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5章:你到底想干吗?
    《格格驾到!》第115章:你到底想干吗?她想,就算再怎么恨他,可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不是?

    手术后,她积极配合治疗,经过一年多的休养,她的身体基本没什么事了。

    每次复查的结果都是越来越好,不过医生也每次都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务必要小心注意,一定要杜绝不好的生活习性。

    所以,她现在是非常爱惜自己的身体的。

    这次来灾区做义工,她也考虑过,也知道最好是别来,免得影响到自己的身体健康。

    可她转念一想,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反正她心中早已没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所以趁自己还活着,在有生之年做点有意义的事,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也不枉自己来这世上走一遭,不是吗?

    都说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也等于是给自己积德积福。

    她相信老天爷是有眼睛的,不会让善良的她不得善终。

    “嗤……”

    突然头皮一疼,她龇牙,极小声地抽了口凉气。

    他扯着她的头发了!

    “对不起对不起!”霍冬也立马发现了,忙不迭地道歉,“扯疼了吗?”

    眼底尽是愧疚和懊恼,以及心疼……

    她头发没梳,发丝末梢有点打结,他的手指在往下顺理的时候,不小心就扯到了。

    他立马就道了歉,让她那已到嘴边的呵斥顿时就吐不出来了。

    算了,骂他一顿又能怎样?

    只会显得自己泼辣刁蛮罢了!

    严甯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突然朝着牀的另一侧爬去。

    霍冬一惊,以为她又生气了,正要伸手把她拉回来,却见她只是去拿手机……

    严甯拿了手机,回来依旧盘腿坐好,一边享受着男人略显笨拙的服侍,一边拿着手机玩起了消消乐。

    不找点事情做,她会觉得时间很难熬,甚至会觉得很尴尬。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电吹风呼呼的声音和消消乐的音乐声就交融在了一起。

    霍冬一边为心爱的小女人吹着头发,一边垂眸看着她葱白圆润的手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划啊划。

    这一刻,一室静好。

    霍冬心里暖暖的,痒痒的,看着小女人难得恬静安然的模样,就想着若是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刻该多好。

    若自己能有幸为她吹一辈子头发该多好……

    性格使然,他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一直是冷硬的形象,内心的柔软细胞少之又少。

    可最近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如此低眉顺眼、忍气吞声,原来为了挽回她他可以放弃一切,原来宠着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他觉得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可他并不讨厌这种改变。

    相反,他很喜欢!

    怎么办?他好想抱她啊……

    想紧紧的抱着她!

    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那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就可以永远都不再分开了。

    时至今日,他深刻体会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他把一个温顺慵懒的小猫,变成了一只浑身长满利刺的刺猬……

    他想抱她,就得被扎得鲜血淋漓。

    被扎都还是其次,就怕惹怒了她,他会连靠近她的机会都失去……

    严甯被卡在287关,玩了半天都过不去。

    正专心致志地玩着,突然从头顶上飘来他低醇磁性的声音——

    “不对!”霍冬说,同时腾出一只手来指着手机屏幕的某一处,“走这步。”

    玩得好好的被打断,严甯很不悦,抬眸冷冷斜了他一眼,根本就不屑搭理他。

    她偏不听他的!

    怀着一股叛逆的心态,她我行我素地要按照自己原来准备的步子走……

    可他的手指,抢先一步在手机上划了一下……

    “你——”

    她抬眸,冷着脸恼怒地狠狠瞪他。

    关键时刻他不自量力地捣乱害她死掉的话他就给她滚出去!!

    严甯在心里愤怒咆哮,可随着噼里啪啦的一阵响……

    居然真的就那样轻轻松松地过关了。

    严甯有点懵。

    如果此刻不是他,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她都想向他献上自己的膝盖。

    这一关她卡成狗了,已经卡了好多天了,没来灾区前就卡着的。

    这次就剩最后几步了,她怎么看都像是死局,甚至都已经抱着又要挂的心态准备破罐子破摔了,可他轻轻一划,居然可以力挽狂澜、扭转乾坤……

    严甯看看已经进入下一关的游戏画面,又忍不住斜睨了一眼继续给自己吹着头发的男人。

    瞎猫碰上死耗子?

    还是他真有这么厉害?

    还是他也在玩这种游戏?

    可看他不像是会玩游戏的人啊!

    在她斜睨他的时候,他用嘴努了努手机,示意她继续玩啊。

    严甯不知道自己是中了邪还是着了魔,竟鬼使神差地听了他的话,在他殷切的目光中,点了开始……

    在她又快玩完的时候,他的大手突然轻轻包裹着她的手背,直接握着她的手,用行动教她该走哪一步……

    他的手,还是与记忆中一样……

    厚实又温暖。

    严甯垂着眸,看着他手把手地教自己玩游戏,看着一盘残局又被他三两下就轻松过关。

    霍冬一握住了严甯的手,就放不开了。

    想握住一辈子,想永远不放手……

    他忐忑又激动,一边屏住呼吸谨慎地划着每一步,一边用眼角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表情。

    还好,她除了不说话之外,一切正常。

    她没有甩开他的手,也没有呵斥他滚远点,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太过于沉迷游戏。

    见她没有抗拒他的触碰,霍冬满心欢喜,胆子便又大了一点。

    他贪婪地想要得到更多……

    于是,他握着她的手,教她一路过关斩将,让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游戏之中。

    同时他悄悄关了吹风,再偷偷坐在她的身后,以一种亲昵的姿势“覆”在她的背上……

    当然,他并不敢真的碰到她,他的胸膛与她的背部,间隔着一公分的距离……

    霍冬一心二用,一边让游戏关关过,一边偷偷靠近严甯的耳畔,贪婪地呼吸着她的香气……

    她好香!

    淡淡的清香,并不浓郁,与记忆中一样,勾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让他心痒难耐、蠢蠢欲动……

    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心爱的女人时,心动在所难免。

    想她,真想她……

    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曾与她的那些疯狂瞬间……

    想着想着,霍冬的心跳就乱了,呼吸也急了,某处正在悄悄变化中……

    “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突然,一道凉飕飕的声音,打破了和谐美好的气氛。

    霍冬正一片荡漾的心,瞬时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凉到了底。

    唉,被发现了……

    带着无限惋惜,他转眸看她,即迎上她寒彻入骨的阴冷目光。

    不敢打?

    坏丫头,她打他还打得少吗?

    不过没关系,他皮厚肉糙,不怕挨打。

    嗯,他不怕挨她打,就怕她的冷漠和嫌弃。

    严甯脸若寒冰,冷冷斜睨着几乎快要趴在自己背上的男人,脸上是大写加粗的恼怒。

    呵!他可真是把“得寸进尺”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啊!

    她不说话是不屑搭理他,他还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从他握住她的手,到他关了吹风坐在她身边,以及他的呼吸变了……她统统都知道好吗!

    他可真是……

    够无耻的啊!

    她若不出声,他是不是就要吻她的耳朵了?

    然后她若不挣扎,他是不是就要顺势把她压倒?

    再然后她若不激烈反抗,他是不是就要把她……那啥那啥了?

    不要脸!!

    她不出声,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能过分到什么程度,不成想,她终究是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两人对视着,美好的气氛在她开口的那瞬,便已不复存在。

    游戏的音乐声犹然飘荡在空气中,他的大手依旧抓着她的小手……

    严甯怒,冷着脸狠狠瞪了一下他的手背,无声地对他吼着“还不松手”?

    霍冬无奈,不敢惹她,只能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的小手。

    “喜欢是不是?给你玩儿!”严甯冷笑,微微仰起下巴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施舍般将手机递给他。

    霍冬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起身,低低道:“我去洗澡。”

    他的声音闷闷的,有些难受,有些沮丧。

    说完,他转身进了卫生间。

    严甯冷眼睥睨着霍冬高大挺拔却透着孤寂失落的背影,心里默默骂了一声“神经病”……

    直到卫生间里传来哗哗水声,严甯抓了抓已经吹干的头发,垂眸,继续玩游戏。

    严甯,静下心来,别烦别躁,别再被他影响心情。

    嗯,你要心如止水,心如止水,心如止水……

    严甯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心如止水”四个字。

    直到——

    十分钟后,霍冬从卫生间里出来。

    听到他的脚步声,严甯状似漫不经心地随意抬眸瞟了他一眼……

    他的头发是湿的,时不时滴下一滴水,他光着上半身,下面还是刚才进去时的那条迷彩裤。

    匆匆一瞥,严甯立马又垂眸看手机。

    果然是神经病,这么冷的天打什么赤膊啊!

    还是说他疯了妄想色、诱她?

    有病!

    她现在连看他一眼都嫌烦好么!

    严甯想,她肯定是气着了,不然为嘛心跳突然这么快……

    霍冬走到牀边,看着正低着头继续玩游戏的小女人,“那个……”

    “干吗?!”

    他刚一开口,她就猛地抬头,目光冷厉地瞪着他冷冷喝道。

    凶巴巴的语气,火药味十足。

    毛病!

    谁特么不知道你身材好啊,嘚瑟啥?还非得走到她面前来嘚瑟?!

    与此同时,严甯在心里默默腹诽。

    “衣服。”霍冬目光深幽地看着一脸愤慨的小女人,轻轻吐出两个字。

    闻言,严甯哑了。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她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还穿着他的外套呢……

    有些狼狈,有些尴尬,她连忙把穿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粗鲁地朝他砸过去。

    霍冬伸手,精准无误地接住外套,然后穿上。

    外套里很暖和,因为里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

    他一边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一边想象着自己正抱着她……

    霍冬觉得自己要疯了,因为他满脑子都是不该有的念头,那么疯狂,那么强烈……

    严甯把外套还给霍冬之后,立马就扯开被子钻了进去,然后左右一滚,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茧。

    她甚至把头都钻进被子里,因为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被他看。

    严甯闭上眼,命令自己睡觉。

    可闭上眼睛之后,耳朵就变得特别敏锐,她听到他悉悉索索地用毛巾擦头发,还听到他在轻轻走动……

    突然,啪地一声轻响,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谁让你关灯了?打开!”

    严甯猛地掀开被子,冲着关灯的男人勃然大喝。

    听出她的声音透着恐慌,霍冬连忙又把灯摁亮。

    “开着灯睡觉不好。”他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柔声解释。

    “我喜欢,要你管啊!”严甯狠狠剜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她明明很凶,霍冬心里却泛起一丝甜,她的语气娇中带嗔,特别好听。

    “好,我不关。”他微微勾动唇角,声音越发的温柔,求之不得。

    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严甯就立马又倒了下去,用被子捂住自己。

    转身侧躺,用背对着他。

    其实霍冬也不想关灯,因为关了灯他就不能看她了……

    哪怕她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后脑勺。

    能这样与她躺在一张牀上,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如果关了灯,不就等于浪费这个恩赐了么,多可惜啊!

    大牀极其轻微地颤动了下,接着另一侧凹陷下去,显示他已经上牀……

    霍冬半靠着牀头,与她同一方向侧躺着,深深看着小女人的背影……

    严甯很烦躁,有种有火无处发的恼怒,明明告诉自己要冷静淡定,要心如止水,可一看到他,她心里就全是火。

    她想淡定,可淡定不了,她想睡,却偏偏睡不着!

    真是要死了啊!

    早知道下午就不睡觉了,睡了那么久,害得她现在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再加上有他躺在身边,她更是觉得浑身都不自在,难受得要死。

    明明牀很大,明明彼此隔着足有一米的距离,可她却有种错觉,觉得他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畔……

    这种要命的错觉,她怎么赶都赶不走!

    大冷的天,严甯突然觉得热,因为身边的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太炙热……

    就这样煎熬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你再盯着我就滚出去!”

    严甯在忍无可忍之后,突然冷森森地从齿缝里冒出一句。

    她没有回头,保持着原有的睡姿。

    霍冬正想入非非,满脑子旖旎画面被小女人突如其来的一句给吓得瞬间全飞走了。

    再看着她就必须滚吗?

    可是怎么办呢?

    他既想看着她,又不想滚啊。

    “严甯……”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想跟她说说话。

    在情感上,他天生愚笨,既不会甜言蜜语,也不懂温柔浪漫,甚至连想讨好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回来之后,他们都没好好说过话,她绝情到连靠近她的机会都不给他。

    这次若不是命运的安排和姜小勇的推波助澜,估计他们连这样共处一室的机会都不会有。

    “滚出去!!”

    他刚轻轻喊出她的名字,就见她猛地坐起,回头瞪着他厉声喝道。

    就知道跟他同住一房会不得安宁,真是烦人!

    霍冬心间微涩。

    看着她此刻疾言厉色的模样,再想着她曾经对他撒娇耍赖的模样,强大的反差,让他心痛难当。

    他只是想看看她,也不行吗?

    狠狠咽下苦涩和悲凉,他强忍心酸,点头,“好,我不看了。”

    他轻轻说着,缓缓转身,与她背对背。

    严甯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往后用力一倒,继续用被子裹着自己。

    然而几分钟后……

    “严甯。”他突然轻轻喊她。

    她闭着眼,一动不动,没反应。

    “严甯?”他又喊,声音稍微大了一点点。

    她没睡着,但还是不理他。

    “严甯……”他动了动,似是想向她靠近看她是否已睡着,同时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严甯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她腾地又坐起来,“你到底想干吗?”

    愤怒的声音里,饱含着无奈和气急败坏。

    她冷着脸蹙着眉,眼底尽是不耐和厌恶,真是后悔死了答应跟他一起回帝都。

    霍冬被小女人吼得特别无辜,其实他又何尝不是难受又苦恼呢。

    “我也不想惹你生气,可是我忍不住……”他忧伤叹息,然后把手里的毛巾递给她,“你帮我把眼睛蒙起来吧!”

    他的右臂摔伤了,一般动作无碍,但没办法举起来。

    严甯狠狠磨牙,皮笑肉不笑地冷睨着他阴沉沉地切齿,“要不我给你剜了吧!”

    “也行!”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点了头。

    “……”严甯被噎得呼吸一窒,真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他转性了吗?

    这种无耻又无赖的行径他是跟谁学的?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原来他这么不要脸呢?!

    严甯觉得今晚这觉,是没法睡了!

    她咬牙切齿,正欲发飙……

    却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

    严甯一怔,有瞬间的茫然和不解。

    但紧接着,她就猛然反应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定睛看着霍冬,霍冬也正看着她,眼神是全所未有的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