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99章:她要离开
    她觉得,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恼羞成怒的吧……

    毕竟他的自尊心那么强!

    可出乎严甯的意料,霍冬并没有恼羞成怒,甚至连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

    他只是很平静地轻轻吐出一句,“她本来就是我的干妈。”

    本来?

    什么意思?

    严甯蹙眉,不懂。

    “我五岁的时候,她就是我干妈。”知道她心有疑惑,霍冬解释,深沉复杂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五岁?

    意思是婶婶在二十几年前就认识他的父母?

    在严甯失神的那一瞬,霍冬向前一步来到她的身边。

    他微微俯首,靠近她的耳畔,用彼此才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轻轻说道:“其实我爸跟四爷——”

    “不好意思!我对你以及你家的事……确切的说,只要是与你有关的事,我统统没兴趣!”

    可他话到一半,就被她冷冷阻断。

    严甯边说边后退,与他拉开距离。

    若是以前,她或许会对他的身世感到好奇,可现在……

    呵呵!

    她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管他爹妈是谁,管他爹跟四叔有什么关系,管他……去死!

    嗯,统统跟她没关系!

    他口拙,再被她这样阻断,加上又是公共场合……

    他只能又继续沉默。

    严甯说完,连看他一眼都不愿,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里本来人并不多,可在下一层停下后,进来了六七个人,一下子就把电梯挤满了。

    严甯被挤在了最里面,动都动不了,想出去走楼梯都不行。

    她倒不是怕拥挤,而是不想跟自己讨厌的人挨得太近……

    嗯,太近!

    近得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他把她护在角落里,双臂撑着电梯内壁,用自己高大的身躯为她做围墙,给她留了一个足以自由活动的小小空间,不让她被其他人挤到。

    怕她不高兴,他没敢趁机拥抱她……

    虽然他非常、非常、非常的想抱抱她。

    分别了那么久,他内心那股想要拥抱她的渴望浓烈得让他快要压抑不住。

    霍冬目光炽烈,近乎贪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激动得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她回来这么多天了,他都还没有好好看过她。

    因为她没有给他靠近她的机会!

    一年多前,是她最消瘦憔悴的时候,当时的她,真是瘦得让他害怕。

    现在的她好点了。

    虽然依旧很骨感,但至少不是以前那种病态的瘦了。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甚至……比以前更漂亮!

    他一直都知道她长得好看,特别特别好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儿。

    他曾十分纳闷,不懂像她这么美丽的姑娘,为什么会喜欢上他这种少言寡语又不懂情趣的男人。

    所以他一直觉得,她说喜欢他,或许并不是真的喜欢,只是想征服他罢了……

    嗯,是他不够自信。

    只是啊,在她这么聪明漂亮的姑娘面前,想要自信真的挺难。

    因为对他而言,她真的太过耀眼。

    他一边深深凝视着她,一边回忆当初……

    严甯面无表情,尽可能地控制着心里的烦躁,悄然攥紧双手努力隐忍。

    她恨这破电梯为什么不能下降得快一点!

    他看得她心火直冒,简直让她有种想要把他的双眼狠狠挖掉的冲动。

    可电梯里这么多人,她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飙,更加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施、暴……

    终于,严甯忍无可忍。

    蓦地转身,她面朝电梯内壁,背对着他。

    眼不见心不烦!

    严甯,再忍一下下,一下下就好,到了楼下你就可以解脱了。

    严甯瞪着电梯内壁,狠狠咬着牙根在心里劝着自己。

    可瞪着瞪着,她竟看到他饱含深情的双眼,出现在不锈钢电梯内壁上……

    是他的倒影。

    不锈钢的电梯内壁,虽不及镜子的清晰度,但仔细看还是可以把一切都看清楚。

    “严甯……”他突然轻轻靠近她,在她颈后呢喃。

    沙哑低沉的声音,饱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当他的呼吸拂过她的颈后,她猛地打了个寒颤,全身汗毛瞬间倒竖。

    不止她内心厌恶他,连她的身体,都本能地排斥着他的靠近。

    回身,抬头,她轻勾唇角对他轻轻一笑,“其实你是不想看到我的对吧?!”

    她浅笑嫣然,美得惊心动魄,却也冷得锥心刺骨……

    “……”霍冬一僵,眼底的深情凝固,心里顿时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看着她,不敢问她是什么意思,甚至不敢说话。

    她轻挑眉尾,踮起脚尖,在拥挤的电梯角落里缓缓凑近他的唇,然后在与他的唇相隔一寸的距离时,压低声音呵气如兰地说:“你是想把我恶心得受不了然后再离开帝都永远都别回来了是吧?”

    她刻意把语速放得很慢,好让他听清她所说的每一个字。

    你是想把我恶心得受不了……

    离开帝都永远都不回来……

    霍冬心口开裂,如同刀绞。

    原来有些话,比刀枪更具杀伤力,更能杀人于无形。

    他宁愿被刀砍被枪击,也不想听到她如此绝情的话。

    最重要的是——

    她在威胁他!

    她的意思很明显,他若再惹她不高兴,她就离开帝都,然后再也不会回来。

    让他今生今世,都休想再见到她一眼。

    突然——

    哐……

    灯光倏然熄灭,电梯在闷响一声之后蓦地停止不动了。

    “啊……”

    “啊……什么事啊?电梯怎么了?”

    “别动啊,大家别乱动啊……”

    “呜呜……不会掉下去吧?我好怕……”

    “没事没事,小故障而已,大家冷静点,别自己吓自己,不会掉下去的……”

    电梯里的人都被吓到了。

    有人尖叫,有人哽咽,有人强装镇定地安慰大家,可颤抖的声音已泄露其的慌张。

    有人按了报警铃,可是没反应。

    严甯也吓到了。

    这种突发状况,正常人都会被吓到。

    正因为被吓到,心情紧张的情况下,她没有发现自己腰上多了一只手臂……

    电梯发生故障的那一瞬,霍冬本能地伸手搂住严甯的腰,时刻准备着如果有危险的时候能确保她的安全。

    在混乱与黑暗中,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抱到她了……

    不敢抱得太用力,怕把她惊醒……

    熟悉的香气在鼻端飘荡,他不由忆起从前,心,酸涩难当。

    曾经她千方百计地想要赖在他怀里,如今,他想抱抱她,都得趁她不注意时偷偷的才行……

    他终于尝到了什么叫悔不当初的滋味儿!

    有人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黑漆漆的电梯里终于有了一点亮光。

    在不安和恐惧的气氛中,严甯仰着小脸紧紧皱眉望着电梯顶部,因为紧张,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由于身高差的关系,她仰起来的脸,只要他微微低头就可以触上……

    她的唇,近在咫尺。

    她的呼吸,喷薄在他的唇边。

    霍冬深深凝睇着面前的小女人,周围的一切已不复存在,这一刻,仿佛电梯里只有他与她。

    好想吻她啊……

    可是,他不敢!

    刚才她威胁他的话,还言犹在耳,所以他哪敢冒险?

    突然,严甯猛地一僵。

    她感觉到了腰上那只不属于自己的手臂……

    意识到他正搂着自己,严甯整个人都僵硬了,脸色瞬时阴沉下来。

    正在严甯预备将霍冬狠狠推开的时候,电梯里的灯光亮了。

    然后电梯在轻微的摇晃了两下之后,又开始正常运行。

    前后可能也就十几秒的时间吧,电梯就恢复了正常。

    众人齐刷刷地松了口气。

    一个小小的插曲,只是虚惊一场。

    在灯光亮起的那瞬,霍冬松开了严甯的腰,依依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很想能多抱她一会儿,可从她突然僵硬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已经发现了,所以他若再抱下去必定会惹她不快,只能放手。

    然而,即便他收回了自己的手,严甯整个人还是僵硬的,脸色苍白而冰冷。

    电梯终于到了一楼。

    严甯一言不发,跟着人群朝着电梯外鱼贯而出。

    霍冬拧眉,担忧地跟在她的身后。

    她好像……很不高兴。

    来到大厅门口,欧晴早已等候在此。

    “哎呀好饿啊,听说对面那条街有家餐厅的东西很好吃诶,我已经订好位置了,我们去尝尝吧!”欧晴一见严甯和霍冬,就笑米米地建议道。

    慢半拍的总统夫人完全没有感觉到气氛不对。

    霍冬看着严甯。

    他忐忑地想,如果她说不去,他一定不强求……

    因为她现在脸色真的很难看,给他一种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

    然而,严甯却并未拒绝。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踏进餐厅的那刻起,霍冬心里的不安,便越积越多。

    他突然又想做逃兵,不吃这顿饭了。

    因为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会是他们最后的午餐……

    “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聊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可不给他打退堂鼓的机会,在点完菜后,欧晴突然起身说道。

    严甯低着头拨弄手机,一言不发。

    欧晴临走时,看了霍冬一眼,眼神别具深意,有种“臭小子你、干妈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的意思。

    霍冬头疼,莫名心慌。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对吗?”

    欧晴刚离开,低着头的严甯就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霍冬心里咯噔一跳,深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女人。

    他没说话,因为不知道她的意思,不敢贸然开口。

    严甯抬眸,与他对视,然后缓缓举起手机,将手机屏幕面向他。

    ——哥,我要离开,帮我安排!

    看清她预备发给严楚斐的短讯,霍冬的心,如被万箭穿过……

    痛得他冷汗淋漓。

    剧痛中,他凄然地扯动嘴角,眼底快速布满血丝,声音嘶哑隐忍,“你真的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不是不想。”她浅浅一笑,仿佛刚才说的话只是在开玩笑。然而还不待他松口气,她又极尽残忍地往他鲜血淋漓的心上补了一刀,“是、很、不、想!!”

    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每一个字都透着对他深深的厌恶。

    “我可以走,但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