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1章:她来了,他就得走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她的眼角余光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

    严甯猛地转头,朝着左侧的一排军用帐篷看去。

    灰蒙蒙的天,雪花飞舞,加上天色渐晚,能见度很低。

    可就算能见度不高,但十米之内还是能看清的,尤其又是那么高大且熟悉的身影……

    然而当她转头定睛看去,帐篷前虽人来人往,却并没有哪一个是她所熟悉的。

    是她眼花了?

    还是……

    出现幻觉了?

    不能吧……

    她那么讨厌他,要幻觉也不可能幻觉他啊!

    严甯狠狠蹙眉,仔细盯着不远处的帐篷,在心里默默腹诽。

    “怎么了?”

    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帐篷看,迟勋疑惑不解地问。

    “没什么。”严甯立马收回目光,转而抬眸看着迟勋,摇头答道。

    一定是她眼花了!

    他不可能会在这里!

    先不说他已经被停职,就算他会来参加救援,T市受灾的乡镇那么多,她就不信他会那么巧与她来到同一个地方。

    嗯,她不信!

    她不信自己会这么倒霉,更不信他们会这么“有缘”!

    “我先去跟地方领导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你跟他们去伤员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许乱走,注意安全!”迟勋一边帮她把衣领竖起来挡御寒风,一边低声叮嘱。

    “嗯,我知道了。”严甯点头。

    “记住,不许乱走,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他一再强调不许她乱走,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她非要跟着来灾区,对迟勋来说,压力很大。

    因为她是严家的小公主,是六少的手中宝,是冬子的心头肉,所以万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她若有什么闪失,他估计得被严楚斐和霍冬徒手撕成碎片。

    “好!”她用力点头,以示保证。

    然后严甯跟着迟勋的几名手下前往伤员区,迟勋则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前往临时指挥部。

    伤员区。

    地震发生还不足十小时,受灾群众内心依旧处于惶恐之中,悲伤的哭泣和受伤的哀鸣还在断断续续地响起。

    伤员颇多,医护人员人手不够,一个个都忙得脚不沾地。

    每一个帐篷里,都是一样的繁忙而混乱。

    其中一个帐篷,一个娇小纤瘦的女子给伤员洗脸洗手,端水泡面,不停地忙碌着,任劳任怨……

    大冷的天,那张白净的小脸上,竟忙得微微泛红,渗出一层薄汗。

    帐篷外,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默默伫立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整个身躯融入在夜色中。

    刚毅帅气的脸庞,有着一抹掩饰住的倦怠,眼底因疲劳而染上了淡淡的血丝,饱含深情和思恋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道柔美熟悉的忙碌身影。

    他刻意把自己隐藏起来,因为深知她不想见到他,哪怕只是意外相逢。

    乍然看到她从迟勋的车上跳下来,那一瞬,他震惊又狂喜。

    他做梦都没想到在时隔一月之后会在这种艰辛的场合见到她。

    她没变,依旧光彩照人美丽夺目,即便是撸着袖子素面朝天扎着马尾简朴得像个初出校园的大学生,在他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得惊为天人。

    他时常在想,她怎么就可以长得这么好看,让他越看越想看,怎么看也看不够……

    他见过的美人不算少,比如云裳,比如干妈,比如严楚斐的太太魏家小姐,等等等等。

    可他就觉得,她是最好看的!

    在他眼里心里,不管这世上有多少美丽的女人,都不及她的十万分之一!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隔着几米的距离,霍冬躲在暗处,贪婪地看着严甯专注照顾伤员的模样,心里泛起一股恍若隔世的苍凉和哀伤……

    明明只是一月未见,他却觉得他们仿佛已分开了千年……

    度日如年都不足以表达他对她的思念以及爱而不得的那种痛苦和煎熬。

    想她,发疯似的想念着她……

    是老天爷大发慈悲了吗?

    是老天爷知道他想她想得快要疯魔,所以把她送到他的面前吗?

    如果上天真的是因为怜悯他所以让她来这里的话……

    他情愿想她想到死,也不要见她这一面!

    因为——

    这里太危险了!!

    这个地方的气候恶劣,且余震不断,谁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更大的灾害在等着他们……

    万一她有什么闪失……

    该怎么办?!

    所以狂喜过后,霍冬的心里就充满了愤怒。

    迟勋是疯了吗?

    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来?

    她对自然灾害没有恐惧意识,难道曾参加过多次抢险救灾的迟勋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还有严楚斐!

    他不是最爱妹妹的好哥哥吗?他不是容不得她有一点点危险的吗?

    所以,他是哪根弦搭错了?为什么会允许她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霍冬满腔怒火在熊熊燃烧,心里涌动着一股想要去给迟勋一拳的冲动。

    他愿意离开帝都,走得远远的,最主要的固然是因为不想碍她的眼,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觉得迟勋对她好!

    如果他不能再守在她的身边,那么相对而言,迟勋在目前为止是他比较信任的人。

    嗯,只是目前为止……

    可他万万没想到,迟勋居然会任由她胡闹!

    他知道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也知道她来此是想尽一份微薄之力帮助灾区人民,可是这里真的很危险!

    霍冬悄然攥紧拳头,想要去质问迟勋的念头已强烈到压抑不住。

    然而就在他想要转身去找迟勋的那瞬,猛然想起……

    自己的身份!

    双肩颓然一垮,心中怒火被酸涩取代,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眼底满是凄凉和自嘲。

    霍冬,你急什么?你燥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你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你凭什么生气?

    你有什么立场去质问她喜欢的人?

    你是还嫌她不够讨厌你吗?你还想让她怎么厌恶你?难道要她从此不止不想见到你的人,连你都名字都变成她的禁忌吗?

    霍冬僵在原地,在心里狠狠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愚蠢和自以为是。

    她不止一次地跟他明确说过,她的事与他无关!

    有关她的一切,他统统都管不着!

    嗯,他管不着……

    她有自己的人生自由,他没有资格对她指手画脚,没有资格阻止她前来,没有资格干涉她的任何意愿……

    霍冬深沉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严甯忙碌的身影而转动,满眼痴迷,一眨不眨。

    他忍不住胡思乱想,想她为什么要来这里,是因为迟勋接了任务,她担心迟勋所以执意要跟来?

    她那可以为爱疯狂的个性,他太了解不过!

    所以,她是因为太爱迟勋,不想与他分开,才不顾危险非要跟着迟勋一同前来?

    难道真的就那么爱?

    爱到一分一秒都不能分开?

    嗯,她爱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么不顾一切。

    被她爱过的他,是最清楚她的。

    攥紧的手,缓缓松开,心底苦涩蔓延……

    “我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儿啊冬——”

    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道响亮的男声。

    霍冬迅速回身,敏捷地勾着来人的脖子用力一拉,将其脖子紧紧夹在咯吱窝,大掌同时捂住来人的嘴。

    最后深深的,极尽眷恋地看了眼犹自在忙前忙后的小女人,他夹着咯吱窝里的年轻小伙儿,朝着别处快步走去。

    走到另一个帐篷区,直到确定不会被她发现他的存在,霍冬才放开年轻小伙儿。

    “你刚在看什么啊冬子哥?”

    嘴巴一得自由,二十四岁的姜小勇就迫不及待地问道,看着霍冬的眼神里不止有好奇,还有着深深的崇拜和尊敬。

    姜小勇是霍冬手下的兵,聪明耿直,是个很讲义气的小伙子,已经跟了霍冬好几年了。

    “没什么。”霍冬低着头,一边淡淡吐字,一边从兜里拿烟。

    见老大摸出了烟,姜小勇立马从自己兜里摸出打火机,一边谄媚地给老大点烟,一边笃定地反驳:“不可能!冬子哥你休要骗我!刚才你明明看得那么出神,连我来了都没发觉……我回去瞅瞅……”

    姜小勇给霍冬点了烟,越想越好奇,说着就转身要回去刚才那个帐篷探个究竟。

    可他刚一转身,衣领就被一只大手紧紧揪住了。

    他无法再前进一步。

    “去通知弟兄们,集合准备!”霍冬抓着姜小勇的衣领将他往另一个方向甩,淡漠冷冽的声音透着不容违抗的威严。

    “啊?”闻言,姜小勇一愣,“做啥?”

    天都黑了,此刻是他们轮休的时间,集合干啥?

    他们是最先赶到这里的战士,已经连续抗震救险十来个小时,饥寒交迫,此刻只是他们短暂的进食时间。

    霍冬狠狠抽了口烟,吐出淡淡白烟,在模糊的视线中遥望着严甯所在的帐篷,说:“我去跟上头请示一下,然后我们立刻出发去高X村!”

    “高X村?那不是受灾最最严重的村吗?”姜小勇皱眉。

    “嗯!”霍冬嘴里含着烟,又狠狠吸了一口。

    他在自己心里答应过她,要离她远远的,绝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惹她不快。

    所以她来了,他就得走。

    迟勋是救灾指挥官,基本上是不会亲自上最危险的地方救援,那么与他形影不离的她,自然就不会去高X村。

    所以,他只有去最危险的地方,才能完全避开她……

    “现在出发?”姜小勇眉头皱得更紧了。

    “嗯!”

    “可是——”姜小勇轻叫,还没叫完,就被霍冬凉飕飕地看了一眼,气得他立马昂首挺胸愤愤不平地为自己辩护,“冬子哥你干吗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是怕!!”

    “嗯。”霍冬又是一声淡淡的鼻音。

    他手下的兵,没孬种!

    这点他还是很肯定以及很自豪的。

    姜小勇解释,“我只是觉得现在天黑了,兄弟们也累了一天,是不是该休息休息再出发啊?”

    霍冬将烟头丢下,用脚尖碾灭,“如果被困在村里的人是我们的亲人——”

    “是!!”

    姜小勇立马一个立正,向右——转!

    蹭蹭蹭地朝着兄弟们的休息点小跑而去。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高X村。

    接近中午时分,迟勋带领的救援队顺利抵达高X村,选地扎营。

    他们能如此快速顺利的进入村部,全靠昨晚先行进来的官兵带路,给大部队节省了珍贵的时间。

    雪,时下时停。

    冷风呼啸,寒彻入骨,如同刀子刮在脸上一般刺痛难忍。

    天气如此恶劣,受灾严重的乡镇交通和通讯完全中断,营救迫在眉睫。

    于是在其他地方官畏头畏尾的表现前,身为指挥官的迟勋只能肩挑打头阵的重担。

    身为军人,对抢险救灾责无旁贷,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应该身先士卒。

    迟勋本是想把严甯留在相对安全的镇上,可严甯坚持要跟他共同进退。

    协商无果,最后他只能妥协。

    高X村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利,地震致使大面积的滑坡,将道路完全阻断,再加上风雪掩盖,更是连破损的道路都看不到了,对营救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

    在一片白茫茫中,大家只能在雪地里艰难前行,还好有人带路,不然短短几里路,估摸着从早上走到天黑都到达不了。

    抵达之后,迟勋立马召集其他跟随而来的地方官员,开会商讨救援方案。

    严甯则在外帮忙扎营。

    她忙前忙后,给人跑腿儿,不怕脏不怕累,谁叫她她就往哪儿去。

    来灾区快一天了,她一身狼狈,眼底眉梢有着难以掩饰的倦怠。

    昨晚忙到半夜,差不多只眯了一两个小时又起来赶路,觉得疲惫很正常。

    可她越是觉得辛苦,越能感受受灾群众的痛苦。

    天寒地冻,那些还没得到救援的人,内心该是多么的恐惧和难熬……

    迟勋让她休息,不许她这么劳累,可是她一想到此刻正在承受痛苦和寒冷的被困村民,就怎么也睡不着。

    “喂,那个你……你叫什么名字?”

    严甯抱着一小捆沉重的钢铁支架,在经过一个还未搭建完成的帐篷前,被人叫住。

    是个年轻的小兵。

    小兵估摸着还没她大,不过她素面朝天扎着马尾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减龄,所以大家都以为她只有二十出头。

    “叫我小严就好。”她回答。

    “小严你过来帮我扶一下这个架子行吗?”小兵对她喊。

    “好!”严甯二话没说,放下手里的钢铁支架就朝着小兵快步走去。

    “扶好,别让它倒了,我去拿个工具。”

    这个小兵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救灾任务,没有经验,搭建帐篷也不熟练,工具没拿齐不说,搭的半成品支架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其很不牢固……

    可严甯不是明眼人,因为她同样没搭过帐篷。

    “嗯,好。”她一口答应,走上前去按照小兵的指示,很认真地扶着比她还高的钢铁架子。

    小兵一溜烟跑了,跑去别处拿工具了。

    这会儿雪是没下了,可风越来越大,吹得严甯只能半眯着眼,而且抓住钢管的手很快就冻僵了。

    实在太冷,冻得她快流鼻涕了,于是她腾出一只手去擦鼻子……

    哪知她的手刚一撤,不牢固的支架就往左边倾斜了。

    她一惊,下意识地用双手去抱,本能地想要把支架稳住,可她惊慌之下用力太猛,拉得支架往她自己身上倒……

    严甯吓得忘了躲,无力挽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钢铁支架向自己瘦小的身躯压下来……

    她屏住呼吸,紧紧闭眼,等着疼痛袭来。

    然而——

    千钧一发间,一个高大的身影闪电般冲过来,赶在支架砸到她的前一秒将她整个纳入怀里,用自己的身躯挡住那倒下来的支架……

    哐当!

    咚……

    在钢铁碰撞的哐当声后,紧接着还有一声沉闷的轻响。

    严甯正紧紧闭着双眼等着钢架倒在自己身上,却突然感觉被人拥进了怀里,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她本是恐惧的心,在触及来人胸膛的那一瞬,竟奇迹般灌入一股安全感……

    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倒在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她就先闻到了一股熟悉到骨子里的气息……

    心,狠狠一颤。

    她蹙眉,本想睁开的眼下意识地闭得更紧。

    是……

    他吗?

    不可能吧!

    他都停职了不可能来参加救援的!

    嗯,不可能的!

    可是……

    他身上那股专属的男人味她不可能认错啊!

    严甯的心跳,在瞬间飙到顶点,噗通噗通,响如打鼓。

    倒地的那瞬,霍冬拥着严甯,怕自己魁梧的身躯会压伤娇小的她,更怕自己的碰触会让她厌恶,所以他单手手掌着地,同时脚尖用力撑起。

    用一个标准的俯卧撑,将她护在身下。

    既保护了她,又不会压着她。

    就算钢架砸在他的身上,他都没有动弹分毫。

    倒地之后,谁也没有下一步动作,维持着倒地时的姿势。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不动了。

    霍冬深深凝地着身下紧紧闭着双眼的小女人,不敢趁机真正拥抱她,也舍不得起来……

    能与她这样靠近一点,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是真的不想惹她不高兴,可苍天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们相遇。

    看到她有危险,他怎能不救?

    严甯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是他,不可能是他,不可能是他……

    可是!

    越来越多的熟悉感,蜂拥而至,让她无法再自欺欺人。

    狠狠咬了咬牙,她屏住呼吸,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只能缓缓睁开双眼……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