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100章:他走
    《格格驾到!》第100章:他走而每一个字,都透着对他深深的厌恶。【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更甚至,她刻意加重了“很”字,充分显示她不想见到他的决心。

    霍冬的眼,越来越红,血丝布满了眼底。

    极力隐忍着胸腔里那股撕裂般的痛,他死死看着眼前狠绝无情的小女人,心里泛起一丝绝望……

    性格使然,环境所致,让他始终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所以活这么大,他从未对任何事绝望过。

    可如今,就在此刻,眼前这个让他刻在骨子里的女人,却让他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儿。

    与她五年纠葛,她让他尝到了许多许多的第一次……

    他在她身上破了无数个例,她让他变得不再像曾经那个干净利索无所畏惧的人。

    恐惧、彷徨、无助、绝望……等等以前他从来不知是何物的东西,现在却全都挤在了他的心里。

    她把他变成了一个胆小懦弱的男人!

    而他会变成这样,皆是因为害怕失去她……

    他甚至荒谬地觉得,如果能挽回她,就算被贴上胆小懦弱的标签又何妨,总比坚不可摧却再也拥抱不到她好上千百倍。

    如果不曾拥有,他或许不会如此执着,因为若不知她的美好,他便无从起贪念。

    可正因为得到过她的爱,知道被她爱着的感觉有多好,所以他才放不开……

    有人说,你的人生路,若没有挚爱的人作陪,不管你有多成功,都不会觉得完美。

    成功如四爷,若没有干妈分享他灿烂辉煌的成就,四爷心中也必定是有遗憾的吧!

    所以,不管他的将来会经历什么,若没有她陪伴在他的身边,他做什么都不会有意义了吧……

    霍冬看着眼前冷若冰霜的人儿,一颗心酸涩难当,她明明近在咫尺,却已让他觉得遥不可及……

    她已厌恶他到极限,甚至不惜背井离乡以达到与他永不相见的目的。

    她狠绝至此,他还能说什么呢?

    深吁口气,霍冬狠狠咽下喉间的苦涩,嘶哑着声音极其艰难地开口,“我可以走,但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他看着她,强忍心痛,可眼底的凄凉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严甯与他淡淡对视,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你跟迟勋——”

    开口之前,他已想好,若她承认移情别恋,那他……

    就成全他们吧!

    当你做什么都挽不回她的心之后,你不成全又有什么用?

    即便他万般不愿,即便他根本放不开手,即便他心如刀割……他也只能成全!

    如果他的执念带给彼此的只有痛苦,那在他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之后,他又怎么忍心再让她陪他一起承受这苦果……

    不放手,苦的是两个人。

    放手,只痛他一人便好。

    如果他痛能让她开心……

    何乐而不为呢?

    嗯,她开心便好。

    毕竟,这是他欠她的,该他还!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霍冬话音未落,严甯就冷冷抢断。

    “我觉得你们没关系!”霍冬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

    这是他内心的期望。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他在*她,*她亲口承认爱上别人,他要的是她明确的答复,而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也在*自己,*自己死心,*自己放手。

    他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放手,所以只能*!

    只有真的深爱过,才能明白放手有多难。

    若没有一个让自己痛到受不了的理由,这手,怎么放得开?

    “我跟他有没有关系都跟你没有关系!”

    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她就噙着冷笑对他说道。

    霍冬不接受她这样的答案,狠狠皱眉正想继续抗争,可紧接着,就看到她葱白圆润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动……

    “我走!”

    他急喊,妥协。

    他双目猩红,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及时阻止她发短讯的动作。

    严甯抬眸看他,唇角冷笑蔓延。

    她的笑,很美,很冷,很绝情……

    霍冬认输了。

    他想,如果这座城市注定不能同时容下他和她……

    那就他走吧!

    他走,至少他能知道她在这里。

    若是她走,世界之大,他想她时,该去何处寻她?

    所以,只能是他走。

    他抓着她的手,紧紧的,舍不得放开……

    好想时间能在这一刻定格,好想就这样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向生命的尽头。

    有爱,便有不舍。

    他是那么那么的爱她,他有那么那么多不舍……

    可是怎么办?

    她恨他,恨到不愿与他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

    他们的爱,已穷途末路,再强求下去只怕会两败俱伤,甚至是玉石俱焚……

    算了,算了……

    嗯,算了!

    如今他们之间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同归于尽,一是放她独活,他还有得选择吗?

    就算他再自私,也不能拉着她一起受罪是不是?

    让她一个人快乐,或者在别人怀里幸福,也算是他对她最后的祝福吧。

    其实,只要她快乐,他是死是活也没什么关系了对不对?

    手腕微痛,严甯蹙眉。

    而在她蹙眉的那一瞬,霍冬松开五指,放开了她……

    他起身,一言未发,低着头转身离开。

    他双眼猩红,甚至没敢看她最后一眼,步子由慢至快,最后匆促得竟像是落荒而逃……

    在爱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里,他输得一败涂地,狼狈至极。

    他谁也不怨,这是自己一早就种下的苦果,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管这代价有多苦也该他自己咽!

    高大魁梧的背影,充满着落寞和孤寂,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他匆匆逃离她的世界,连声“再见”都不敢对她说。

    严甯,我知道你讨厌我,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知道你恨不得我去死,所以……

    若你所愿,我走!

    嗯,我走,走得远远的……

    待到霍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后,严甯垂眸,将短讯内容删除。

    然后她气定神闲地招手唤来服务生,加了一个甜品。

    她赢了,应该吃个甜品庆祝一下的对不对?

    嗯,心情好,吃点甜品应该会更好的。

    十几分钟后。

    欧晴回来,却见餐桌上只有严甯一人,心里顿感不妙。

    “咦?冬子呢?”她一边坐下,一边转头四下张望。

    “他说有事儿,先走了。”严甯垂着眸吃甜品,云淡风轻地答道,将另一碗甜品轻轻推到婶婶面前,“婶婶你尝尝这个,好吃。”

    欧晴哪有心情吃甜品啊!

    听说霍冬走了,她狠狠皱眉,没好气地轻叫,“不可能啊,他都停职了能有啥事儿啊?”

    欧晴急死了,恨铁不成钢,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把他俩凑一块,那死小子怎么能半道儿走了呢?

    半途而废算什么男子汉?

    没用的家伙!

    “这我就不知道了。”严甯一边慵懒回答,一边轻抬眼睑似笑非笑地看着欧晴,然后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要不婶婶你打个电话问问?”

    饶是反应迟钝如欧小晴,这会儿也听出了严甯语气里的冷……

    欧晴猛然意识到,只怕不是那臭小子自己要走,而是被*得不得不走……

    哎!

    欧晴心里重重一叹,苦恼又无奈。

    难道是她好心办坏事了?

    一边是小侄女,一边是干儿子,她多么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

    她知道冬子有错,也知道小七吃了很多的苦,按理说她不该掺和进来,可她实在可怜那个什么都不会表达的闷葫芦。

    其实谁都看得出,现在的霍冬有多后悔,以及有多爱小七。

    人都有私心,她也不例外。

    她心软,看谁可怜就心疼谁。

    以前她心疼小七,知道冬子犯的错之后,恨不得把他剁了。

    可现在看到冬子明明那么爱小七却连她的身都近不了,又觉得他太可怜,让她很心疼。

    手心手背都是R,她也不能因为心疼冬子就伤害小七,所以……

    “算了算了,他要走就走吧,我们自己吃!”欧晴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地对严甯说道。

    年轻人的爱情,她不可能真的C手去管,也管不了,所以如果推波助澜起不了作用,那她也就只能算了。

    严甯聪慧,看出欧晴已经放弃想要再撮合她和霍冬的念头,轻轻勾唇,笑靥如花。

    “来,婶婶,尝尝这个,真的很不错哦……”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后。

    气温骤降,天气变冷。

    窗外寒风呼啸而过,Y沉沉的天空,似是有下雪的征兆。

    严甯双手揣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失神。

    她已经几天没出门了。

    婶婶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说熬了汤让她回家喝,她都找借口婉拒了。

    不敢回去!

    因为她受不了婶婶那哀怨忧愁的目光。

    从那天她威胁了霍冬之后,霍冬就不见了……

    没听说他去了哪儿,好像是不在帝都了。

    反正从那天之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当然,他去哪儿了跟她没关系,她也不关心,她只是受不了每次回去婶婶看她的眼神……

    那眼神好像是在怨她把她的干儿子*走了似的……

    好吧,的确是她*走的!

    可她不想见到他难道有错吗?

    而且她也没说要他离开帝都,只是说别出现在她面前就行,她这要求很过分吗?

    害人精就是害人精!

    走了都还让她背个黑锅!

    烦人!

    突然——

    严甯正愤愤地想着,突觉头晕目眩,身子不由之主地轻微晃动。

    心,悚然一惊。

    她下意识地转头,只见客厅吊灯在晃,茶几上的水杯在咯咯地响,以及整栋房子,都在轻微颤抖……

    地震了!

    两个小时后。

    高速路上,一行军车极速前进,赶往地震灾区。

    两个小时前,t市发生七级地震,连帝都都有明显震感。

    领头的军车,是一辆黑色悍马,开车的男子帅气俊朗。

    副座上,是一个纤瘦的女子。

    悦耳的手机铃声乍然响起,打破了车厢里的寂静。

    严甯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的“哥”字,默默叹了口气。

    该来的,总是会来。

    严甯偷偷咽了口唾沫,认命地接起电话,“哥——”

    “你在哪儿?!”

    她刚一开口,严楚斐气势汹汹的声音就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

    “车上。”严甯瞟了眼开车的迟勋,老实交代。

    “你要去哪儿?”严楚斐的声音隐隐有了切齿的意味。

    严甯深吸口气,硬着头皮回答:“t市。”

    “你疯了?!”严楚斐怒吼。

    严甯蹙眉,把手机撤离耳边,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被哥哥震破了。

    “我没有——”

    “回来!马上给我回来!”

    她试图解释,可严楚斐根本不听,她刚一开口,他就霸道至极地命令道。

    严甯知道哥哥是担心自己,自然不会介意他的暴脾气,她说:“我跟阿勋在一起,你放心——”

    “我放心个P!”严楚斐怒不可遏,气得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严甯!你自己什么体质你不知道吗?现在t市那么危险,气候又那么恶劣,你去干什么?啊?!”

    t市地震,余震不断,而且还下起了雪。

    又冷又危险,她一个弱女子去灾区干什么?

    严甯说:“我想去帮忙——”

    “帮忙?你能帮什么忙?救灾是军人的事,轮不到你!”严楚斐气得喘粗气。

    “我会简单的护理……”

    “这会儿全国各地大批的医护人员赶赴灾区,你去打杂都不够格!”六阿哥吼得地动山摇。

    严甯好言好语,“多一个人总会有用处的……”

    “得了吧你!你去了一点用处都没有!”严楚斐正在气头上,说的话来不及经过大脑。

    其实他不是说妹妹没用,而是担心妹妹的身体。

    “严楚斐!!”严甯勃然怒喝。

    严楚斐自知失言,沉默。

    严甯当然也知道哥哥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她,所以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气氛,僵凝。

    严甯轻叹一声,放低语气,幽幽道:“哥,我不想跟你吵架。”

    “你觉得我很想?!”严楚斐没好气地喝道,音量也直线下降。

    不再像刚才那么暴躁。

    “哥,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虽然我没有救死扶伤的本事,但我想我总能帮上一点忙的,你就让我去吧!”严甯恳求道。

    “严甯,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严楚斐狠狠皱眉,又急又恼火。

    “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绝不受一点点伤!”严甯严肃地对哥哥保证,完了还特别感慨地补了一句,“哥,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知道生命的可贵!”

    严楚斐沉默。

    半晌后,严楚斐气呼呼地冷喝道:“叫迟勋听电话!”

    严甯连忙解开安全带,侧身过去,把电话放在迟勋的耳边。

    迟勋一边开车一边开口,“六少——”

    “你是猪吗?!谁给你的权利让她跟去的?!”

    迟勋刚说话,就被严楚斐一顿臭骂。

    严楚斐嗓门大,就算不是免提,严甯也能听见自家哥哥的怒吼声。

    迟勋转眸看了严甯一眼,严甯有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给他一个抱歉的讪笑。

    “她说如果我不带她一起去的话,她就自己一个人去。”迟勋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严楚斐顿时没声音了。

    “六少?”等了几秒,见电话彼端没动静,迟勋开口问:“六少你还在吗?”

    “迟勋,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不知道t市现在有多危险吗?”严楚斐气急败坏地大吼。

    妹妹已经在前往灾区的路上,他根本就没办法把她劝回来,所以除了吼两声发、泄一下心里的怒气和担忧之外,也不知还能做啥了。

    迟勋笑笑,说:“六少你放心,我一定看好她!”

    严楚斐没说话,只有粗重的呼吸声从电话里传来,表示他还在生气中。

    “六少你若还不放心,那我给你立个军令状,她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以死谢罪,可成?”迟勋噙着微笑,语调轻快地对严楚斐说道。

    严楚斐一听他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给我滚!!”严楚斐咆哮。

    “好咧!六少拜拜!”迟勋唇角的笑意加深,语气越发的漫不经心。

    严楚斐怒吼,“严甯,你给我回来——”

    “哥哥拜拜!”严甯把手机收回来放到自己耳边,对哥哥朗声喊道。

    喊完就挂电话。

    “严甯?严甯!”

    严楚斐对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狂喊,可回应他的却只有急促的嘟嘟声。

    迟勋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对严甯柔声说道:“你先睡会儿,养好精神,到了肯定会很忙,可能就没什么时间休息了。”

    “好!”

    严甯点头,放下座椅,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听话地闭上双眼,养精蓄锐。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个小时后。

    t市。

    思x县,汇x镇。

    地震重灾区。

    迟勋和严甯到达主要重灾区时,天色已黑。

    大雪纷飞,气温直*零下。

    迟勋刚停好车,严甯立刻推开车门跳下去,看着惨烈的地震现场,心情沉重。

    她正要去四处看看可有人需要帮忙,却被迟勋喊住。

    “小七。”

    她回头看他。

    迟勋拿了一顶毛茸茸的雷锋军帽,往她头上戴,不让她被冷到。

    “谢谢。”

    严甯道谢,没有拒绝迟勋为她绑帽绳的举动。

    突然,严甯狠狠一震。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她的眼角余光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