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6章:她恨不得他死
    《格格驾到!》第106章:她恨不得他死霍冬在一觉醒来之后,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去找了严甯。【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怀着忐忑的心情,他来到伤员区。

    她知道,这个时间段她都是在伤员区帮忙。

    他先是站得远远的,偷偷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看到她任劳任怨被人呼来唤去的样子,心疼又无奈。

    然后当他看到她搬重物,看到她走得摇摇晃晃肩头都被压歪了的模样,终于是再也忍不住,朝着她快步走上前去。

    道路抢修好了之后,有好心人士捐了桶装水,严甯便扛了一桶走向她正在帮忙的那间帐篷里。

    可这样的体力活她以前是很少做,一桶水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压得她的肩膀怪疼的。

    咬着唇一路隐忍,她低着头快步朝前走,水把她的脖子都压弯了,让她没办法好好看路。

    一个匆匆而过的小护士轻轻撞了她一下,她本就摇摇欲坠,顿时稳不住了,整个人就随着桶装水的重力而倾斜……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千钧一发间,肩上的重力突然消失,与此同时,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及时拉住了快要摔倒的她。

    眼睁睁看着自己往地上摔的那瞬,严甯吓得都闭上了眼默默等待疼痛的来临,当感觉到有人救下自己之后,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下意识地抬眸,既撞进一双熟悉且饱含着担忧和深情的目光里。

    她的心,狠狠一震。

    霍冬一手抓着桶装水的颈口,一手抓着严甯的手臂,眼底泛着担忧和微恼。

    她这么瘦,扛这么重的水做什么?

    短暂的怔愣之后,严甯回过神来,一边淡定从容地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大手里轻轻挣脱出来,一边礼貌地道谢:“谢谢!”

    手里一空,他的心里泛起一股失落,深深看着她淡漠的小脸,目光不由自主地变得幽怨。

    不知是刚才吓着了,还是她一直忙碌所以很热,额头竟冒着一层薄汗。

    霍冬将桶装水随手搁在地上,然后从兜里拿出手帕,想帮她擦汗……

    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她的额头,她就撇开头避开了他的手,拒绝,“不用——”

    “你答应过我的。”

    她话未说完,他就幽幽阻断。

    闻言,严甯眉尾轻挑,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

    她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我没忘,所以现在你站在我面前我也没叫你滚,不是吗?”

    霍冬无言,心脏狠狠揪紧。

    严甯转眸看了眼别处,同时云淡风轻地淡淡说道:“我不恨你了,你也可以在我面前自由出现,不过这并不代表你出现了我就必须得对你笑脸相迎!”说完她转回头来看着他,“所以,我们现在只是陌生人!”

    陌生人……

    “那我宁愿你恨我!”

    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他就负气说道。

    对!

    他宁愿她恨他,也不要跟她做陌生人。

    恨,至少说明她对他还有点情绪。

    哪怕这情绪是坏的,是不好的,是负面的。

    可陌生人算什么?

    他们纠缠了五年,爱过伤过痛过以及做过最亲密的事,还怎么做陌生人?

    她现在另结新欢,可以狠心与他形同陌路。

    可他做不到!

    明明正刻骨铭心的深深爱着,且早已将她的名字刻在了心上……

    怎么忘怀?

    怎可陌路?

    他的心很大,大到可以容天下,可他的心又很小,小得只装得下她一个……

    她是他第一个喜欢以及爱上的女人,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所以从始至终,他的心里都只有她。

    他做过太多的错事,如果注定得不到她的原谅,那就让她继续恨着吧!

    他宁愿生生世世都被她厌恶着,也不要与她形同陌路!

    她的恨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的记忆力从此没有他……

    我宁愿你恨我……

    严甯无语。

    冷冷一笑,她说:“随你!”

    说完,她伸手去拿他腿边的桶装水。

    可一只大手却先一步把桶拎了起来。

    霍冬拎着桶装水跟拎着一袋棉花一样轻松,一言不发地朝着她刚才帮忙的帐篷大步而去。

    严甯目光淡漠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微微沉呤,然后转身,与他背道而驰。

    可没一会儿,身后就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那隐隐带着愤怒的脚步声,比她快,比她急。

    所以不过眨眼功夫,他高大强壮的身躯就挡在了她的面前,阻断了她的去路。

    天晴,有太阳。

    他背光而站,致使她看不清他的脸。

    “想怎样?”她微微仰头,半眯着双眸睥睨着他,冷冷吐字。

    “你骗我!”霍冬满腹哀怨,愤愤切齿。

    他委屈,他妒忌,他怨愤,他不甘心!!

    为了求得她的原谅,他不顾自身安危救下她的情郎,可她对他的态度,根本没有丝毫好转,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他本来不敢奢望!

    是她!

    是她给了他希望,是她主动提出的条件,是她说不恨他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为什么要给了他希望又生生扼杀?

    不给他希望,他不会怨她,可她明明答应了却又反悔……

    叫他怎么甘心?

    她不信任他,所以用条件交换,现在迟勋平安归来了,她就过河拆桥……

    真恨她!

    恨不得咬死她!

    迎着他饱含怨愤的目光,严甯轻轻勾唇,浅笑嫣然,“对呀!我就是骗你!怎样?!”

    她甜腻的嗓音,充满着轻蔑和挑衅。

    我就是骗你……

    霍冬双目猩红,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美丽小脸,看着她噙着冷笑的嚣张模样,心如刀绞。

    “严甯……”他呢喃着她的名字,缓缓俯首凑近她的唇边,声音轻颤微哽,“耍着我玩儿,开心吗?”

    “凑合。”她没有退缩,保持着仰着脸的姿势,唇角的笑,越发冷酷残忍。

    仿佛他越难受,她就越快乐……

    霍冬脸色微白,屏住呼吸一点一点地退开。

    心里的痛,疯狂蔓延……

    好吧,如果骗他伤他能让她开心,那他认了!

    没关系!

    他是男人,这点痛这点伤他可以忍,嗯,他可以忍……

    双眼酸胀,在情绪崩溃的前一秒,霍冬转身,落荒而逃。

    他突然离开,刺眼的阳光便直接S在她的脸上,她本能地抬手遮挡。

    指缝间,有耀眼的阳光,也有他孤独落寞的背影……

    一步一步,离她越来越远。

    严甯站在原地,脑子里乱哄哄的,心也乱哄哄的,半天都无法回神。

    直到一个陌生的小护士急匆匆地朝她跑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迟勋来找霍冬。

    “冬子。”

    迟勋站在霍冬的帐篷外,斟酌片刻,开口喊道。

    没有动静。

    迟勋微微拧眉,犹豫着该留还是该走。

    就在他决定要走的时候,帐篷里传来霍冬的声音,“进来吧!”

    冷冷的,隐隐带着醋意。

    迟勋垂眸一笑。

    掀开门帘,迟勋进入帐篷,只见霍冬正坐在桌边看书。

    迟勋眼珠子转啊转,打量着帐篷四周,似是在偷偷收索着什么……

    “看什么?”

    霍冬看到迟勋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喝道。

    “小七呢?”迟勋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冬。

    “什么?”霍冬狠狠皱眉,像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一般。

    迟勋,“装什么蒜,下午我看见你跟她在说话——”

    啪!

    霍冬手里的书重重一放,腾地站起来,脸色立马就变了,“她不在帐篷里?”

    见霍冬神色不对,迟勋也开始紧张了。

    “不在!”迟勋摇头。

    就是因为天快黑了还不见她回来,所以他才会来他这边找。

    看到迟勋摇头的那瞬,霍冬的心立马就提了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里蔓延……

    “姜小勇!!”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他立马向帐篷外奔去,同时朝着几米外的另一个帐篷大喊。

    “冬子哥,你叫我啊?”姜小勇从自己的帐篷里跑出来,听老大声音不对,连忙应答。

    “集合!”霍冬大喝一声。

    “啊?”姜小勇愣在原地,一脸茫然地看着老大。

    “立刻!”霍冬厉喝。

    他的心,莫名地越来越慌,慌得他心都揪在了一起。

    疼……

    又疼又怕。

    “是!”姜小勇吓得连忙回神,立马一个立正,领命而去。

    “阿勋!”霍冬抬头看着天色,沉声喊道。

    “我在!”迟勋也意识到有些不对,严肃应答,早已收起了前一刻的慵懒散漫。

    “你把与李s长有关系的人都找出来,一个都不能放过,挨个查问!”

    “好!”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太阳西沉,雪风呼啸。

    零下的温度,冷得让人控制不住地狠狠哆嗦。

    严甯很懊悔,已经在心里骂了自己不下一万遍。

    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竟蠢到对陌生人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几个小时前,当霍冬离开之后,一个小护士朝她跑来寻求帮助。

    小护士说,她因为贪玩,把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遗失了,想请求她帮忙寻找。

    见对方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抹着眼泪向她寻求帮助,她心一软,就答应了。

    然后,她就被表面天真无邪的小姑娘骗到了一里外的山崖边。

    再然后,对方趁她不注意,从她背后狠狠推了她一把……

    她猝不及防,尖叫着掉下去。

    还好有蔓藤和树枝,她像坐滑梯似的往下滑,最后掉在了半山腰。

    她惊魂未卜,背贴着岩壁,不敢叫喊。

    她怕上面有人蹲守,怕自己一出声就会惊动对方,那样她就真是必死无疑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她由最初的惊惧,慢慢平静了下来。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从自己患癌之后,她就真是把生死看得很淡很淡,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当然,如果能活下去,她还是会努力积极地生活,所以但凡有一线生机,她都不会放过的!

    所以,她在等!

    等人来救她!

    天色渐暗,越来越冷,严甯望着天边,脑子里突然涌现出几年前的一些画面……

    她怎么跟山崖这么有缘呢?

    那一年,她遇险,被困在山崖上的一颗树子上,是今时今日她恨之入骨的那个男人,奋不顾身的救了她……

    危急关头,她不想连累他,松开手让自己掉进江河里。

    可他却跟着跳下来,硬是在湍急的水流中抓住了她,把她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他没有救她,就让她葬身在那条江河里该多好。

    她若在那日死去,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痛苦。

    她若在那日死去,说不定今天已经诞生在一个温暖有爱的好人家,开始了新的人生……

    “严甯……”

    “小七……”

    正陷入回忆里无法自拔,突然有熟悉的呼喊声,透着焦急传进她的耳朵里。

    她猛然回神,立马来了精神,竖起耳朵仔细听。

    “严甯……”

    “小七……”

    是霍冬和迟勋。

    真的有人来救她了!

    “阿勋!阿勋我在这儿!”严甯大喊,激动得声音发颤。

    本来已经平静的心,在意识到自己有救了时,倏地又狂跳起来。

    双眼蓄起了泪,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害怕和委屈。

    没人保护没人心疼的时候,她只能坚强,不哭不慌冷静隐忍。

    “小七!”

    迟勋和霍冬同时奔到山崖边。

    “我在下面,我没事。”严甯迎着寒风,朝着山崖上的迟勋喊着,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恙,不想让他担心。

    迟勋连忙安慰,“小七你别怕,我们马上下来救你!”

    “嗯,你慢点啊,这岩石经过地震,有些石块松动了,要小心点啊!”严甯叮嘱。

    “好!”

    当迟勋和严甯说话的时候,霍冬已经毫不犹豫就徒手攀着岩石往下爬。

    “老大!”姜小勇见状急喊,满眼的担忧和不赞同。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就这样下去救人很危险好吗!

    霍冬置若罔闻,一步步往下,朝着严甯所站的那块岩石靠近。

    姜小勇眉头一皱,也要跟着下去。

    “别下来!”霍冬对着姜小勇冷喝一声,喊道:“去找绳子!”

    姜小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好好好,马上去,老大你慢点啊,小心点啊!”

    见霍冬从右边下,迟勋就往左边,两人抓着凸出的石块,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下移动。

    如严甯所说,这处山崖经过地震之后,许多石块都松动了,松动的石块往山下滚,那沙石滚动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仿佛有种下一秒就会山体崩滑的感觉。

    刚才一个人时,严甯一点都不紧张,特别坦然。

    可这会儿有人来救自己了,她竟害怕得一直发抖。

    因为她怕,怕自己会连累人……

    从看到严甯所站的位置,霍冬的神经就一直绷得紧紧的,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终于,他与她的距离不足一米了。

    他向她伸出手。

    想要拉她去他的身边。

    严甯淡淡看了眼霍冬伸过来的手,然后转头看向左边。

    迟勋正慢慢下移。

    见他碰到一块松动的岩石,严甯吓得惊呼,“阿勋,小心!”

    迟勋收回脚,踩上另外一块,继续向她靠近。

    霍冬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

    心,狠狠抽搐。

    胸腔里,挤满了苦涩,难过到无法言语。

    看来,这辈子她真的是不会原谅他了,连他想救她,她都已经不屑一顾……

    犹记得,那年她遇险,也是山崖边。

    当时的场景,与这一刻颇为相似,只不过少了一条河,多了一个迟勋……

    当年她信任他,而如今,她信任的人,变成了迟勋。

    生死攸关之时,她宁愿冒着生命危险等迟勋救她,也不愿到他的身边来……

    “老大,绳子来了!”

    姜小勇气喘吁吁地拿着一捆绳子站在山崖上,对着半山腰的霍冬大喊道。

    “扔那边!”霍冬用眼神示意,让姜小勇把绳子扔去严甯的位置。

    姜小勇去找绳子的时候,迟勋还没下去,加上姜小勇心里担心自家老大,所以慌慌张张的就只找来了一捆绳子。

    救人要紧,姜小勇二话没说立刻听命行事。

    姜小勇一边命人去再找一捆绳子来,一边将手里的绳子解开,将其中一头抛下山崖。

    迟勋小心翼翼地与严甯站在同一块岩石上,抓住抛下来的绳子,捆在严甯的身上。

    “好了,往上拉!”

    待把绳子捆在严甯的腰上,确保万无一失后,迟勋朝着姜小勇大喊。

    然后,山崖上姜小勇和另外两个士兵用力往上拉绳子,严甯便开始往上慢慢升。

    与此同时,迟勋和霍冬也一步步慢慢往上爬,左右护航。

    几分钟后,严甯终于被拉了上去。

    迟勋和霍冬徒手攀爬,比较慢。

    而霍冬这边山形更陡峭,加上他本就有伤在身,便上升得更艰难。

    所以,当迟勋快接近地面时,霍冬还比他更低一米左右……

    “阿勋!”

    严甯趴在山崖边,把手伸向迟勋。

    霍冬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

    如同被万箭穿心,鲜血淋漓,痛得他的手都快要抓不住石块了……

    她的心,可真是够狠!

    她的眼里,现在就真的已经完全看不到他了吗?

    霍冬狠狠咬着牙根,极力隐忍着心里的痛楚,默默地往上继续爬……

    他想,自己现在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她会不会开心?

    应该会吧!

    她恨不得他死,他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感觉到了他的绝望,所以决定成全他……

    突然,大地一阵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