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9章:都不过分
    可骄傲的男人,只要还能动,就不想依靠别人。【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哥……”姜小勇亦步亦趋地跟在霍冬身后,心虚得不行。

    门口,有被他踢翻的汤圆……

    拒绝了姜小勇的搀扶,霍冬慢慢朝着门口走去,一步一步,举步维艰。

    身体的痛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很紧张,甚至很害怕……

    怕出去一看外面什么都没有。

    怕刚才听到的声音终究不过是自己的梦一场。

    怕自己的满腔期望会落空……

    他想出去,又怕出去。

    所以他一边期待着,一边害怕着……

    终于,他走到门口,鼓足勇气撩开门帘。

    往外一看,门外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其他什么也没有。

    她没来!

    希望落空,他垂眸苦笑。

    原来只是他的梦……

    到了今时今日,他想得到她一点点的关爱,估计也只能做做梦了。

    霍冬僵在门口,望着外面空空如也的雪地,失神。

    “冬子哥……”

    姜小勇见霍冬半天没动,站在后面又看不到老大的表情,心里不由更加忐忑,硬着头皮小小声地喊他。

    霍冬回神,眼底泛起一抹失落,心里充满着苦涩和悲凉的滋味儿。

    他敛下眼睑,准备转身,却在眸光随意流转间,突然看到门边上有个被打翻的碗……

    以及几个与雪一样白的冷汤圆。

    绝望的心,立马又死灰复燃……

    “我再问你一次——”霍冬转头,看着姜小勇,“谁来过?”

    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怒气,可听在姜小勇的耳朵里,却觉得分外恐怖。

    老大的观察力何其明锐,姜小勇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只能坦白。

    “就是那个假惺惺的女人呗,端碗汤圆来看你笑话!”姜小勇一脸愤慨,说完之后又没好气地补了一句:“被我撵走了!”

    姜小勇强装镇定,把“被我撵走了”五个字说得理直气壮,想着反正都要被老大责罚,那还不如拿出点男子气慨。

    宁死不怂!

    说完之后,他就默默地等待着老大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然而,霍冬却并未动怒。

    听了姜小勇的话,霍冬眼底的颓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欣喜。

    是她!

    不是梦,他也没听错,真的是她来过!

    霍冬走出门去,蹲下来,捡起碗和勺子,然后在姜小勇错愕的目光中,将雪地上已经冷掉的汤圆舀起来……

    一个一个,舀回碗里。

    “哥!”姜小勇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回过神来连忙跑到老大的身边,不解地大叫:“你干吗啊?”

    霍冬没说话,继续把汤圆往碗里舀。

    姜小勇见状,又气又急,突然神经短路,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伸脚就去踩剩下的两个汤圆……

    咚!

    姜小勇抬起的脚还没来得及落下去,就被霍冬一把抓住脚踝,毫不迟疑地狠狠一拽。

    悲催的姜小勇,瞬间倒地。

    沉重的一声“咚”,姜小勇被摔了个四脚朝天,疼得龇牙裂齿。

    却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霍冬还是没发火。

    他微微拧着眉头,脸色苍白,极力隐忍着痛楚……

    拽姜小勇他使了大劲儿,扯动了身上的伤,很疼。

    待疼痛减轻,霍冬又继续把剩下的两个汤圆舀进碗里。

    然后缓缓起身。

    “小勇。”霍冬一边站起来,一边轻轻开口。

    他盯着碗里的汤圆,并没有看倒在雪地上的姜小勇。

    “……啊?”姜小勇狠狠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着神色如常的老大,被老大这反常的样子吓得躺在地上忘了起来。

    老大向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从来没有如此“和蔼可亲”的叫过小勇……

    好可怕!!

    姜小勇呼吸一紧,心里倏地泛起一股不妙……

    霍冬端着汤圆转身,朝着帐篷里慢慢走去,“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她,回去之后,就别跟着我了。”

    “老大!!”

    闻言,姜小勇大惊失色,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就追进帐篷里。

    心,噗通噗通,慌乱无措。

    姜小勇要哭了。

    完了完了,老大不要他了!

    怎么办怎么办?

    严甯那个害人精,不止害得老大差点没看命,现在竟然还要害得他失去老大!!

    “老大,你你你……”姜小勇害怕得舌头都捋不直了,“你不、不……不要我了么?”

    霍冬沉默不语,一步步慢慢朝着桌边走去。

    姜小勇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围着霍冬团团转,满心的懊恼和后悔。

    早知道冬子哥会这么生气,他刚才一定不把严甯撵走,更不敢把汤圆踢翻。

    啊啊啊啊啊!!

    他不走!

    他要跟着冬子哥!

    冬子哥是他的偶像啊!!

    “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哥,我错了行么?你你你……你别撵我走啊,你不要我了的话那我去哪儿啊?”姜小勇可怜兮兮地瘪着嘴,急切地说着求着。

    霍冬还是沉默。

    这一刻,姜小勇终于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他踩了老大的底线,老大容不下他了……

    姜小勇着急又气愤,而且心里特别特别的委屈。

    他之所以不待见严甯,可都是为了给老大抱不平啊!

    怎么到头来他还被老大嫌弃了呢?

    越想越不甘,越想越哀怨,姜小勇气呼呼地看着在桌边坐下的老大,愤愤道:“你就非爱她不可么?!”

    霍冬舀起一个汤圆,轻轻咬了一口。

    已经冰冷。

    可他却一点也不介意,仿佛是在吃着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一般。

    细细的嚼,慢慢的咽。

    “嗯。”霍冬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即便只是一个“嗯”字,却坚定无比。

    姜小勇暴躁地跳脚,“可她那样对你——”

    “因为我以前对她不好。”霍冬垂着眸轻轻地说,把勺子里剩下的半个汤圆喂进嘴里。

    “……”姜小勇愣住了。

    霍冬话音刚落,又立刻纠正,“不对,我说错了,不是不好,是很差!”

    他的声音很低,显得有气无力。

    摔下山崖,伤了肋骨,他现在连说话都疼,像是胸腔里有铁锤在敲打一般。

    “再差也差不过她见死不救吧!”姜小勇没好气地哼道。

    他最气的就是这一点!

    明明当时的情况是老大更需要那根绳子,可严甯却执意先救勋哥……

    还有她最后那句“呵!我有什么好着急的,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相干!”……

    这样的话她都说得出口,可见她有多么的冷血狠毒!

    “比这更差。”霍冬幽幽地说,满心的悔痛和苦涩。

    “……啊?”姜小勇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小勇无法想象,老大明明深爱着七格格,爱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甚至爱到把自己低入尘埃,所以老大对七格格怎么可能会比“见死不救”更差?

    他不信!

    霍冬咽下嘴里那又冷又硬的汤圆,垂着眸艰涩吐字,“我不止见死不救,还亲手把她交给坏人。”

    哥把七格格亲手交给坏人?

    坏人?什么坏人?

    然后呢?

    七格格被坏人怎么了?

    “哥,你……”

    姜小勇一肚子的火如同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灭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瞬间,他脑补了n多个残忍血腥的故事版本……

    霍冬又说:“小勇,是我欠她的,不管她怎么对我,哪怕是要我的命,都不过分。”

    他的声音很轻,很慢,虚无缥缈仿佛风一吹就散,可字里行间却透着深深的痛苦。

    姜小勇僵在老大的身边,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哪怕是要我的命,都不过分……

    当初到底是有多错?

    如今到底是有多爱?

    才能让老大说出这番话来!

    姜小勇突然觉得自己好幼稚,好不懂事。

    老大疼在心尖上的人,他为什么不能爱屋及乌?

    他早该想明白的,能让老大如此深爱的女人,必然是有她的好。

    “哥。”姜小勇冷静下来,脸色严肃地看着老大,轻轻开口。

    “嗯。”

    “我以后再也不说她坏话了!”姜小勇像是发誓一般坚定地说道。

    嗯,他以后再也不针对七格格了,再也不明里暗里的骂她了。

    他应该尊重老大的选择!

    “嗯。”霍冬还是轻轻的一声鼻音。

    他不许别人骂她或是讨厌她,哪怕这个人是他视为弟弟的姜小勇。

    他那么想要讨好的人儿,哪轮得到别人来嫌弃?

    一碗汤圆有七八个,在与姜小勇说话的这会儿时间里,霍冬细嚼慢咽已吃掉了三个。

    姜小勇发现了,忙叫:“哥你别吃了,这都脏了,我另外去给你煮一碗吧。”

    他边叫,就边伸手去拿碗。

    霍冬轻轻拨开他的手,“我就要这碗。”

    “那我去给你热热……”

    “不用。”

    姜小勇皱着眉看着老大吃着冷汤圆,嘴角抽搐,“冬子哥你别这样,我错了还不行么?你这还受着伤呢,万一又吃坏肚子可咋办啊?”

    霍冬看着碗里剩下的汤圆,有些舍不得吃了。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吃完了,就没了……

    这汤圆,是她送来的……

    她竟然会给他送汤圆来。

    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惊喜!

    太惊喜了!

    就觉得,摔掉半条命,能换来这一碗汤圆,太值了!

    毕竟,这对他来说不仅仅只是一碗汤圆,而是她的关心……

    “小勇,等你以后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别说是冷了脏了,就算她在里面下了毒,你也会心甘情愿的吃下去。”霍冬一边轻轻说着,一边继续吃着。

    姜小勇看到老大把冷硬的汤圆喂嘴里的画面就觉得头皮发麻,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认输了,“哥,我现在就去跟她道歉,我去求她另外给你煮一碗,成么?真的!你别吃了!”

    冷掉的汤圆咋吃啊?

    吃进嘴里还不得连心肝脾肺肾都跟着凉透了啊?!

    姜小勇说完,转身就要去找严甯。

    他想,为了老大,就算低声下气去求严甯他也认了。

    谁叫他家老大那么稀罕人家呢!!

    哎……

    爱情这个不是玩意儿的玩意儿,把一个骄傲冷酷的男人变成了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子,真是太残忍太可怕了!

    “回来!”

    姜小勇刚转身,身后就响起老大低沉喑哑的轻喝。

    霍冬的声音虽轻,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姜小勇不敢有违。

    他停步,回头,不解又担忧地看着脸色苍白的老大。

    “别去。”

    霍冬轻轻吐出两个字,垂着眸继续慢慢地吃着剩下的汤圆。

    嗯,别去打扰她,别去惹她不高兴……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总统夫人得知霍冬身受重伤的消息,命令他立刻回帝都。

    欧小晴难得命令人,可一旦命令就谁也违抗不得。

    包括当今总统大人!

    所以霍冬必须回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体质再好,霍冬一时半会儿也是没办法再像以前没受伤时那样行动自如的。

    姜小勇当司机,霍冬则以一种半躺的姿势坐在后座里。

    身上的伤让他没办法好好的坐着。

    严甯站在几米开外,脸色淡然地看着姜小勇把霍冬扶上车。

    她微微蹙着眉,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一个小小的旅行袋递到她面前。

    她垂眸一看,是自己的包。

    “干吗?”她抬眸看着迟勋,不解地问。

    迟勋用下巴点了下霍冬的车,严肃说道:“你跟冬子一起走。”

    严甯不语。

    迟勋,“这里太乱了,我忙起来根本无暇顾及你,所以你得走。”

    前几天她遇险,冬子让他查查李s长,果然就是李s长做的。

    李s长被冬子揍得那么惨,怀恨在心,见灾区四处混乱,便想趁乱报复。

    本来李s长在知道严甯的身份后,有所忌惮,可后来也不知道是受人唆使还是接到指示,竟直接对严甯下手……

    如果严甯有事,那么他和霍冬都难辞其咎。

    轻则头顶乌纱不保。

    重则只怕得以死谢罪。

    这种一石二鸟之计,够毒!

    万幸最后大家都逢凶化吉。

    现在回头想想,那日他进xxx村营救村民,冬子提议走南侧,李s长却极力推荐他们走北侧,其实那时李s长就已经是别有用心了吧。

    虽然现在李s长被控制起来了,可谁知道这里还有没有他的同党,加上冬子受伤,少了一个人保护她,所以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严甯不傻,迟勋想到的,她也想到了。

    这是灾区,有太多的人需要帮助,如果她在这里没有任何贡献反而还要浪费人力以及物力资源的话,那她有什么脸留在这里?

    迟勋说得对,她得走!

    不是怕死,是不能添乱。

    严甯没有废话,很干脆地伸手接过自己的行李袋,然后柔声叮嘱,“你注意安全!”

    她也没有要求另外派车,深知这里的所有资源一分一厘都不能浪费。

    虽然非常不愿意与他同车,可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再说了,她答应过,从今后他可以在她面前出现,不用再刻意回避。

    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既然说了,就没必要再矫情扭捏。

    爱过恨过,回归于陌生,也没什么不好。

    嗯,把他当个陌生人就好!

    “我知道。”迟勋点头。

    严甯没再说什么,拎着行李袋直接走向黑色路虎。

    在严甯和迟勋说话的时候,霍冬的目光一直落在他们的身上。

    见迟勋说服了她,见她竟真的朝他的车走来,霍冬松了口气,心里暗喜。

    如果她不肯走,他也是不会走的。

    因为这里太危险了,他不可能会放心把她留在这里。

    还好,她愿意走,还愿意跟他一起走……

    嗯,真好!

    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女人一步步向自己走近,霍冬的心,突然就急促地跳动起来,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和紧张。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目光炙热而深情。

    只从吃了她煮的那碗汤圆之后,他的心,到现在都还没平静。

    他知道她可能并没有任何意思,或许就是可怜他罢了,可他还是觉得开心,特别开心。

    严甯自然是知道霍冬一直都盯着她看,可她对他直勾勾的目光视若无睹,拎着包径直走向驾驶座。

    “下来!”

    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她对着里面的姜小勇喝道。

    姜小勇正在找歌,见车门突然被拉开了,下意识地转头看她。

    “为什么?”姜小勇拧着眉,一脸茫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严甯,呆呆地问。

    “我开车!”严甯抬手就将自己的行李袋像投篮一般扔向副座,冷冷吐出三个字。

    她要求开车,行李袋扔在副座,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姜小勇滚到后面去。

    行李袋从姜小勇的面前飞过,惊得他反射性地靠着椅背往后仰,差点被旅行袋打到脸。

    闻言,姜小勇下意识地瞟了眼中央后视镜。

    后视镜里,老大的脸上,大写的失落和可怜……

    姜小勇觉得,不给老大制造机会的兄弟不是一个好兄弟!

    于是他嘴一咧,嘿嘿讪笑,“不用啦,我会开……哎呀……”

    可他话音未落,严甯直接抓住他的手臂就将他往外拽。

    姜小勇猝不及防,被拽出车外。

    严甯立马敏捷地坐进车里,且呯地一声关上车门。

    “喂,七格格,你还是让我开车吧,我会晕车,等会儿吐一车你受得了么?”姜小勇又气又急,在车外跳脚。

    “你敢吐我就敢让你把吐出来的再吞回去!”严甯不为所动,冷冷吐字。

    姜小勇脸都绿了。

    狠狠抽气,胃里顿时一阵翻涌,姜小勇龇牙裂齿地说——

    -本章完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