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6章:非常想她
    《格格驾到!》第116章:非常想她(新年快乐!)严甯下意识地定睛看着霍冬,霍冬也正看着她,眼神是全所未有的炙热……

    就在她不知该如何反应时,隔壁又传来了暧昧的申银声……

    女人嗯嗯啊啊的娇、喘,与牀铺吱吱呀呀的声音交融在一起,简直像是一首高亢激昂的交响曲,听得严甯头皮发麻。【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隔壁毫不收敛的动静和声音,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去!

    严甯的脸,瞬间爆红。

    顾不得他会不会继续盯着她看了,她赶紧再次钻回了被子里。

    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今天真是邪门了!

    是不是妖魔鬼怪什么都要来一遍才算完啊?!

    这隔壁的住客也真是的,明知这破旅馆隔音效果这么差,还整那么大声干什么啊?

    显摆自己能力强?

    能力再强能强得过她身边这个……

    啊呸呸呸!

    严甯你被鬼吓疯了么?

    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严甯用被子死死捂住自己的头,在心里拼命地命令自己别乱听别乱想。

    可该死的!

    她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越是让自己别去注意,隔壁女人的叫声就越是无孔不入,偏要往她耳朵里灌。

    甚至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夸张……

    严甯只觉得自己全身的J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相较于严甯的不自在,霍冬则难受得不是一星半点。

    他心里本就不平静,这会儿听到隔壁传来的那种声音,身体某处立马就有了反应……

    与她纠纠缠缠这么多年里,他们总共才做了那么几次,虽然他定力好,但那不代表他不渴求……

    其实他非常想她!

    非常非常的想!

    她不在的那些日子,他夜夜梦里都是她,全是她。

    他做了太多太多她被自己狠狠欺负的梦……

    所以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听觉效应,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霍冬呼吸发紧,一瞬不瞬地看着整个人都躲进被子里的小女人,心里那股想要朝她扑过去的冲动,强烈得快要把他*疯。

    这一刻,对两个人来说都同样的煎熬,简直可谓是度秒如年。

    可隔壁的住客却一点都没有“自己的快乐正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的意识,不止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把牀摇得越发的响,有种不把牀铺摇散架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女人高亢的叫声,更是此起彼伏延绵不绝……

    严甯躲在被子里,闭着眼捂住耳,忍!

    霍冬看着裹成一团的严甯,脑子里全是曾经那些稀有而珍贵的瞬间……

    也在极力隐忍!

    约莫十分钟后……

    隔壁依旧没有消停,肆无忌惮、越演越烈……

    严甯终于忍无可忍。

    只见她腾地爬起来,跪在牀头就朝着墙上狠狠地拍——

    “还让不让人睡了?小声点!!”

    边拍边对着墙壁那头的住客咆哮。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隔壁的声音,戛然而止。

    严甯在吼完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这样的举动有多么不合时宜。

    霍冬先是悚然一惊,而后是忍俊不禁……

    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吼,让他大开眼界,因为他没想到在这样尴尬的场景下她还敢站出来制止隔壁的住客。

    而她红着脸发飙的模样,多少带着点害羞的成分……

    是因为有他在身边,是因为他们曾经也这样抵死缠绵过,所以她才觉得害羞,是不是?

    其实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对过去那些美好恋恋不忘的,她也不曾忘记,是不是?

    霍冬痴痴的看着一脸彪悍的小女人,心里的希望之火,不由得更加旺盛了些。

    他现在的要求不高,只要她不是真的对他已无动于衷,就够了。

    想要追回她的路,不管有多艰辛,也不管还有多遥远,他都不怕。

    嗯,只要她对他还有感觉,哪怕只有一点点,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动力和勇气。

    当感觉到霍冬向自己投S过来的炙热目光时,严甯就惊觉自己的失控,尴尬又懊恼。

    哎,她真是被气晕头了,居然做出如此丢脸的举动。

    她就该死死捂住耳朵,装睡装死都行,该装作自己什么都听不到就好了。

    冲动是魔鬼,这话还真不假!

    严甯无比懊悔,心如打鼓,红着脸不敢与霍冬对视。

    而隔壁,消停只是短暂的,不过几秒之后,牀铺耸动的吱呀声又再度响起……

    严甯无语了。

    偏生身边的男人还一直盯着她看,目不转睛。

    严甯心里烦躁得很,倏然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转眸狠狠瞪着他,她勾起嘴角Y测测地对他冷笑,“霍冬,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蠢?”

    蠢?

    这可从何说起?

    霍冬微微拧眉,被小女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间僵凝。

    霍冬不敢说话,默默看着严甯,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踩着地雷。

    严甯狠狠磨了磨牙,越想越气,冷冷瞪着他愤愤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

    她真是越想越不对劲儿!

    其实她一早就怀疑过,只是在这破地方,就算确定了是他捣鬼又能怎样?

    她既走不了,也不敢一个人睡!

    谁都知道,这世上没有鬼神之说,可试问,就算明知没有鬼魂,又有几人能做到真正的无所畏惧?

    这是一种心理恐惧,对绝大部分女生来说,都克服不了。

    反正她怕!

    他等于是掐住了她的软肋,知道她既战胜不了心里的恐惧,又不会再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去任性,所以才弄出这一出又一出。

    卑鄙!

    无耻!!

    道貌岸然、表里不一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以前真是被爱情蒙蔽了心和眼睛,连他是什么人都没看清。

    “不是!”

    霍冬一惊,立马坐直身来,摇头否认。

    “什么车子没油了,什么只剩两个房间了,什么风铃无风自响,现在连隔壁这种……”严甯唇角的冷笑更甚,目光冷若三九寒冰,“后面还有什么?嗯?”

    风铃无风自响?

    霍冬眼底划过一丝了然,难怪她刚才一进屋就让他把风铃取下来扔掉。

    原来她被吓到了。

    这个该死的姜小勇!

    “不是我!”霍冬再次摇头,认真又严肃。

    “这么多的巧合,不是你是鬼啊?”严甯没好气地冷嗤道。

    霍冬无言,心底一阵绞痛。

    他知道姜小勇在帮他,但具体姜小勇做了些什么他真的不是很清楚。

    他否认不是想推卸责任,只是不想被她一再的误解。

    她本就对他有了很深的偏见,若再加深误解的话,只怕他就再无出路了吧。

    他的眼底泛起一抹血丝,死死看着她冷漠的小脸,强忍着心痛苦涩地说:“严甯,现在的我在你眼里就变得这么不堪了吗?如果我真是你认为的那种人,你当初又怎会那么——”爱我!

    “那时我瞎了!”

    他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她冷冷抢断。

    她说,那时我瞎了……

    他心剧痛,倏地将她一扑——

    严甯猝不及防,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控在了身、下。

    他高大强壮的身躯,将她整个覆压,让她丝毫不能动弹。

    “你——”严甯心里一惊,眼底划过一丝慌乱,狠狠瞪他,“想干吗?!”

    她一脸凶狠,就差在脸上写着“你再敢对我不规矩试试”几个大字了。

    霍冬知道自己情绪失控了,可他并不想冷静。

    她的话,像一把利剑般狠狠刺在了他的心上,疼得他瞬间理智全无。

    霍冬死死看着身下的小女人,恨不得立刻低头狠狠堵住她那张总是说话伤他的唇……

    “起开!”严甯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寒着脸用力推他。

    可他纹丝不动。

    迎上他饱含怨怼和痛楚的目光,她蹙眉怒喝,“起开啊你!”

    他还是不动,也不言语,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像是恨不得在她脸上盯出两个D来,或者盯穿她的心,看看她的心到底有多硬,有多狠……

    严甯试图挣扎,可他人高马大的,像座山一般压着她,她根本就动不了。

    “霍冬你别*我!”她怒了,心里划过一丝慌张。

    他失控的样子让她有点害怕。

    可能是被他伤怕了吧,所以连他的靠近,她都变得很排斥。

    “严甯,当初是你缠着我的!!”他终于开口,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他的声音轻颤,艰涩又苦楚。

    是她先招惹他的,是她怎么赶都赶不走非要爱他的,可当她终于偷走了他的心之后,却又不要了……

    “所以说我眼瞎了呗!!”严甯没好气地叫道。

    “那就瞎到底!”

    “凭什——”

    “凭我爱你!!”他勃然低吼。

    同时他紧紧捧住她的双颊,低下头去贴近她的唇。

    彼此的唇,近得只剩一厘米……

    “……”严甯沉默,一脸冷然。

    霍冬一直觉得,自己这种性格做不到把情爱挂嘴边,所以他即便心里满满都是她,却怎么也不敢大声地对她说爱……

    可姜小勇告诉他,心里有什么话就要大胆的说出来,不然谁又能知道你的心意呢?

    他以为把“我爱你”三个字大声说出来会很困难,可在被她*急了的情况下,原来竟那么自然就喊出了口……

    霍冬深深看着小女人的双眼,呼吸轻颤,“严甯,我爱你……”

    “我要说谢谢吗?”严甯的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问。

    她的眼神和表情,都出奇的冷。

    “……”霍冬心如刀绞,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严甯,你想爱就爱,不想爱就扔,我在你心里到底又算什么呢?”

    “什么都不算!”她保持着冷漠的微笑,回答得干脆又果断。

    “你说过你爱我!”他狠狠切齿,满眼怨怼。

    严甯笑了,笑得格外残忍,“我对每一任男朋友都说过这三个字,而我严甯的前男友没有一车也有一桌。”

    换言之,“我爱你”三个字对她来说,廉价得很。

    “我不信!”他狠狠咬着牙根,强忍心痛。

    他不信自己在她心里跟别的男人没有区别,他不信她见一个爱一个,他不信她是那种玩弄感情的女人……

    “爱信不信!”她笑得更甜了。

    “你不是那样的——”

    “不好意思!霍先生,让你失望了,我就是那种朝秦暮楚的女人,我就是那么任性。何必自欺欺人呢,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这人对感情向来就是如此不认真。”严甯笑靥如花,云淡风轻的承认自己就是个坏女人。

    霍冬脸色开始发白,他觉得胸腔里这会儿特别疼,疼得他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

    她不是坏女人,她在说气话,她在惩罚他曾对她的误解,他知道!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她对感情不认真又怎样?他认真就好啊!

    他既然爱上了她,那么不管她是好是坏,在他心里,都是一辈子!

    他的心,不会变,也变不了!

    “严甯,我……”霍冬的手掌,极尽眷念地轻轻摩挲着严甯的脸颊,深深看着她一片冰冷的眼睛,轻颤微哽,“我知道错了……”

    “不!霍先生,你没错!从始至终,错的都是我!”

    他话音未落,严甯就摇头更正,字字如刀,句句诛心,“是我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是我不爱惜自己,是我有眼无珠爱错了人!所以我遭了报应,我认!”

    霍冬无言以对,心痛更甚。

    严甯轻轻一笑,“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我受了这么大个教训,若再像以前那么缺心眼,那可就真应了你当初骂我的那句‘下贱’了!”

    “我不是……”霍冬心痛得快要语不成声。

    “不重要!”她含笑摇头,满不在乎地说:“你当初骂我下贱的时候是出于什么心态已经不重要了,都过去了,我早就不在意了。”

    他忍着胸腔里的剧痛,愧疚又恐慌地看着她,急切地为自己解释:“是你骂我在先的,我是太生气——”

    “所以啊霍冬!”她扬声喊他,笑得极尽嘲讽,“你现在让我觉得你很好笑你知道吗?”

    你很好笑……

    “你那么骄傲不是吗?你的自尊高过一切不是吗?当初是你自己说你配不上我的,而现在我也觉得你是‘真的’配不上我了,所以你还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什么呢?”她明明笑得很美,可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达进眼里。

    霍冬说不出话,他的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不止无法出声,甚至快要窒息。

    “你说我想爱就爱,不想爱就扔,那你呢?你以为你想不爱就将我往外推,想爱我就必须腆着脸往你面前凑?”她看着他,将他眼底的痛苦尽收眼底,唇角的笑,越发冷酷,“霍冬,咱们今晚就把话说清楚吧……”

    他倏然起身,下牀欲走。

    他不听!

    他害怕“说清楚”三个字!

    他们之间明明就说不清楚!!

    “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严甯却在他想逃的那瞬,淡淡出声,一边缓缓坐起来,一边看着他的背影,“而且在你的世界里,不应该有‘逃避’这两个字吧!”

    霍冬僵在原地,心里除了痛,就是苦。

    他的世界里,有很多负面的情绪以前都没有,比如恐惧,比如妒忌,比如悔痛……所有懦弱的表现,全是她教会他的。

    隔壁那暧昧的声音,持续不断……

    “小声点!!”

    严甯倏地又扑向牀头,在墙壁上狠狠拍了两下,厉声大喝。

    隔壁收敛了点。

    霍冬满脑子的旖旎春色,早被严甯刚才的那些话打击得一滴不剩。

    他现在心痛得什么都想不了……

    “这个世界很现实,这点你比我更清楚,而人的感情很脆弱,也很虚幻,可能前一刻我还爱你如命,但下一秒你在我心里便什么都不是了。”严甯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霍冬,我不否认我爱过你,很爱。可是你回报给我的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想不需要我再一一细诉了吧。”

    我给你的是浓烈的爱,可你回报给我的却是无尽的伤害……

    严甯含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厌恶,“有很多感情的确可以破镜重圆,可有些爱,不止回不到从前,甚至每次想起来,都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最后一句,她说得恶狠狠的,那是对自己恨铁不成钢。

    “霍冬,你不单单只是辜负了我的一片痴心,你还杀了我的孩子!”她轻轻地说,神色平静,眼底也没有丝毫波澜。

    她的表情和声音都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可她越是这副无所谓的模样,越说明这件事在她心里过不去……

    孩子……

    霍冬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碎了……

    “严甯,我……”他回头,想说什么,可临了,却又把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

    是他错!

    不管再怎么解释,错就是错!

    他愿意接受她的惩罚,只要她别把他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不管是什么样的惩罚他都接受。

    “其实我挺不解的,时至今日,你到底有什么脸来祈求我的原谅?你不觉得羞愧吗?”严甯勾着唇角,巧笑嫣然。

    霍冬倏然扑回去,双手紧紧抓住严甯的肩,急切的声音越发颤抖:“我想弥补!严甯,我想弥补对你的亏欠,我——”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弥补!”她淡淡地阻断他,轻缓而严肃地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你别打扰我就行了,真的!”

    别打扰我……

    不!

    他做不到!

    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沉稳冷静的自己,他的喜怒哀乐早就被她牵引,他已经回不去了……

    嗯,回不去了!

    她的冷漠宛若利剑,毫不留情地刺穿了他的心。

    他痛得冷汗淋漓,饶是坚强如他,那太过剧烈的痛也已让他无法承受……

    倏地,他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狠狠吻上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