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10章:原本就是一对儿
    《格格驾到!》第110章:原本就是一对儿(祝博宇生日快乐)姜小勇脸都绿了。【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狠狠抽了口气,胃里顿时一阵翻涌,姜小勇龇牙裂齿地嫌弃,“你……你好恶!”

    严甯不语,只是淡淡地瞥了姜小勇一眼。

    那饱含轻蔑的眼神好似在说“小子,跟我比恶心人你还嫩了点”……

    霍冬从后视镜里将严甯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竟泛起一股暖意。

    没人知道,他现在有多怕她冷冰冰的样子,能看到她除却冰冷以外的表情,他都特别的欢喜。

    姜小勇被严甯一句话恶心得不行,狠狠咽了好几口唾沫都还是觉得胃里翻涌得厉害。

    站在车外怨愤地瞪着严甯,姜小勇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比她刚才那句更恶心的话来恶心她。

    他知道他输了!

    但他不服!

    这个女人,明明长得这么好看,她怎么能说出这种与她形象不符的话来呢?

    她自己没被恶心到吗?

    姜小勇百思不得其解。

    严甯睥睨着姜小勇,红唇抿成一条嘲讽的弧线,反正打定主意就是霸着驾驶座不让。

    迟勋站在一旁,没有C言,心里明了姜小勇是想推波助澜。

    “姜小勇。”

    见两人僵持不下,霍冬突然轻轻喊道。

    “到!”姜小勇立马转身面向老大,抬头挺胸,立正回应。

    “上车!”霍冬命令。

    同时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严甯一眼,小心观察她的脸色。

    不敢惹她,怕她一生气就不跟他走了,所以她要开车就开吧。

    她之所以要抢着开车,是不想跟他坐一起,他知道。

    严甯知道霍冬在利用后视镜频频偷看她,但她没有丝毫反应,视若无睹。

    “是!”

    姜小勇雄赳赳气昂昂地应了一声,然后蹭蹭两步跑到后面,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上去。

    “开车注意安全!”迟勋走上前,站在驾驶座的车门外,对严甯柔声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严甯点头,在面对迟勋时,她脸上的冰霜不再,换成了春日暖阳。

    迟勋亲昵地揉揉严甯的头,然后微笑退开。

    “阿勋!”严甯倏然又喊了一声。

    “嗯?”

    “等你回来!”

    “好!”

    做者无心,看者有意。

    霍冬默默地看着,心里酸酸的,疼……

    她这差别待遇太明显了,对他与对迟勋完全是两个态度。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吃醋,可是怎么办呢?

    心里就是难受!

    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对霍冬展露笑颜的那刻,霍冬转头看向了车窗外。

    不听不看,就不会嫉妒了。

    “开车了开车了!”姜小勇将老大忧伤落寞的神情看在眼里,连忙用力地拍严甯的椅背,嚷着叫着催促着,“你开不开啊?不开让我开!”

    严甯很想骂姜小勇一句“你急吼吼的赶着去投胎啊”,但转念一想,自己还在车上呢……

    于是她硬生生把已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咒谁也不能咒自己不是!

    “走了。”严甯看了迟勋一眼。

    “嗯。”迟勋微笑点头。

    霍冬坐在右边,歪着头始终沉默。

    姜小勇同情他家老大同情得要死。

    真腻歪!!

    看七格格和勋哥这副你侬我侬依依不舍的画面,别说冬子哥了,连他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好么!

    姜小勇昨晚失眠了。

    他的理智跟情感在心里斗争了好久好久。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昧着良心拆散七格格和勋哥,毕竟现在他俩才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

    可他的情感又偏向自家老大,觉得老大爱七格格爱得这么深这么苦,而七格格还总是对老大冷冰冰的……

    老大太可怜了。

    人嘛,都是自私的,在老大和勋哥之间,他肯定是帮老大的啊!

    再说了,老大跟七格格原本就是一对儿!

    其实他特别好奇,好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分手的。

    可是老大不可能告诉他,七格格更是连老大的名字都不想听到,所以他的八卦心,注定得不到满足。

    打听不到他们的爱情故事,他忍不住自己脑补……

    他觉得,一定是老大的性格太内敛木讷,不会甜言蜜语也不懂得哄七格格,所以七格格被高情商的勋哥拐跑了……

    然后其中再发生点什么误会,最后老大和七格格就变成这样了。

    虽然老大一再强调跟七格格分手是他的错,可他觉得,老大明明这么爱七格格,做了伤害她的事肯定也是有什么苦衷的吧……

    当脑补到迟勋是“小三儿”上位之后,姜小勇顿时就理直气壮了。

    于是他当即决定,帮老大一把。

    就算他没本事帮老大挽回七格格,最起码也要把他们之间的误会解开。

    不然七格格和迟勋恩恩爱爱,老大却一个人孤零零的陷在过去的情感里无法自拔,那就太可怜了。

    所以,他得制造机会,帮帮老大。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在迟勋的目送下,严甯启动车子,离开灾区。

    他们所在的乡镇,是重灾区,虽然已能通车,可道路破损严重,一路上坑坑洼洼奥凸不平,就算车速极慢,依旧颠簸得厉害。

    约莫十分钟后……

    “停停停!停车!”

    姜小勇突然大喊,声音充满了焦急和担忧。

    严甯缓缓停车,回头淡淡地看向姜小勇,抛了个“怎么了”的眼神给他。

    “姐姐,你能不能把车开稳一点啊?”姜小勇皮笑R不笑地看着严甯。

    不能对她凶,因为老大会不高兴。

    严甯蹙眉,不语。

    “你颠得这么厉害,我冬子哥受不了的!”姜小勇气呼呼地说,边说边看向身边的老大。

    于是严甯的目光就被姜小勇带得不由自主地落在霍冬的脸上。

    霍冬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这会儿已经苍白如纸,他闭着双眼,紧紧皱着眉头,额头与脸上都冒出一层冷汗……

    很显然,道路不平致使车身颠簸,扯到他的伤了。

    在严甯的目光投S在霍冬脸上的那瞬,霍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睁开眼,与她的目光撞在一起……

    深邃如墨的双眼,蕴含着太过浓烈的情感……

    匆匆一瞥,严甯立马移开视线。

    “所以呢?”严甯看向姜小勇,淡淡吐字。

    路就是这样破,怪她咯?!

    姜小勇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干净利索地跳下车去,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对严甯说:“你下车,我来开。”

    严甯冷冷看着姜小勇,不动。

    姜小勇被她冷冰冰的目光看得心虚,悄悄咽了口唾沫,他强装镇定,故作不耐地催促,“快点啊,路这么烂,你再磨蹭磨蹭,我们天黑都出不了这个镇。”

    严甯沉默了半晌,权衡利弊,最后妥协。

    算了,让他开吧,让他来试试这路有多难开,免得他们还以为她是故意报复。

    她一边在心里冷笑着想,一边倾身去拿副座的行李袋,打算坐副座。

    哪知——

    “你坐后面去,别坐我旁边,有女人坐边上我会紧张。”姜小勇说。

    严甯的脸上瞬时布满一层冰寒,冷冷看着姜小勇。

    见她又不动了,姜小勇挑着眉尾,半是嘲讽半是激将地说:“你怕啥啊?我冬子哥又不会吃了你!”

    姜小勇此话一出,严甯差点没忍住一脚踹他脸上。

    两人寸步不让,又杠上了。

    这一次霍冬没再说话,默许了姜小勇的做法……

    因为他想她,太想太想!

    他无比渴望能够离她近一点,一点点也好。

    生死攸关之际,她选择迟勋而放弃他,他心里是怨她的,所以他回来之后,不顾一切地狠狠吻了她……

    当时太生气,太伤心,根本就无暇顾及后果,只想就那样不管不顾地吻着她,直到天荒地老!

    他知道她生气,因为她招呼在他脸上的巴掌和身上的拳头可一点都没有留情,到现在他的两边脸颊都还不怎么对称呢。

    活了三十几年,她是唯一一个打他耳光的人,且打了一次又一次。

    从最初的不能接受,到后来自知理亏的默许,再到现在,他好像都有点习惯了。

    他就想,如果挨她一顿打,能换来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吻……太值得了!

    他愿意天天被她打!

    用眼神与姜小勇厮杀了一分钟后,严甯败下阵来。

    跳下车,冷着脸走向后座。

    姜小勇得意。

    心情愉快地上了车,姜小勇从后视镜里看了老大一眼,挤眉弄眼笑得又贼又贱,那眼神写满了“加油哦”三个字。

    霍冬没理他,也没空理。

    他的眼里心里,此刻除了严甯根本容不下其他东西。

    严甯坐上车,尽可能地靠着门,与身边的男人保持着距离,仿佛他身上带着病毒靠近一点点都会被传染一般。

    小小的C曲之后,他们重新上路。

    车里明明开着空调,严甯却还是把棉服上的帽子罩在了头上。

    因为身边的男人从她上车之后就一直盯着她看。

    她想对他炙热的目光视若无睹,然而她表面没有异样,心里却格外烦躁。

    有种想要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踩爆的冲动!

    严甯微微蹙眉,被自己内心那残暴的想法狠狠惊了一下。

    她是怎么了?

    难道真被姜小勇骂对了么?

    难道她的骨子里真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么?

    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坏女人,她连忙压下心里那股不该有的冲动,戴上帽子歪头看向窗外。

    好在,戴上帽子之后,她自在了许多。

    大大的帽子可以很好地遮挡着他的视线。

    黑色路虎,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依旧颠簸着缓慢前行。

    摇摇晃晃间,严甯很想毒舌地嘲笑姜小勇一番,嫌她车开得不好,他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颠得要死么!

    但想想还是算了吧,省点口水,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突然,车轮碾上一块山石,狠狠颠了一下。

    “啊!”

    严甯正悠闲地欣赏着沿途不算风景的风景,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被颠簸得往身边的男人倒去……

    霍冬张开双臂,将她接了个满怀。

    严甯几乎是以一种很狼狈的姿势栽进了霍冬的怀里。

    她的脸撞上了他的胸膛,鼻尖被狠狠撞了一下。

    两人都很痛……

    不!

    霍冬更疼。

    但如果能这样抱着她,就算再疼他也心甘情愿……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个意外的拥抱,她就已经从他怀里快速退了出去。

    严甯狠狠蹙着眉,捂着鼻子低着头,暗暗吸气,忍痛。

    “疼不疼?”霍冬见她捂着鼻子,顾不得自身的疼痛,连忙问她。

    他急切的语气里饱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心疼。

    严甯沉默不语,狠狠咬着牙根,眼底酝酿着狂风暴雨。

    见她不说话,霍冬更担心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会不会惹她生气,伸手就要去抬她的下巴,“撞疼了吗?我看看——”

    严甯撇开脸避开他的手,然后抬腿就往驾驶座椅上踹了一脚。

    没敢太用力,怕把姜小勇吓着,万一他不经吓直接把车开到山沟里去就要命了。

    她可不想死!

    尤其是不想跟身边的男人死在一块儿!

    “干吗?”姜小勇的背部受到震动,忙里偷闲地回头看着严甯,一脸无辜地问:“你踹我干吗?”

    “你行不行啊?!”严甯没好气地冲着姜小勇喝道。

    刚才他是怎么有脸嫌弃她的?明明开得还不如她好吗!!

    姜小勇故作茫然地眨了眨眼,然后抬头挺胸大言不惭地说:“行啊!这有什么不行的!坦克我都能开,车什么的根本不算事儿!”

    严甯狠狠给了他一个白眼。

    “还有啊,七格格,‘行不行’这三个字呢,别随便问男人,也别随便什么男人都问!”

    姜小勇唇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一边掌控着方向盘,一边慢悠悠地说道。

    什么鬼?!

    绕口令?

    严甯没听明白。

    但她敏锐地发现,霍冬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更热、更烫、更放肆了……

    她疑惑,这“行不行”三个字还有什么别的她不知道的含义吗?

    严甯没听懂,可霍冬却很清楚姜小勇话里的调侃。

    行不行……

    于是他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当初在岩D,他跟她的第一次……

    第一次他不行。

    太激动了,也太铭感了,所以很快就交弹投降了……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她在知道他第一次时间那么短时的表情……

    那透着小小惊讶的表情,把他气得在后面的时间里狠着心将所有的劲儿都使在她身上了。

    非常成功地一雪前耻。

    霍冬想着想着,呼吸就乱了,心跳更快了,身体也烫了……

    严甯想发飙了。

    他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到底想干什么?

    是不是觉得现在他们正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她就真的不敢下车?

    从上车的那瞬她就知道这一路上肯定很难熬,可难熬成这样她还真是始料未及。

    她以为只要好好开车,不理他就好,可他一直这样看着她……

    也还好她没开车了,不然她一生气,说不定就把车开到山坡下去,跟他同归于尽得了!

    待鼻尖不那么痛了以后,严甯又狠狠剜了姜小勇一眼,然后双臂抄在胸前往车门边挪去,靠着车门闭目假寐。

    眼不见心不烦,眼不见心不烦,眼不见心不烦……

    像是自我催眠一般,严甯在心里不停地碎碎念着。

    然后,安静了一会儿……

    嗯,只是一会儿。

    在轻微的颠簸中,感觉像是坐摇篮,严甯闭着眼,摇着摇着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然而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靠在了她的肩头……

    悚然一惊,她下意识地睁开眼,转眸一看。

    霍冬脸色苍白,额头冒出更密集的冷汗,脑袋靠在了她的肩上。

    他皱着眉闭着眼,呼吸有点急,有点重,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严甯微微蹙眉,她好像记得医生说过他肋骨受伤……

    那应该是路上太颠簸,震动了身体,增加了他的疼痛。

    可是——

    他痛关她什么事?

    靠她肩上干吗?

    要靠不会靠他自己那边的车门啊?

    严甯冷了脸,暗暗磨牙,没好气地腹诽着。

    她满心烦躁,心一狠,抬手就要把靠在自己肩头上的脑袋狠狠推开……

    “嗯……”

    却在这时,车子用力颠簸了一下,抖得霍冬不由自主地痛哼了一声。

    他的声音很小,几不可闻。

    可彼此距离太近,加上耳力太好,她还是听到了。

    像他这种骄傲好强的男人,若不是忍无可忍,是不会允许自己发出这种代表脆弱和懦弱的声音。

    严甯抬起来的手,又默默收了回去。

    算了严甯,他受伤也是为了救你,虽然你并不稀罕,但救了就是救了,那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他要靠一下就靠一下吧,没必要那么不近人情,你就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好了。

    看到陌生人受伤,如果你有能力减轻他的痛苦,你也不会吝啬于帮助的不是吗?

    嗯,靠就靠吧,反正既不会死也不会少块R,忍一忍就好,等出了这个镇,等前方道路平顺点,你去前面开车就好了。

    严甯一边默默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重新闭上双眼。

    可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肩上的压力转到了腿上……

    靠!

    太过分了!

    他简直是得寸进尺!

    不用睁眼看她都知道,他一定是由靠在她肩上变成了躺在她腿上。

    严甯强行压在心底的火蹭一下就烧到了头顶。

    她打定主意这次非把他推开不可,决不再给他留脸了。

    她气冲冲地睁开眼,狠狠瞪着把头枕在她腿上的男人。

    带着一股凶狠的劲儿,她垂眸一看……

    霍冬似是痛得受不了,脸上全是冷汗,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

    那么高大的男人,此刻特别憋屈地卷缩着身体,侧躺在座椅里。

    严甯瞟了眼开车的姜小勇。

    她在默默衡量,如果她现在狠心把霍冬推开,姜小勇会不会把她拽下车扔在这荒郊野岭啊?

    可能……

    会吧。

    那算了,让他躺吧,就当做好事了。

    反正他最过分也就只能这样了,他总不敢再像那晚那样强、吻她吧……

    他若真敢,那明年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哼!

    严甯重新闭上双眼。

    果然,他躺她腿上之后就没有再动了。

    车子摇着摇着,就把严甯给摇睡着了。

    来到灾区,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睡眠也不是很充足,所以几天下来,其实她已经很疲惫。

    等感觉到她的肌R不再僵硬,待到确定她已经睡着之后,霍冬才缓缓睁开双眼。

    他屏住呼吸,极其小心地慢慢转身,面对着她的……小腹。

    枕着她的腿,目光往上,他痴痴地看着她睡着的模样。

    霍冬心潮澎湃,心脏噗通噗通一直狂跳,这会儿特别激动特别欢喜,因为她竟然允许他睡在她的腿上……

    他都默默做好了被她打的准备,真的!

    他觉得自己像只打不死的小强,明明前一刻还绝望得如同没有了明天,可她一碗汤圆,就让他的心又死灰复燃了……

    于是他又开始心怀希冀,不停地在心里鼓励自己,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他自我安慰地想,她曾那么爱他,如同飞蛾扑火,爱到不顾一切。

    那么深刻的爱,他不信她能忘得干干净净,也不信她能狠心到斩断对他所有的情……

    她对他一定还有一丝丝情意的,她不会那么快就放得下的。

    他越来越热衷于这种自我催眠,幻想着自己还有机会……

    嗯,他一定还有机会的!

    霍冬一瞬不瞬地看着闭着双眼睡得正酣的小女人,看得目不转睛,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能与她这样靠近,昨天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所以,这算是转机吗?

    他们的爱,能绝处逢生吗?

    霍冬激动又忐忑,患得患失,连身体的痛都感觉不到了。

    他好怕她突然醒来,好怕下一秒就会被她推开。

    深深看了她好一会儿,他终究是没能按耐住心里的渴望,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靠近她,然后将自己的脸轻轻埋在她的小腹上……

    软绵绵的触感,还有一股清淡熟悉的香气,久违的感觉,让他的心狠狠颤动,心悸不已。

    深深吸气,他近乎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

    这种靠近她的机会,是他拿命换来的,每一分一秒他都格外珍惜,舍不得浪费分毫。

    霍冬在心里默默祈祷,求老天爷让她多睡一会儿,再多睡一会儿,别那么快醒过来……

    前面开车的姜小勇,眼神时不时地瞟向后视镜,偷看着后面两个人的动静。

    当看到老大只敢在七格格睡着之后枕着她的腿,看到老大像个可怜无助的孩子般把脸埋在七格格的肚子上时,姜小勇心里酸酸的。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他都不信老大会为了一个女人流露出这种脆弱的表情和行径。

    平日里对下属那么严厉的一个男人,怎么就被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女人降服了呢?

    真是不可思议!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睡得很香。

    她睡了快两个小时,甚至还有轻微的鼾声,可见她这几日是真的累了。

    肚子上痒痒的,好像被什么压着……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的意识还没完全恢复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严甯一边掩着嘴打哈欠,一边垂眸看向自己的小腹……

    喝!

    赫然惊见自己的肚子上有颗头,她狠狠抽了口冷气,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瞬间清醒。

    反S性地坐直身,她狠狠蹙眉,恼怒地瞪着腿上的男人。

    她倏然正襟危坐的动作“惊醒”了他,即使千般不愿万般不舍,他也只得慢慢睁开眼睛。

    一睁眼就触上她冰冷的目光。

    她又生气了。

    不敢再赖她腿上,他老老实实地坐起来。

    他的头离开她的腿不过几秒,她突然龇牙裂齿地死死抓着自己的大腿,咬着牙根狠狠吸气。

    靠靠靠!

    腿麻了……

    “怎么了?”看她一脸痛苦,霍冬忙问。

    但话音一落他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

    “你的兵呢?”严甯却不答反问,拧眉看着空空如也的驾驶座。

    接着她再立马转头看向车窗外,外面有些高高矮矮的房子,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不太繁华的小镇。

    这里的人民看起来一切如常,应该灾情轻微。

    “去厕所了。”霍冬随口答道,然后他向她伸手,“是腿麻了吗?我——”

    “别得寸进尺!”

    他想帮她按摩一下,可手刚伸过去就被她冷冷拨开,同时毫不留情地泼了他一盆冷水。

    一瞬不瞬地看着又变得冷漠的小女人,霍冬心脏微微抽搐,有些疼。

    “严甯,我晕过去之前最后跟你说的那句话……”他鼓足勇气轻轻开口,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地看着她,“你听见了吗?”

    他说,我爱你啊严甯……

    严甯微微一僵。

    其实她当时太生气了,加上他的声音又小又模糊,以至她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但她隐约能猜到他说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她曾经期盼渴望,而现在弃如敝履的……爱!

    唇角微勾,无声冷笑。

    爱吗?

    可她现在已经不再相信这个东西了!

    “没听见!”严甯垂着眸,一边揉着发麻的腿,一边干脆果断地吐出三个字。

    霍冬闻言,立马想把那句话重复给她听,“我说——”

    “你不用说!”她抬眸阻断他,笑靥如花,却也狠绝无情,“因为我并不想听!”

    我并不想听……

    霍冬呼吸一窒,顿时无言。

    心,又酸又苦又疼……

    以前她渴望的,他现在全都想给她,然而,她已经不想要了……

    气氛变得僵凝。

    正在这时,姜小勇出现了。

    “我回来了……呀,七格格你醒了呀,睡得好吗?”

    姜小勇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看到严甯醒来,噙着笑好心情地调侃道。

    严甯淡淡瞥他一眼,不屑搭理。

    霍冬冷冷看着姜小勇,目光不善。

    那眼神好似在说“我都没叫你你这么早回来干什么”……

    姜小勇被老大凶狠的目光瞪得好无辜。

    “老大,我们今天得在这镇上住一晚了。”

    于是他连忙把好消息告诉老大,免得自己无辜惨死在老大的眼刀子下。

    “为什么?!”

    霍冬还没来得及说话,严甯就抢先惊叫了起来。

    “车子没油了。”姜小勇一脸坦荡加理直气壮,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刚下去问了下这里的居民,他们说距离这里最近的加油站最少得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我们目前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等客车帮我们带油来,但这个镇一天只有两趟客车,第一趟十分钟前已经走了。”

    “那就让第二趟客车带来啊!”严甯急了,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更加郁闷了。

    姜小勇说:“第二趟要下午四点。”

    “四点就四点呗!”严甯没好气地叫道。

    “那油也要明天才能带得来。”姜小勇懒懒轻哼,怎么看怎么悠然自得,与严甯的急躁大相径庭。

    “为什么?!”严甯蹙眉睨着姜小勇,被绕糊涂了。

    “因为第二趟车四点钟来啊,然后回去之后就要明天才能来了嘛!”姜小勇瞥了严甯一眼,嫌弃她的迟钝。

    “……”严甯还是没想明白。

    霍冬看她想不通,便问姜小勇,“这里的居民没有客车司机的电话吗?”

    “就是没有啊,所以只能等明天了。”姜小勇摇头。

    严甯听了霍冬的话,大脑终于转过弯了。

    没有客车司机的电话,所以四点钟的客车也不能帮他们带油来,那么就只能如姜小勇所说,等明天了。

    严甯烦躁极了,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到了晚上住宿时还有更麻烦的事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