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1章:不要跟他睡一起
    《格格驾到!》第111章:不要跟他睡一起没有客车司机的电话,所以四点钟的客车也不能帮他们带油来,那么就只能如姜小勇所说,等明天了。

    严甯的脸,冷到不能再冷。

    真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气得要死,偏偏身边的男人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看得她更是火冒三丈。

    严甯气愤之余,脑补了一个神仙故事……

    她想,她要么是霉神转世,要么上辈子是仙女得罪了王母娘娘被贬下凡间,所以这辈子老天爷才处处跟她作对。

    以前巴不得每分每秒都能跟他黏在一起,可现在却恨不得永远不要看到他……

    可能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看着严甯脸上那显而易见的怒意和不耐,霍冬忐忑又欣喜。

    害怕她生气走人,虽然这种情况下她哪儿也去不了。

    但他知道,她若不高兴了,他就休想好过……

    难得有相处的机会,他不想让她在生气中度过。

    突然,姜小勇启动了车子。

    “去哪儿?!”严甯皱眉,反S性地喝问。

    “找地方住啊!”姜小勇理直气壮地说道,一边动作娴熟地把车往前开,一边用下巴点了点前方,“听说前面有个小旅馆,我们去看看。”

    严甯沉默,憋着一肚子的火。

    霍冬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忍住,近乎讨好地对她说,“将就一晚,明天油来了我们就走。”

    严甯把头撇向窗外,理都不理他。

    这会儿真是连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神烦。

    两分钟后。

    姜小勇把车停在一栋三层小楼的门前。

    三人下车。

    姜小勇步履轻快,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

    严甯脸色始终冰寒,看什么都不顺眼。

    霍冬默默跟在严甯身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脸色。

    其实今天在车上,他敢枕着她的腿,都是姜小勇给他支的招……

    姜小勇昨晚埋怨他,明里暗里的说他笨,说他没有迟勋温柔,更没有迟勋会哄人,还说他若是七格格他也会选迟勋而不要他……

    气得他差点当场把姜小勇杀了。

    他不笨,知道姜小勇是在暗示他装可怜,以博取她的同情和怜悯。

    当时他很纠结,不是不愿意,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装。

    他向来是个实事求是的人,坦坦荡荡不屑作假,所以装可怜什么的他并不擅长。

    不过当今天他们从灾区出发后,他发现其实不用装,自己是真可怜!

    车身颠簸,扯动伤处,他是真疼。

    接收到姜小勇从后视镜里频频投S过来的暗示目光后,他屏住呼吸,硬着头皮往她肩上靠……

    万幸,一切都很顺利!

    她没有生气,也没有推开他。

    他成功靠上她的肩,还如愿枕上她的腿……

    一切都美好得让他不敢想象。

    他发现在感情上自己真的是太笨太笨,连姜小勇这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都比他通透许多。

    姜小勇苦口婆心地劝他改改沉默寡言的毛病,还头头是道地分析给他听……

    姜小勇的原话是这样的——

    “哥,你有什么话别总是憋在心里好么?你得把你的心里话告诉她啊!

    “七格格她现在讨厌你,你又不懂得为自己辩解争取,那就算给你俩制造机会见了面,你们岂不是也没话说?

    “那你们这局要怎么破?得僵到什么时候去啊?”

    姜小勇的话他听懂了,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时半会儿要他像个话唠似的找她说话,他做不到的。

    而且有些心里话,说出来他觉得太R麻,太尴尬,所以他真的羞于启齿。

    三人进入小旅馆内,姜小勇径直走向登记台。

    登记台没人。

    “人呢?”姜小勇左右张望,不轻不重地拍着台面,大声高喊:“老板!”

    “来了来了。”

    姜小勇话音一落,立马就有人应答。

    然后便见一个中年妇女从一旁的厨房里跑出来。

    老板娘显然是在做饭,一边用绑在身上的围裙擦着手,一边走进登记台,一一打量着他们,“三位是……?”

    “有房吗?”姜小勇问。

    “有有有,三位要几间?”见是生意上门,老板娘立马点头,喜笑颜开。

    姜小勇,“三间。”

    老板娘低头翻了一下登记簿,然后低叫一声,抬头看着姜小勇,“哎呀,不好意思哦,只剩两间了。”

    姜小勇装模作样地转头看了眼自家老大和七格格,接着再回头看着老板娘,“行吧,两间也可以。”

    “一间单人房,一间双人房。双人房里配有卫生间,但是单人房里就什么都没有。”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在抽屉里找出这两间房的门钥匙。

    “好,就这两间。”姜小勇点头。

    “三位住几天?”

    “暂时一天。”

    “那就先交两百押金吧!”老板娘拿起笔登记。

    姜小勇交钱,且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老板娘。

    “哪一把是单人房的钥匙?”

    严甯走上前,拿起台面上的两把钥匙,问着老板娘。

    闻言,姜小勇和老板娘齐刷刷地盯着她。

    “七格格你要住单人房吗?可单人房里没卫生间耶,你应该会觉得不方便的吧!”姜小勇瞅着严甯,一脸惊讶地说。

    严甯的眼底划过一丝犹豫。

    是不方便……

    其实住什么房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好想洗澡。

    在灾区,又脏又累,她都好几天没洗澡了。

    见她沉默,姜小勇笑了,说:“所以还是我来住单人房吧,你跟我哥住双人房。”

    听着姜小勇前半句,严甯没怎么着,可听完他后半句,她整个人都冷了,直接就一记Y冷的眼刀子S在姜小勇脸上。

    他脑子被门夹了吗?!

    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居然叫她跟霍冬住一间?

    他是想死了吧!!

    接收到严甯Y狠的目光,姜小勇满不在乎地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以一种玩世不恭的语调懒懒说道:“你总不能让我跟我哥两个大男人住单人房吧!而且我哥‘有伤’!”

    最后两个字,他刻意加重音量。

    强调有伤做什么?有伤很伟大啊?有伤了不起啊?!

    严甯脸若寒冰,冷冷睥睨着姜小勇,心中冷嗤。

    姜小勇话音刚落,老板娘就摇头了,“可能不行耶,单人房的牀很小,就你俩这体魄,估计挤不下。”

    霍冬一米八五,姜小勇也有一米八,两个大个子挤一张单人床,光想想就已难受得慌。

    “你打地铺!”严甯上下扫了姜小勇一眼。

    姜小勇还没来得及提出抗议,老板娘又摇头了。

    “不好意思哦……”老板娘很不好意思地讪笑了声,抱歉地说道:“没有多余的被子了。”

    严甯说:“开空调,随便找张毯子给他就行。”

    “呵呵,姑娘,这单人房……没装空调!”老板娘笑得更尴尬了。

    闻言,严甯顿时一口气憋在喉咙口,吐不出也咽不下,感觉马上就要被气噎死了。

    狠狠磨了磨牙,她最后下定决心,说:“我住单人房!”

    没卫生间就没卫生间吧,反正已经脏了好几天了,也不在乎再多脏两天,等回到家里就好了。

    在灾区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她都熬过来了,这里只要住一晚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你咯。”姜小勇撇撇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一旁始终沉默的霍冬,见严甯最终选择一个人住单人房,虽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眼底还是忍不住泛起一抹失落和黯然……

    达成协议,严甯正欲再问老板娘单人间是哪把钥匙时,抬眸却看见老板娘一脸纠结的模样。

    “那个……姑娘啊。”老板娘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欲言又止。

    “嗯?”看到老板娘这副怪异的模样,严甯心里咯噔一下,莫名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由满眼戒备地瞅着老板娘。

    老板娘斟酌犹豫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她,“你怕鬼吗?”

    “什么玩意儿?”

    严甯狠狠蹙眉,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事儿呢我得先跟你说清楚,免得你晚上被吓到找我要惊吓费啥的。”老板娘抿了抿嘴,摆出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是这样的,这间单人房呢,上个月死过人。死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割腕死的,那一牀的血呀,噫……”

    老板娘边说边恶寒地哆嗦了下,接着摇头叹息,扼腕唏嘘,“哎,死得真惨。听说啊,是为情自杀!”

    “……”严甯脸都绿了。

    “老板娘你的意思是这间房闹鬼?”姜小勇夸张地张大嘴,表示自己很惊讶。

    “这个倒是没有。”老板娘摇头。

    可还不待严甯松口气,老板娘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更是背脊发凉。

    老板娘说:“不过最近住过这间房的客人都跟我投诉,说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总感觉牀边有人站着。你说这也奇怪呵,感觉牀边有人的都是女客人,男客人住这间房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这种现象吧,按我们当地人的说法就是,要么是这个女孩想找替身,要么就是男人身上阳气重鬼魂近不了身,所以都是女客人觉得不对劲儿。

    “所以如果今天是你们两个男人住这间房,这事儿我就不提醒了,但如果这位姑娘坚持要住这间房的话,那我就得说清楚了,一是只有女人才会有这种现象,二是女孩子都比较胆小,万一晚上真看见什么不正常的现象被吓到了……我可赔不起。”

    老板娘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段,严甯越听越冷。

    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听完,她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心里发悚。

    就算现在是大白天,可一想到晚上……

    突然觉得这整栋楼都有种Y森森的感觉了。

    严甯哑了,姜小勇笑了。

    “没事儿!我们七格格胆大着呢!她不怕!”姜小勇特别贱地朗声说道,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瞅着严甯。

    看到严甯怂了,姜小勇心里可乐了。

    哼!叫她总是欺负他家冬子哥,吓死她!

    姜小勇很想嘲笑严甯一番,可又怕老大护短,那他可就要乐极生悲了。

    所以他只能憋着,想笑不敢笑,忍得极其辛苦。

    严甯无视忍俊不禁的姜小勇,放下钥匙准备走人,“去别家——”

    “姑娘,我们这个镇又破又小,只有我这一家旅馆。”老板娘适时出声。

    严甯暗暗攥紧双手,狠狠磨牙。

    “我睡车上。”好半晌后,她冷冷憋出一句。

    “别逗了七格格!这么冷的天,车上怎么睡?”姜小勇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毫不客气地嗤笑道。

    车子没油了,不能开空调,这天寒地冻的睡车里,到明早还不得直接冻成冰G了?

    严甯下意识地看向老板娘。

    “姑娘,真没有多余的被子!”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索要,老板娘就先一步说道。

    严甯无语。

    她蹙眉,气呼呼的,默默想着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难道今晚她非得跟他共处一室不可了?

    no!

    她不要!!

    突然,严甯微微眯着双眸,盯着姜小勇。

    姜小勇被她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怪异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

    走投无路之下,严甯对姜小勇说:“姜小勇,你跟我睡——”

    “哦漏!我不敢!”姜小勇死命摇头,大声拒绝。

    “……一间房!”严甯后面三个字直接淹没在姜小勇的大嗓门之中。

    严甯觉得,姜小勇身上有一种特质,会让人产生一种情不自禁的冲动……

    打他的冲动!!

    无视严甯近乎Y狠的目光,姜小勇说:“我从五岁起就没跟女人睡过一间房了,包括我妈!”

    姜小勇抬头挺胸,拒绝了严甯的要求。

    严甯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

    别冲动,严甯,冷静冷静,打人是不对的……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严甯继续忍。

    姜小勇乐得嘴角的笑意都快要藏不住了。

    “放心吧七格格!你就跟我哥睡一间房不会有啥的,我哥他现在吃不了你!”姜小勇说,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暧昧和戏谑。

    “……”

    严甯想上网去向广大网民提个问题,她想把姜小勇大卸八块,就想问问怎样才可以不用负刑事责任……

    姜小勇此话一出,霍冬看着严甯的眼神又开始不对劲儿了……

    吃不了吗?

    错了!

    他不是吃不了,是她不可能给……

    天知道,他有多想她!

    “姑娘,这镇上真的只有我这一家旅馆,我不骗你的。你看天气这么冷,你们如果犹豫不决的话,一会儿再来客人,可就连这两间房都没有了哦,所以你就将就一晚吧!”老板娘和蔼可亲地看着严甯,劝道。

    严甯沉默,一脸不悦。

    知道她已妥协,姜小勇一锤定音,“老板娘,就这两间,带我们去房间吧!”

    “好咧,跟我来吧。”

    老板娘笑米米地在前带路,直上二楼。

    姜小勇蹭蹭蹭地跟在老板娘身后,开心极了。

    严甯冷着脸,站在登记台前生闷气。

    一贯运筹帷幄无所不能的霍冬,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小女人,一时竟有些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哄她才好。

    他内敛,嘴笨,对哄人真的一点都不在行。

    他像座山一般杵在她面前,透着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她更是无名火熊熊燃烧。

    霍冬心里很着急,可他越急就越是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最后,他只能向她伸手……

    讨好地想要去帮她拿行李袋。

    可他的手还没触碰到她拎在手里的行李袋,她就倏然转身,踩着愤怒的步伐朝着二楼走去。

    她妥协了,同意住下了。

    霍冬见状,欣喜若狂。

    眼底眉梢情不自禁地流淌出笑意,他连忙跟上去。

    上了二楼,只见老板娘正带着姜小勇在看单人房。

    严甯走过去,站在房门口往里瞅了一眼。

    非常简陋的一间单人房,简陋得只有一张单人牀,和一张破旧的四方桌。

    连根凳子都没有!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咋的,严甯不过是朝单人房里看了一眼,便顿觉Y气扑面而来。

    噫……

    她狠狠哆嗦了下,顿时打消了想要进去的念头。

    “来来来,我带你们去你俩的房间。”

    很快,老板娘从单人房里出来,边往前走,边对严甯和霍冬说道。

    严甯冷着脸,不甘不愿地跟在老板娘身后。

    姜小勇也跟着从单人房里出来,正好和他家老大并肩而行。

    轻轻撞了撞老大的肩,姜小勇冲霍冬笑得贼兮兮的。

    霍冬淡淡瞥了姜小勇一眼,用眼神警告他别得意忘形,若是惹她不高兴了,他一样会毫不留情地收拾他。

    姜小勇脸一垮,无限哀怨地瞅着见色忘友老大。

    霍冬没空理他,加快步伐朝着严甯追上去。

    进了双人房,严甯顿时傻眼了。

    她瞪着房间里唯一的牀,狠狠蹙起眉头,又气又急地问老板娘,“不是双人房吗?”

    “是啊,是双人房啊!”老板娘点头。

    “那怎么只有一张牀?”严甯指着两米大牀,气急败坏地喝问。

    双人房不是两张牀的吗?

    为什么她家的双人房只有一张牀?

    这一张牀怎么睡啊?

    啊啊啊!

    她真的要发飙了!

    “这张牀很大啊,别说睡两个人,就算睡三个人也绰绰有余的呀,所以当然是双人房啊!”老板娘眨眨眼,显然很不明白她的怒点在哪里,很有耐心地解释道。

    严甯想哭。

    拜托!牀的大小不是重点好吗!!

    她能跟他同处一间房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现在还要她跟他同睡一张牀?

    做梦!!

    狠狠吸了口气,压下心里那股狂躁感。

    然后她转身就走。

    走走走!她才不要留在这个鬼地方!

    更不要跟他睡一起!!

    见她转身,霍冬一惊,连忙伸手拉住她。

    “严甯——”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