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2章:四叔知道吗?
    “……”姜小勇一怔,“什么意思?”

    “八卦又啰嗦!你不觉得你跟那些七大姑八大婆没有丝毫区别吗?”

    “你……我……”姜小勇顿时脸颊一红,恼羞成怒地轻喝,“我是看我哥被你欺负得太惨我不平好么!”

    “关你屁事?你有啥好不平的?&lt;=".!”严甯冷笑,白了姜小勇一眼。

    “我——”姜小勇一脸怨愤。

    可他才吐出一个字,严甯就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懒洋洋地威胁道:“你再啰嗦一句我马上就走,你‘哥’若问,我就说是你骂我,你撵我走的!”

    “你——”姜小勇狠狠抽了口凉气。

    得!

    他怕了她了!

    惹不起不惹了行么!

    姜小勇真不明白,自家老大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又坏又嚣张的女人。

    恃宠而骄的女人太讨厌了!

    算了算了,不说了,他可不想被老大罚到楼下去绕着小区跑几个小时,那太丢人了!

    “姜小勇!”

    “到!”

    姜小勇正决定放弃,可突然厨房里传来老大的轻喝。

    他以为老大听到他和七格格的谈话了,以为自己又要被罚了,吓得反射性地站起来,特别响亮地应了一声。

    三秒之后,霍冬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看站得笔直的姜小勇,又看看悠闲自得吃着车厘子的严甯,眼底泛起一抹疑惑。

    “怎么了?”霍冬问姜小勇。

    私底下,姜小勇会用“到”字回复他,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心虚。

    要么紧张。

    所以,姜小勇又对他的小女人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吗?

    “没没没……没什么啊,不是你叫我的么哥?”姜小勇忙不迭地猛摇头,强装镇定地对着霍冬讪笑。

    姜小勇很努力地装出一副“没事儿啊哥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啊哥”的样子。

    严甯轻抬眼睑,好笑地瞟了姜小勇一眼。

    本是有些不太好的心情,顿时被他的怂样给治愈了。

    霍冬又看了看严甯,见她脸上没有生气的迹象,这才放下心来。

    “摆碗筷!”

    “是!”

    姜小勇响亮应答,忙不迭地朝着厨房跑去。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饭后。

    吃饱喝足,严甯放下筷子,然后直接看向餐桌对面的霍冬。

    他说过吃完饭就告诉她的……

    接收到严甯投射过来的目光,霍冬明了。

    他缓缓起身,说:“去你那边吧。”

    “干吗要去我那边?”严甯蹙眉,眼底泛着戒备。

    那是她一个人的小天地,她不想让他去。

    霍冬瞟了眼正背对着他们在盛饭的姜小勇。

    严甯立马会意。

    什么也没说,她起身抓起蹲在一旁凳子上的八戒,朝着门口走去。

    从霍冬的家里出来,严甯把刚才随手搁在他家门口的垃圾扔到楼梯间的垃圾桶里去,然后才抱着八戒回自己的家。

    霍冬正抱着一个正方形的纸盒子站在她家门口等她。

    严甯开门,好奇地瞟了眼他抱在怀里的盒子。

    忍不住默默猜想着盒子里都装着啥……

    进屋,关门。

    霍冬一边朝着沙发走去,一边转动着眸光打量着屋内的装潢和格局。

    “开始吧!”

    严甯一p股坐在沙发里,双臂环胸挺直背脊,翘着二郎腿冷冷看着正东瞅西瞅的男人,开门见山地说道。

    “可以先给我一杯水吗?”霍冬也缓缓坐下,眼巴巴地望着准备逼供的小女人。

    严甯暗暗龇牙,忍。

    她起身,去给他倒水。

    很快,她端着一杯白开水回来,力道略重地将水放在他的面前,皱着眉不悦地喝道:“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说完!”

    罗里吧嗦的什么意思?拖延时间还是又想忽悠她?

    霍冬看了看严甯极度不耐的模样,轻轻摇头,“没了。”

    严甯没好气地又坐了下来。

    霍冬将盒子轻轻推到她面前。

    “什么?”严甯瞅着盒子,眼底泛着疑惑。

    霍冬说:“我父母的遗物。”

    遗物?

    严甯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更是疑惑不解了。

    她想知道的是他为了什么出卖她好么!

    他给她看他父母的遗物做啥啊?

    难道……

    他出卖她跟他父母的遗物有关?

    严甯把盒子抱起来,也不避讳,直接放自己腿上,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盒盖。

    盒子里,有霍妈妈的首饰,有霍爸爸的奖章,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lt;=".。

    有两本相册,里面都是老照片,是霍爸爸和霍妈妈年轻时与三朋四友拍下的……

    “我爸妈在我五岁那年意外身故了。”

    在严甯好奇地看着盒子里的东西时,霍冬轻轻出声。

    严甯抬眸,看着他。

    “车祸。”他微垂着眼睑,看着她腿上的盒子,听似平静淡然的语气,有着一丝掩藏不住的轻颤,“车子被撞进河里,然后沉了下去。”

    严甯没有插嘴,也没有发问,等他继续说。

    可他在说完这句之后,就没再说话,表示他已经说完了。

    “你呢?”终究是严甯没忍住,有些不悦地追问道。

    霍冬抬眸,与她对视。

    他没说话,看起来依旧平静,可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恐惧,还是被她瞧在了眼里。

    她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眼,咄咄逼问:“你爸妈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

    “……车里。”霍冬在沉默了几秒之后,才艰涩地开口说道:“我爸把我从车窗推出去,四爷救了我。四爷跟我爸是好兄弟。”

    严甯有些无语,又有些气恼。

    就觉得这男人真的是太呆板太愚笨了!

    虽然这件事她在婶婶那里已经得知了,可果她不知道,以及她不逼问,他是不是就不会告诉她他也亲身经历过那场恐怖的事故?

    他不是该把自己可怜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以博取她的怜悯和同情吗?

    他怎么还像是有意要隐瞒自己曾受过的苦和痛呢?

    真是想不通他脑子里都装的什么豆腐渣!

    因为早就知道这件事,所以严甯很平静,没有流露出丝毫惊讶。

    默了默,她瞅着他,问:“想他们吗?”

    五岁就成了孤儿,他的命好像比她还苦……

    霍冬突然伸手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想抽烟。

    可烟才从烟盒里抽出一半,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眸看向对面的小女人。

    严甯正微微蹙眉,目光锁住他手上的烟盒……

    霍冬二话不说就一把将烟盒捏扁,将里面的香烟尽数捏断,然后把严重变形的烟盒精准无误地掷进一旁的垃圾篓。

    她不喜欢抽烟的男人。

    他要戒烟,以后都不抽了!

    严甯默默地看着霍冬想抽烟最后又扔了烟的一系列举动,没有说话。

    他心情不好或是难过悲伤的时候就想抽烟……她知道。

    “很少。”

    把烟盒掷进垃圾篓的同时,霍冬轻轻吐出两个字。

    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还能有多想?

    果不是有他们的照片,只怕他连他们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吧……

    毕竟,那时他还那么小,记忆是有限的。

    他一直垂着眸,不让她看到他眼底的伤痛,不让她发现他内心的脆弱……

    “你说的这些……跟出卖我有关?”

    严甯将盒子放在茶几上,随手拿了一本相册,一边翻看着里面的照片,一边问道。

    霍冬的眼底骤然浮现出怒和恨,隐隐切齿,“车祸是人为的!”

    果然不是单纯的意外吗?

    “所以?”严甯停止翻照片,抬眸看他。

    “我得找出幕后凶手!”霍冬字字坚定,目光冷厉面罩寒霜,全然就是一副不报此仇死不瞑目的模样。

    严甯,“找到了吗?”

    “还没有。”霍冬摇头,眼底划过一丝黯然和挫败。

    严甯差点想安慰他说“别难过,连我四叔都还没查出结果的事,你没找到不算丢人”……

    还好话到嘴边她及时反应过来,硬生生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就算他可怜,可他还是她的仇人,安慰仇人这种人,蠢蛋才会做!

    “你想为父母报仇跟出卖我有什么关系?”严甯继续低头看照片,继续问。

    目前为止,他到底为了什么而舍弃她,是她最关心以及最想知道的事!

    霍冬斟酌了下,深深看着她,说:“在我父母出事的前几天,罗婉月曾收到过一份邮件,是我妈妈寄给她的。”

    罗婉月?

    好好的怎么扯上了她?

    “你妈妈认识她?”严甯惊讶得声音微微变调。

    “她们是同学,好像感情还不错。”

    严甯错愕。

    他们的母亲,竟然认识,竟然还是“闺蜜”?

    这个世界可真小!

    好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帝都虽大,可她们都曾是属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会认识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诶,等等等等……”严甯突然想起什么,蹙眉喊道,“她怎么知道你是你妈妈的儿子?”

    霍冬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像是担心他听不懂一般,立马又补充解释,“我的意思是你爸妈出事的时候你才五岁,但你现在都三十多了,她怎么还认得出你?”

    她曾听哥哥严楚斐说过,四叔一直重点栽培霍冬,所以这二十多年里,他要么在封闭式学校学习,要么在秘密基地训练,极少与外界接触&lt;=".。

    在没给四叔当保镖之前,是没人知道他是谁的。

    她依稀还记得,当初罗婉月看到霍冬的时候,还趾高气扬地鄙视过霍冬,以为霍冬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保镖……

    所以,罗婉月又是怎么认出霍冬的?

    “她看到我手臂上的这个胎记了。”

    霍冬撸起袖子,露出自己小手臂上的暗红胎记。

    欧晴当初也是看到他这个胎记才认出他的。

    严甯微抬下巴,恍然大悟。

    “那你又怎么记得她呢?”严甯又问。

    “她给我看了她和我妈妈的合影,而且五岁的记忆虽然很零散很模糊,但若有人提醒,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印象的。”

    严甯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是这个道理,撇了撇嘴,她点头道:“好吧,你继续。”

    “罗婉月说,她有线索,可以帮我查到当年车祸的真相。”

    闻言,严甯忍不住嗤笑出声,“她的话你也信?”

    罗婉月当初是怎么对她的,他不都看到了吗?

    一个连亲生女儿都狠得下心去羞辱以及迫害的女人,他也信得过?

    呵呵!

    是该说他想报仇想疯了?

    还是该说她在他心里太廉价?

    或许两则皆有吧!

    父母惨死二十多年,他报仇心切,不愿放过一丝一毫查出真相的机会,他的这种心态也是人之常情,倒也可以理解。

    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她在他心里廉价得只剩“利用”这个价值了!

    因为不爱她,不在乎她的感受,所以他可以罔顾她的死活,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回去。

    他对父母的孝心,她理解。

    但他对她的残忍,永远都休想得到她的谅解。

    “我妈妈寄给她的邮件就是线索。”看到她满眼讥诮,霍冬急急说道。

    罗婉月的话他自然是不会全信,可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找出真凶的线索啊。

    严甯缓缓勾唇,冷笑蔓延。

    她睥睨着他,目光阴冷刺骨,“所以你就用我换了那份邮件?”

    霍冬的心,狠狠抽搐,满眼悔恨地看着她,沉默。

    这时候的沉默,自然就是默认了。

    严甯唇角的笑靥有多美,心就有多痛。

    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比不上他已故多年的双亲,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并非她要跟他的父母“一较高下”,而是一方已故,一方却是活生生的两条生命,他做出的选择让她永远都无法释怀……

    深吁口气,严甯压制着心里的酸楚和怨愤,尽量用平静的语气继续问道:“邮件里装着什么?”

    她迫切地想要知道所有真相,原不原谅或释不释怀那都是以后的事。

    “一把钥匙。”他答。

    “钥匙?”

    “嗯。”

    “钥匙呢?”严甯低头在盒子里翻找,以为钥匙在遗物盒子里。

    哪知霍冬却说:“在四爷那儿!”

    在四叔那儿?

    他用她换来的钥匙,为什么会在四叔那儿?

    是他主动交给四叔的,还是……

    他出卖她的事儿,四叔当时也知情?

    严甯觉得有点头疼,想不通。

    “为什么在他那儿?这不是你想要的线索吗?自己父母的仇,你不自己报吗?”她看着他,犀利似剑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进他的眼里,似是想要借着他的眼,看穿他的心。

    她想看看,看看他的心里到底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他的眼底一片平静,讳莫深,让她怎么也看不清。

    “四爷的命令,你觉得我能违抗?”霍冬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这话……

    严甯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这么说,当年那件事,四叔的确是知情的?

    “你拿我跟罗婉月交易的事儿……四叔知道?”严甯的眼神变得更加犀利,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的情绪变化。

    霍冬默默斟酌了下,然后避重就轻地说:“四爷也在追查我父母出事的真相,他希望我不要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当罗婉月提出要跟他做交易的时候,他向四爷报告过,但他并没有跟四爷说是用严甯作交换。

    一是时间紧迫。

    二是他跟严甯之间那点事儿他在不能给她未来的时候他没脸主动跟四爷挑明。

    三是他觉得说了也白说,没必要。

    反正当他跟四爷说罗婉月手里可能有他们需要的线索时,四爷只对他说了六个字——

    不计一切代价!

    他想过,就算他跟四爷说是用严甯作交换,四爷最后给他的回答也依旧只会是这六个字!

    从后来四爷来到医院亲自抱走严甯,之后却对这件事只字不提,甚至并未责备他来看,便足以证明他的猜想是对的。

    四爷站到今天这个高度,一路走来经过多少腥风血雨就算没见过也可以想象得到。

    所以,处在四爷的位置,权衡利弊最是慎重,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必须以大局为重。

    而且,那时罗婉月的真面目并未被识破,严家的人估计谁也没想到罗婉月会是一个那样歹毒的母亲。

    四爷日理万机,自然没空对这种家庭琐事多加注意,所以就算他说是用严甯做交换,四爷也不会觉得罗婉月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样。

    只要不是要了严甯的命,四爷都会答应!

    而当时的他,在多方因素的困扰下,跟四爷一个想法……

    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及时发现她的重要性,否则他跟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般境地。

    若是时光能倒回,回到那个让他悔恨终身的夜晚,他一定不会那样伤害她!

    人总是在伤害造成之后,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也总是在失去之后,才发现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没有失去,又怎懂珍惜?

    只有自己痛了,才能深刻地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

    在她生病之后,在经历与病魔争夺她之后,他终于知道自己心里最想要的——

    就是她!

    他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她!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醒悟得太晚,但他觉得,只要自己的心还在跳动,他就会拼尽全力去赎罪,去弥补,去挽回……

    爱她已经成了一种本能,他早已不能自主。

    听了霍冬答非所问的回答,严甯的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不给他逃避的机会,冷冷逼问,“霍先生,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四爷不知情,全是我的错,与四爷无关!”他垂着眼睑,闷声说道。

    他不想让她对四爷有想法……

    他们是亲叔侄,四爷也是真的疼她,他不希望他们的亲情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

    “你怀疑我四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