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1章:你上辈子是女人吧
    知道想要他主动坦白基本是不可能的,严甯索性开门见山,“当时你跟罗婉月达成了什么协议?你到底为了什么东西出卖我?”

    她记得罗婉月想抓她的头发,霍冬出手抓住罗婉月的手腕,罗婉月对霍冬说了一句“你想反悔吗”,然后霍冬就松开了罗婉月的手……

    这说明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再后来,她紧紧抓着他的手求他救她,她曾清楚地看到他有一瞬间的动容,可当罗婉月说“你不想要那份东西了是吗”的时候,他狠心扯开了她的手……

    她倒是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竟把她这个活生生的人给比了下去。

    霍冬目光微微一闪,似是为难,似是犹豫,依旧保持着沉默。

    她都问到这个程度了他还不肯说?

    严甯眸色一沉,“呵!”

    冷笑一声,她倏地将他狠狠推开,转身就走。

    “严甯!”霍冬急喊,连忙伸手抓住她,不敢让她带着怒气走掉。

    她回头,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他看了看四周,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俯首靠近她冷漠的小脸,压低声音对她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家之后我再告诉你,好吗?”

    严甯不置可否,微微挑着眉尾睥睨着眼前的男人,默默衡量着他话里的可信度。

    好吧,反正她也等了这么久了,不在乎再多等这一下。

    半晌后,严甯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嗯。”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说,“回家之后我再告诉你”……

    严甯当时对霍冬这句话的重点放在“告诉你”三个字上,并未多想其他。

    可当她回到自己的小窝之后,才发现其实重点应该放在“回家”二字上……

    回到自己的小窝,严甯随意洗漱了下,换了居家服,再收拾了一下屋子。

    出门倒垃圾,一不留神,八戒也跟着跑了出来。

    “八戒你给我站住!”

    看到八戒冲出门外,严甯连忙大喝。

    听见麻麻在吼,八戒停下脚步,回头瞅着麻麻。

    “你想跑去哪儿?给我回家去!”严甯佯怒地瞪着毛茸茸又圆滚滚的八戒,极有威严地沉声命令。

    八戒瞅了瞅凶巴巴的麻麻,又转头瞅了瞅前方的某一处,转动着眼珠子叽咕叽咕地叫了几声。

    “你咕咕咕的说啥?听不懂!”严甯拎着垃圾袋出门,好笑地朝着八戒走去。

    突然,八戒快速往前一窜,然后趴在隔壁住户的门上就开始挠门。

    “喂!八戒你疯了么?掏人家门干吗?你想找打是不是?”严甯大惊,忙不迭地跑上前去阻止。

    她边压低声音呵斥八戒,边用脚去轻轻踢它,要把它撵回家。

    哪知这家住户的门没锁,被八戒掏了几下之后,竟露出一条门缝……

    八戒一溜烟儿就钻了进去。

    严甯错愕。

    “八戒!”她冲着门缝急喊。

    可八戒钻进屋里就瞬间不见了踪影。

    严甯狠狠蹙眉,局促地站在门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她将垃圾袋放门边,蹲下来对着门缝里小小声地喊,哭笑不得又气急败坏,“八戒你给我出来!”

    屋内什么声音都没有。

    等了一两分钟,八戒还是没有出现,严甯没辙,只能站起来敲门。

    叩叩叩……

    “有人在吗?”她将门推开一点。

    玄关将客厅遮挡了大半,她看不到屋里到底有人没人,也没人回应。

    她搬来没多久,左邻右舍一个都不熟悉,所以隔壁住的什么人她连见都没见过。

    “请问有人在家吗?”她又问,音量加大了些。

    屋里静悄悄的,完全就像是没人在家的样子。

    难道是房主出门时忘记关门了?

    可如果是出门的话为什么不关灯?

    客厅里的灯大亮呢!

    不过这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八戒哄出来。

    “八戒,快出来,麻麻回家了哦。”深深吸了口气,严甯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柔。

    可八戒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就是不出现。

    严甯都快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了,或许八戒根本就没进去……

    可是不能啊!

    她亲眼看到八戒溜进去的啊!

    “八戒啊,你再不出来麻麻不要你了哦。”严甯简直快疯了,近乎哀求地呼唤着调皮的小家伙。

    又等了几秒,严甯仅存的耐心终于消磨殆尽,狠狠咬着牙根,冲着屋内小声喊:“八戒!你到底出不出来?你再不出来以后就别回家了!!”

    还是没声音。

    见威逼利诱都不行,严甯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你别让我进来抓你哦,我抓到你你今天就屎定了我告诉你!”她怒,气得狠狠切齿。

    严甯觉得今天的八戒太反常了。

    以前只要她唤三声八戒,它一定会向她跑过来,哪怕只是看她一眼,然后再跑开去自己玩儿。

    绝不会像今天这样,怎么唤都不出来。

    思及此,严甯心里泛起一丝担忧。

    终于忍不住,她小心翼翼地往屋里走,边走边喊,“哈喽,有人在吗?”

    客厅里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

    “八戒,八戒你去哪儿了?快出来,八戒。”她赶紧弯腰往茶几和沙发下看,边找边唤。

    客厅里找了一圈,没有。

    见厨房也亮着灯,严甯微蹙着眉头鬼使神差地走过去。

    “小混蛋你给我出来!”

    厨房的玻璃推拉门半开着,她走过去就看到一条毛茸茸的熟悉大尾巴。

    不是八戒的尾巴还能是谁的!

    八戒歪头瞅了严甯一眼,嘴里正吧唧吧唧嚼着什么。

    仅仅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八戒又转回头去继续吃,只留条尾巴在她的视线里。

    见八戒竟敢无视自己的呼唤,严甯怒不可遏,决定今天非要狠狠教训它一顿不可。

    “八戒!”严甯怒喝,一脚踏进厨房里,朝着八戒藏身的小吧台走过去。

    走了几步,她猛地定住。

    “你——”她愕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蹲在吧台下拿干果给八戒吃的男人,失声叫道:“你怎么在这儿?!”

    是霍冬!

    严甯有点懵。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了。

    他的家不是这个小区啊,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是这么悄无声息的!

    霍冬将剥好的碧根果放在地板上,让八戒慢慢吃。

    然后他一边轻轻拍了拍手和衣摆,一边缓缓起身。

    霍冬看着“自投罗网”的小女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同时在心里默默斟酌着该怎么说才能让她不生气。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而进。

    “呀,七格格你过来玩儿啊!”

    姜小勇手里拎着一个袋子,袋子里全是他刚才去超市买的酒。

    看到严甯,姜小勇特别自然地跟她打招呼,仿佛他们是非常熟稔的好邻居。

    “你们怎么在这儿?这谁的房子?”严甯的眉头越皱越紧,眼底开始酝酿狂风暴雨。

    “我哥的啊!”姜小勇一边将易拉罐啤酒放进冰箱里,一边头也不回地应答道。

    严甯,“……”

    这房子霍冬的?

    那他以前的房子呢?

    还有,这房子他什么时候买的?

    而且他搬到她隔壁她怎么一点都没发觉?!

    “我没地方住啊,只能赖着我哥咯,可他以前那房子太小了,所以换个大点的呗!”姜小勇放好啤酒,回头见严甯冷着脸不说话,便笑米米地解释道,完了还贱兮兮地对她鞠了个躬,“七格格,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他以前的房子太小?

    这借口很烂好么!!

    一百二十平就他俩单身狗还不够住?

    而且这里的面积与他原来房子的面积一样好么!

    严甯无语地看着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姜小勇,已经不想浪费口水跟他说话了。

    “八戒,回家了!”她走到正吃得不亦乐乎的八戒身边,威严十足地喝道。

    八戒抬头看她,嘴巴吧唧吧唧一直动,明显舍不得美食。

    严甯怒,弯腰就要去捉贪嘴的八戒。

    “留下来吃饭吧。”霍冬连忙伸手去抓住她的手腕,深深看着她,壮着胆子小声邀请。

    “不吃!”她一把挥开他的手,没好气地狠狠剜他一眼,喝道。

    吃什么吃!

    气都气饱了!

    他不敢再碰她,只能侧身挡住她的去路,急切地说:“还是吃了再走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不然我跟小勇吃不掉,浪费就可惜了。”

    “关我什么事?我又没叫你准备——所以这全在你的计划喽?!”

    她倏然想通一切,睥睨着他冷冷笑道。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今天这一切都是他蓄谋的吧,先是把八戒引进他家,然后再把她也骗进来……

    霍冬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在知道她和迟勋住在一栋楼里之后,他就鬼使神差地把她隔壁买了下来,但一直没敢搬进来住。

    就是有时候太想她了,便在深夜时分过来一下,与她拉近一点距离,以慰藉他的相思之苦。

    这次搬过来,是在从灾区回来之后,在姜小勇的怂恿和鼓励下,他才下定的决心。

    这几天他虽然在住院,可晚上都有偷偷回来。

    他们两家阳台相邻,而八戒的窝就在阳台上。

    于是他用干果把八戒诱骗到他这边来,趁着她晚上睡着之后,跟八戒培养感情。

    八戒可以通过阳台在两家自由活动,所以几天时间下来,八戒对他这边就非常熟悉了。

    动物也是有灵性的,你对它是好是坏,它是完全有感觉的。

    这几天他近乎讨好地伺候着八戒,终于重新赢回了它的信任和喜爱。

    见气氛不太好,姜小勇连忙拎起其他的酒偷偷溜出了厨房,很识趣地给老大和七格格一个独处的空间,甚至还很体贴地把厨房的玻璃推拉门给他们关上。

    看着严甯冷若冰霜的小脸,霍冬暗暗着急,轻轻地问,“生气了?”

    “你喜欢被人算计?”严甯嗤笑一声,冷冷瞥他一眼。

    “我不是算计你,我只是……”他想解释,却又不善言辞。

    只是想做顿饭给你吃……

    当然,如果能顿顿都做给你吃就更好了。

    霍冬也不知道自己的嘴在面对她的时候怎么就变得这么笨,明明很多话在心里都想好了,可临了,他却就是说不出口。

    姜小勇对他说:“哥,打铁要趁热,现在七格格好不容易对你不再甩冷脸了,你得加把劲儿,尽快与她冰释前嫌,再破镜重圆,然后你才可以得偿所愿!”

    他觉得姜小勇说得很有道理,可他又怕逼太紧的话会惹她反感……

    他很矛盾,想靠近她,却又怕靠近她……

    可不管怎样,今天他都做到这一步了,怎么着也得硬着头皮把她留下来,不能前功尽弃。

    霍冬鼓足勇气,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一边去牵她的小手……

    手被他握在掌心里的那瞬,她反射性地想要甩开他,可他却先一步收紧五指,将她的小手紧紧抓着。

    同时他说:“吃了再走吧,你下午的问题,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你,等吃完饭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下午在商场的楼梯间里,他答应过她回家就回答她的问题,可刚到严家他就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和姜小勇一起离开了。

    其实严甯生气,有一半原因正是因为这个……

    她以为他又骗她!

    明明答应得好好的,可回到严家他就借故溜了,所以从严家回来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气闷这件事。

    她就觉得,他简直太不知好歹了,她肯给他一个机会解释,他竟然不珍惜?还敢骗她?!

    他现在又说吃完饭告诉她……

    他的话还能信吗?

    “我以人格保证,吃完饭就告诉你!”看出她的质疑,霍冬急切说道。

    “人格?你有吗?”她睥睨着他,轻蔑冷嗤。

    霍冬哑然。

    “那……”他苦恼地拧眉,有些幽怨地看着她,近乎讨好地问:“那你希望我用什么保证?”

    这下轮到严甯无话可说了。

    其实她只是习惯了针对他埋汰他,倒并不是觉得他真有那么差劲儿……

    严甯默了默,然后暗叹一声,无所谓地抬手一挥,“算了算了,你不用保证,反正你的保证对我来也毫无意义。霍冬,我最后信你一次,你若再骗我,从今往后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她冷冷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警告。

    “好!”霍冬立马重重点头。

    他深深看着她,目光痴迷而执着,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

    在他点完头后,严甯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他只顾盯着她看,也一言不发。

    莫名其妙就冷场了。

    “还有多久?”被他盯了一分钟后,严甯终于忍无可忍,淡淡瞥他一眼,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她真是觉得他越来越傻了,呆板木讷,像个二愣子。

    以前觉得他冷,现在觉得他蠢。

    霍冬正看她看得出神,突然被问,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吃饭啊!你不是叫我吃饭吗?”严甯无语,瞪着他没好气地叫道。

    “哦,哦,那个……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他忙不迭地应道,“你可以去外面坐一会儿,或者在这里也行……”

    不等他把话说完,严甯转身就朝着外面客厅走去。

    她才不愿意留在厨房陪他好么!

    霍冬看着严甯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落寞和无奈。

    严甯回到客厅,正好看到姜小勇捧着一个水果盘从卫生间里出来。

    水果盘里装着满满一盘色泽诱人又硕大饱满的车厘子。

    “来,七格格,吃水果,我哥特意吩咐我给你买的,你都不知道,我可是跑了好几个水果市场才买到这种又大又新鲜的车厘子。”姜小勇一边热情地招呼着严甯,一边朝着沙发走去,完了还冲严甯挤了挤眼,笑得有些贱兮兮的,“我哥说你最喜欢吃车厘子了,是不是啊?”

    严甯默不啃声,在沙发上坐下,神色复杂地看着茶几上姜小勇推到她面前来的水果盘。

    嗯,水果她最喜欢车厘子。

    可是……

    他怎么知道?

    她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他啊!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她的喜好的?

    严甯一边猜想着,一边捻了一颗车厘子放嘴里。

    嗯,甜。

    她忍不住又吃了一颗。

    然后一颗又一颗,完全不客气了。

    姜小勇趁机坐在严甯的身边,又开始帮自己老大说好话。

    “七格格啊,你说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哥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对他那么狠心呢?他为了救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感动么?”姜小勇也拈了一颗车厘子丢嘴里,半是不平半是埋怨地小声说道。

    “他欠我的还多着呢!”严甯低着头继续吃,甚至连眼睑都没抬一下,淡淡哼道。

    姜小勇哑然。

    老大的确对他说过,是老大对不起七格格在先……

    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

    看在曾经那么爱的份儿上,就不能试着宽恕吗?

    而且现在老大这么爱七格格!

    老大对七格格可谓是低眉顺眼小心翼翼,七格格叫老大往东,老大绝对不敢往西。

    他敢断言,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老大更爱七格格了!

    姜小勇默了两秒,看了眼厨房的方向,然后看着一脸漫不经心的严甯苦口婆心地劝道:“可就算如此,你要他弥补或者赎罪也得留他条命啊,他要是真有个什么事儿,他欠你的你找谁还啊?”

    “闭嘴。”严甯轻轻吐出俩字,眼底泛着一丝不耐。

    姜小勇一声叹息,“七格格啊,你都不知道,其实我哥他很可怜——”

    “姜小勇,你上辈子是女人吧?!”严甯抬眸,紧蹙着眉头极尽嫌弃地睥睨着姜小勇。

    “……”姜小勇一怔,“什么意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