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2章:就是他
    《格格驾到!》第102章:就是他狠狠咬了咬牙,她屏住呼吸,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只能缓缓睁开双眼……

    依旧刚毅帅气的脸,但比一月前瘦了一点点,依旧深邃如墨的眼,但比一月前多了一抹沧桑和淡淡的忧郁……

    就是他!!

    目光触及近在咫尺的俊颜,严甯整个人都僵住了,无法反应,亦无法动弹。【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居然真的是他!

    这么说,昨晚不是她的眼花,也不是她的幻觉,她的眼角余光里瞟到的人影,真的是他?

    可是……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严甯睁开眼的那瞬,霍冬甚至都做好了她的耳光甩他脸上的心理准备……

    可她没动手,只是睁大双眼呆呆地看着他,很显然是看到他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其实,昨晚在看到她的那一瞬,他又何尝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心里太渴望见到她,所以乍然如愿,怎能不叫他欣喜若狂?

    雪花,又开始飘飘洒洒地从天空落下。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周遭的一切,仿佛不复存在,彼此的眼里,除了对方,再无其他……

    甚至连寒冷,都忘却了。

    时间,在他们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静止不动,直到——

    “哥!”

    一声惊呼乍然响起,同时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朝他们快速奔来,边跑边叫,“冬子哥你没事吧?”

    姜小勇出现的那一瞬,霍冬就从痴迷中回过神来,双臂用力一撑,弹跳起身。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帅气敏捷,潇洒自如。

    若是以前的严甯,或是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定是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不可。

    霍冬跳起来之后,把手伸向严甯……

    想拉她起来。

    他没敢自作主张去拉她,而是把手伸到她的面前,让她自己选择。

    其实他看似平静,心里却充满了期待……

    心,噗通噗通,急促而混乱,特别紧张。

    严甯拒绝。

    她无视他伸到面前的手,慢慢的,自己爬起来。

    霍冬布满深情的眼里,划过一丝失望和忧伤……

    见她自行起身,霍冬伸出去的手,五指缓缓攥紧,默默收回。

    “卧槽!哥,你挂彩了!”

    姜小勇奔到他们面前,一眼就看到霍冬右耳有血,大叫一声。

    霍冬顺手抹了一把耳侧,揩掉耳朵上的血迹,面色如常,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没受伤一般。

    钢铁支架倒下,砸在他的身上,其中一根钢管,敲在了他的右侧耳后,应该是破了一条口子……

    听到姜小勇咋咋呼呼的惊叫,严甯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霍冬,正巧看到他在抹掉耳朵上的血迹。

    抹了血他就把手往兜里揣。

    似是不想让人看见他手上的血……

    所以她只是匆匆一瞥。

    然而就是一秒的时间,她却还是将他的手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一手的鲜血,红得触目惊心。

    “喂姑娘,我哥舍命相救,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啊?”

    姜小勇同志当兵已经快五年,这期间见到的女人屈指可数,身边围绕着的全是同性,所以今天难得见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怎可放过耍嘴皮子的机会。

    而且他觉得,这小姑娘跟他的冬子哥,一刚一柔,绝配啊!

    虽然这姑娘看起来小了点,配冬子哥的话,感觉冬子哥有点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不过管他呢!

    现在的小姑娘,不就喜欢大叔嘛,而且老夫少妻才会幸福长久啊!

    因为年龄大一点的男人,更成熟,更体贴,更懂得心疼人,所以很多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个年龄稍稍大一点的男子做丈夫,那样婚后相对来说会更和谐一些。

    像他家冬子哥这样又man又帅又超级棒的大叔,只怕打着灯笼火把都再难找到第二个了呀,定然是全天下丈母娘心目中的乘龙快婿。

    所以这么好的资源,真是便宜这小姑娘了。

    当然,这小姑娘也很美!

    说句文绉绉的,就是那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类型。

    肤白眼大,五官精致,即便现在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可依旧难掩她娇小的身躯里弥漫出来的尊贵和优雅……

    他的冬子哥,就该是这样的美人儿来陪!

    所以,他俩一个帅,一个美,真是绝配!

    不过吧……

    这小姑娘美则美矣,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冷!

    那脸,那眼神,都感觉不到温度的。

    面对姜小勇的打趣,严甯脸如寒冰,冷冷看着霍冬,一言不发。

    “不用害羞,我哥很棒的,喜欢他的女人可多——”姜小勇见严甯不说话,一怕冷场,二是谄媚,噙着坏笑极力吹捧着自家老大。

    “闭嘴!”

    可他话未说完,他家冬子哥就朝着口没遮拦的他投去冷飕飕的一记眼刀子。

    什么舍命相救?

    什么以身相许?

    她听了会生气的好吗!!

    还有,别说什么他很棒,在她眼里,他差劲儿得让她不屑一顾。

    喜欢他的女人……

    哪有什么喜欢他的女人?

    她不在的这两年,他的身边连母苍蝇都得被他隔绝在十米开外,更别说什么女人了。

    他不想让她误会。

    当然,他并没有自作多情到以为她会吃醋。

    但他就是不想让她以为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他没有!

    除了她,他谁都没有!

    也谁都不要!

    姜小勇被霍冬颇具警告意味的眼神看得心脏一颤。

    “开个小玩笑而已,不用冷脸吧哥。”姜小勇眨了眨眼,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冬子哥你这么没幽默感可怎么娶得到媳妇儿啊?”

    有妹在前却不撩,难怪都三十多了还没女朋友,怎能不叫人担忧C心啊!

    姜小勇对自家老大的呆板冷酷表示很担忧,不由在心里默默腹诽。

    霍冬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对姜小勇的调侃置若罔闻。

    从她睁开眼看清他的那一瞬,她冷若冰霜的脸色就已经充分显示她不愿见到他……

    所以现在,他该走了。

    “你怎么在这里?”

    然而霍冬刚转过身去,身后就传来她冷冰冰的质问。

    霍冬顿住脚步,没回头,也没出声。

    严甯此言一出,姜小勇终于发现了端倪。

    “冬子哥你们认识啊?”姜小勇惊奇地睁大眼,看看沉默不语的老大,又看看面罩寒霜的严甯。

    突然,他抬手指着严甯,叫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勋哥的女朋友吧?我昨天看见你从他车上下来——”

    “闭嘴!”

    霍冬狠狠一眼瞪在姜小勇的脸上,勃然沉喝。

    是勋哥的女朋友吧……

    姜小勇这几个字,像刀子一般狠狠刺中了霍冬的心。

    他不想听!

    然而姜小勇一时也不知是被什么鬼迷了心智,竟然没发现自家老大不高兴了,犹自对着严甯谄媚地叫道:“哎呀嫂子不好意思啊,我刚开玩笑的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最最重要的是你千万别跟勋哥说啊,嘿嘿嘿嘿嘿……”

    姜小勇突然想起昨天看到严甯从迟勋车上下来的事,便顺理成章地以为严甯是迟勋的女朋友,然后想到自己竟然拿勋哥的女朋友和冬子哥开刷……

    都说兄弟妻不可欺!

    这事儿若是让勋哥知道了,他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哎呀呀!玩笑果然是不能随便开的,一不小心就会自掘坟墓啊!

    嫂子……

    霍冬的脸,瞬间Y沉无比。

    严甯并没有搭理姜小勇,她冰冷的目光一直落在霍冬的背上,加重了音量,重复喝问:“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霍冬垂眸,沉默。

    严甯质问的语气太不客气了,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听出她言辞间的火药味。

    气氛,变得压抑而紧绷。

    姜小勇的眼珠子转啊转,瞅瞅霍冬,又瞅瞅严甯,越发觉得这两人之间好像有那么点不对劲儿。

    默了几秒,见霍冬始终不言,姜小勇只能硬着头皮讪笑着打圆场,“我冬子哥是军人,来这里当然是救援啊,总不可能是为了玩儿……呵呵呵……”

    “你跟踪我!”严甯上前两步,盯着霍冬的侧脸,笃定地冷冷道。

    闻言,姜小勇笑了,“不能嫂子,我哥跟踪你干吗呀?我们是接受了上级命令前来救灾的!”

    “如果不是跟踪,t市那么多乡镇受灾,你为什么非要出现在这里?”严甯还是盯着霍冬。

    姜小勇看着严甯,严甯瞪着霍冬,霍冬垂着眼睑一言不发。

    严甯问的话,全是姜小勇在回答,仿佛他是霍冬的代言人一般。

    气氛变得更加尴尬诡异。

    而,面对严甯越来越不客气的态度,甚至是蛮不讲理的质问,姜小勇有点不爽了。

    就算她是勋哥的女朋友,也用不着这么拽吧!

    要耍横找自己男人去啊,欺负他冬子哥算几个意思?

    招她惹她了?

    冬子哥刚为了救她还光荣负伤了呢!

    咋这么不识好歹呢?

    他高大威猛的冬子哥,怎么可以被一个女人这样欺负呢?

    姜小勇愤愤不平,越想越气。

    “那这个就要问你了咯,姑娘,我们先来的好吧!”几乎是立刻的,姜小勇的态度就变了,淡淡瞟着严甯,似讥似讽地哼道。

    人都是护短的,就算眼前的姑娘长得再漂亮,可胆敢对他的偶像不敬,那他也是没办法给她好脸色的。

    他们先来?

    严甯冷着脸,眼底泛着狐疑。

    “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是不是我们先来,如果不是我们的兄弟给你们带路,你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旮旯玩儿雪呢!”姜小勇冷冷一笑,没好气地嗤道。

    霍冬突然一脚踹在姜小勇的小腿上。

    什么态度?!

    他都舍不得对她说句重话,哪轮得到他来冷嘲热讽?

    姜小勇猝不及防,被踹得蹲了一下,差点跪下去了。

    “哥你踹我干吗啊?”姜小勇错愕地看着脸色冷然的霍冬,刚问完,他立马就反应过来,愤愤地小声抱怨,“她那么凶!你不说话还不许我回嘴啊,咱又不欠她……”

    姜小勇话音未落,又挨了一脚。

    欠她!

    他欠她!

    他欠她太多太多,所以不管她对他有多凶,不管她如何误解他或者对他恶语相向……

    都是他该受的!

    霍冬踹完之后,顺势一把揪住姜小勇的后领,沉默不语地将他一同拽走。

    姜小勇特别崇拜霍冬,所以对他的情绪变化了如指掌,感觉到他的不悦,心里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糟糕!

    怎么办?

    冬子哥生气了,他是不是又要受罚了?

    “哥……哥、哥你……你要干……干吗?”

    姜小勇怂了,一边脚步踉跄地被霍冬拽着走,一边磕磕巴巴地怯声问。

    霍冬手臂一伸,勒住姜小勇的脖子,像是挟持人质般押着他往前走。

    “别说她坏话。”他边走边在姜小勇的耳边淡淡吐字,“一个字都别说。”

    他的语调轻缓,听起来没有丝毫的情绪,可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姜小勇快要窒息,满心惊悚。

    “呃……”姜小勇嘴角抽搐,艰难地歪着头看着老大,皱着眉大惑不解,“可是为为、为什么呢……”

    她都不待见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护着她啊?

    姜小勇很不能理解,可又不敢把后面这一句问出来。

    直觉告诉他,如果他敢这样问,将会死得很惨。

    霍冬没回答,松开了姜小勇的脖子将他往边上一推,然后独自一人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姜小勇往前扑了两步,脚尖一点,稳住,怔怔地看着冬子哥透着落寞和孤寂的背影……

    看着冬子哥这副颓然的模样,再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姜小勇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

    心,咯噔一跳。

    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还站在原地的严甯。

    哦买嘎!冬子哥该不会是……

    喜欢上好兄弟的女人了吧?!

    哎妈!这可要不得啊!!

    姜小勇悚然大惊。

    立马脑补了两个好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自相残杀的血腥场景……

    狠狠咽了口唾沫,姜小勇自己把自己吓到了,忙不迭地朝着前方的老大追去。

    不行不行!

    他得去劝劝他家冬子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他人妻!

    尤其这女孩还是他好兄弟的女人,这种挖墙脚的缺德事可不能做啊!

    姜小勇一边在心里焦急地想着,一边加快脚步往前追。

    正当姜小勇快要追上霍冬时,前方却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是迟勋。

    “冬子?!”看到霍冬,迟勋双眼一亮,惊喜之色显而易见,“你也在这儿?!太好了!”

    迟勋大喜,两个大步上前,手臂搭上霍冬的肩,揽着他就走,“走走走——”

    “去哪儿?”霍冬不动,将迟勋的手臂从自己肩上拿开,淡淡问道。

    相较于迟勋的激动和热情,霍冬则显得太过冷淡。

    一是他性格如此,二是他心中对迟勋存有怨气。

    妒忌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在怨迟勋把那个小女人带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刚才若不是他,钢铁支架就会砸在她身上,就她那副小身板,能挨得住?

    见霍冬拒绝跟自己走,迟勋也只能停下来,然后特别严肃地看着霍冬,语气凝重,“北面三公里左右有个村子,村里有六户人家被困,初步估计有二十一位村民。”

    霍冬低头不语,伸手从兜里掏烟。

    每当他思考的时候就想抽烟,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这个村子地形险要,重峦叠嶂,营救工作没办法展开,现在情况非常棘手!”迟勋皱眉说完,抬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帐篷,咬着牙根愤愤道:“里面的人全是草包,我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迟勋说起里面那些只知道推卸责任和贪生怕死的地方官员就气不打一处来。

    霍冬还是没说话。

    迟勋再次一把揽住霍冬的肩,略显兴奋地说:“还好你在,走,咱们进去仔细商讨一下救援方案……”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霍冬就抖了抖肩,把他的手臂抖了下去。

    很显然,霍冬还是拒绝。

    迟勋见状,狠狠皱眉,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不够格。”

    霍冬瞟了眼自己迷彩军服上的肩章,提醒迟勋,他早已降职。

    以他现在的官职,是没有资格进帐篷的。

    “什么格不格的!人命关天!!”迟勋勃然喝道。

    霍冬垂眸,无视迟勋的怒气,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他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火,却在这时,眼角余光瞄到一个纤瘦的身影……

    是严甯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他拿着打火机的手,微不可及地顿了顿。

    下一秒,他把叼在嘴里的烟取下来,C进烟盒里,再把烟盒默默地放回裤子口袋里。

    迟勋看到严甯,立马眼梢带笑,对霍冬说:“对了,小七也来了,你们还没见面——”

    霍冬转身就朝着刚才迟勋指过的那间帐篷走去。

    害怕看到她的冷脸,更怕看到她饱含厌恶的目光,所以,他唯有能避则避……

    迟勋话未说完,就见霍冬朝着帐篷走去,心里一喜,连忙用眼神叮嘱严甯,让她别乱跑。

    严甯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迟勋这才放心地朝着霍冬快步追去。

    严甯看着霍冬离去的背影,狠狠蹙眉。

    真的只是凑巧?

    真的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好像……可能……也许……是的吧。

    地震是自然灾害,是无法预料的,来灾区做义工也是她临时决定的,按理说,这样的相逢的确是不太可能预谋得了的……

    可是为什么就这么巧呢?

    这老天爷到底什么意思啊?

    见不得她过点舒坦日子是不是?

    她才刚刚适应以及确定了他不会再在自己面前出现的日子,这怎么又……

    “你!过来!”

    突然,十米开外有个中年男子对她喊道。

    严甯连忙回神,朝着喊她的男子小跑过去。

    “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