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20章:为了什么出卖我?
    呯!

    女子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像股飓风一般袭到他们面前。

    没有人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听一声闷响,左鸿飞就被来人一记狠厉的拳头狠狠揍翻在地。

    来人力道之猛,揍得左鸿飞仰面倒地之后还往后滑行了两米,直到脑袋撞上一家店铺的玻璃橱窗下方的边角线瓷砖才停了下来。

    “啊,左少!”

    在短暂的懵逼之后,名叫莎莎的女子回过神来,花容失色地尖叫着朝左鸿飞扑过去。

    左鸿飞的嘴角汩汩流出鲜血,右边脸颊已经一片麻木,甚至都感觉不到痛了。

    他动了动嘴,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

    左鸿飞艰难地半支起身,低头吐出一口血水,而恶心的血水中,两颗红中透白的牙齿赫然在目……

    “哎呀左左左、左少,你你你……你的牙、牙齿……”女子惊恐尖叫,吓得语不成声。

    人来人往的商场里,如此动静自然引来了众多好奇的注视,加上女子堪比喇叭的高分贝尖叫声,更是把周围店铺里的顾客和员工都吸引了出来。

    当看到自己的牙齿都被打掉了的时候,左鸿飞整个人都懵了。

    在帝都,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高官贝宗云的亲外甥,谁见了他不得礼让三分?

    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人打掉了牙齿,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在帝都混?

    “你——”

    左鸿飞腾地坐起来,怒不可遏地瞪着揍他的人。

    可他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下一秒——

    嘭!

    一只脚踹上他的胸口,把他踹得又倒了回去。

    而那只脚,最后还狠狠踩在他的胸口上。

    左鸿飞被踩得胸口剧痛,呼吸不畅,一张脸瞬时就涨成了猪肝色。

    霍冬的脸色,冷得已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鸷冷的目光杀气四溢,高大的身躯笼罩着一层阴森的黑雾,如同罗刹来袭般让人望而生畏。

    严甯也被这突发状况吓了一跳。

    看到左鸿飞被揍的那瞬,她忍不住幸灾乐祸,心道叫你嘴贱叫你嘴贱挨揍了吧活该……

    可当看清使用暴力的人是谁之后,她心里的欢喜顿时减半。

    他怎么又打人?!

    还没吸取到教训吗?

    上次打人不是已经被降职了吗?

    这次他是想被直接革职不成?

    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贝宗云的外甥,他这是想上天呢?!

    他可真是越来越胆儿肥了啊,最初打了豪门公子,然后在灾区打了一个s长,今天居然连贝宗云的外甥都敢打。

    他就不怕惹祸上身么?

    严甯狠狠蹙着眉头,不悦地看着把左鸿飞踩在脚下的霍冬,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当然,她并不是担心他会被革职,而是讨厌随便动用武力的男人。

    嗯,就是这样的!

    不过……

    看到人渣被揍……

    还是挺爽的!

    虽然她并不提倡暴力行为,但有些人渣,不给点教训是永远都学不乖的。

    见左鸿飞被霍冬踩在脚下,女子吓得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畏惧霍冬身上的寒气,不止不敢呼救,甚至还本能地往后退开两步,避免自己被殃及池鱼。

    “你……”左鸿飞被霍冬强大的气场骇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挨了一拳的脸颊已经肿得老高。

    霍冬想踩死左鸿飞!

    任何说她坏话或是羞辱她的人,他都想狠狠踩死!!

    霍冬面罩寒霜,目光冷厉,踩着左鸿飞的心口缓缓蹲下去,然后单手揪住左鸿飞的领口,将他的头提起来,咬着牙根阴冷吐字,“再有下次,就不是掉几颗牙齿这么简单了!我会让你这辈子再也说不了话!!”

    再也说不了话?

    是要杀了他还是割了他的舌头?

    左鸿飞脸如白纸,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因为霍冬揪着他的领子勒住了他的脖子,以至他磕磕巴巴话都说不清楚,“你……你……你敢……敢!”

    应该还是惧怕的成分居多。

    因为他很清晰地感觉到,霍冬是那种说得出就做得到的人!

    “你可以现在就试试!!”霍冬的声音越发阴冷,且杀气四溢。

    左鸿飞不敢试。

    他就想着,万一自己倒霉遇上个疯子呢?

    现在的霍冬被停职反省,正是“潦倒落魄”的时候,心理肯定不正常,惹急了说不定就会跟他来个玉石俱焚。

    反正霍冬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左鸿飞如此一想,心里更是发虚。

    他讨厌严甯,讨厌得要死!

    几年前他惹了她,被严楚斐揍得半死,今天不过嘲笑了她两句,又被霍冬打掉了牙齿……

    被严楚斐揍,他勉强还想得过去,毕竟严楚斐是严甯的亲哥哥,可霍冬……

    凭什么?

    他现在既不是严甯的保镖,也不是严甯什么人,他凭什么为严甯抱不平?

    他就想不通了,霍冬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揍他?!

    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霍冬又不是不认识他,又不是不知道他是贝宗云的亲外甥,竟敢冲上来不由分说就打掉他两颗牙齿,这不明摆着没把他舅舅看在眼里吗?

    六阿哥严楚斐他惹不起,但他岂能被一个据说已被停职的小参谋如此羞辱?

    左鸿飞不服!

    不管怎么说,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太怂。

    于是左鸿飞强装镇定地吸了口气,硬着头皮冲着霍冬切齿怒吼,“你敢动我一根寒毛我舅舅不会放过你!”

    呯!

    霍冬又是狠狠一拳。

    很仁慈地揍的另一边。

    左鸿飞被揍得头晕目眩,大脑里嗡嗡作响,红肿的脸,终于可以对称了。

    面对强悍的霍冬,左鸿飞毫无还手之力。

    霍冬拎起左鸿飞的领子,阴沉的俊脸泛起一抹轻蔑的冷笑,“你回去告诉贝宗云,让他尽管来!”

    字里行间,尽是不屑以及挑衅。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

    严甯转身就走。

    事情若是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而她知道,只要她走,霍冬就会走……

    果然……

    她没走两步,身后就响起了他追来的脚步声。

    “我四叔知道你有暴力倾向吗?”

    当他追上来与她并肩而行之时,她直视着前方,淡淡讥讽道。

    他不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试图从她平静的外表下看穿她内心的真实情绪。

    “还是你不想当军人了?”她转眸,噙着冷笑瞥了他一眼。

    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纪律,尤其还胆敢跟贝宗云叫板,他这是在花样作死好吗!

    他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几米远的楼梯间走去。

    “干吗?”她蹙眉,转动手腕想要挣脱他的大手。

    可她越是想挣脱,他越是抓得紧。

    霍冬置若罔闻,只管拉着小女人往前走。

    “你拉我去哪儿?”严甯看着男人的侧脸,不悦轻喝。

    他还是一言不发。

    严甯深深吁了口气,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他说:“霍冬,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吵,你别惹我好吗?”

    她的话音刚落,他就推开了楼梯间的门,然后将她拉进去。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他狠狠纳入了怀里。

    他抱着她,紧紧的。

    她的鼻端,全是他的气息……

    严甯心里极力压制着的那股烦躁感,终于有些压不住了,因为她隐隐感觉到,他将要提起她不愿面对的话题……

    她排斥,抗拒,却无力阻止。

    因为越阻止他提起,自己的脆弱便越是无处遁形……

    “严甯……”霍冬以着恨不得把她勒进身体里的力道紧紧拥抱着她,埋首在她耳畔,声音嘶哑而颤抖,“对不起!”

    对不起……

    严甯的心,狠狠一抽。

    她轻勾唇角,似笑非笑,以一种满不在乎的语调淡淡说道:“好像你对不起我的事情蛮多的,所以你这声‘对不起’是指哪件事?”

    “严甯!”他松开她,布满痛楚的双眼深深看着她平静的小脸,说:“我知道你恨我,可我不后悔!!”

    啪!

    她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狠狠的!

    霍冬的一声“不后悔”,如同一根导火线,瞬间引爆了严甯心中的愤怒和悲伤……

    恨意,瞬间涌上心头,再迅速浮现在眼底。

    从他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这楼梯间拉走的那刻起,严甯就一直在心里不停地劝着自己别生气,别在意,别被情绪夺去理智……

    可他一声“不后悔”,让她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她狠狠瞪着他,手心被震得发麻。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里,她咬紧牙关极力隐忍着心里那股正奋力燃烧的怒意和恨意。

    她明明讨厌暴力,这会儿却恨不得打死他。

    不后悔?

    他还敢说他不后悔?!

    他让她的人生变得如此糟糕,他竟然还敢理直气壮地说不后悔?

    身体是她自己的,命是她自己的,他凭什么给她做决定?

    他凭什么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让她做手术?!

    他到底凭什么!!

    他根本就不懂,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能拥有一具完整的身体意味着什么!

    她到现在都还没学会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残缺……

    更甚至,她都不敢正视自己缺失的部位,更不敢在没穿戴整齐之前面对镜子里的自己……

    霍冬挨了一巴掌,没有任何怨言,也不觉得委屈,因为他知道,这一巴掌是自己应得的。

    即便挨了打,即便知道她生气,可他还是要说:“我不后悔,只要能让你活着,做什么我都不后悔!”

    嗯,这件事,他不后悔!

    对他来说,生命高于一切!

    只要坚强,一切磨难都可以战胜,这世间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可生命不同!

    生命只有一次,没了,就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严甯看到他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就怒火高涨,气红了眼,扬手又要给他一巴掌。

    可这一次,他却将她的小手半路拦截,且顺势将她用力拽入怀里。

    她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狠狠瞪他,奋力挣扎。

    他微微用力便将她牢牢控住,垂眸看着她布满愤恨的小脸,异常严肃地说道:“严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好好活着更重要!”

    严甯不说话,凶狠的表情像是恨不得咬死他。

    他俯首靠近她,在她唇上颤声低喃,“让我看着你死,我做不到……”

    “那霍先生你现在看到我被人指指点点戳着脊梁骨骂残疾的样子,开心吗?”她的唇角勾起轻笑,用甜腻的嗓音不紧不慢地问道。

    霍冬脸白如纸。

    “不许胡说!你不是!!”他勃然大喝,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肩,力道有些失控。

    严甯微微蹙眉,双肩被他如同铁钳似的大手抓得很疼。

    “不是什么?残疾吗?”

    她依旧在笑,满腹怨恨致使她说出一些伤人伤己的话也在所不惜。

    她一口一个“残疾”,比她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还更具杀伤力。

    让他的心,如刀绞,如斧劈,如万箭穿过……

    他越来越发现,她的言语往往比她的巴掌更能起到惩罚他的作用。

    倏地,他用力捧住她的双颊,扣着她前进一步,将她抵在楼梯间的墙壁上,低头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以吻封缄。

    他要狠狠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那些剜他心窝子的话……

    严甯愣了一下。

    他很用力,碾得她的唇轻微刺痛。

    她回过神来,紧蹙着眉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没有剧烈挣扎,但眼底已经浮现出了不悦之色。

    霍冬用力堵着小女人的唇,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只是不想再从她嘴里听到那两个字。

    那两个字太刺耳了,他每听一次,心就更痛一分……

    霍冬整个人微微颤抖,在昏暗的光线中深深看着严甯的眼,在她唇上安慰轻哄,“严甯,不要被别人的言语影响,你不是……”

    “我现在不是个完整的女人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就算你霍冬有天大的本事能堵得住悠悠众口,难道还能自欺欺人一辈子?”她冷笑出声,阴冷的气息喷薄在他的唇上。

    不完整……

    霍冬的心,抽搐不停,痛得他冷汗淋漓。

    他强忍痛楚,急切地说:“严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对你都是一样的,我不会介意——”

    “霍先生你误会了,你介不介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严甯冷笑更甚,阻断他的自以为是,然后冷冷补上一句,“是我自己介意!!”

    对!

    是她自己介意!

    是她自己过不去这个坎!

    是她自己无法战胜心理障碍……

    霍冬如鲠在喉,已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是的,他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只要她能好好活着,他什么都可以接受的。

    “霍冬,我现在就算是死,都不是‘全尸’了你知道吗?你说我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她微微仰着小脸,噙着一抹悲凉苦涩的笑意望着他,幽幽说道。

    “不要胡说!!”他大喝,真真是怕了她这样的丧气话。

    他低头,颤抖着唇轻轻贴在她的唇上,闭着眼难受低喃,“严甯,我知道你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惩罚我,因为你知道我听不得你说这样的话……”

    严甯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无声冷笑。

    唔,被他看出来了。

    是啊,她就是故意的!

    凭什么只让她一个人难受呢?

    这一年多里,她独自承受了多少痛苦和折磨,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把她变成这样,他给了她无尽的痛苦,现在该是她以牙还牙的时候了不是吗?

    凭什么她一个人痛呢?

    好歹她也得拉个垫底的不是么!

    要痛,大家一起好了!

    其实她的报复心也不是那么强的,不管是罗婉月也好,是他霍冬也罢,只要他们不再来招惹她,她也并不是非要反击不可。

    是他们不依不饶,非要逼她还手!

    既然如此,被她报复惩罚,不也是活该么?

    他说他爱她?

    真好!

    像他这种沉稳冷酷的男人,估计也只有“爱”,才能将他狠狠伤害……

    严甯沉默安静,对霍冬的痛苦呢喃没有任何反应。

    霍冬轻轻睁开双眼,眼底泛起一抹血丝,深深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女人,“我知道你怨恨我,我也知道这件事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可是严甯,爱一个人怎么舍得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呢?

    “你爱着我的时候,宁愿自己葬身江河也不愿拖累我,你都忘了吗?”

    他永远都记得,甚至记忆犹新,当初在那断崖上,她被困在随时会断裂的树枝间,他想尽一切办法要救她,可她却在看到他也会有危险的时候,毅然决然地跳入江河……

    她宁愿自己被淹死,也不想拖累他!

    虽然后来他立刻跟着跳下江河,虽然最后他们都化险为夷,但她当时那种爱他就不忍他有事的心态,他到现在都忘不了。

    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说,你爱着我的时候……

    严甯的心,抽搐了两下,微微泛疼。

    忘?

    那么深刻的记忆,想要完全忘记真的挺难的。

    明明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乍然提起那些事,却又仿若是昨天一般,历历在目……

    那时候的她,多傻多天真啊,以为只要付出,就一定能得到回报……

    人啊,总要吃过亏上过当,才能真正长大!

    还好,她都挺过来了!

    收起那些久远的记忆,严甯轻轻一笑,故意扭曲他的话,“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喜欢,便怎么伤害都情有可原?”

    “我不是这个意思……”霍冬连忙摇头。

    “你说你不后悔?”她却并不在意他的回答或解释,抢断问道。

    “不后悔!”他摇头,态度坚定。

    她微微挑眉,“每一件事?”

    “不!”他再次摇头,且强调:“只是这一件!”

    他伤害她那么多,做错的每一件事他都很后悔。

    “那你觉得你做得最后悔的事又是什么?”

    最后悔的……

    霍冬眼底的猩红更甚,他低头,用额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嘶哑而颤抖,“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迄今为止,他最最后悔的,便是这件事了!

    严甯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攥紧,虽极力隐忍,却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痛啊!

    这个伤口,到了今时今日都还在汩汩流血,怕是永远都无法结痂,永远都好不了了……

    当时的她也真是恨他恨到了极点,才会想要喝他的血。

    虽然他的血超级恶心。

    回想当时,霍冬心如刀绞,悔不当初,“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为……”

    “以为孩子不是你的?”严甯冷笑。

    “嗯!”

    严甯,“如果那个孩子不是你的,你又有什么权利决定他的去留?”

    虽然当时是她误导了他,让他以为孩子不是他的,可就算如此,他也不能狠心扼杀一条生命不是吗?

    霍冬的喉咙如同灌满了砂砾,每说一个字都像是硬挤出来的一般,嘶哑破碎痛苦不堪,“我妒忌!严甯,我妒忌!我不要你给别的男人怀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他说他妒忌……

    他说对不起……

    严甯唇角的冷笑染上苦涩,“霍冬,你真的太奇怪了,当初的你既然不想要我,那我给谁怀孩子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嗯,是没关系。

    可那时,他还没有确定自己的心意,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她,所以他很纠结,情绪反复,总是一面拼命地抗拒着她,一面又被她深深吸引……

    他内心充满了痛苦,没有感情经历的他不知该如何应对这种想爱又不敢的矛盾心理。

    他知道他没资格,可在听说她怀孕了,而孩子不是他的那一刻……

    他就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人都是自私的,情人眼里又哪能容得下一粒沙子呢?

    其实现在想想,那时的他,就已经对她爱到无法自拔了吧……

    严甯瞅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在默默等待。

    等待他更深的坦白……

    可他除了认错和道歉之外,其他却只字不提。

    “还有别的原因吗?”终究还是她先沉不住气,冷冷问道。

    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不管这件事的背后还有没有隐情,她都必须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否则她怎能对得起那个无缘的孩子……

    “……”霍冬突然沉默。

    知道想要他主动坦白基本是不可能的,严甯索性开门见山,“当时你跟罗婉月达成了什么协议?你到底为了什么东西出卖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