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91章:就她倒贴我都不要
    “严甯……”

    霍冬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又颤抖,而心,已然痛到极致……

    即便还什么都没说,光是这样看着她,他就已经难受得不行。

    严甯一边把车钥匙放进包里,一边淡定从容地看着许久未见的男人,虽然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跟了我这么久,想必是有很重要的话跟我说吧。”她不紧不慢地轻轻说道,然后往后退了一步,姿态慵懒地靠坐在车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说吧!”

    她淡漠的态度,很明确地向他透露出一股讯息,那就是让他——

    有话就说,没话就滚!

    他当然有话说。

    在她离开的这一年多里,他的心里累积了千言万语,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她说。

    可这会儿看着她冷漠无情的样子,他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昏暗不明的光线中,严甯微微蹙了蹙眉。

    表情已显不耐。

    霍冬见她神色有变,心脏瞬时一紧,又酸又疼。

    怕她离开,他只能开口,“那个孩子……”

    “你的!”

    严甯此话一出,霍冬的心,痛得更是剧烈无比。

    即便是早已确定的答案,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来,却又显得格外的残忍。

    他心痛如绞,急道:“可是你说——”是郁凌恒的。

    “骗你的!”

    严甯抢断,不轻不重的三个字,如同三把大刀,狠狠砍在霍冬的心上。

    霍冬面如死灰,剧痛从心脏蔓延至全身,致命的痛如同见血封喉的毒,渗入血管,渗入骨髓,凶猛得似是想要他的命……

    她说得轻描淡写的事,他却一直耿耿于怀。

    那日,他曾问她多次,可她次次都一口咬定孩子是郁凌恒的。

    现在,她竟承认是骗他的,还承认得如此云淡风轻理直气壮……

    接收到他眼底的怨怼,严甯轻轻勾唇,淡淡一笑,说:“你也骗过我的不是吗,礼尚往来!咱谁也不欠谁了!”

    你也骗过我的……

    是啊,他骗过她!

    当初,他承诺会给她机会,把她骗出国去,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国外度过了两年多……

    骗她去国外承受孤独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承诺成了谎言,让她满腔的希望尽数落空。

    她回国,质问他为何言而无信,当时的他也像如今的她这般,把“骗你的”三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又冷酷无情……

    现在,他自食其果了!

    谁也不欠谁吗?

    怎么可能呢?

    他们纠纠缠缠快五年了,怎么可能说不欠就不欠?

    “你吃过药……”他还是想不通,想不通她是怎么怀上他的孩子的。

    严甯轻抬眼睑,笑得冷艳残酷,“我吃的不是避孕药,而是叶酸!”

    霍冬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一切。

    是他太大意,没有料到她会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药掉包……

    “……为什么?”他喉咙发紧,哑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又嘶哑。

    “犯贱呗!”严甯嗤笑。

    对曾经的自己表示无比唾弃。

    犯贱……

    这又是他曾骂过她的话……

    当初从他自己嘴里吐出这两个字时,气头上的他没有过多感觉,可现如今从她嘴里听到这两个字,他竟觉得无比刺耳。

    心,难受至极。

    突然,严甯的手机在包里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她一边低头在包里拿手机,一边客套又礼貌地说道。

    霍冬双目赤红,双手悄然攥紧,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把他当陌生人对待的小女人。

    他宁愿她打他骂他,甚至宁愿她恨他,也不想她像现在这般,对他冷漠疏离……

    “喂!”严甯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慢悠悠地站起身,然后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霍冬,刻意压低的声音,特别温柔,“嗯,回来了,在楼下停车……我知道注意安全,我又不是小孩子……嗯,一会儿见……”

    霍冬默默地听着,听着她对别人温柔,心,抽搐不停。

    她把温柔给了别人,留给他的,全是冷漠……

    而他最怕的,就是她的冷漠!

    严甯很快就结束了通话,把手机放回包里,优雅从容地转过身来,抬眸看向霍冬,“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了的话……”

    她比了下手,意思是没事她得走了。

    霍冬自然是不想她走的,心中一急,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一步,“你的身体——”

    “很好!”她快速阻断他,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就先一步淡淡说道:“医生说只要癌细胞不复发,短时间内应该是死不了的。”

    她那满不在乎的语调,仿佛已把生死看得极淡,对“死”字,也毫不避讳。

    可他不行!

    每每听着她说“死”,他都心惊胆颤,内心无比恐慌。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甚至舍不得眨眼。

    他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在她不告而别时,他只要求能再看她一眼,而现在他看到她了,却又发现一眼不够,他希望能一直看着她……

    嗯,一直!

    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严甯……”他伸手拉她,颤抖嘶哑的声音如同嗓子里灌满了沙砾,吐字艰难。

    然而他伸出去的手并有能触碰到她,她像是早有防备一般,很及时地往后退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有话你说。”

    她不急也不恼,特别的淡定冷静。

    “我……”霍冬眼底的血丝只增不减,手僵在半空,舍不得收回。

    严甯不语,只是不冷不热地看着他,很有耐心地等着他把话说完。

    她肯听他把话说完,不是想听,而是维持自己最基本的修养罢了……他知道!

    等了几秒,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严甯抬步欲走。

    霍冬长臂一伸,挡在她的面前,“你和他——”

    “抱歉!私人问题拒绝回答!”她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似的,不等他说完就阻断了他,语气骤冷。

    霍冬无言,心口开裂……

    她所谓的“私人问题”是什么意思?

    她这是承认……了吗?

    刚才干妈劝他,让他别再打扰她,说她已经有了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是什么意思?

    是指她已经有了新的感情吗?

    所以她……是爱上别人了?

    严甯说完,将他挡在面前的手臂拨开,哪知他却反手一抓,将她的手紧紧抓在他的大手里……

    很紧。

    勒得她的手指都挤在了一起,有点疼。

    严甯垂眸,冷冷看着彼此抓在一起的手,没有谩骂尖叫,也没有生气动怒。

    只是毫无情绪的眼底染上了一抹阴冷的寒气。

    “霍先生,如果你下次再这样动手动脚,我会向我四叔申请禁制令,禁止你在我十米之内出现!”严甯淡淡吐字。

    她认真的表情,很明确地向他透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她说得出,就做得到!

    十米之外……

    这个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到那时,他只能站得远远的,不止不能再近距离地看她,甚至可能连正常说话都会变成奢望。

    而他若再违背禁制令,也许她就会再一次不告而别……

    对吗?

    干妈说过,她若再走,或许就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这样的险,他又怎么敢冒?

    手指,一点一点地松开,他万般不舍地放开了她的手。

    心如刀绞。

    在他松开手的那瞬,她二话不说立马就朝着电梯走去。

    她不曾再看他一眼,且走得头也不回,毫不留恋。

    霍冬僵在原地,俊脸苍白,狠狠攥紧双手,死命忍着心里那股想要再追上去的冲动……

    他不敢再追,也找不到理由再追。

    追上她不难,难的是追上她之后……

    他又该怎么做?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好像现在的他,不管做什么,都是错!

    他的悔恨在她平静的目光中,显得格外的讽刺,而她字里行间的冷漠,也在在提醒着他,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不可饶恕……

    时至今日,他甚至连乞求她原谅的资格都没有!

    他知道自己今天追着她跑了一路的行为很可笑,若他稍微还有那么一点点理智,都做不出这种幼稚的事。

    可他做了。

    由此可见,他已毫无理智可言。

    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已经不受大脑控制。

    说什么,做什么,都变得身不由己。

    这些年,兜兜转转,分分合合,她从疯狂归于平静,可他却恰恰相反。

    他从最初的抗拒,到不知不觉的沦陷,再到爱她爱到浑然不知……

    而当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时,却又被迫成了她的仇人,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她。

    曾经,她在他身上付诸的一切,现在他都正在一样一样地还给她。

    她曾疯狂地爱过他。

    而他,正疯狂地爱着她……

    爱过……

    爱着……

    在这感情的漩涡里,她已经抽身而出,可他,却正深陷其中……

    无法自拔!!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严甯的心情,如同今天的天气一般,特别的好。

    即便接下来可能会发生很不好的事……

    环境优雅的餐厅,一间隐秘性极好的包房里,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让人垂涎欲滴。

    餐桌上四个人。

    一个是严甯,一个是罗婉月,另外两个是一对母子。

    这对母子,姓章,来自帝都榜上有名的豪门之家。

    “来来来,章太太,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女儿严甯。”罗婉月噙着笑,看向桌对面的贵妇人,特别热情地说道。

    章太太五十出头,穿着打扮一股浓浓的“不差钱儿”气息,正转动着眼珠子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沉默不语的严甯。

    而坐在章太太身边的年轻男子,看上去二十七八,一双带着颜色的眼睛也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严甯看,整体形象一看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见严甯长得漂亮,章公子眼都快看直了。

    从进入这个包房的那刻起,严甯就一言未发,低着头始终是一副忐忑畏怯的样子。

    “小七,快叫人!”罗婉月见自己说完没人理,连忙板着脸用力拍了下严甯的手臂,不悦地提醒道。

    严甯疼得一缩,局促地咬了咬唇,低眉顺眼地小声开口,“章——”

    “等等!!”

    章太太突然喊停。

    瞅了瞅严甯,章太太疑惑不解地看向罗婉月,“贝太太,她……怎么姓严啊?不是姓贝吗?”

    前几日,一个牌友会上,章太太突然走了好运,向来趾高气扬的官太太罗婉月居然主动找她说话,还说希望能与她结成亲家……

    她欣喜若狂,立马一口答应。

    自己的儿子快三十了,一事无成,是个典型的败家子,如今能攀上贝家简直是走了狗屎运,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所以当罗婉月说要与她结亲家的时候,章太太便下意识地以为,将要嫁给自己儿子的,是贝宗云的掌上明珠贝倩妮。

    “哦,这是我的大女儿,我小女儿才姓贝。”罗婉月笑着对章太太说。

    章家母子闻言,脸色大变。

    章太太顿时冷了脸,失声叫道:“这是你大女儿?就是得了病被切了月凶的那一个?”

    章公子一听,眼底的迷恋瞬间烟消云散,眼神立马就充满了嫌弃。

    罗婉月连忙解释,“只是切了一边,还是可以正常生活的……”

    “可是她得的是癌症!”章太太挺直腰杆,愤愤喝道。

    “已经好了……”罗婉月腆着脸讪笑。

    “这种病很容易复发的!”

    见章太太有了反悔之意,罗婉月暗暗着急,“不会的章太太,她命硬,没那么容易死……咳咳,我的意思是……”

    “不是啊贝太太,我一直以为你说的是贝家的那个女儿。”章太太皱着眉,有种自己被骗了的感觉。

    “咳……那个……”罗婉月心虚呐呐,当初她的确是存心误导章太太。

    就章太太那个比废物好一点点的败家子,她怎么可能舍得把贝儿嫁过去?

    罗婉月站起身走向章太太,然后在章太太身边坐下,压低声音极力怂恿,“其实她的身份不比我们贝儿差的,她可是当今总统的亲侄女儿,你们章家要是娶了她啊,以后好处多着呢!”

    “不行不行!贝太太,这门亲我不答应,我好好的儿子怎么可能娶个连身体都不完整的女人?你这开什么国际玩笑呢!!”章太太极力反对。

    “哎哟章太太,我说你这脑子怎么就是转不过弯呢?商政联姻,讲求的就是利益!你说放眼天下,你儿子娶谁能比娶严家的女儿更好?就她这身份,别说是割了月凶,就算没有子宫,也会有大把大把的富家公子等着娶她你信不信?”罗婉月就像个精明的生意人,卖女儿卖得不亦乐乎。

    “我最疼我这小儿子了,我可舍不得委屈他!你女儿只有一个月凶,以后奶孩子都困难,这样的残疾娶回家干吗?!”章太太极尽嫌弃地瞟着对面的严甯,难听的话,毫不修饰。

    罗婉月却满不在乎地说:“奶不了孩子不还有奶粉么,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啊,退一万步说,章太太你以后要是实在不高兴,那就让你儿子在外另外给你找一个顺眼的不就成了么!”

    为了促成这门亲事,罗婉月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八字还没一撇,就允许章公子婚后可以找小三儿……

    从始至终,严甯一句话都没说。

    她面色如常,安安静静地听着章太太和罗婉月羞辱自己的话充斥在空气中,淡定得仿佛被羞辱被嫌弃的人并不是她一般。

    她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她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自己的母亲像个妓院的老鸨一般极力将她往外推销……

    章太太皱着眉头,看着严甯,犹豫不决。

    她嫌弃严甯,但又垂涎严家的势力。

    想了想,章太太最后还是忍痛摇头,“贝太太,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章家在帝都好歹也是有脸面的人家,我高大英俊的儿子娶个残废,这不等于落人笑柄吗?!”

    见章太太摇头,罗婉月慌了,连忙讪笑着说:“章太太你话可不能这么说,她只是切了一个月凶,不算残疾……”

    “这还不算残疾啊?她连月凶都没有了,都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好吗!”章太太毫不客气地唾弃道。

    “哎呀,章太太,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没什么好说的了!”

    罗婉月还没说完,一直没说话的章公子猛地站了起来,一把将章太太拽起来,气吼吼地骂道:“妈!我们走!我特么又不是收破烂儿的,连月凶都没有的女人我要来有啥用?”

    章公子边吼边拉着章太太往门口走。

    “章太太章太太,请留步请留步!”罗婉月忙不迭地追上去,焦急地紧紧抓住章太太的手臂。

    章太太回头,难得在罗婉月面前神气了一回,说:“贝太太,我儿子不愿意,我也不满意,这门亲啊,算了吧!”

    “别啊章太太!”罗婉月近乎低声下气地说,然后压低声音凑近章太太的耳边,小声嘀咕,“要不这样,聘礼减三成,总行了吧!”

    章太太有点哭笑不得了,“贝太太,这不是钱的事儿——”

    “一半!减一半!可不能再少了!”罗婉月抢断,就像个街头卖廉价体恤的小贩。

    章太太直接无语了。

    章公子怒了,用一种极其轻蔑的目光看向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严甯,毫不客气地大声羞辱道:“就她啊?倒贴我都不要!!”

    说完,章公子拉着母亲就走向门口,拉开包房的门就快步走了出去。

    “喂,章太太,章太太你别走啊,咱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呀……”

    罗婉月追在章太太的身后,急切地叫着。可章太太置若罔闻,径直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眼睁睁看着章家母子头也不回地离开,罗婉月怒火中烧,狠狠咬了咬牙,然后气势汹汹地折回了包房……

    章家母子进入电梯,电梯刚下了一层,就停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章公子正跟母亲用难听的话埋汰着严甯。

    正说得兴起,突然一双大手就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襟。

    章公子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狠狠拽出了电梯。

    下一秒——

    嘭!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