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3章:无风自响
    《格格驾到!》第113章:无风自响然后她喘息着,冷冷瞟了眼姜小勇……

    “姜小勇!!”

    几乎是立刻的,霍冬勃然大喝。【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老板娘手里的筷子都差点被吓掉了。

    “到!”姜小勇腾地站起来,已心知不妙。

    “今天不许吃饭,出去!”霍冬不悦地喝道。

    闻言,姜小勇脸一垮,“啊?哥……”

    “出去!!”霍冬厉喝,没有商量的余地。

    姜小勇转身,垂头丧气地朝着厨房外走去。

    严甯终于止住了咳嗽,急促的喘息也慢慢平复下来。

    霍冬一直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见她没喘得那么厉害了,才稍稍放心。

    连忙又去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她,“好点了吗?”

    这次她没拒绝,接过水杯,小口喝水。

    但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对他的关心也始终保持着爱答不理的态度。

    见她没事了,他又连忙回去灶台,把最后一个菜从锅里盛出来。

    严甯重新拿起筷子,默默地继续吃。

    眼角余光里,全是他忙前忙后的身影。

    最终还是没有抵挡得住蒸蛋的香气,她拿起汤匙,舀起一勺喂嘴里……

    现在看着他,她有种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的感觉……

    他现在怎么也跟她当初一样了,怎么骂都骂不走!

    以前的自己,爱得不管不顾,不管他怎么嫌弃怎么骂她,她都没脸没皮地继续爱他。

    刚才他从双人房出去时,她说迟勋比他好千倍的那句话……他没听到吗?

    应该是听到了的,因为她明明看到他的脸上在那一瞬间浮现出伤心的表情……

    可既然听到了,他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生气吗?

    当然,她并不在乎他生气与否。

    她只是觉得很奇怪,他不是很骄傲吗?不是自尊大过天吗?

    现在她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嫌弃他了,他干吗还要厚着脸皮当什么都没听到?

    她拿他跟别人比较,还说他比别人差,这口气他是怎么咽下去的?

    他的脾气呢?

    严甯一口一口地吃着蒸蛋,心里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滋味儿……

    霍冬端着最后一个菜来到餐桌旁,在严甯的另一边坐下。

    他拿起筷子的第一件事,是给她钳菜……

    “多吃点。”他夹了块瘦R放她碗里。

    他希望她能多吃点R,长胖点,太瘦了看起来总是让他很担心。

    不知道是不是累了,严甯突然觉得没精力跟他斗了,所以她没有拒绝,只是不搭理,自己吃自己的。

    见她没有把他夹给她的菜钳出来扔掉,霍冬喜在心头。

    他看着她,眼底眉梢情不自禁地流淌出深情和欢喜,忙不迭地继续给她夹菜。

    严甯始终低着头,在他夹的菜里挑自己喜欢吃的,一口一口细嚼慢咽。

    老板娘见状,迅速把碗里剩下的饭两口扒掉,然后识趣地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厨房里,便只剩下霍冬和严甯。

    一餐饭,他没吃,全在给她盛汤夹菜,无微不至地伺候着她。

    看他一口没吃,倒是把她的碗堆成了山,严甯很想说,吃你的吧,我手没断,自己会钳……

    可话到嘴边,她又犹豫了。

    心道这话要是说出去,他会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她是在担心他没吃饭饿着啊?

    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了。

    他爱吃不吃吧!

    回来之后的第一次,在有霍冬在场的情况下,严甯吃得饱饱的。

    以前就算明明快饿死了,可一看到他立马就会变得没有胃口,今天还好,她不知不觉就吃了很多。

    吃饱之后,她上楼回房。

    他今天很安静,默默跟在她身后一米左右的距离,沉默不语地送她回房。

    期间并未没话找话。

    包括在厨房里,老板娘走后只有他和她时,他也只是配合着她吃饭的速度给她夹菜。

    没有说任何惹她不快的话。

    也没有提她说迟勋比他好的事儿……

    最多……

    就是看着她的眼神有那么一点点讨厌。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人总是吃饱了就犯困,加上严甯这几天体力透支,很疲惫,所以午饭回房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她睡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午觉。

    哪知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晚上。

    姜小勇被霍冬罚今天不准吃饭,果然吃晚饭的时候餐桌上没有他的身影。

    严甯下楼的时候看到他了,他正倚在大门口的门框上啃生红薯……

    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看到她,姜小勇本是散漫的表情立马变得怨愤,很显然是在埋怨她害他没饭吃……

    严甯没理他,撇开脸就高傲地进了厨房。

    虽然不屑跟他计较,但这并不表示她不介意他的针对和说过的那些话。

    所以,她才不救他!

    饿死活该!

    再说了,这么大的个子,别说一天,十天也饿不死的好吧!

    晚上跟中午差不多,依旧是在霍冬殷勤地给她夹菜中度过,直至结束。

    饭后,严甯没有别的去处,只能回房。

    睡了一下午,她还没洗澡呢。

    刚吃完饭不能洗澡,她便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的贴身衣物,慢悠悠地东弄弄西弄弄。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她才进入卫生间里。

    褪下衣物,调试水温,然后她站在花洒下,惬意地冲洗着。

    突然……

    叮铃铃……叮铃铃……

    隐隐约约中,似是有类似铃铛的东西在响。

    严甯微微蹙眉,关掉花洒侧耳细听,却好像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打开花洒继续洗。

    叮铃铃……叮铃铃……

    可一分钟都没有,那声音又来了。

    严甯心脏倏地一缩,莫名就紧张起来了。

    她一边加快清洗的动作,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

    严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别自己吓自己……

    嗯,别自己吓自己!

    可要死的,越是这样安慰自己,她的心里就越是发悚……

    尤其她刚刚才去过地震灾区,见过一些很惨烈的画面啊……

    都怪那老板娘,没事说什么鬼啊,还述说得那么仔细,害得她现在脑子里全是那些恐怖的景象。

    严甯以最快的速度洗好,穿衣。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她穿好衣服,准备拉开卫生间的门时,那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在没有水声的干扰下,严甯这次听得更清楚了。

    她可以肯定,不是幻听,是真实的。

    叮铃铃……叮铃铃……

    声音还在继续。

    严甯的神经已经紧绷到极点,这一瞬,她突然好后悔,后悔坚持要自己住一间房……

    狠狠咬着牙根,隐忍着心底的恐惧,她抓着门把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往下压。

    提高十二万分的警惕,她将门打开一条缝,然后往门缝里瞧出去。

    什么也没看到。

    叮铃铃……

    声音还在响。

    心一横,严甯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态一个大步跨出去。

    然后她循声望去……

    是一串风铃。

    挂在牀头右边的墙角。

    风铃正在轻轻摇摆,相互碰撞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意识到是风铃声,严甯紧绷的神经顿时松缓下来,大大地松了口气。

    原来是风铃在响!

    瞧吧,说了这世上根本没有鬼怪之说吧,都是你自己吓自己罢了。

    严甯啊严甯,风铃声也能把你吓成这样,你可真有出息!

    一边失笑摇头,一边在心里狠狠唾弃胆小如鼠的自己。

    洗了头,头发还湿漉漉的,严甯见什么事都没有,便转身想回卫生间拿毛巾擦头。

    可她刚转过身去,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蹙着眉,转头看向窗户。

    关、着、的!

    门窗紧闭,风铃却无风自响……

    严甯的后背,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靠!

    搞什么?

    不是说闹鬼的是单人房吗?

    为什么双人房里的风铃会无风自响啊?

    严甯刚松缓下去的神经,立马又紧绷了起来,甚至比刚才还绷得更紧,一拔就断。

    她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风铃,仿佛看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女人,站在风铃下,一只正汩汩流着鲜血的手拉着风铃在轻轻撞动……

    啊啊啊!

    妈呀……

    严甯转身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径直跑向走廊另一头的单人间。

    呯呯呯……呯呯呯……

    她狠狠拍门,拍得又急又响,且不停地拍,门不开就不会停。

    几秒之后,房门打开,姜小勇充满疑惑的脸出现在严甯面前。

    “七格格?”姜小勇挑着眉,很惊讶地上下打量着狼狈的严甯。

    严甯煞白着脸,穿着单薄的睡衣,头发还**的,若不是睡衣是干的,还以为她是刚从河里爬起来的呢。

    听到姜小勇喊七格格,正坐在牀边的霍冬立马起身朝门口走来。

    见她只穿着睡衣,霍冬连忙脱下身上的外套,往她身上裹。

    同时对姜小勇发出命令,“姜小勇,毛巾!”

    姜小勇忙不迭地跑去牀头柜上拿了一条质量粗劣的新毛巾,再跑回来递给老大。

    霍冬接过毛巾,二话不说就帮她擦拭着头发。

    动作有些笨拙,但很细心很温柔。

    严甯不知道自己是被吓到了还是被冷到了,这会儿整个人竟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所以,她既拒绝不了还带着他体温的外套,也拒绝不了他为她擦头发的温柔举动。

    “进来!”霍冬一边帮她擦头,一边对她说。

    严甯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单人房狠狠咽了口唾沫,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恐惧……

    &gt;

    她不进去!

    老板娘说这间房才是那啥,肯定Y气更重……

    “外面冷。”霍冬微微拧眉,轻轻拉她。

    她还是不动,且抗拒他轻微的拉扯。

    霍冬不敢强求,见她不愿进就没有再拉她,只是不解地瞅着她。

    “姜小勇!”严甯拨开霍冬正欲继续帮她擦头的手,转眸看向一旁吊儿郎当依靠在墙壁上的姜小勇,大声喊道。

    她不想喊那么大声的,可心里恐慌,声音不由自主就跟着失了控。

    “干吗?”姜小勇姿势不动,拽拽地瞅着她,懒洋洋地哼问。

    “那个……”严甯用力抿了抿唇,有求于人终究是有些难以启齿。

    尤其她跟姜小勇从一开始就不对付。

    向自己讨厌又讨厌自己的人求助,这滋味儿可真是够酸爽的!

    姜小勇,“哪个?”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