而,严甯越是平静,霍冬就越是害怕。

    他觉得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应该就是她这个样子……

    “这是哪儿?”

    几秒之后,严甯转动眸光四下扫了一眼,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凝而恐怖的气氛。

    “我……”霍冬紧张得狠狠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低低道:“我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你的牀上?”她微微蹙眉,又问。

    这……

    霍冬瞅着她,心如打鼓,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解释,“你醉了,在沙发上睡着了,翻身的时候差点滚地上,所以我就……”

    “那你呢?为何也在牀上?”从始至终,她的语气都很平静,

    闻言,霍冬的呼吸狠狠一窒,被质问得哑口无言。

    是啊,她醉了那就让她一人在牀上休息就好了啊,为什么他也要上牀呢?这不摆明了是他心怀不轨么?

    霍冬懊恼得想切腹自杀,他真是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她会早早醒来……

    怎么办?他该去哪儿找个完美的借口来洗白自己?

    他倒不是怕承认自己内心的不轨企图,他怕的是她会生气……

    面对她看似平静实则咄咄*人的目光,霍冬严重底气不足,甚至不敢与她对视,垂着眸几不可闻地呐呐,“这是我的牀……”

    他在他自己的牀上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对吧?

    “你刚刚在干什么?”她盯着他,对他这不算回答的回答并不计较。

    然而她的问题却一个比一个尖锐,让他越来越难以招架。

    严甯的唇角隐隐浮现出冷笑,一副“看你还能怎么圆”的嘲讽模样。

    他这蹩脚又牵强的说辞,估计连三岁孩子都骗不了。

    她不急着拆穿他,不过是想多为难他一会儿罢了。

    就觉得看他急得满头汗垂死挣扎的样子还蛮痛快的。

    她问他刚刚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偷亲她啊!

    “……”霍冬看着明知故问的小女人,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她玩儿死了。

    “嗯?”她冷睨着他,慵懒地发出一声鼻音,淡淡催促。

    “我……”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词穷又心虚。

    严甯突然抬手就朝他脸上挥去……

    他伸手一抓,轻轻松松便将她的手腕攥在手里。

    她没有得逞。

    他不怕挨她打,但能不能别每次都打脸?

    虽说他在她面前也早就没脸可言了,但这习惯真的不好,他也不想把她惯成一个蛮不讲理的小泼妇。

    打其他地方可以,脸真不能再打了。

    他还敢拦她?

    严甯目光一凌,怒不可遏。

    她狠狠挥手,试图把自己的手腕从他的大手里解救出来。

    他紧紧攥着不肯放。

    见她终于发飙,霍冬心急如焚,忙不迭地哄她,“别生气好不好?你先听我说——”

    “下、流!”她腾地坐起来,冲他怒吼。

    “严甯……”他连忙跟着坐起来,求饶地看着她。

    “无耻!”

    “严甯……”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苦恼又纠结,除了苦哈哈地轻轻唤她,他已不知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卑鄙!”

    “严甯啊——”他拉长尾音,深深的无奈。

    “你不要脸!”

    “我不要!”他勃然大吼。

    “……”严甯吓了一跳,本是气势汹汹的模样瞬间被他吼得矮了半截。

    所以不是她有多厉害,只是他一直让着她……

    “如果要脸就不能要你,那我就不要脸了!”他继续吼,带着一股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霍冬也生气了。

    当然,他并不敢生她的气,他气的是自己。

    他气自己拿她没办法,更气自己不懂花言巧语不懂讨她欢心,姜小勇那样教他他都学不会,真是笨死算了!

    姜小勇跟他说,哥,你如果还想追回七格格,你就得不要脸!

    姜小勇又说,哥,我们老家有句话叫“好女怕缠郎,坏女怕流、氓”,所以不管七格格是好女还是坏女,只要你像个流、氓一样缠着她,保证你马到成功!

    姜小勇还说,哥你自己看,你对七格格总是这样彬彬有礼,可七格格甩都不甩你,依我说你就该拿出平时训练我们时的那种气势和魄力,把七格格的嚣张气焰镇压下去!

    姜小勇最后说:哥,如果你对她千依百顺换来的只是毫无进展,那你还不如对她霸道一回赌一把呢对不对?说不定七格格受不了你的软磨硬泡,最后就从了你了呢!还有哇,女人都喜欢浪漫,你说你像个闷葫芦似的,没有一点情趣,怎么蛊惑七格格的心?我要是七格格我也不选你啊!所以你听我的准没错,你就得该强势时就强势,该温柔时就温柔,该不要脸时就别要脸了!

    霍冬觉得,姜小勇给他支的招以及跟他说的那些爱情语录,几乎可以出一本书了。

    姜小勇为了他,也真是C碎了心了。

    他不知道姜小勇说的这些到底有没有效,但他和她的关系已到山穷水尽,深思熟虑之后,他觉得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所以,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谁叫她比他的命还重要呢?脸算什么呀!

    霍冬吼得理直气壮地动山摇,全然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

    那无赖的样子,还真像个不要脸的流氓。

    “……”严甯无语。

    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跟她叫板了?

    冷冷看着突然耍横又耍赖的男人,她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对视半晌,她倏地狠狠甩开他的手,恨恨地骂了一声,“神经病!”

    然后掀开被子就跳下了牀。

    “严甯……”霍冬连忙追下去。

    严甯冷着小脸,对他充满无奈和苦恼的轻唤置若罔闻,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霍冬一惊,哪敢让她就这样带着怒气走啊。

    他急忙跑过去,赶在她开门之前整个人抵在门上,不让她走。

    他背靠着门,近乎哀求地看着她,“你听我解释——”

    “姓霍的!你趁人之危!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严甯大喝,横眉怒眼凶悍得像只母老虎。

    解释?

    解释就等于掩饰!

    他不止偷吻她,还妄想……摸……她……好么!

    别以为她不知道!!

    简直过分!

    他太不要脸了!!

    若不是她反应快,故意嫌他臭,这会儿还指不定被他怎么欺负着呢!

    严甯想到自己刚才被他搂在怀里肆意妄为的亲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用鞋底板抽他的脸。

    不要脸!不要脸!叫他这么不要脸!

    她是万万没想到他敢如此放肆,竟然趁她“醉了”占她便宜。

    而自己想反抗却又不能反抗,真是憋屈得要死!

    严甯越想越呕,越呕脸就越冷。

    “我没有……不是那样的……我……”霍冬急得语无伦次,额头都冒汗了。

    “你明明就侵犯了我,还想狡辩?!”她火冒三丈,越吼越大声。

    “不是侵犯,我只是情不自禁……”他皱着眉低着头,难为情地小声呐呐。突然他敏锐地嗅到什么,蓦地抬头看着她,“你装醉?”

    呃……

    严甯愣了一下,眼底不由自主地划过一丝心虚。

    “谁、谁……谁说我装醉了?!我是真醉好吗!!”怕被他看出端倪,她连忙稳住心神,强装镇定地冲他吼。

    “那你怎么知道我侵犯了你?”狡猾的男人,用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气定神闲地将她的军。

    “我……”严甯呼吸一窒,好在她立马反应了过来,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反将他一军,“我诈你呢!瞧瞧,你分明就是心虚,我一诈你就自己招了!”

    霍冬刚占了点上风,立马又被小女人一脚踩在脚下了。

    他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怕惹她恼羞成怒,自己又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垂眸,极小声地说:“我只是亲了一下你的额头,不算侵犯……”

    “你再说一次你只是亲了我的额头!”严甯一听这话又炸了。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实诚了?

    他不是最光明磊落的吗?

    现在撒谎不说还敢做不敢认?

    霍冬肯定不敢认啊,因为深知认了就是一个“死”字在等着他啊!

    他紧张地舔了舔唇,硬着头皮无赖到底,“真的只是额头……”

    “那我嘴怎么肿了?!”严甯怒瞪着不认账的男人,恼火地质问。

    “……”

    此话一出,两人都愣了。

    气氛也变了。

    本是剑拔弩张,突然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霍冬目光深幽,一瞬不瞬地盯着小女人微肿的唇,呼吸一紧。

    脑子里,全是刚才把她搂在怀里肆意亲吻的画面……

    接收到男人朝自己投S过来的炙热目光之后,严甯的脸刷地一红,因为她太清楚此刻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了!

    “看什么看!!”她怒喝,强装镇定地狠狠瞪他。

    再看把你眼睛挖掉!

    臭不要脸的!

    “你喝了多少?”他深深看着她,突然问道。

    “你管我!”她伸手去扯他,想把他从门板上扯开。

    可他像是黏在门板上了一般,纹丝不动。

    霍冬没说话,就定定地盯着小女人看,目光锐利又高深莫测。

    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忍无可忍地对他吼,“你看什么啊!”

    有病咩?!

    再看真把你眼睛挖掉信不信!

    严甯气急败坏,可又不能把恼羞成怒表现得太明显,怕被他看出端倪。

    “严甯。”他突然轻轻喊她。

    她皱眉,心里咯噔一跳。

    “你没醉对不对?”他朝她靠近一步。

    “……”她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对不对?”她退,他就进,步步紧*。

    他目光犀利地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对个——你个头啊!”她气得要飙脏话,还好最后忍住了,及时改了口,同时她将*上来的他狠狠一推,气急败坏地吼他,“滚开!离我远点!!”

    “你为什么要装醉?”被她推开了他立马又*上去,问。

    严甯要疯了,仰着小脸近乎歇斯底里地冲他尖叫,“谁说我是装醉了?我是真醉真醉真醉!你听不懂啊!”

    “你为什么要恼羞成怒?”

    她越是恼怒,他就越是平静,挖了坑一步步将她往坑里引。

    “你才恼羞成怒!”

    “你心虚!”

    “你才心虚!!”

    “我爱你!”

    “我才爱——”叫了一半,她戛然而止,及时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气定神闲恬不知耻的男人,她又羞又气狠狠切齿,一字一顿地骂他,“你、去、死!”

    骂完就越过他的身边去拉门。

    可下一秒——

    嘭!

    她被他勾住了腰肢,然后干脆又果断地扑在了牀上。

    一阵天旋地转,她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压得动弹不得。

    “姓霍的你想干——”

    她大惊,勃然大吼,可最后一个“吗”字还是直接被他狠狠堵在了嘴里。

    严甯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也不知是不是被气懵了,一时竟忘了反抗。

    他那么高大,像座大山似的将她整个覆盖,别说逃,她连动都动不了。

    最重要的是他好重!

    估计是怕她挣扎,所以他把自己全部重量都放在她身上。

    压死她了快!

    他堵着她的嘴,她气死了却连骂都不敢再骂,就怕自己一开口就给了他可乘之机……

    他现在有多不要脸她今天算是领教了,所以决不能再给他任何欺负她的机会。

    严甯紧紧咬着牙关,誓死守着最后的防线。

    然而心痒难耐的男人自然是不甘心就这样贴着她的唇什么也不做的,他想更深一步……

    于是他壮着胆子撬她的牙齿……

    严甯一震,目露凶光地狠狠瞪他。

    那凶狠的眼神好似在警告他“你再撬试试看”……

    她唯一能动的就是两只手,这会儿反应过来攥成拳头就朝他脸上招呼过去。

    可他轻而易举就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儿,顺势将其摁在她的头侧。

    她彻底不能动弹了。

    严甯觉得眼前这男人今天可真是……色、胆、包、天、啊!

    她对天发誓,她是真想反抗来的,可男人跟女人天生力量就悬殊太大,所以他若有心要欺负她,她真是只有待宰的份儿。

    她动不了,亦逃不掉,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被他撬开牙齿,坚守最后的防线。

    其实霍冬也不敢来硬的。

    所以在意识到自己不会得逞之后,他识时务地放弃了。

    当彼此的唇一分开,她立马就咬牙切齿的冲他吼,“姓霍的你——”

    “反正你心里已经认定我刚才侵犯了你,我不能白白被你冤枉,那就坐实那个罪名好了。”他不紧不慢地抢断道。

    狡猾的男人,为自己的无耻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什么?冤枉?

    严甯要被气炸了。

    “冤枉?!你你你——”她气得发抖,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恬不知耻到如此地步。

    “难道不是?”他老神在在地瞅着她,全然不见刚才的局促。

    只要她慌了,他就可以趁乱占据上风。

    是你妹!

    严甯在心里破口大骂。

    她气得不行,却也只能在心里骂骂。

    因为她的确是装醉了……

    可她不能承认自己装醉!

    因为她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装醉理由,未免被他发现端倪,她只能一口咬定自己是真醉。

    既然是“真醉”,那当他对她不轨时,她就只能像条死鱼似的毫无感觉……

    他说他只是吻了她的额头,那么在她醉酒以及无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便只能是以他的说辞为准了。

    所以这就等于是个死局。

    明知他说谎,严甯却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怒到极致,她勾唇浅笑,“那么霍先生,冤枉了您我需要道歉吗?”

    她皮笑R不笑地看着他,媚声娇嗲。

    “不用道歉,只要你开心,你想怎么冤枉我都可以!”他一本正经地摇头,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呵呵!”严甯冷笑。

    他还真敢顺杆往上爬啊他!

    严甯严重怀疑,眼前的男人不会是有双重人格吧,怎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

    霍冬深深看着被自己压着的小女人,声音放柔,想要跟她好好说话,“严甯,我……”

    “霍先生,你很重,可以请你先起来吗?”她却很不耐烦地阻断他,没好气地冷冷说道。

    “那你可以保证不走吗?”他反问,语气里透着一丝小心翼翼。

    “……”严甯无语,狠狠瞪他。

    他还有脸跟她讨价还价?

    “滚开!你真的很重!”她恼了,冲他吼。

    “严甯……”

    “霍冬我警告你,你再不起来我发火了!”她面罩寒霜,声音顿时冷如三九寒冰。

    他知道,她不是开玩笑。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无奈,慢慢起身。

    身上的重量消失,她立马弹坐起来,一边整理略显凌乱的衣服,一边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严甯!”霍冬见状,心里不愿她走,下意识地伸手拉她。

    然而他的手还没触上她的手臂,她却先一步转过身来面对他——

    “霍冬。”她脸色平静,全然不见前一刻的恼怒,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她突然变得严肃的模样,让他心里咯噔一下,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