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2章:两个蛋
    《格格驾到!》第112章:两个蛋“严甯——”

    啪!

    他话音未落,她就顺手一巴掌狠狠拍在他抓住她手腕的那只手臂上。【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冬天衣服厚,声音比较沉闷,但听得出来手劲儿很重。

    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她自己。

    严甯脸如寒冰,心里无比懊恼,虽然她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可在外人面前流露出如此凶悍的一面……

    总归是不太好。

    她是严家的孩子,是总统的侄女,应该谨言慎行优雅端庄才是。

    就算这个老板娘并不认识她,可她突然很怕自己把这种随心所欲发脾气的行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习惯。

    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倒是无所谓,可回到帝都,她再这样岂不是给四叔丢人么?

    其实她也不想发脾气,可是,他总是惹她……

    总惹她!总惹她!总惹她!

    烦死了好吗!!

    气氛顿时僵到谷底。

    霍冬、姜小勇以及老板娘,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S在严甯的脸上,看得严甯内心烦躁到爆。

    尤其是老板娘充满错愕的眼神。

    那眼神分明在说“我去,好凶的母老虎”……

    她的形象啊,毁于一旦啊!

    “放手!”严甯冷冷瞪着霍冬,沉声怒喝。

    “你去哪儿啊?”霍冬问,幽怨又担忧地看着她。

    他的声音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仿佛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火上浇了油。

    紧紧抓着她,不敢放手。

    他就觉得她现在像是一只小鸟儿,怕自己一放手,她就毫不犹豫地飞走了。

    “你管得着吗?”严甯心情不好,语气很呛。

    霍冬心脏狠狠一抽,被噎得哑口无言。

    是啊,他管不着……

    霍冬暗暗吸了口气,压下心里那股痛楚,说:“别走,你睡这儿,我和姜小勇睡单人房。”说完之后,他又眼带期盼地看着她,征求她的同意,“好吗?”

    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委曲求全,就怕她走。

    姜小勇在一旁看得急死了。

    还好他不是近视眼,否则不知得跌破多少副眼镜才算完。

    老大明明在部队里是那么冷厉霸气的一个男人,坚强不屈铁骨铮铮,可一到七格格面前,就怂得连说话都没底气了。

    姜小勇敢打一块钱的赌,若老大真能追回七格格,以后肯定是妻管严——不!是妻奴!

    哎哟喂,瞧老大对七格格那副百依百顺的样子,他都看不下去了好吗!

    他和姜小勇睡单人房……

    严甯没说话,脸色依旧不好看,但没有再犟着鼻子非要走了。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此时此刻,她根本无处可去。

    姜小勇受不了了,皱着眉不依地大叫,“拜托啊老大,单人房那么小,咱俩怎么睡啊?”

    “你可以不睡!”霍冬勃然冷喝,狠狠一眼瞪在姜小勇的脸上。

    没见她已经生气了吗?还说!

    霍冬前一刻还软语轻言,下一秒就疾言厉色,极端反差,吓得姜小勇和老板娘同时一震。

    大有姜小勇再敢多说一个字,就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架势。

    “喂,老大,不带你这样的……”姜小勇被吼得心脏一颤,畏怯地瞅了瞅翻脸不认人的老大,委屈地小声咕哝。

    霍冬在狠狠瞪了姜小勇一眼之后,又转眸看着严甯,本是冷厉的目光瞬间变得柔情似水。

    “我们出去了,你先休息一下。”他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手,轻轻说道,见她冷着脸不理他,心里酸涩难当,在默默叹了一口气之后,转头命令姜小勇,“走!”

    说完率先往门外走去。

    老板娘好奇地瞅了瞅严甯,然后跟在霍冬的身后,也往外走。

    姜小勇不甘心,临走时,经过严甯的身边,忍不住为他家老大打抱不平,“你自己说说,除了我哥,谁还会这样惯着你?!”

    明显是在指责她不识好歹……

    严甯心里正冒着火,姜小勇突然来这么一句无疑就是火上浇油。

    “阿勋比他好千倍!!”

    她想也没想,张口就冷冷喝道。

    刚走出门去的霍冬,闻言脚步一滞,心如刀绞……

    现在他在她心里,已不及迟勋千分之一了么?

    “你——”姜小勇气结,心里涌动着一股又想跟她吵的冲动。

    “姜小勇!”

    可他刚一开口,门口就传来一道饱含着浓浓威胁的厉喝。

    “到!”他反S性地立正,朝后转,面对着站在门口狠狠瞪他的老大。

    “走!”

    “是!”

    姜小勇答应得清脆响亮,心里却百般不愿。

    在老大饱含警告的瞪视下,姜小勇蹭蹭蹭朝着门外小跑而去。

    呯!

    姜小勇刚走出门去,房门就被狠狠关上。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响,吓得姜小勇一哆嗦,反S性地回头瞪着已然关闭的木质门板。

    姜小勇瞪了瞪门板,又转头看着自家老大,忍无可忍之下,他恨铁不成钢地说:“哥,你就是太惯着她了!”

    霍冬什么也没说,转身默默朝着走廊另一端的单人房走去。

    太惯她了吗?

    嗯,他就爱惯着她!

    他想惯她一辈子!!

    只要她高兴,只要她能回到他的身边,只要她能再爱他一次……

    他愿意生生世世都爱着她、宠着她、疼着她、惯着她!

    他什么都愿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哥,你就是太惯着她了……

    听到这句话时,严甯站在房间里冷笑。

    直到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她才气呼呼地走向牀边。

    将手里的行李袋随手往牀上一扔,然后她一p股坐在牀边,生闷气。

    太惯着她了?

    呵!瞧姜小勇那语气,仿佛霍冬多委屈似的……

    拜托!

    别惯着她,她不稀罕他惯好吗!

    还有,别以为把人暴打一顿,将其打成半身不遂,然后给颗甜枣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被她打了几巴掌,冷言冷语说了几句,救过阿勋一次再救过她一次,然后就想让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不好意思,他今天所承受的这点儿痛,不及她当初的十分之一!

    而且,她并非无缘无故打他,每次都是他冒犯她在先,她忍无可忍才出手的。

    不然他去随便抓个女孩子强、吻试试,看看人家会不会往他脸上轮巴掌!

    所以挨了她的打,全都是他自找的。

    严甯憋着一肚子火,坐在牀边越想越郁闷。

    其实她生气的不是姜小勇对她的针对,毕竟姜小勇并不了解他和她曾经发生的那些事。

    她气的是,明明当初都是他的错,现在他却让他手下的兵如此误解她的为人……

    严甯本来是想第一时间洗澡的,却被气得坐在牀边发了半天的呆。

    直到——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将她神游的思绪唤了回来。

    “谁?”她蹙眉,冷声冷气地喝问。

    以为是霍冬或者姜小勇来了。

    若是他俩来了,休想得到她的好脸色。

    “姑娘,是我。”

    是老板娘的声音。

    她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拉开门,看着一脸和蔼的老板娘,“有事?”

    声音立马柔和了许多。

    老板娘笑米米地看着她,“你老公让我来叫你下去吃饭了。”

    吃饭了?

    严甯抬腕看表,的确到饭点儿了。

    好吧,她竟发呆了足足一个小时。

    若不是老板娘来敲门,估计她还会继续发呆下去。

    等等……

    老板娘刚说了两个什么字?

    “谁?”

    严甯倏地狠狠皱眉,大脑猛然接收到被自己忽略的两个字……

    老公?

    什么鬼?

    啊呸呸呸!别鬼啊鬼的严甯,你今晚还得一个人在这间房里睡呢,别总想着“鬼”字好吗?

    严甯一边狠狠呸着自己,一边又开始怒火翻腾。

    老板娘说:“就是你不愿意跟他睡的那个,他不是你老公吗?”

    噗……

    这老板娘说话真是……

    什么叫“你不愿意跟他睡的那个”啊?

    会不会说话啊!

    还有,他有病吗?

    干吗跟陌生人自称是她老公?

    “当然不是!!”严甯顿怒,勃然大喝。

    “不是吗?”老板娘微微睁大双眼,惊讶又困惑,“可我看你俩挺有夫妻相的啊!”

    夫妻相……

    得!越说越离谱了!

    严甯暗暗磨牙,俏脸开始变黑。

    老板娘特别热心,还不等她说话,又噙着和蔼可亲的笑意问她,“是新婚吧,吵架了?”

    严甯无语。

    这老板娘耳朵不好使?没听见她刚才说过“当然不是”四个字吗?

    还新婚?!

    她都恨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新婚个P啊!

    啊呸呸呸!

    严甯,冷静冷静,注意形象啊,别发火,别骂人,别整得一天到晚像个泼妇似的好不好呀!

    狠狠咬着牙根,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将心里那股暴躁强行压制下去。

    “不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严甯拼尽了全力,才“平心静气地”淡淡说道。

    “哎哟!小姑娘,你就别装了,大娘我可是过来人了,你骗不了我的。”哪知老板娘根本就不听她的,自顾自地说:“我年轻时跟我老公吵架就跟你们小两口这会儿是一样一样的。他一个劲儿地讨好我,我就不搭理他,到了晚上他想睡我,急得抓肝挠肺的,我啊,就不给他睡!”

    什么想睡……

    什么不给睡……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严甯看着说得口沫横飞的老板娘,哭笑不得。

    “可以吃饭了是吗?走吧!”

    怕了自说自话的老板娘,严甯连忙关上房门,撇下老板娘就往楼下快步走去。

    下了楼,在老板娘的指引下,严甯进入厨房。

    没有独立的厨房和饭厅,只是在乱糟糟的厨房中央摆了一张圆桌。

    桌上已经摆着三菜一汤,全是家常小炒。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霍冬在炒菜。

    姜小勇在给他打下手。

    “你老公真不错,还会做饭呢,我家男人懒得跟猪似的,结婚几十年从来没给我做过一顿饭!”老板娘站在严甯的身边,小小声地赞美着霍冬。

    老板娘先是满眼艳羡,然后说到自己丈夫时,声音变得愤愤不平。

    那语气,大有如果自己再年轻二三十年,定要给霍冬生猴子的架势。

    “老板娘!”严甯转头,特别严肃地看着喋喋不休的老板娘。

    “嗯?”

    “他不是我老公!”严甯郑重声明,为了堵住老板娘的嘴,紧接着又补了一句,“这里没人是我老公!”

    “啊……”老板娘呆呆地眨了眨眼。

    严甯微微眯眸,目光犀利,冷冷吐字,“记住了吗?”

    “啊?哦哦……记住了。”老板娘愣了一下,然后像是被她严厉的样子震慑住了,连连点头。

    严甯满意。

    然而几秒之后……

    “姑娘,吃橘子吗?这是你男人刚去地里摘的,很新鲜的。我们地里种了很多橘子树,他爬树上去摘了几个最大的给你留着呢,来,你尝尝,可甜了。”

    老板娘不知从哪里拿来两个大橘子,像献宝一般捧到严甯的面前。

    你男人……

    严甯想吐血。

    她发誓她真的不想发飙,可是……

    能给她一个不发飙的理由吗?

    严甯好想好想直接抓起橘子连皮带R一起塞进老板娘的嘴里,再大吼一声——

    橘子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就在严甯气得想连饭都不吃了的时候,一道炙热的目光S在了她的脸上。

    正在炒菜的霍冬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她们。

    霍冬立马将煤气灶的火关小,然后朝着严甯大步走去。

    “姜小勇,摆碗筷!”在经过姜小勇的身边时,霍冬踢了他一脚。

    姜小勇被踢得腿弯一曲,差点跪了。

    下意识地转头朝门口一看,果然看到是严甯下来了。

    “是!”姜小勇一边放下手里的青菜,一边响亮应答。

    “过来吃饭——”

    霍冬走到严甯的面前,特别自然地伸手想去牵她。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柔得让姜小勇狠狠打了个寒颤。

    从来没听过老大用这种柔软的语气说过话,感觉真是……

    好可怕!!

    姜小勇偷偷地使劲儿搓了搓泛起一层J皮疙瘩的手臂。

    可霍冬伸出去的手没能如愿牵上严甯的手,她避开了。

    她仿佛没看见他的手一般,面无表情地越过他的身边,一言不发径直朝着小圆桌走去,然后毫不客气地坐下。

    “你们先吃,我马上就好。”

    霍冬一边对严甯和老板娘说道,一边折回灶台前。

    “哥,我们等你——”姜小勇很有纪律,老大没上桌他绝不动筷。

    可他话音未落,就被老大瞪了一眼,“不用!先吃!”

    谁管他啊,他是怕他的小女人饿了。

    严甯一言不发,拿起筷子默默地开始吃。

    老板娘特别识趣,怕只有严甯一人拿筷会显得气氛尴尬,连忙也跟着拿起筷子,边吃边等。

    突然,一碗蒸蛋轻轻放在了严甯的右手边。

    “小心,烫。”

    同时伴随着霍冬低醇温柔的声音。

    严甯瞟了眼新鲜出锅的蒸蛋。

    一小碗,特意摆在她的手边,很显然是给她一个人吃的。

    霍冬放下蒸蛋就回到灶台边继续炒菜。

    老板娘是坐在严甯身边的,此刻微微歪头向严甯靠近了一点,笑米米地解释,“家里就只剩这两个蛋了,不然可以蒸一盆的。这是山里的农家拿镇上来卖的,是土J蛋,很有营养的。你男人特意留给你的,快趁热吃吧!”

    严甯想翻白眼。

    拜托!两个J蛋而已,要不要说得跟龙蛋似的稀奇珍贵啊!

    还有,她并不稀罕,别跟强调什么特意不特意好吗?

    说得好像他有多宝贝她似的!

    她当初没死在他手上那都是她命大!

    严甯在心里冷笑着,默默腹诽,还是没说话。

    不过这蛋倒是真的挺香的……

    她忍不住又瞟了一眼嫩滑的蒸蛋。

    “本来我哥受了伤,该他补补的,可他听说土J蛋营养价值高,非要留给你。”姜小勇也说话了,没好气地瞥她一眼,忍不住小声埋怨,“我哥对你这么好,你说你怎么忍心总是伤他的心呢?”

    卧槽!

    还能不能让她愉快的吃饭了?!

    严甯好想冲着姜小勇吼——

    这是J蛋!J蛋!!

    不是龙蛋也不是千年王八蛋!

    别给她整得好像吃了这碗蒸蛋她就得对霍冬以身相许似的好吗!

    严甯想,除了杀人,到底还有什么办法才能让姜小勇这丫在她面前永远闭嘴呢?

    谁知,她还没想出办法呢,就被姜小勇下面一句话给*得直接喷了饭……

    姜小勇说:“七格格,我哥的两个蛋都被你吃了,你可要对他好点——”

    噗……

    严甯赶紧捂住嘴,避免自己喷一桌子。

    可捂住嘴的下场就是把自己呛了。

    “咳咳咳……”

    她低着头弯着腰,被呛得脸红脖子粗,摁住心口咳得快断气。

    老板娘连忙抽纸巾给她。

    霍冬听到动静,连忙回头,见她被呛了,立马关火,两个大步奔到她身边,“怎么了?”

    一边焦急地问,一边伸手去拍她的背。

    严甯此时咳得停不下来,已没力去挥开他的手。

    只能由着他。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被呛着了?”霍冬声声急问,疑惑不解地看着桌上的菜。

    知道她现在喜欢吃清淡的食物,所以菜里他全都没放辣椒啊!

    他弯腰看她,眼底盛满担忧,看她咳得眼睛都红了,他心疼得要死,大掌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背部,恨不得能代替她难受。

    严甯说不出话,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便显得气喘吁吁。

    好半晌后,她才稍微控制了一点。

    然后她喘息着,冷冷瞟了眼姜小勇……

    “姜小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