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9章:残疾人
    霍冬深深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嚷着叫着,亲下去,亲下去,亲下去……

    嗯,霍冬,快亲下去,难得她今天对你这么好,你还不懂得把握机会就可以去死了!

    霍冬被心里的声音怂恿着,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然后情不自禁地朝着她的唇一点一点地靠近……

    严甯先前还觉得没啥,可当她看到他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时,终于发现周遭的气氛变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但她没躲,也没推开他,只是在彼此的唇就要触上的那瞬,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想干吗?”

    她吐出来的字,就喷薄在他的唇上,如同一根羽毛轻抚,让他从唇上痒到心底……

    可同时,他又被她这三个字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整个人都僵住了。

    “没有……我……我只是……那个……”一贯沉稳冷静的男人,突然就成了结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严甯微仰着小脸睨着窘迫又局促的男人,想笑,却又觉得心酸……

    曾经,在她还爱着他的时候,他若有现在一半对她好,他们之间也不至于会弄到如今这个无法挽回的地步。

    只可惜……

    一切都晚了。

    现在的他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所以,同情他是一回事,要原谅他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他的身世再可怜,也抹不掉他曾狠狠伤害过她的事实。

    所以,她暂时给他好脸儿,纯粹只是因为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并没有别的意思。

    他又想亲她?

    做梦去吧!

    严甯默默腹诽,又淡淡瞥了眼局促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男人,然后没再说什么,从他身边越过,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想要一亲芳泽却未能如愿,甚至因为自己的心急而破坏了难得的相处和本是美好的气氛,霍冬失望又懊悔。

    唉……

    重重叹了口气,他转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自己眉宇间夹杂着的忧伤和落寞,简直差点都快要认不出自己来了。

    镜子里那个看起来沮丧又失落的男人,真的是他么?

    “冬子哥!”

    空气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唤,紧接着姜小勇有些鬼祟地出现在卫生间的门外。

    霍冬连忙收起颓然的情绪,正了正脸色,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狼狈的一面。

    “哥,吃饭了!”姜小勇一边说着,一边闪进卫生间里。

    霍冬打开水头洗手,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姜小勇走到老大身边,用肩撞了撞老大的肩头,挤眉弄眼地笑看着老大,极小声地问:“怎么样?”

    他和总统夫人一直悄悄关注着卫生间里的情况,所以在看到七格格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立马就溜进卫生间来问情况。

    霍冬洗好手,关掉水头,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直接无视八卦心泛滥的姜小勇。

    “喂,哥,到底咋样啊?跟我说说嘛……”姜小勇连忙追在霍冬的身后,小小声地嚷着叫着。

    七格格跟冬子哥在卫生间里单独相处了快十分钟,他们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哎呀,他好奇死了!

    霍冬置若罔闻,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姜小勇一个。

    总统大人不在家,不用那么注重规矩,加上总统夫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所以姜小勇也有幸坐上了严家的餐桌。

    “小七,你下午有空吗?”

    开饭没一会儿,欧晴喝了口汤,抬眸看向对面默默吃饭的严甯,轻轻问道。

    突然被点名,严甯抬头与婶婶对视,想了想,说:“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那陪我逛街吧!”欧晴喜上眉梢,立马说道。

    严甯微挑眉尾,钳了块肉放嘴里,细嚼慢咽,不置可否。

    欧晴怕自己的意图太明显,连忙噙着笑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想去给楠楠买点衣服,他最近很能吃,长得快,衣服都变小了。”

    给宝贝弟弟买衣服,严甯的确拒绝不了。

    “好啊!”她豪爽点头。

    欧晴和姜小勇快速地对视一眼……

    “夫人,你们买了东西需要人拎的对吧?”姜小勇双眼亮晶晶地望着欧晴,一脸谄媚。

    欧晴用眼角余光瞟了眼严甯,在发现她的脸色没有任何不对时,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你想跟我们去啊?”欧晴笑米米地反问。

    “嗯嗯嗯!”姜小勇点头如捣蒜。

    霍冬没说话,从开始吃饭就一直在帮严甯夹菜,甚至还把虾剥好了蘸了作料才放进她的小碗里。

    严甯瞥了他两眼,可他我行我素,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好说什么,只能他夹什么她就吃什么。

    “行,那你就跟我们去吧!”欧晴看着满眼期待的姜小勇,点头应允。

    “谢谢夫人!”姜小勇一脸兴奋,喜滋滋地笑着道谢,完了之后,他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小声呐呐,“那个……”

    欧晴,“还有什么要说的?”

    姜小勇看了看始终沉默的老大,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和急躁。

    老大简直就是个闷葫芦,一点都不懂得为自己争取机会,可急死他了!

    哎,他这颗心为了老大都快被操碎了好么。

    “夫人啊,小太子也要去吗?”姜小勇一边在心里默默腹诽,一边装模作样地问欧晴。

    欧晴点头,“当然啊,他不去的话怎么试衣服?”

    “那……”姜小勇顿了顿,偷偷瞟了眼沉默吃饭的七格格,“小太子也是需要人抱的对吧?”

    “必须啊,他又还不太会走路。”欧晴笑道。

    姜小勇双眼发亮,“那我哥也要一起去的对吧?”

    “他为什么要一起去?”欧晴挑眉,佯装不解。

    “因为抱小太子这个任务非他莫属啊!”姜小勇理所当然地说道

    小太子是总统大人和总统夫人的心头肉,那可是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闪失,所以由武功高强的冬子哥保护着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欧晴和姜小勇像唱双簧一般,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

    “唔,小勇你说得好像蛮有道理的。”欧晴往姜小勇的碗里加了一块鸡翅以示奖励,然后转头看向霍冬,“那冬子你下午有时间吗?”

    闻言,霍冬第一反应不是点头,而是定定看着严甯。

    他目光锐利,仔细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想着如果她的脸上浮现出不悦的话,那他就……

    只能算了。

    好在,她看起来很平静,没有任何不高兴的痕迹。

    霍冬正暗自欣喜,姜小勇就急得忍不住了,偷偷在桌子下踩了老大一脚,压低声音小声催促及提醒,“哥,你在想什么啊?夫人在问你话呢!”

    “嗯!”霍冬看向欧晴,重重点头。

    别说他现在是养伤期间根本没事,就算有事,他也必须“没事”,干妈和姜小勇这么帮他,他怎能辜负?

    “行,那你俩就跟我们一起去吧,抱孩子以及拎包的任务就交个你们了。”欧晴看着霍冬和姜小勇,笑得更愉快了。

    “夫人您放心,我跟冬子哥保证完成任务!”姜小勇抬头挺胸,回答得响亮又清脆。

    “好。”欧晴喜笑颜开,“吃饭吃饭,吃完我们就去!”

    姜小勇也笑得特别开心,“好咧!”

    当然,霍冬也很开心,但他不敢表露出来。

    因为担心会惹她不高兴。

    严甯埋头吃饭,没有不高兴,甚至没有任何反应。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商场里。

    三个小时后。

    欧晴和严甯进入第n家母婴用品店。

    霍冬和姜小勇则在店外等候。

    “哥,你累么?”

    姜小勇的双手此刻已经拎满了袋子,垮着脸苦哈哈地看着一手抱着小太子一手推着婴儿车的老大,蔫蔫地问。

    “不累!”霍冬看着母婴店里面,目光一直锁着严甯。

    看着她和店员交谈,看着她为小太子挑选衣物,看着她抢着付账的模样……

    百看不厌。

    听老大说不累,姜小勇满腹怨怼,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你现在是有情饮水饱,当然不累……咳咳……”

    话未说完,就被老大凉飕飕地看了一眼。

    姜小勇吓得立马就被口水呛了。

    霍冬没理他,瞟了他一眼后,又转回头去继续看着店内的严甯。

    嗯,他不累,一点都不累。

    他甚至想,如果能这样陪着她走一辈子就好了……

    姜小勇咳了好半晌才总算把那口气顺了过来,狠狠咽了口唾沫,待气息平稳,也转眸看向店内的七格格和总统夫人,忧伤地感叹道:“艾玛(哎哟妈呀)!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男人都不喜欢逛街了,原来逛街这么累啊,简直比咱们部队里的训练还累人啊!”

    所以,姜小勇和这世上绝大部分的男人一样,对女人逛起街来没完没了且一点也不会累的现象表示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姜小勇的抱怨,霍冬仿若没听见一般。

    只顾盯着自己心爱的小女人看。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严甯和欧晴终于从母婴店里出来了。

    然后,姜小勇同志的手上又多了五个袋子。

    姜小勇的脸上忍不住又偷偷挂了一条黑线。

    他的两只手已经拎满了小太子的衣服和生活用品,虽然不重,可他拎着袋子的样子太惹人注目了好么!

    来往的顾客都频频朝他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呢!

    当然,抱着小太子的老大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是众人的焦点。

    一个硬汉抱着一个小奶娃,这种组合回头率还真是蛮高的。

    可老大神色自若,对来往行人的注视视若无睹,一点也没有难为情的迹象。

    爱情真可怕!

    老大为了挽回七格格可真是够拼的,竟然当“奶爸”当跟班都甘之如饴。

    姜小勇默默感叹。

    小太子看到妈妈,立刻歪着身子向妈妈伸手,要抱抱。

    “你们渴不渴?我们去喝点东西吧。”欧晴一边从霍冬的怀里接过儿子,一边愉快地问着。

    “好啊好啊!”姜小勇忙不迭地猛点头,求之不得。

    他真是又渴又累,早就想休息了。

    欧晴用嘴努了努前方,“那我们去那边吧,那边有个咖啡馆。”

    姜小勇拎着袋子迫不及待地朝着咖啡馆先行而去。

    严甯却说:“婶婶,你们先去,我——”

    “你去哪儿?”

    她话未说完,霍冬就急切地问。

    “厕所!你要一起去吗?”严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之余,一时脑热,调侃的话就那样冲口而出了。

    哪知霍冬竟一本正经地点头,“哦,好——”

    “滚!”严甯脸颊一红,狠狠瞪他一眼,轻轻骂了他一声。

    他可真是……

    得寸进尺是么?

    蹬鼻子上脸是么?

    给点阳光就灿烂是么?!

    她骂完,转身就走。

    转身前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许跟。

    霍冬愣在原地,跟不是,不跟也不是……

    其实严甯不是去厕所,而是想回去楼下的一家店里。

    她刚才在那家店里给小太子看中了一套衣服,非常好看,小太子穿上一定会格外的帅气。

    可是衣服型号太大了,适合两周以上的孩子穿,所以婶婶就说不要,而且婶婶嫌贵……

    可她就是想买,现在穿不了可以等小太子再大一点穿,没关系的。

    严甯步履匆匆,一心想要快点回去那家店里,买下衣服后去与婶婶回合,免得婶婶担忧。

    突然——

    “啊……”

    她与一个正从精品时装铺里走出来的妙龄女子撞了个正着。

    女子穿着十二厘米的高跟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逼得往后退了两步,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声。

    “呀,对不起对不起……”严甯忙不迭地道歉,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女子,避免女子摔倒。

    哪知女子根本不领情。

    “你这人怎么搞的?没长眼睛啊?!”女子一脸怒容,把严甯伸到面前的手狠狠挥开,怒斥道。

    严甯蹙眉。

    突然很后悔自己刚才说了那声“对不起”,一是这女子不识好歹,二是这错并非该她一人承担。

    严格说来,这个小意外两人都有责任。

    可这女子竟先发制人,把错都推到她的身上,是见她孤身一人好欺负么?

    严甯眸色微冷。

    正想走人,不再理会这陌生女子,可突然,一道透着熟悉感的声音饱含着讥诮破空而来——

    “哟!瞧瞧这是谁啊,我说咋这么面熟呢,原来是七格格啊!”

    女子身后的店铺里,走出来一个年轻男子,长得倒不算难看,可那双时刻流露出邪气的眼睛,却给他的整体形象减了大分。

    有种男人的邪气显得魅惑雅痞,很吸引人。

    可有种男人的邪气除了给人一种猥琐与不入流的感觉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左鸿飞便是属于后者!

    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个人渣了?

    两年?

    还是三年?

    反正很久没见过了!

    严甯目光淡漠地看着左鸿飞,默默地想着。

    听到左鸿飞的声音,女子立马转身,一改刚才凶悍的表情,小鸟依人地靠在左鸿飞的胸膛上。

    很显然两人是一伙儿的。

    严甯又想,还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啊,像左鸿飞这样的人渣,看上的女人果然跟他也是一路货色。

    “什么七格格?”

    一听左鸿飞那语气,女子立马便意识到有好戏,一边用轻蔑的眼神瞅着严甯,一边娇声嗲气地问着左鸿飞。

    左鸿飞扯动嘴角,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嘴里回答着身边的女子,眼睛却是盯着严甯的,“你这个井底之蛙,连严家的七格格都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在帝都混呢你?”

    字里行间,尽是对严甯的讥讽和不屑。

    “严家的七格格?啊,就是那个……”女子恍然大悟般“啊”了一声,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对呀!就是那个家喻户晓芳名远播的七格格啊!”左鸿飞拥着女子,噙着邪笑睥睨着严甯,还故意加大音量,试图吸引来往行人的注意。

    严甯从看到左鸿飞的那一刻,心情就已经糟到谷底,现在再看到左鸿飞一副找茬的姿态,心里便隐隐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想惹事,她转身欲走。

    “喂!你撞了人就想走?!”

    可她刚转过身去,女子就冲上来挡住了她的去路,不许她走。

    严甯的脸,瞬时冷若冰霜。

    “我已经道过歉了!”她看着挡道的女子,冷冷说道。

    严甯浑身寒气四溢,让女子不由心生畏惧,偷偷咽了口唾沫。

    女子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有金主撑腰,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女子抬头挺胸,对严甯娇喝道:“你撞得我脚都崴了,一声对不起就想算了?”

    “你想怎样?”严甯问,眼神和声音都格外的冷。

    “左少。”女子看向左鸿飞,媚声娇嗲,征求他的意见。

    左鸿飞一步步走上前来,一边伸手拥住女子的肩,一边用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严甯,“算了莎莎,咱还是不跟残疾人计较了,免得别人说我们欺负残疾人。”

    严甯的脸色,冷若三九寒冰,双手,一点一点地缓缓攥紧……

    “残疾人?”女子不解,也上下打量着严甯,一脸困惑。

    女子想,这七格格明明好手好脚的,哪里像是残疾人啊?

    “咱们美貌无双的七小姐少了一个胸,你说是不是残疾人?”

    左鸿飞的嘴角高高扬起,笑得特别张狂得意,而且猥琐的目光极其嚣张地直直盯着严甯的右胸位置……

    故意要让严甯难堪,左鸿飞的音量一再加大。

    于是经过他们身边的行人,闻言都朝着严甯投去或惊讶、或好奇、或怜悯的目光……

    “少了一个胸?”女子也一脸惊讶,夸张地叫道:“哎呀!那她岂不是只有一个——”

    呯!

    女子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像飓风一般袭到他们面前,下一秒,左鸿飞就被一记狠厉的拳头狠狠揍翻在地……

    -本章完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