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7章:你高兴就好
    倏地,他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

    严甯震惊,狠狠瞪他,本能地撑着他的胸膛奋力推拒。

    霍冬身上有伤,被她推得像是骨头快要断掉了一般剧痛,额头很快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可即便快痛死了,他还是紧紧扣着她,吻得不管不顾……

    他几乎是凶狠地碾压着她的唇,不给她丝毫闪躲的机会。

    仿佛一松开,他就再也抓不住她了,所以,他怎敢放手?

    “霍……你……唔……”

    严甯又惊又怒,想出声警告,可刚一开口,就被他乘虚而入……

    他的舌,胡搅蛮缠,肆意妄为……

    严甯想反抗,可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她根本憾动不了他一丝一毫。

    而她越是不配合,他就越是凶狠,不一会儿,她的舌根就被他口允得又疼又麻,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

    甚至连呼吸,都快要被他夺走了。

    她那点挣扎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没两下,她就推不动了。

    累到筋疲力尽,她索性不挣扎了,就冷冷地看着他痴狂的模样,眼底没有丝毫温度。

    感觉到她的安静,霍冬丢失的理智也慢慢回笼,吻,亦不再刚才那般凶狠,变得温柔了许多。

    严甯从始至终都睁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不管他何卖力的想勾起曾经的回忆,她都没有丝毫反应&lt;=".。

    她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人偶,噙着一抹讥讽的冷笑,冷眼看着他一个人疯狂,一个人沉沦在这个睽别已久的吻里……

    霍冬并不敢奢望能得到小女人的回应,只是看着她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心,还是忍不住狠狠地抽搐。

    疼……

    很疼!

    时至今日,他悔不当初。

    后悔在她最爱他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她。

    他知道,只怕自己穷其一生,也休想再得到她曾给予他的那种纯粹的爱了……

    她永远都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爱他了!

    更或者,她根本就不会再爱他了……

    在严甯冷酷又残忍的目光中,霍冬满腔的情意,渐渐被冻结。

    一个人的吻,终于进行不下去了……

    他结束了吻,不敢看她冷漠无情的眼,直接把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

    “严甯,不管你讨厌我也好,怨恨我也罢,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

    他沉闷出声,充满痛楚的声音字字坚定。

    以前他没有勇气争取,是他顾虑太多,是他懦弱无能,在把她伤到体无完肤的过程中,他渐渐发现了原来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非她不可。

    尤其是在知道她患癌的噩耗后,他幡然醒悟,才明白没有什么是比“在一起”更重要!

    所以现在,不到最后一刻,他决不放弃!

    不放手?

    严甯勾唇浅笑,悠然轻吐,“那是你的事儿,你高兴就好。”

    她说,你高兴就好……

    充满嘲讽的一句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他的一切决定都与她无关。

    他爱也好,不爱也好,他放弃也好,不放弃也好,统统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终究还是把他鄙弃在她的心门之外……

    他最怕的,莫过于此。

    心口开裂,霍冬痛得屏住呼吸,唇角的苦笑蔓延开来。他贴近她的唇,在她唇上悲凉叹息,“严甯,果你真的那么恨我,真的那么不想看到我,那你杀了我吧,我死了,就不会缠着你了!”

    对她,他已别无他法,估计也只有死了,才能做到真正的放手。

    “杀你?然后搭上我自己?呵呵!我有那么傻么?”她却笑了,笑得云淡风轻又残忍无情,“霍冬,你是死是活跟我都没多大关系……不!是没有丝毫关系!我还有大好的人生呢,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葬送自己的下半生,你说呢?”

    不相干的人……

    比起“仇人”,“不相干”三个字更让他不能接受。

    然而这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她接下来的这句——

    “不过诅咒好像不犯法对吧?那等我回去后,每天三炷香祈求老天让你不得好死,你看这样成吗?”

    她笑靥花,用最甜的声音,说着最毒的狠话。

    霍冬脸白纸,被万箭穿心。

    “成!”他闭上眼,笑着点头,在她唇上颤声低喃,“你高兴就好……”

    嗯,严甯,只要你开心,我不得好死又何妨?!

    说完,他放开她,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男人僵硬的背影,透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以及深深的落寞和孤寂……

    呯!

    门被关上,一室寂静。

    严甯坐在牀上,一边暗暗咬着牙根,一边用手背狠狠擦拭着红唇,试图擦掉他残留在唇上的气息。

    霍冬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双手撑在洗手池的台面上,低着头,笑得苦涩又悲凉。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弥补对她的伤害?

    难道真的唯有一死,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翌日。

    严甯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

    房内只她一人,霍冬已不见踪影。

    她翻身而起,换衣洗漱。

    十分钟后,严甯拎上行李袋,下楼。

    小旅馆外,霍冬坐在车里,闭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

    姜小勇一身特种兵装扮,背上背着厚重的装备,蹲在车头,像个无限怨念的孩子,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圈圈。

    看来油已加好。

    严甯径直走向驾驶座。

    “等一下等一下!”

    身后突然响起老板娘的声音。

    正拉开驾驶座车门的严甯回头。

    “来,姑娘,这几个煮鸡蛋你带上,路上饿了的时候吃。”老板娘将一袋煮鸡蛋递到严甯手里,笑米米地说道。

    盛情难却,严甯伸手接过,“谢谢老板娘。”

    “不客气不客气,慢走啊!”

    “老板娘再见!”严甯坐进驾驶座,将煮鸡蛋随手放在副座里,然后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跟老板娘道别。

    “再见再见。”老板娘退后两步,挥了挥手。

    叭叭——

    严甯摁了两声喇叭。

    蹲在车头的姜小勇站起来,面无表情地退到一边。

    严甯蹙眉,不解地看着姜小勇,似讥似讽地戏谑道:“姜小勇,你是想留下来等着娶媳妇儿吗?”

    姜小勇没说话,满腹幽怨地瞥了她一眼。

    严甯见状,更不解了。

    “开车!”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再问,后座里本是闭着双眼的男人突然冒出两个字。

    他突然出声,严甯下意识地瞟了眼中央后视镜,发现他并没睁开眼。

    严甯没理他,把头探出车窗,对姜小勇喊,“喂!你不上来我真走了……”

    哪知她话音未落,姜小勇突然转身就朝着前方小跑而去。

    严甯挑眉,心下讶然。

    忍不住又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发现霍冬依旧闭着双眼无动于衷。

    怎么了?

    姜小勇这是被罚跑步回帝都?

    几小时的车程跑步回去?只怕到了帝都腿也废了吧!

    不过,她比较好奇的是……

    姜小勇为什么被罚?

    是因为后座里的男人昨晚和她闹得很不愉快,所以他今天迁怒姜小勇?

    昨晚……

    她都记不清昨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他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呆了很久很久,反正在她睡着之前,他没出来。

    后来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朦胧中感觉到有人站在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没有被吓醒,因为她知道,站在牀边的不是别人,是他……

    所以她特别放心地继续睡。

    严甯一边回想着,一边启动车子朝着姜小勇跑步前行的方向追去。

    “姜小勇!上车!”

    追上姜小勇后,严甯歪头喊道。

    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即便她不喜欢以霍冬马首是瞻的姜小勇,可见他被霍冬责罚,就想救他。

    姜小勇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跑,对严甯的好意毫不领情。

    他都烦死她了好么&lt;=".!

    他今天被老大罚,还不都是因为她啊!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

    今早起来,他守在双人房的门口等着老大出来,以为昨晚老大终于愿以偿,便喜滋滋地等着老大犒赏他。

    哪知老大从房里出来后并不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脸色反倒是前所未有的冷。

    他还没来得及问老大抱得美人归了没,却被老大先一步质问风铃是怎么回事。

    那个……

    昨天他被罚不准吃饭,所以就趁严甯在楼下用餐的时候,在双人房里挂了那个风铃,然后用一根透明的钓鱼线绑住风铃,再把钓鱼线牵向窗外……

    只要在外面轻轻一拉钓鱼线,风铃就会摆动。

    所以在严甯洗澡的时候,他就让老板娘去窗外拉钓鱼线。

    严甯被吓到了,根本就没空细看,自然没有发现端倪。

    当她跑去单人房找他们的时候,老板娘从准备好的楼梯爬进房间取走了钓鱼线……

    为了撮合他们,他连装神弄鬼都使上了,他容易么他?!

    偏偏还得不到一句好!!

    得不到一句好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被责罚,这简直……

    天理何在?!

    严甯见姜小勇不理自己,黛眉一蹙,微恼。

    淡淡瞥了眼不识好歹的姜小勇,严甯油门一踩,车子快速地往前射去。

    好心没好报!

    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什么将带什么兵!

    严甯瞟着车窗外的后视镜,看了眼固执地埋头奔跑的姜小勇,又瞟向中央后视镜,看了眼始终闭着眼的霍冬,没好气地在心里默默腹诽。

    一个小时后……

    前方不远,就要上高速了。

    严甯放慢车速,看向后视镜里那不屈不饶跟着车子跑的姜小勇。

    默默叹了口气,她一脚踩下刹车。

    一边等着姜小勇跑上来,一边淡淡瞟了眼后座里终于睁着眼但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的心可真狠!

    好歹姜小勇也是他的兵,且那么崇拜他拥护他,他竟然狠心让姜小勇背着那么重的装备跑了几十公里。

    看姜小勇那满头汗的样子,她都不忍心了好么。

    当姜小勇跑上来要经过车子的时候,严甯推开驾驶座的车门,跳下车伸手拦住姜小勇——

    “我累了,你开车&lt;=".!”

    姜小勇立正,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默默看着严甯没说话。

    “我来——”霍冬淡淡吐字,欲下车。

    严甯却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去,直视前方冷冷道:“我宁愿死他手上也不愿死在你手上!”

    受了伤还开车?谁敢坐?

    反正她不敢!

    她的命很珍贵,才不要交到他手上。

    姜小勇默默站在车外,呼吸渐渐平稳,等候老大的命令。

    老大不开口,他不上车。

    霍冬沉默半晌,抬眸看向姜小勇,“开车!”

    姜小勇立马卸下背上的装备,往副座上一扔,然后快速敏捷地跳上车。

    仿佛生怕老大反悔一般。

    车子重新上路,避免气氛尴尬,姜小勇打开了音乐。

    充满忧伤的歌声,顿时在车内流淌开来。

    ……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

    想起你的脸庞

    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

    偏又想到迷惘

    是谁让我心酸让我牵挂

    是你啊

    ……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

    是张信哲的“信仰”。

    特别忧伤的一首歌,轻易就能将人带入那种悲伤的意境里……

    严甯微微一怔。

    霍冬撇头看向车窗外,心口泛起一股钝痛……

    喉间尽是苦涩。

    从旅馆出来,他就一直没敢看她。

    他对自己说,不看不想,心就可以少痛一点。

    听着忧伤的老情歌,严甯微蹙着眉头,默默忍耐。

    当这首歌重复播放第三遍的时候,严甯忍无可忍地轻轻踹了下姜小勇的椅背,“姜小勇,能不单曲循环么?”

    “恐怕不行……”姜小勇轻轻咽了口唾沫,嘴角微微抽搐,“歌库里只有这一首歌。”

    他也是刚发现的,早知道就不放歌了。

    现在关不是,不关也不是。

    严甯心里那股烦躁的感觉又来了。

    “关了!”

    而就在她想要开口的那瞬,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突然冷冷命令。

    姜小勇伸手一摁,音乐声戛然而止。

    车厢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般的静谧中。

    霍冬继续看着窗外。

    同时他对自己说,不管心里有多痛有多苦,自己默默承受就好,没必要把血淋淋的伤口揭开来公诸于世。

    反正她也不会心疼,你懦弱给谁看?

    她比你想象中更狠心,她可以对任何人仁慈,却唯独对你残忍……

    连对一直针对她的姜小勇,她都可以施以同情之心。

    偏偏就是你,得不到她一丝一毫的怜悯!

    面对她这样的差别待遇……

    他是该喜?

    还是该悲?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日后。

    严家。

    “夫人呢?”

    严甯进入客厅,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欧晴的身影,便问一旁打扫卫生的帮佣。

    “在二楼,帮四爷收拾书房。”

    严谨尧的书房不让佣人进入,所以打扫都是欧晴亲自动手。

    严甯径直上楼。

    叩叩叩……

    “婶婶。”

    叩了叩门,她轻喊一声。

    “我在里面,进来吧!”欧晴立刻回应,轻快的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

    严甯推门而入。

    “婶婶你叫我回来有事吗?”严甯一边朝着正在擦拭书柜的欧晴,一边问道。

    半个小时前,欧晴打电话给她,让她立刻回严家。

    她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欧晴却又不回答。

    “有啊!”欧晴拿着一个相框在擦,点头道。

    “什么事?”严甯走上前去,蹙眉问。

    以为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哪知——

    “吃饭啊!”欧晴理直气壮地吐出一句。

    “……”严甯唇角微微抽搐,无语。

    欧晴擦好相框,将其摆回原处,却在收手时,一不小心手指勾到了相框的边缘……

    相框往地上坠落。

    严甯出于本能地伸手去接。

    接住了。

    “呀!吓我一跳!”欧晴惊呼一声,庆幸不已,“还好你接住了,不然摔碎了你四叔又要骂我了。”

    “我四叔敢骂你?”严甯一边漫不经心地垂眸去看手里的相框,一边噙着笑戏谑调侃。

    四叔的确很有威严,这是众所周知的,可四叔在婶婶面前……最多不过就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所以四叔和婶婶把“一物克一物”这句话诠释得那简直是淋漓尽致!

    “当然敢啊,他有多凶你不知道啊?我经常被他骂的。”欧晴顿时一脸怨愤,说起那个霸道野蛮的男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用在严谨尧身上那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年轻时那么霸道,老了还是那么霸道,真是讨厌死了!

    “哇,四叔年轻时好帅啊!”

    严甯突然发出一声赞叹。

    欧晴垂眸,看着相框里的照片,不屑地撇了撇嘴。

    帅有什么用?

    还不是混蛋一个!

    “嗯,这个也不错,虽然比四叔差那么一丝丝,不过也蛮有味道的耶。”严甯盯着照片里跟四叔并肩而站的另一个年轻男子,好奇地问欧晴,“这是谁啊?婶婶。”

    欧晴目光诡谲地看了严甯一眼,不答反问,“你不知道他是谁?”

    闻言,严甯愣了一下,抬眸莫名其妙地看着欧晴,“我应该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冬子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