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4章:他居然不追!
    《格格驾到!》第114章:他居然不追!姜小勇,“哪个?”

    “你……”

    严甯的心都快纠成麻花了,狠狠咬了咬牙,心一横,鼓足勇气看着姜小勇,说:“跟我睡吧!”

    雄赳赳气昂昂的语气,表示她已经豁出去了。【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姜小勇闻言,神经一绷,下意识地瞟了自家老大一眼。

    好怕自己会被老大杀人灭口。

    这些天里,他从细节中发现,老大对七格格的占有欲极强,表面不明显那是因为老大隐藏得极好。

    亏得现在七格格不是他的,如果七格格哪天成了老大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估计谁敢怀着怀心思偷看七格格一眼都得吃老大一拳。

    听着严甯对姜小勇说“跟我睡吧”……

    霍冬抓着毛巾的手,微微收紧,心底一阵绞痛,眼底泛起一抹幽怨。

    眼睁睁看着她强烈要求别的男人跟她睡……

    不!是住同一间房!

    虽然很清楚就算姜小勇跟她住一间房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他没必要吃醋,可一想到别的男人要跟她睡在一张牀上……

    他就难受!

    格外的难受!

    知道她说的“跟我睡”三个字没有任何含义,但在他听起来就是特别的刺耳……

    “为什么?”姜小勇挑着眉,看着严甯佯装不解地问。

    “这牀这么小,你们挤不下的。”严甯悄悄咽了口唾沫,故作镇定地说。

    姜小勇却满不在乎地摇摇头,“没关系啊,牀我哥睡就好,我在那椅子上凑合一晚没事儿。”

    他边说边用嘴努了努墙角边的塑料椅子。

    “天这么冷……”严甯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

    在那椅子上坐一夜……严甯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冷。

    姜小勇突然就不耐烦了,说:“说了我不跟女人同住一间房的,同睡一张牀那是五岁之前跟我妈——”

    “你就当你现在还是只有五岁你就当我是你妈呗!”

    见姜小勇推三阻四,严甯有点恼羞成怒了,张口就没好气地抢断道。

    “你占我便宜!”

    姜小勇本是吊儿郎当倚在墙壁上的身躯腾地站直,气愤地瞪着心急失言的严甯。

    “我……”严甯话一出口,也立马惊觉不对,想收回已然不能,在姜小勇愤怒的控诉中,她尴尬又局促,下意识地想为自己辩解,“不是,我的意思是……”

    她什么意思呢?无非就是想他能去双人房陪她,因为她怕鬼……

    可这话,她又怎好意思摆在台面上来说呢?

    占他便宜?

    她真想对姜小勇说,艾玛我求求你咧!谁稀罕给你当妈啊?!我特么还这么年轻,才不想有个你这么大的儿子好嘛!

    严甯说了一半就没下文了,因为她已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气氛变得尴尬。

    霍冬看着一脸纠结的小女人,特别温柔地问:“怎么了?害怕吗?”

    温柔得近乎小心翼翼。

    可就算他再小心,还是触到了她的怒点。

    “谁怕了?!”严甯抬头就冲他吼,没好气地瞟了姜小勇一眼,凶巴巴地喝道:“好心没好报!我是看你俩挤一起可怜好吧!”

    姜小勇撇嘴耸肩,一脸无所谓,“我ok啊,你不用可怜我,你还是可怜可怜我哥吧,他比较惨。”

    “……”严甯无语。

    霍冬目光深幽地盯着她。

    那无辜的眼神,仿佛在说“是啊是啊我好可怜你可怜可怜我吧”……

    严甯更无语了。

    “不去拉倒!”狠狠咬了咬牙,她冲着姜小勇吼了一嗓子,气得转身就走。

    霍冬见状,连忙要追。

    哪知却被姜小勇一把抓住。

    姜小勇对他家老大无声地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别追。

    霍冬狠狠拧眉,眼底泛着狐疑,用“你做了什么”的眼神瞪着姜小勇。

    姜小勇不语,只是冲老大挤眉弄眼,笑得一肚子坏水。

    严甯踩着愤怒的步伐咚咚咚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竖起耳朵听,可身后并没有脚步声追来……

    王八蛋!

    居然不来追她……

    晕!失策了!

    她本来以为,她佯怒走掉霍冬会来追她的……

    那样的话,她就可以顺着台阶下,大家都不尴尬。

    可现在……

    他居然不追!!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有其事,随着距离自己住的房间越来越近,她似乎、仿佛、好像又听见了“叮铃铃”的响声……

    严甯全身汗毛瞬间倒竖,立马掉头,又朝着单人房大步流星地走去。

    姜小勇用眼神劝自家老大稍安勿躁,可霍冬听着严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就心急如焚,正想不管不顾地追出去时,却惊喜交加地看到小女人去而复返了。

    “姜小勇,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严甯折回来,依旧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望着姜小勇,问道。

    “没有啊!”姜小勇摇头,故作茫然地看着严甯:“我又不是神经病,好好的跟你生什么气。”

    “我害你今天没饭吃!”

    “这个啊!”姜小勇恍然大悟般笑了笑,然后特别大气地一挥手,装模作样地说:“哎哟,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人”字拉长尾音,给人一种还有后话的感觉。

    你小气起来不是人!

    严甯在心里默默给他补上一句。

    她现在有求于他,自然不能跟他对着干,严甯暗暗咬了咬牙,主动示好,“姜小勇,你是不是饿了?我让老板娘给你煮碗面条吧。”

    “我不饿啊,我今天啃了好多根红薯呢,撑死了,估计明天都可以不用吃饭了。”姜小勇边说边摸着自己的肚子,皮笑R不笑地说道。

    严甯恼了。

    这姜小勇,太不识趣了!

    紧蹙着眉头想了想,她抬头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冷冷道:“让他跟我睡!”

    她命令他。

    因为她知道,姜小勇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所以想要姜小勇跟她住一间房,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命令他,再让他命令姜小勇……

    严甯此话一出,霍冬的脸就白了。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她。

    他的眼底,布满了哀怨、愤怒、震惊、以及不可置信……

    她居然让他命令别的男人去跟她住一间房!

    除非他疯了——不!除非他死了!!

    霍冬心在滴血,看着严甯的目光满是怨怼,薄唇紧抿,沉默不语。

    等了几秒,见他不肯说话,严甯的脸色便开始越来越冷。

    她冷冷看着他,眼神充满警告。

    接收到她那冷漠的眼神,霍冬知道,如果他今天不听她的话,她就会很不高兴。

    她若是不高兴了,他就休想有好果子吃……

    霍冬想,他们这如同被冰霜冻结的关系才稍微有那么点解冻的迹象,难道他要因为妒忌惹她不快而再度被打回原形吗?

    不!

    他不想那样!

    他不想再被隔绝在她的视线之外,他不想再回到那种看不到她甚至必须躲得远远的的状态。

    见不到她的日子太痛苦太难熬了,他怕了,再也不想那样过。

    他在心里劝自己,霍冬,别这么小气,她只是让姜小勇跟她同住一间房,他们什么也不会发生,这世上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你但姜小勇绝对不会,你应该相信他们……

    他相信他们!

    他当然相信他们!

    他从来就没怀疑过他们!

    他只是……

    只是心里难受。

    只是觉得她在害怕无助的时候宁愿向姜小勇寻求帮助也不愿意要他……

    他多想陪她啊,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

    严甯面罩寒霜,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就在她想要转身走人的那瞬,听见霍冬艰涩开口……

    “姜小勇——”

    “哥!士可杀不可辱的哦!你敢答应我会死给你看的哦!”

    霍冬刚喊出姜小勇的名字,就被姜小勇义正言辞地阻断。

    姜小勇抬头挺胸,一脸宁死不屈地表情。

    霍冬立马投给严甯一个“你看我已经叫他了可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呀你不能怪我啊”的眼神……

    严甯沉默。

    她好累,而且好冷。

    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加上刚才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就算这会儿穿着他的大外套,也还是忍不住的想哆嗦。

    “七格格你真奇怪耶,干吗总喜欢强人所难呢?”姜小勇拧着眉看着严甯,没好气地咕哝抱怨,“你要真可怜我们,你就让我哥跟你睡呗,他身上有伤,他才更需要好一点的照顾好么!”

    严甯瞅着一脸愤慨的姜小勇,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

    算了算了,她冷死了。

    “被子抱走!”她冷冷瞟了霍冬一眼,用下巴点了下他身后牀上的被子。

    睡就睡吧,各盖各的被子,井水不犯河水凑合一晚拉倒!

    霍冬闻言,心中大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同意了?

    她愿意让他去双人房陪她了?

    她真的……同意了吗?

    霍冬被这巨大的惊喜给砸晕了,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突然就说不了话了。

    他一动不动。

    严甯眸色一冷,瞟他一眼。

    霍冬心里一凛,立马回神,二话不说就转身去拿被子,激动得心如打鼓。

    生怕她反悔一般,他几乎是朝着牀边扑过去的。

    哪知——

    霍冬的手刚抓住被子一角想将其扯起来,姜小勇就“嘭”地一声,整个人呈大字型扑在牀面上,死死压着被子。

    “哎哟不行不行,被子抱走了我可咋办啊?七格格你是想冷死我么?”姜小勇哇哇大叫,叫得之凄惨,就差声泪俱下了。

    “你不是都准备在椅子上凑合一晚了么?”严甯狠狠瞪他。

    姜小勇歪着脸望着门口的严甯,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是啊,我是这样准备的,可我哥去跟你睡了我就可以在牀上睡了啊,在牀上睡怎么能没被子呢?”

    “你——”严甯气结,简直恨不得冲进去往姜小勇那张欠揍的脸上踩两脚。

    霍冬松开被角,回到严甯身边,对她小声说道:“我不盖被子。”

    他知道她是不想跟他盖同一张被子,可他又不忍让姜小勇真的冻一晚上,所以还是冻他好了。

    而且能跟她住一起,他今晚肯定是睡不着的,所以盖不盖被子都无所谓的。

    严甯抬眸冷冷看着霍冬。

    几秒之后,她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得!爱盖不盖!

    他冷不冷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被冻死也是活该!

    反正她是不会把自己那牀被子分给他的!

    见她走了,霍冬忙不迭地追上去,默默跟在她的身后。

    “把那摘了!”

    回到双人房,严甯第一件事就是指着墙角的风铃,对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说道。

    霍冬有点疑惑,但什么也没问,走过去就把风铃取了下来。

    取下风铃之后,他回到她身边,以为她喜欢这风铃,便递到她面前……

    “噫——扔掉扔掉!别拿给我!!”

    哪知她却猛地跳开,对他使劲儿摆手,惊慌失措地大叫道。

    严甯听着这叮铃铃的声音就头皮发麻。

    “扔掉?”霍冬微微拧眉,更不解了。

    “是啊!扔出去啊!”严甯烦躁地冲他嚷,撇开头连看都不敢看他手中的风铃。

    霍冬拿着风铃朝着房外大步而去。

    严甯这才默默地松了口气。

    很快,霍冬回来了。

    他关上门,走到牀边,向盘腿坐在牀上的她轻声报告,“扔了。”

    严甯低着头,一手漫不经心地用毛巾擦着湿发,一手玩儿着手机游戏,没搭理他。

    “风铃挺漂亮的,为什么要扔掉?”他试探性地小声问她。

    她抬眸,没好气地剜他一眼,“你要喜欢就捡回去挂自己家里!”

    “你不喜欢的东西我不要。”他摇头,轻轻道。

    严甯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垂眸,继续游戏。

    她喜欢什么或是不喜欢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

    切!

    还说什么她不喜欢的东西他不要?那她现在最不喜欢的就是他,他怎么不自动消失啊?

    她不理他,他也没说啥,转身就去了卫生间。

    紧接着他又出来了,手上多了吹风。

    她的头发还是湿的,再不吹干一会儿要感冒了。

    看到他拿着吹风向自己走来,严甯立马便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于是放下手机抢先一步向他伸手,“我自己来。”

    “我帮你——”他攥着吹风不肯给。

    “我自己来!!”她加重语气抢断,脸色不善。

    见她要生气了,他不敢有违,只能把吹风递到她向自己伸来的小手里。

    严甯拿着吹风欲下牀。

    “别去卫生间。”他却像是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一般,抢先说道。

    好吧,他猜对了,她的确是想要去卫生间吹头发。

    严甯抬眸,狐疑又戒备地瞅着不让她去卫生间的男人。

    迎着她不悦的目光,霍冬轻声解释,“卫生间的地上很多水,里面湿气重,不安全。这里有C头,就在这里吹吧。”

    严甯想了想,这攸关自身的安全问题,可不能任性。

    嗯,她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跟他对着干。

    那就在外面吹吧。

    严甯将吹风机的C头C、进牀头边墙上的C座里,然后打开……

    “啊!”

    她突然惊叫一声,同时将抓在手里的吹风机抛了出去。

    力道太大,C头直接脱离C座。

    霍冬眼明手快,大手一抓,轻轻松松便接住了吹风。

    “怎么了?”他疑惑不解地问。

    “漏电!”严甯吓得脸色微白,把手摁在心口,失声喊道。

    这破旅馆!

    什么都是烂的破的,闹鬼不说,连个吹风都是漏电的,这破地方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好吗!

    严甯抓狂。

    “我看看。”霍冬一边说着,一边将C头再C回牀头的C座里。

    严甯见状,连忙手脚并用地爬开,离他远点,生怕会危及自己。

    霍冬打开吹风,随着呼呼地声音,他对她招手,“来。”

    “漏电啊!”她瞠大双眼瞪着他,不动。

    “没事儿,只是有一点点麻手,没关系的。来,我帮你吹。”他一边柔声哄着,一边单膝跪在牀边,伸手去拉她。

    严甯惊得立马逃开,躲向牀的另一侧,“不要——啊……”

    没逃掉。

    他抓着她的手臂,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将她轻轻拖到自己身边来。

    同时热乎乎的风,吹上她的头。

    严甯狠狠蹙眉,谨慎地瞅着他手里的吹风,生怕吹风漏出来的电会通过他的手指袭上她的头皮……

    看着她胆小的模样,霍冬有些忍俊不禁,唇角情不自禁地往上微微勾起。

    “没事儿,不会电到你。”他满眼深情,温柔地哄,大手配合着吹风轻轻揉着她的发丝。

    听出他的声音透着笑意,严甯恼羞成怒,一面抬眸狠狠剜他,一面赌气似的使劲儿偏头躲开吹风,不给他吹了。

    “我没笑。”他赶紧把愉快的笑意隐藏起来,大手连忙掌住她的脸颊,不让她躲。

    她给他一个大白眼。

    “真的!”他正了正脸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是保证一般加重语气,表示自己没有取笑她的意思。

    他本来就没有!

    他不是笑她胆小,而是被她可爱的模样触动了心弦……

    霍冬的心,噗通噗通,急促地跳动着。

    他已经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真真实实地看到过她这种俏皮又温暖的模样了……

    在她开始恨他的这些日子里,每当他被她的冷漠伤到时,他都只能用她曾经给他的那些手机留言来疗伤……

    重复地听着那一条条的留言,听着她在国外独自一人时的喜怒哀乐,听着她一声声甜腻的“冬冬”……

    越听,越悔,越痛……

    曾经他觉得“冬冬”二字恶心,可现在,只怕他穷其一生也休想再听到她这样叫他了……

    严甯在心里默默权衡了下,最后妥协,盘着腿安安静静地坐着,让他吹。

    她想,就算再怎么恨他,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吹着吹着,严甯突然往牀的另一边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