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5章:他洗了生平用时最长的一个澡
    《格格驾到!》第125章:他洗了生平用时最长的一个澡严甯垂眸看着面前的鸭舌和榴莲布丁,没说话。【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榴莲这种水果,对不喜欢的人来说是臭的,可对喜欢的人来说,确实很香。

    的确!又是她喜欢的!

    特意给她买的?

    然后拎到迟勋这儿来了?

    所以,他这是明知她在迟勋这儿,跑来给大伙儿添堵的?

    自己不痛快,便自私的想要所有人都跟着他不痛快?

    严甯轻抬眼睑,不冷不热地看着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

    现在知道讨好她了?早干吗去了?

    气氛僵凝。

    “七格格,你尝尝啊,我哥特意给你买的呢!”

    在这极不融洽的气氛中,霍冬和迟勋都气定神闲,唯有姜小勇如坐针毡,望着严甯近乎哀求地小声说道。

    严甯转眸,淡淡瞥了眼愁眉苦脸的姜小勇,不为所动。

    最终还是迟勋看不下去了,钳了一根鸭舌,放进严甯的碗里。

    严甯微微挑眉,看向迟勋。

    迟勋噙着笑,用下巴点了点她的碗,示意她还是尝尝吧。

    严甯轻轻勾唇,抿着浅笑拿起筷子,听话地吃掉碗里的鸭舌。

    霍冬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是不是只有迟勋的话,她才会听?

    姜小勇觉得自己在看一场极其痛苦的哑剧。

    “来来来,勋哥,这次抗震救灾你太辛苦了,我敬你一杯!”姜小勇端起酒杯,向迟勋敬酒,试图缓和这紧绷又压抑的气氛。

    他有种老大和勋哥快打起来了的感觉……

    迟勋二话没说,拿起酒杯就干了。

    喝完之后,迟勋垂眸给自己杯子里添酒,说:“要说辛苦,冬子比我更辛苦,为了救我和小七,他身受重伤。”

    然后,他举杯递向霍冬,“谢谢你冬子,这杯我敬你!”

    迟勋诚恳的一声谢,让霍冬的心,瞬时沉到谷底。

    “谢?”霍冬目光犀利地看着迟勋,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兄弟之间,言谢便是生疏,等于感情出现变故……

    迟勋自觉失言,笑着摇头,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唇表示掌嘴。

    “自罚!”迟勋很干脆地把本是要敬霍冬的那杯酒一口干掉。

    酒劲儿开始上脑,严甯有些头晕。

    看着眼前同样优秀的两人,不知是她喝醉了还是想多了,就觉得,好像有什么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食不知味的一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

    严甯说头晕,向迟勋告辞回家。

    霍冬的代言人姜小勇同志立马点头附和,对她谄媚地笑着说“一起吧一起吧”……

    门口。

    “勋哥你留步!”姜小勇阻止正欲跟着出门的迟勋,笑呵呵地说:“勋哥你刚回来肯定很累了,你就先休息吧,我们跟七格格住同一层,我们送她回家就好了。”

    霍冬买了这边的房,迟勋早就知道,所以并不惊讶。

    迟勋看向严甯。

    严甯也不想麻烦他跑上跑下的,便说:“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迟勋作罢,并未强求,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

    然后在迟勋的目送下,三人进了电梯。

    谁也没有说话,电梯里安静得只剩各自的呼吸声。

    严甯低着头看手机,仿佛眼前两座大山般的身躯根本不存在。

    姜小勇是最后进电梯的,自然是站在最前面,但他那双眼珠子一直盯着电梯门上老大和七格格的影子……

    不过最终他还是失望了,因为身后的老大和七格格都一动不动,甚至连个眼神交汇都没有。

    老大倒是一直盯着七格格看,可七格格却头也不抬,根本就当老大不存在。

    哎……

    在沉默中,电梯很快就到达了他们所住的楼层。

    姜小勇一马当先,严甯和霍冬紧跟着也走出电梯。

    “哎呀糟了,我忘了买牙膏了!”

    当严甯和霍冬出来之后,姜小勇突然叫起来,然后连忙扒开正缓缓关闭的电梯门,钻进电梯里,同时对霍冬喊道:“哥你先回家啊,我去趟超市。”

    没人理会他蹩脚的谎言。

    严甯径直朝着自己的家门走去。

    霍冬跟在她的身后。

    当她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突然小手连同钥匙一起被一只大手轻轻抓住。

    他不敢很用力,怕钥匙会硌痛她的手。

    “霍先生有事儿?”严甯抬眸,冷冷看着Y魂不散的男人。

    可她喝了酒,眼神没办法像以往那么冰冷,朦胧的目光看起来反倒变得柔情似水……

    “八戒在我那边。”霍冬深深看着她,说。

    “它怎么去的你那边,就让它怎么滚回来!”她冷笑,甩开他的手。

    当钥匙捅进锁孔,他再次抓住她的小手,没头没脑地问她:“家里有蜂蜜吗?”

    “没有!”她蹙眉,没好气地喝道。

    她想再次甩开他的手,却甩不开了。

    甚至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他突然拉了她就走。

    “你干吗?”严甯恼了,狠狠瞪他。

    他拉着她往他家走,头也不回地应道:“我有。”

    “……”她无语。

    他有蜂蜜跟拉她去他家有什么关系?

    “你喝了酒,喝杯蜂蜜水才不会头疼。”他像是知道她的疑惑似的,一边开门,一边解释。

    “我没醉!”她恼火地叫,脚尖用力,顿住不动,拒绝进他的家。

    “预防!”他微微用力,便将她拽进了屋,甚至撞进了他的怀。

    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她猝不及防,甚至比酒精更具杀伤力,侵蚀着她的大脑……

    趁她来不及反应,他连忙关上了门。

    然后他再顺势轻轻桎梏着她的肩,半强迫地将她往沙发带去。

    “你坐会儿,我去烧水。”

    他霸道而不失温柔地摁住她的肩,让她坐下。

    严甯皱眉,仰着小脸不悦地瞪他。

    “只是喝杯水,我保证!”

    他怕她生气,又怕自己一转身她就会离开,弯腰轻轻抓着她的双肩深深看着她的眼,郑重保证。

    “快点!我很困!!”

    她似是烦了他的死缠烂打,抬手狠狠挥开他的手,整个人往后倒,靠在沙发靠背上没好气地冲他叫道。

    “好,很快的。”霍冬欣喜,连忙应下。

    然后他忙不迭地朝着厨房走去。

    翻箱倒柜找蜂蜜。

    约莫十分钟后……

    水烧开了,霍冬一边用两个杯子把开水来回倒,一边用嘴使劲儿吹,直到水不烫了,才放了蜂蜜搅拌均匀。

    当霍冬端着蜂蜜水回到客厅,却发现原本靠在沙发上的小女人变成了侧躺在沙发里……

    好像睡着了。

    他走过去,将蜂蜜水放在茶几上,然后在她身边蹲下,轻轻唤她,“严甯。”

    严甯闭着眼,轻微地皱着眉头,似是有点难受,不知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沙发上睡得不舒服。

    “严甯?”他又唤。

    她毫无反应。

    她双颊绯红的模样令他深深着迷,看着看着,竟情不自禁地伸手去轻抚她的小脸。

    他的手上有茧子,摩挲着她的脸颊,让她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

    “嗯……”严甯几不可闻地嘤咛一声,撇开头,躲他的大手。

    霍冬见状,忍不住溢出一声愉快的轻笑。

    想必是他的手掌太粗糙,让她不舒服了。

    霍冬的心,无比矛盾和纠结,想唤醒她喝蜂蜜水,避免她头疼,但又希望她能一直睡下去,最好明早再醒来。

    这样他就可以有一整晚的时间,好好的看她……

    严甯突然翻身。

    估计她以为自己是睡在自己的那张大牀上,所以翻身动作颇大,眼看就要滚下沙发。

    霍冬连忙伸手去接。

    睡梦中的小女人便“主动”滚进了男人的怀抱里。

    他顺势将她打横抱起,站起来就往他的卧室走去。

    不是想对她不轨,而是想让她能睡得舒服点。

    将睡着的小女人放在自己的牀上,再小心翼翼地为她盖上被子,然后他折回客厅,去拿蜂蜜水。

    端着蜂蜜水回到卧室,霍冬把多余的灯关掉,只留下光线不强的牀头灯。

    “严甯,醒醒,喝点水再睡,好不好?”他在牀边坐下,俯首凑近她的小脸,极尽温柔地轻轻唤她。

    他还是想让她把蜂蜜水喝了。

    最好是她喝点水,然后再继续睡。

    那样她明天醒来既不会难受,而他又可以得偿所愿……静静看她一晚。

    啪。

    她突然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不疼,她没用力。

    其实不是“打”,确切地说,是“挥”。

    估计是睡梦中她觉得耳边的声音太烦了,扰了她的好梦,所以便像挥蚊子般想要赶他走。

    霍冬顺势握住她的小手,放到唇边轻轻地吻,唇角的弧度越扬越高。

    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特别激动!

    特别开心!!

    他的小女人,好像是喝醉了……

    因为喝醉了,所以不再排斥他,因为睡着了,所以才会允许他如此靠近……

    “严甯。”他深深凝睇着她,深情低唤。

    可她始终不曾睁开眼。

    并非睡得不省人事,而是意识模糊。

    酒精的关系。

    霍冬看了看牀头柜上快要冷掉的蜂蜜水,又看了看怎么唤也唤不醒的小女人……

    心,蠢蠢欲动。

    他在心里怂恿自己,喂吧,她睡着了,不会知道的……

    终究是抵不过心里的那只魔,他端起蜂蜜水,含一口在嘴里,然后俯首下去……

    用嘴喂她。

    “唔……”

    她好像不喜欢,嘤咛着胡乱摇头,躲着他的唇。

    霍冬微微拧眉,双手捧住她的小脸,不给她躲闪的机会……

    她挣脱不开,只能接受。

    一口蜂蜜水喂完,霍冬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某物被唤醒了……

    明明知道继续喂下去难受的只会是自己,可他又舍不得结束……

    喂第二口的时候,他堪堪忍住。

    然而,当第三口喂完的时候,他没忍住,伸了舌……

    刚溜进去,就感觉到她的舌来推拒,想要把他推出去……

    彼此相触的那瞬,他仅存的理智瞬间消散无踪,几乎是本能的,把她狠狠揪住……

    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一开始,严甯是拒绝的,可后来……

    稀里糊涂就败下阵来了。

    许久之后……

    “甯甯……”他终于暂停,喘着气轻轻贴着她的唇,在她已然微肿的唇上低喃。

    那温柔至极的呢喃,像是唤着心肝宝贝儿,深情款款百转千回。

    霍冬激动得不行,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如果是做梦,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甯甯……甯甯……”

    他像是唤上了瘾,一声接着一声,而每唤一声,就在她唇上轻轻啄一下。

    她清醒时,他断然是不敢用这种亲昵的语气唤她的,所以只能在她睡着的时候。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没过一会儿,他再度低下头去……

    撬开她的齿,长驱直入……

    他知道这是趁人之危,也知道这样不够光明磊落,可是怎么办呢?他忍不住!!

    想吻她,想一直吻下去……

    霍冬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自制力竟脆弱得不堪一击。

    不过是一个吻,而且还是他一厢情愿的,就已让他整个人都要为之疯狂了……

    他的手,开始不受大脑控制,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溜进被子里,徘徊在她的腿边……

    他的心里,有一正一邪两个声音,在激烈对战——

    天使:不行不行!霍冬,她睡着了,你不能趁人之危!

    恶魔:可是我想她啊!很想很想,想得全身都在疼啊!

    天使:我知道你想她,我也同样想她,可是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她醒来会生气的,甚至永远都不会理我们了!

    恶魔:她睡着了,不会知道的……

    天使:霍冬你真的不能这样——

    恶魔:我不吵醒她,一下,就一下!

    在她腿边徘徊的那只手,天使说话时,停住不动,恶魔说话时,就往她的内侧靠近……

    就在恶魔快要取得胜利的时候,突然——

    “走开……”

    睡梦中的小女人模糊地咕哝一声。

    霍冬吓得立马坐直身,收回手,正襟危坐。

    以为她醒了。

    脑子里那点不轨企图,瞬间全被吓飞了。

    好在,她没醒。

    咕哝了一声之后,她皱起的眉头轻轻舒展开来,又安静地睡了。

    霍冬大大地松了口气。

    等了一分钟,见她没有醒来的迹象,他低下头去凑近她,“甯甯……?”

    “好臭……走开……”

    可他刚一靠近,她就又皱起了眉头,且无力地挥动着小手,要赶他走。

    臭?

    霍冬一愣。

    微微拧眉,拉起自己衣领闻了闻。

    的确有一股浓郁的酒香。

    短暂的怔愣之后,霍冬失笑。

    这丫头……

    自己都喝醉了,竟然还嫌弃他身上的酒气。

    怕把她熏醒了,他连忙起身,帮她盖好被子,然后朝着浴室快步走去。

    她不喜欢他身上的酒气,那他就洗了。

    嗯,洗了她就不会嫌弃他了。

    霍冬冲进浴室,开始洗头、洗澡、刷牙,刮胡子……

    他反复的洗,反复的冲,用了比平日里多三倍的沐浴露和洗发水,恨不得用刷子把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都刷一遍,恨不得把自己洗成鸭舌或是榴莲的味道……

    反正是她喜欢的味道就好。

    当霍冬在浴室里使劲儿拾捣自己的时候……

    严甯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珠子转了转,眼底哪里还有刚才的醉态。

    她轻轻坐起来,一边注意着浴室里的动静,一边掀开被子下牀。

    她像个小偷似的,蹑手蹑脚地在房间里翻箱倒柜……

    可找了一圈,她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严甯狠狠皱眉,紧张又着急。

    卧室里没有……难道在书房?

    正要去书房,她的眼角余光瞟到一旁的衣帽间,想了想,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闪进衣帽间里。

    她紧张得要死,一边四下寻找着,一边频频歪头去看浴室的门,生怕那门会突然打开。

    就在她忍不住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找到了……

    他爸妈的遗物盒子。

    快速揭开盒盖,她拿起相册开始翻找……

    运气不错,她要找的老照片,就在这一本相册里……

    霍冬洗了生平用时最长的一个澡。

    他差点把自己的皮搓掉一层才罢手。

    直到确定自己身上再也闻不到一丝一毫的酒气,他才放心走出浴室。

    牀上,小女人依旧闭着双眼,睡得恬静安然。

    他走过去,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瞬不瞬,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觉得站着看她距离太远,他又蹲下来。

    可蹲着看了半晌,他还是觉得不满足……

    他想离她近一点,再进一点,更近一点……

    于是最后,他就上了牀。

    他想,她喝醉了,睡着了,没两三个小时是不会醒的,而他也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不会再熏着她了,所以就让他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抱抱她吧……

    嗯,抱抱她。

    一会儿就好!

    霍冬一边想着,一边轻轻钻进了被窝里。

    他屏住呼吸,激动又忐忑,小心翼翼地将睡着的小女人搂进自己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让她与自己贴在一起……

    在搂她入怀的那一瞬,霍冬的心,狠狠一颤,有种得偿所愿的欣慰和欢喜。

    太开心了!

    他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反正是很久、很久、很久了!

    近乎贪婪地看着她美丽的小脸,他的指,轻抚她的唇,一下一下,极尽眷恋地轻轻摩挲。

    看着看着,他又忍不住了……

    俯首,唇,轻轻印上她的额头。

    不敢再吻她的唇,因为他怕自己一会儿又会失控。

    所以亲亲额头就好。

    足足一分钟,他的唇,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额头。

    他满足垂眸,想继续看她,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