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5章:不恨你了
    《格格驾到!》第105章:不恨你了就在霍冬一言不发押着姜小勇正要走出帐篷之际,严甯突然对他喊道——

    “霍冬!”

    他停下脚步,但并未回头。【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严甯快步朝着霍冬走上去。

    听到她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霍冬松开姜小勇的手臂,将他往前一推。

    姜小勇被推出了帐篷。

    然后霍冬转身,严甯也已来到他的面前。

    两两对视。

    他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的眼底不要流露出哀怨或者悲伤的情绪……

    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霍冬,你没资格怨她,这一切全是你欠她的,是你对不起她在先,所以不管她今天如何误解你以及冤枉你,你都该受着!

    她以前是那么的爱你,以你为天,视你如命,可你呢?

    你却把她伤到生无可恋的地步!

    是你没有好好珍惜她,是你亲手把她对你的爱和信任摧毁,是你自作自受,是你活该!

    你现在所受的苦,跟她当初的痛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霍冬,这是你的报应,再苦再痛,你都只能自己咽下去!

    你欠她的种种,只怕赔上你这条命,都还不清……

    因为你欠她的,不止是情,还有一条命……

    你“杀”了你和她的孩子,到今天她还愿意跟你说句话,还愿意喊你的名字,就已是对你莫大的恩赐了。

    所以,你有什么好怨的?

    她担心迟勋的安危而轻贱你的命,与当初她哭着求你救救她而你却把她交给罗婉月相比,你残忍何止千倍?

    所以霍冬,别怨,就算她对你只有恨,现在她肯正眼看你一眼,你都该偷笑了。

    是啊,不管她如何不待见他,只要她不再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只要能让他知道她的下落,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眼前的男人太高,她必须微微仰起头才能与他对视,“你现在是要去救他吗?”

    “嗯。”他应。

    严甯悄然攥紧双手,狠狠咬了咬牙,目光锐利地盯着他,又问:“你会把他平安带回来的对不对?”

    霍冬沉默。

    具体情况暂时还不知道,他无法给她打包票。

    可面对她殷切的目光,他又不忍让她担忧失望。

    想了想,他说:“我尽量!”

    他说尽量,便是保证会尽全力,可听在严甯的耳里,却一点保障度都没有。

    “冬子哥,我们该出发了。”

    这时,外面传来姜小勇刻意压低声音的催促。

    霍冬深深看了严甯一眼,然后转身欲走。

    “霍冬!”

    他刚一转身,她又是一声急呼。

    霍冬回头,看向朝自己又进了一步的小女人,眼底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希冀……

    他期望她能对他说声“一路小心”或者“注意安全”什么的……

    然而,她说的却是——

    “只要你能让他毫发无损的回来,我就不恨你了,你可以回帝都,以后也可以不用再回避我!”

    她面色严肃,说得特别认真。

    霍冬看着严甯,看得满心苦涩。

    为了迟勋,她竟愿意放下对他的恨,由此可见,迟勋在她心目中有多么的重要。

    明明是值得高兴的事,可他的心,却出奇的苦。

    “你说的。”他强忍心酸,深深看着她的眼。

    “嗯!我说的!”她用力点头,表示自己会说到做到。

    她越是这样保证,他的心里越是难过。

    她愿意用这样的条件跟他换迟勋的安然无恙,便足以证明她不信任他。

    是的,霍冬猜对了,严甯的确不信任他!

    严甯知道霍冬现在是要去营救迟勋,可她还用“不再恨他”的条件换他把迟勋毫发无损的带回来,是因为她担心……

    担心他会故意不救迟勋。

    她觉得,一个连自己孩子都不要的男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呢?

    当年她那样求他,他都可以无动于衷,又何况今日的迟勋不管是感情还是事业都对他有着巨大的威胁,他又岂会没有除之而后快的念头?

    所以,她不信他!

    就算他跟阿勋是多年的好兄弟又怎样?

    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利益关系而见死不救呢?

    毕竟当初,她可是亲自体会过他的无情和背叛……

    他是个多么残酷冷血的男人,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所以为了阿勋的安危,她只能跟他交换条件。

    甚至是主动提出这样的交易!

    阿勋对她好,甚至可以说是对她有恩,他帮助她度过了最艰难最黑暗的那段日子,所以只要能让他平安归来,她愿意做出相应的牺牲。

    看着她点头保证的模样,霍冬的心,五味陈杂,无法形容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既痛苦,又开心……

    痛苦的是,她愿意忍受与他同在一个城市,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安危。

    开心的是,从今往后,他不用再为了怕惹她生气而躲得远远的,在想她的时候,他又可以见到她了,哪怕只是偷偷的,也是好的……

    “冬子哥……”

    帐篷外,姜小勇迟疑的声音隐隐飘来。

    时间紧迫,又怕打扰了冬子哥话别,所以姜小勇的声音显得有点犹豫不定。

    霍冬最后深深看了严甯一眼,然后转身,撩开门帘大步而去。

    严甯追到门口,看着他融入夜色中的高大背影,手,一点一点地攥紧。

    她知道此行有多危险,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不敢要求跟随。

    狠狠咬着唇,强忍着心里的担忧和焦急,严甯默默祈祷。

    求老天保佑!

    保佑阿勋平安回来。

    保佑所有人都能平安回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极其煎熬地等了一天一夜,当第二天夜幕降临时,终于等到了他们的归来。

    从霍冬离开的那刻起,严甯的心就一直悬在半空,坐立难安。

    当得知消息他们回来了时,她立马从帐篷里奔出来,激动又紧张地跟着来通知她的小兵前去迎接他们。

    “阿勋!!”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迟勋走在最前面,模样有些狼狈,但手脚齐全,看上去没有明显的伤痕。

    严甯大喊一声,朝着他飞奔过去,直接扑进他的怀里。

    见到她奔上来的那瞬,迟勋下意识地张来双臂,将她抱了个满怀。

    严甯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后怕,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一直悬着的心,直到这一刻,才算是落回了原处。

    “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你吓死我了……”

    她松开他,退开一步,一边声声急问,一边上下打量着他,查看他是否有受伤。

    “别担心,我没事,这次多亏了冬子,不然我们被困在里面不冻死也得饿死。”迟勋连忙摇头,安慰她道。

    她自动忽略他为霍冬说的好话,又问:“其他人都没事吧?”

    “万幸!都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她如释重负,微微红了双眼,连声低喃。

    这一天一夜,她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还好没有任何伤亡,还好大家都平安归来了。

    突然,严甯的眼角余光瞟向迟勋的身后……

    几米之处,不知何时伫立着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她的心,微微一紧,下意识地抬眸看去。

    可就在她的目光投过去的那瞬,他已转身……

    霍冬没有看到严甯向他投S过来的目光,因为他已经心痛得等不下去……

    眼睁睁看着她飞奔进迟勋的怀里,眼睁睁看着她把关切和心疼都给了迟勋,眼睁睁看着她对自己视若无睹,就算他的内心再强大,也经受不住这样残忍的一幕幕。

    她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迟勋!

    霍冬红着眼,忍着痛,尽量挺直腰杆大步往前走,不让任何人看出他的狼狈,更不能让她看出……

    严甯微微蹙眉,看着霍冬行走得有些僵硬的背影。

    怎么感觉他走路的样子……

    有点怪呢?

    说不出怪在哪里,但就是感觉不自然。

    突然,一双饱含怨愤的目光闯进她的视线里……

    定睛一看,是一脸愤慨的姜小勇。

    “哼!”

    在与她目光对上的那瞬,姜小勇狠狠剜了她一眼,重重地发出一声鼻音,表示对她的讨厌和不屑。

    严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被姜小勇哼得莫名其妙。

    神经病啊!

    哼什么哼?

    她招他惹他了?

    见她的目光一直盯着霍冬离去的方向,迟勋轻声开口,“小七,冬子他——”

    “别跟我说他!”

    哪知迟勋的话才一半,就被严甯冷冷阻断。

    迟勋拧眉,不语。

    “你累坏了吧,走,快回去休息!”

    严甯拉着迟勋的手臂往他们住的帐篷走去,努力将脑海里那个落寞可怜的高大身影赶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冬子哥!”

    姜小勇拎着医药箱,急匆匆地来到霍冬的帐篷里。

    霍冬背对着帐篷的门口,正将上衣完全脱去。

    他赤着上半身,结实的背部,血R模糊,伤痕累累……

    在与迟勋会合之后,他们一同前往xx村营救村民,然后在返程时,又遇上山体滑坡,当一块大石从山上砸落下来直直朝着迟勋滚去时……

    他推开了迟勋。

    于是石头便撞在了他的身上。

    姜小勇看着老大受伤的背部,看得一肚子火。

    “哥。”

    姜小勇一边打开医药箱,一边闷闷不乐地开口。

    “嗯。”霍冬垂着眸,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从医药箱里拿出碘酒,自己清理着手臂上的小伤痕。

    “她有什么好啊?”姜小勇拧着眉,没好气地嘟囔道。

    虽然老大警告过他不许说她的坏话,可他实在忍不住,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

    霍冬正在清洗伤口的手,微微一顿,眼底划过一丝痛楚……

    他没有发火,继续清洗伤口,轻轻吐出一句,“什么都好!”

    “可她现在是勋哥的女朋友了啊!!”姜小勇恨铁不成钢地低叫。

    霍冬沉默。

    他知道……

    他知道她现在心里只有迟勋,他知道她早就已经不再属于他,他知道自己这样对她一往情深不过是一厢情愿……

    他统统知道!

    他更知道她已经跟迟勋在一起了,他们连出来救灾都是住的同一个帐篷……

    可那又怎么样呢?

    他就是爱她,只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无法忘却,也无法剔除。

    他管不住自己的心!

    “世上好女孩那么多,你干吗非要喜欢她呢?”姜小勇一边给老大背上的伤痕消毒,一边百思不得其解地愤愤道。

    霍冬还是没说话。

    只是心里的痛,已经蔓延至眼底,藏都藏不住了……

    干吗非要喜欢她?

    他哪知道啊!!

    他若知道,一定提前防范,一定不让自己陷得这么深,一定不让自己爱得如此毫无保留。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你们以前……”姜小勇从背后微微探出头来,瞅着老大面无表情的侧脸,小心翼翼地问:“谈过恋爱?”

    霍冬喉间苦涩,一个字都说不出。

    “是不是啊冬子哥?”见他没生气,姜小勇壮着胆子小声追问。

    “她怀过我的孩子……”

    霍冬红着眼,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几不可闻地吐出一句。

    他的声音很低,颤抖且微哽。

    “冬子哥你说什么?”姜小勇没听清。

    霍冬恢复如常,用纱布缠着手臂,“没什么!”

    见他明显不愿多说,姜小勇虽然很好奇,但也没辙。

    “冬子哥,你到底咋想的啊?你说你既然这么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奋不顾身的去救勋哥呢?万一那块大石头把你砸死了可咋办啊?”姜小勇重重一叹,没好气地说道,想到那惊魂一幕就感到后怕。

    若不是冬子哥运气好以及身手好,今天怕是回不来了!

    他是真的看不透他家老大了。

    按理说,人都有私心,这世上会冒死去救情敌的傻蛋估计没几个吧?!

    情敌啊!

    不落井下石故意加害就不错了,还舍命相救?

    脑子进水了吧?!

    勋哥如果今天有个三长两短,冬子哥不正好就有机会趁虚而入了么?

    说他自私也行,说他没人性也好,反正他就是这样想的。

    男人嘛,什么都可以忍,情敌不能忍!

    “哥。”姜小勇微微侧身,好奇地瞅着自家老大,问:“她为什么恨你啊?”

    霍冬抬眸,极冷极冷地看着姜小勇。

    姜小勇连忙摇头摆手,结巴解释,“我……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是……是我站外面等你,一不小心……就听到了。”

    嗯,他听到勋哥的女朋友对老大说什么只要勋哥能毫发无损地回来就不恨他了,还说什么老大可以回帝都,以后也不用回避她啥啥的。

    所以他一直在好奇,勋哥的女朋友为什么要恨老大?

    霍冬这会儿心里难受,脑子里全是刚才回来时看到严甯扑进迟勋怀里的画面,心痛加身痛,实在没精力搭理姜小勇。

    见老大不说话,姜小勇难忍心中好奇,越问越胆大,“哥,是不是她移情别恋背叛了你啊?”

    “出去!”霍冬勃然大喝,转头就对像个女人一般八卦的姜小勇狠狠一眼瞪过去。

    姜小勇被吼得一跳,连忙重新拿起碘酒和棉签,谄媚地讪笑,“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来来来,你忍着点啊,我给你洗伤口。”

    一是没心情骂他,二是背上的伤口挺疼的,霍冬冷着脸继续沉默。

    姜小勇那张闲不住的嘴,在忍了几分钟后,忍到给老大洗完了伤口准备上药的时候,终于又忍不住了。

    “哥。”他轻轻地喊。

    “嗯。”霍冬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要不咱算了吧。”姜小勇好言相劝,顺便还当起了媒人,“我家有个表妹,比我小几个月,虽然长得没有勋哥的女朋友漂亮,但也不差,要不——”

    “滚!”霍冬忍无可忍,劈手就将姜小勇手里的棉签一把抢掉,不让他处理了。

    在他耳边像个老太婆似的唠唠叨叨个没完,烦死了!

    “冬子哥……”姜小勇苦着脸轻叫,还想说什么,可看到自家老大那冷得犹如三九寒冰的脸色时,识时务者为俊杰地溜了,“好好好,我滚我滚,你不同意就算了呗,发火干吗啊真是的……”

    姜小勇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忙不迭地逃出了帐篷。

    生怕老大一生气把自己揍一顿。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霍冬默默伫立着,垂着眸看着桌上的医药箱,想着她正对别的男人嘘寒问暖,而他却得自己为自己处理伤口……

    心,又酸又苦。

    委屈……

    他觉得委屈。

    为了求得她的“不恨”,也为了信守要把迟勋完好无损带回来的承诺,在危险来临时,他奋不顾身地救下迟勋。

    可她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心里有股冲动,想把医药箱砸了,想把桌子砸了,想把帐篷里的一切都砸了……

    因为他心里的怨气,已经太深太重,压得他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手,不自觉地狠狠攥紧,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紧得快要把手里的碘酒瓶子捏碎。

    然而,就在情绪快要崩溃的前一秒,他浑身的力气像是被突然抽走了一般,五指无力地缓缓松开。

    他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垂眸苦笑。

    霍冬,她人不在这里,心里也没你,你发火给谁看?生气有何用?

    你以为还是从前吗?

    你以为她还会在乎你的感受吗?

    别做梦了!

    不管你现在是生气也好,难过也罢,她都不会在意的。

    嗯,她不会在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雪,终于停了。

    霍冬在一觉醒来之后,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去找了严甯。

    然而当他找到严甯时,却发现她正处于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