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7章:我爱你啊严甯
    《格格驾到!》第107章:我爱你啊严甯(求月票)突然,大地一阵晃动……

    余震。【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威力不算很大。

    但晃动依旧让站在地面上的人觉得头晕,攀在山崖上的霍冬和迟勋自然就更是危机重重。

    松动的石块往山下滚滚而落,哗啦啦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整片山崖都要垮掉了一般。

    霍冬和迟勋被晃得稳不住,双双往下坠了两步……

    “啊!”严甯尖叫,煞白着小脸对着迟勋大喊,“阿勋小心!”

    还好霍冬和迟勋身手都很好,立马又抓住了比较坚固的石块,暂时停止了下坠。

    “哥!”姜小勇也吓得大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想救人,可一没工具,二没捷径,除了干着急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遇上这样危险的场面,他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所以他非常佩服非常崇拜冬子哥,因为冬子哥不管遭遇什么紧急状况都能当机立断地做出正确的决策。

    迄今为止,冬子哥是他见过最厉害的男人!

    他做梦都在想,自己有一天若是也能像冬子哥这般厉害就好了。

    姜小勇急得想打人,喊完之后,目光慌张地四下流转着想要寻找什么可以救人的工具。

    恰好,他看到捆在严甯身上还没来得及解下来的绳子……

    双眼顿时一亮,他忙不迭地朝着严甯跑去。

    然而更快的……

    “阿勋抓着!”

    姜小勇还没跑到严甯的身边,严甯就先一步将绳子抛给了迟勋。

    霍冬看着严甯,死死看着。

    心口开裂,鲜血汩汩流淌……

    这一瞬,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心里的难受……

    很痛,特别痛!

    他难过的不是自己掉下去可能会摔死,而是从始至终,她选择的都是迟勋……

    如果现在他和迟勋只能活一个,他相信,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迟勋!

    她不再爱他,所以不会管他死活……

    姜小勇眼睛都瞪圆了。

    他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严甯,狠狠咬着牙根死命压抑着想要冲上去把绳子抢过来的冲动。

    只要不是白痴,只要双眼没瞎,都能看出此刻冬子哥比勋哥的处境危险很多好吗!

    这个自私又恶毒的女人,眼里只有自己的男朋友,完全不顾冬子哥死活的做法简直丧心病狂,太让人气愤了!

    冬子哥那么爱她,看到她有危险毫不犹豫地下去救她,现在冬子哥有危险她竟然置之不理?

    她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太过分了!!

    姜小勇气得肺都要炸了,可又不能上前去抢那救命绳,毕竟勋哥现在也挺危险的……

    “给冬子!”

    看到严甯把绳子扔给自己,迟勋仰着头冲她喊,让她先救霍冬。

    “少废话!抓着!”严甯大喝,不为所动。

    “给冬子,他身上有伤!”迟勋皱眉急喊,连忙垂眸去看在自己右下方的霍冬,担心他会坚持不住。

    有伤?

    严甯下意识地朝着霍冬看去。

    立马便撞进他含怨带恨的目光里……

    心,微微一抽。

    然而仅仅只是一瞥,她就移开了目光,再次看向了迟勋,“你先上来!快点!”

    她还是坚持要先救迟勋。

    霍冬收回目光,唇角泛起苦笑,绝望如同一把锋利的剪子,把他的心,剪得支离破碎……

    他终于,有了坚持不下去的感觉……

    “哥!你坚持一下,我来救你!”

    姜小勇在上面焦急大吼,抓着山崖边的杂草和小树枝就想下去。

    他知道老大这会儿心里肯定不好过。

    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弃自己于不顾,就算心是石头做的只怕也给打击得碎成了渣吧!

    情伤他帮不了,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再让老大的身体伤上加伤。

    活生生的人,又不是铁打的,万一摔下去……

    “滚上去!!”

    姜小勇刚抓住树枝,就被霍冬吼得不敢再动。

    另一边,迟勋见严甯坚持,只能抓住绳子。

    严甯连忙和几名士兵一起,将迟勋往上拉。

    当迟勋平安到达崖面,严甯欲将绳子交给姜小勇的那一刻……

    “哥!!”

    “冬子!”

    霍冬单脚踩着的那块岩石,松动,脱落。

    而他用手抓着的石块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体重……

    身体失重,他整个人往下坠……

    姜小勇和迟勋看到霍冬掉下去的那瞬,同时大喊。

    天色已晚,山崖下杂草横生,他们看不清具体情况,只能听到石块与他一同滚下山的声音……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

    严甯手里还紧紧抓着绳子,整个人僵在原地,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黑暗模糊的山崖下……

    此刻她的脑子里,全是他掉下去的那瞬间,看她的那一眼……

    嗯,他掉下去时,看了她一眼。

    那是一个充满着怨念和不甘的眼神……

    亲眼看到他往下坠,她的血Y像是瞬间冻结了一般,呼吸窒住。

    心,狠狠一抽……

    “杵着做什么?!下山找老大啊!”

    姜小勇冲着手下的兵咆哮。

    被吓呆的众人,忙不迭地分头寻找下山的路。

    “满意吗?”

    姜小勇在经过严甯的身边时,冷冷瞥了她一眼,切齿抛下三个字。

    她说她恨老大,现在老大掉下山崖,她开心咯?!

    严甯置若罔闻,只是盯着山下。

    即便下面已经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别着急,这山不是很高,冬子会没事的。”迟勋连忙安慰。

    闻言,她想也没想就冷笑道:“呵!我有什么好着急的,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相干!”

    姜小勇没走多远,听到她这句话,气得差点跑回来打她一顿。

    可他又很有自知之明!

    他深知自己不是迟勋的对手,加上老大宝贝她得要死,连句坏话都不许说,更别说动手了。

    他若敢打她,老大非得剁了他双脚双手不可!

    所以,他也只能骂骂——

    “最毒妇人心!我哥喜欢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姜小勇愤愤不平地抛下这一句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

    找老大要紧!

    严甯垂着眸,一言不发。

    这紧急关头,迟勋也没心情责备姜小勇,加上姜小勇跑得比兔子还快,想骂也骂不上了。

    所以他只能安慰严甯,“小七你别介意,这小子跟了冬子很多年,太着急才会出言不逊。”

    严甯死死抓着手里的绳子,抓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你先回去,我下去找他!”迟勋对始终默不啃声的严甯说道,然后转头招来一个自己信得过的手下,沉声吩咐,“送七小姐回去!”

    “是!”

    然后,迟勋也连忙召集自己的下属,下山找人。

    很快,山崖上就只剩下严甯和留下来保护她的士兵。

    其他人全部下山寻找霍冬去了。

    严甯僵立在原地,久久不动。

    脑子里乱糟糟的,像是一片空白,又像是挤满了乱七八糟的画面。

    那些画面,她想抓抓不住,想赶赶不走……

    心脏处,泛起一丝钝痛……

    “七小姐。”

    身边的士兵轻轻喊她。

    可她充耳未闻。

    “七小姐!”士兵微微加大音量。

    她猛然回头,像是被吓着了一般,白着脸怔怔地看着士兵。

    士兵也被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惊了一下,连忙小声提醒,“我们……该回去了。”

    严甯一言不发,颤抖着手解开还捆在腰上的绳子,然后将绳子一扔,转身就走。

    她走得很急,仿佛生怕山崖下会伸来一只手,把她狠狠拽下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甯坐在桌边,觉得时间难熬,便想帮迟勋补补被刮破的衣服。

    可补着补着,她的思绪就开始乱飞。

    快三个小时了……

    迟勋他们还没回来!

    也就是说……

    他还没找到?

    去了那么多人,怎么会找不到呢?

    难道他真的出事了?

    “嗤……”

    指尖突然一疼,她蹙眉,狠狠抽了口凉气。

    扎到手指了。

    垂眸一看,中指已经冒出一粒小血珠。

    看着自己被扎出血的手指尖,严甯不由得更是心浮气躁起来。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被针扎破指尖,就是不祥的预兆……

    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画面——

    几个士兵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已经没有气息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一张让她恨之入骨的脸……

    严甯呼吸一窒,心,又是狠狠一抽。

    背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得脸色苍白,严甯放下手里的针和衣服,双手捂住脸狠狠搓了搓,深深吸气。

    够了严甯,别想了!

    他是死是活跟你没有关系,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你没求他救你,所以他掉下去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自责。

    别想了别想了,严甯,别想了……

    狠狠咬着唇,她不停地在心里叫自己别想这件事了,可越是叫自己别想,他掉下去时看她的那个眼神就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

    挥之不去!

    那个眼神里,透着悲伤,透着绝望,透着不甘,以及浓烈的爱……

    突然,严甯呼吸一紧,背脊发凉。

    她有种……

    有人正盯着她的感觉!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她蓦地转头朝着帐篷门口看去。

    门帘是放下的,她看不见外面,但此刻她却有种很强烈的预感……

    外面就是有人!

    严甯的心跳,瞬间飙到顶点,她腾地站起来,朝着帐篷门口奔过去。

    用力撩开门帘,她立马转头四下张望。

    在昏暗的光线中,几米开外的地方,冷冷伫立着一个高大熟悉的黑影……

    严甯浮躁了几个小时的心,瞬时平静了。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

    他没事……

    严甯不知道自己在见到他的那瞬间,心里松了口气是因为终于可以不用再自责或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而她也拒绝去追根到底。

    漆黑的夜,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透着冷……

    严甯看看四周,一片静悄悄的。

    他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小宋!小宋!”

    突然,严甯扬声大喊。

    小宋便是迟勋特意留下来保护她的那个士兵。

    “七小姐!”小宋很快出现在她身边。

    看到不远处的黑影,小宋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见是霍冬,立马把敌意收了起来。

    严甯对小宋说:“快去通知阿勋,让他们别找了,就说人已经回来了!”

    她的声音透着焦急和担忧,而她心疼的对象,自然是迟勋。

    “好的!”

    小宋领命而去。

    天这么黑,这么冷。

    那些在山下寻找他的士兵们,实在辛苦,所以应该快去通知他们,让他们早点回来。

    小宋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严甯正要回头,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压力将自己笼罩……

    手臂一紧,一股猛力将她狠狠一拽,直接将她整个人拽得转了个身。

    下一秒,她的双颊被一双大手死死捧住。

    饱含着怨恨的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黑暗中,严甯瞠大了双眼,不可置信。

    她的眼底,立马燃起了两簇火苗。

    他冰冷的唇,狠狠挤压着她的唇……

    啪!

    她倏地推开他,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可他却连一秒都没停顿,立马又一个大步*到她面前,再次用力捧住她的脸,吻上去……

    啪!

    彼此的唇刚刚贴合,她又是扬手一巴掌。

    连着两个耳光,他疼不疼她不知道,但她的手心却被震得又痛又麻。

    霍冬此刻全身都痛,最痛的,是心!

    所以,她这两个耳光跟心里的痛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当她的第二个耳光甩在他的脸上时,他将她狠狠拽进怀里,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毫不犹豫地再次低头……

    以吻封缄!

    严甯整个人都快炸了。

    她愤怒又心惊,在挣扎无果之后,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他不躲也不阻止,就任由她打。

    不管她怎么使劲儿的踢他打他,他都像是没有知觉一般毫无反应。

    他发狂般吻着他,就算他此刻全身上下痛得要命,可他就是不松手,紧紧扣着她,仿佛恨不得把她吻到窒息。

    所以严甯拼尽了全力,也无法阻止他……

    他急躁又凶狠,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攻城略地,侵袭得彻彻底底……

    霍冬知道,自己疯了……

    被眼前这个小女人*疯的!

    难过绝望到极点时,他尝到了生无可恋的滋味。

    当看到她把绳子抛给迟勋时,他自暴自弃地想,摔死算了……

    嗯,死了算了!

    死了一了百了,死了就不会难过了,心也不会再痛了……

    反正她巴不得他死,干脆他就如了她的愿,皆大欢喜!

    然而,当他真的掉下去时,他却又觉得不甘心……

    舍不得,终究还是舍不得。

    她不会照顾自己,她总是状况百出,如果他死了,她以后怎么办?

    迟勋能保护她一辈子吗?

    未必吧……

    所以,他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意识,让他保住了自己的命。回来的路上,他强忍着痛楚,努力保持着清醒不让自己昏迷。

    他想,就算是爬,他也要爬回去。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她面前。

    费尽了千幸万苦,他终于是回来了,终于回到她面前了。

    可她看到他没死,没有丝毫的喜悦,也没有丝毫的关切……

    她的第一反应,竟是担心迟勋找他会太辛苦!

    她对他,可真狠!

    唇间,不知何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彼此都已分不清,到底是她的唇破了,仰或是他的。

    在她真的快要窒息时,他才终于结束了吻,改为紧紧抱着她,脸埋在她的颈窝里。

    他勒紧双臂,将她整个纳入怀里,抱得很紧很紧,像是要把她勒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高大的身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着,呼吸急促而混乱。

    严甯的呼吸也乱得不行,已经挣扎到无力。

    待气息平稳之后,她恢复了一点力气。

    “放开!”她咬着牙根,冷冷吐字。

    她被他紧紧抱着,推不开也逃不掉,下巴靠在他的肩上,被迫仰着小脸。

    严甯冷冷的语调里,透着浓浓的警告。

    霍冬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就抱着她,一丝一毫都不肯松。

    “我、叫、你、放、开!!”严甯死死攥紧双手,从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

    “严甯……”

    他终于开口,声音嘶哑轻颤,“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吗?”

    他的嗓子里如同灌满了砂砾,每一个字,都说得极其艰难。

    “……”严甯咬牙沉默。

    为什么没死?

    命硬呗!

    跟她一样,命硬,怎么也死不了!

    严甯扯了扯唇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因为我舍不得。”他的脸埋在她的发丝里,极尽眷念地呼吸着她的气息。

    他舍不得丢下她,虽然她并不稀罕他。

    他更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世上,怕她再受伤害。

    而且,他还没有把那些企图伤害她的人一网打尽,又怎么可以死?

    不!他不死,只要她活着的一天,他就不死!

    舍不得?

    严甯唇角的冷笑更甚。

    “我爱你啊严甯……”

    在她忍无可忍地将他狠狠推开的前一秒,他在她耳畔难过呢喃。

    几不可闻的一声呢喃,模糊不清,她听得不是很真切……

    她使出了全部力气,将他狠狠推开。

    霍冬往后退了两步,深深看着她,然后……

    咚……

    一声闷响,高大挺拔的男人,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