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90章:她为什么来这里?
    《格格驾到!》第090章:她为什么来这里?在霍冬伸手抓门的那瞬,神色淡漠的严甯轻轻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的目光,微微变冷……

    几乎是同时,严楚斐连忙上前阻拦。

    “霍冬!”

    严楚斐冲上去把霍冬的手从电梯门上狠狠扒下来,整个人堵在他的面前,不让他再前进半步。

    电梯门受到阻力,又缓缓打开。

    霍冬一言不发,饱含思念的目光越过严楚斐的肩头,死死看着严甯,明明双眼酸涩得厉害,却就是不敢眨眼。

    他像头蛮牛似的,卯足了劲儿想要进电梯……

    霍冬越是这样急切,严楚斐越是不敢让他进去。

    他这么激动,冲进电梯里跟妹妹闹得不欢而散怎么办?

    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力量悬殊并不大,霍冬拼命想进,严楚斐拼命阻挡,一时间两个男人就在电梯门口僵持不下,谁也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严甯默默站在电梯里,一动不动,既没有去按关门键,也没有表现得很慌张,她就端着优雅从容的姿态,淡淡地看着几步之遥快要扭成一团的两个男人。

    电梯的门,又开始缓缓关闭……

    霍冬着急,可严楚斐就是不让。

    喉咙像是突然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喊不出她的名字,而他用尽全力也推不开严楚斐,他急得双眼通红,却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梯的门一点一点地合拢,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视线里……

    从始至终,她看着他的目光,都格外的冷漠。

    眼看电梯马上就要完全关闭,霍冬心急如焚,用尽全力将严楚斐狠狠一掀,整个人朝着电梯扑去。

    终究,他还是慢了一步。

    电梯门已经关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立刻朝着楼梯间跑去。

    分别一年多,只是匆匆一眼怎么够?!

    不!不够!

    人都是贪心的,他也不例外。

    以前想她想得受不了时,便想着只要能看她一眼就足矣,可现在看到她了,他才发现……

    不够!

    一眼远远不够!

    “霍冬!!”

    见霍冬突然朝着楼梯间跑,严楚斐急喊一声,可霍冬转眼就消失在了眼前。

    严楚斐无奈又苦恼地低咒一声,咬了咬牙,只得跟着他追。

    霍冬的心跳,居高不下,扑通扑通像是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

    他跑得极快,几乎与电梯上升速度持平,电梯每上升一层,他也上升一层。

    认真算来他的速度比电梯更快,因为他每跑一层,就要冲出楼梯间去看看电梯有没有停下,如果电梯没有停下,他就继续往上跑……

    层层如此。

    终于,电梯在五楼停下。

    楼梯间与电梯的位置有一定的距离,霍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倒霉,居然在楼梯间的门口有清洁工拉着一个很大的垃圾桶,堵在了门口。

    他帮清洁工把垃圾桶拉进楼梯间里,再冲出去时,看见电梯的门已在缓缓关闭。

    电梯里,已经空无一人。

    这一层是酒楼,他们应该是定了某个包房吃饭。

    突然失去了她的踪影,霍冬的内心顿时一片慌乱,连忙左右转头,搜寻着那让他日夜思念的小女人。

    不远处,有个转角,严甯正从容不迫地走过去。

    霍冬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立马追上去。

    就在他即将追过转角的千钧一发间,身后伸来一只手,将他紧紧拉住,“霍冬!”

    是紧追不舍的严楚斐。

    霍冬二话不说,扬手就把严楚斐的手狠狠甩开。

    前方的严甯,也不知是真不知道身后的动静还是假不知道,反正就是径直往前走,不曾回头。

    然后,她推开其中一间包房,进入。

    霍冬这会儿已经毫无理智可言,打从看到严甯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已经懵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所做的一切,全是凭着本能,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不!他的大脑混乱得根本就没办法思考。

    甩开严楚斐,他连忙继续追,可就在他即将到达包房门前时,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包房里出来一个人,差点与霍冬迎面撞上。

    是温柔娴淑美丽优雅的总统夫人——欧晴。

    “冬子,你怎么……?”欧晴睁大双眼,惊诧地看着本不该在此出现的霍冬,失声低叫。

    紧接着,欧晴看到在霍冬身后一脸气急败坏的严楚斐,然后再联想到刚才严甯进入包房时那冷若冰霜的脸色……

    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看来这两人是见过面了。

    霍冬没有回答欧晴,而是直接越过她的身边,大手伸向门把手……

    “冬子!”

    欧晴见状,急忙紧紧抓住霍冬的手腕,阻挡。

    霍冬不敢像甩开严楚斐那样甩开欧晴,只能祈求,“我想跟她说两句话,就两句!”

    听着霍冬急切的乞求,欧晴心里也觉得挺不好受的,可是……

    “不行!没经过她的同意,我不能放你进去。”欧晴一贯温和的表情变得极其严肃,干脆又果断地一口拒绝。

    “干妈!!”霍冬压抑低吼,双眼被痛苦*得一片通红。

    欧晴转头看向严楚斐,“楚斐你先进去,我跟冬子说说话。”

    “嗯。”严楚斐点头,如释重负地默默松了口气。

    严楚斐放心地进了包房,因为他知道,有婶婶在,霍冬不敢乱来。

    霍冬眼睁睁看着严楚斐进入包房而自己被拒之门外,一颗心又急又痛,双眼简直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你们现在见面不合适。”

    在严楚斐进入包房之后,欧晴将霍冬拉到门的侧边,压低声音苦口婆心地小声劝道。

    “那什么时候才合适?”霍冬急问,饱含希冀的目光紧紧锁着欧晴的脸,期望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需要合适的时机才能见面吗?

    没关系!

    他可以等!

    只要她肯见他,他愿意等,不管多久!

    但能不能先给他一个期限,好让他心里有个底。

    何时合适?

    欧晴有点傻眼,心里默默哀嚎,这个她哪知道啊!

    “这个嘛……”欧晴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眉宇间夹杂着一丝为难。

    霍冬一见欧晴支支吾吾的样子就知道她是在敷衍自己的,眉头一皱,他再次伸手去开门。

    “冬子!”欧晴急得大喊一声,连忙整个人挡在门前,不让霍冬开门,情急之下冲口喊道:“冬子你不能这样,她才刚回来,难道你又想把她*走吗?”

    难道你又想把她*走吗……

    霍冬脸色一白,僵在当场,象座雕像般无法动弹,心如刀绞。

    她回来了,而且看样子已经回来有好些天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没有人支持他……

    所有人都帮她防着他,都帮她瞒着他,不让他靠近她半步,仿佛他是祸害,是毒蛇猛兽……

    嗯,没人会帮他!

    大家都不帮他,若他再不自己争取……

    不!

    他不能放弃!

    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他也不要就这样放弃!

    如此一想,他的手,直接抓住门把手——

    “冬子!你可要想好了,她若再走,可能就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你真的要那样吗?”

    就在他想要压下门把手的那瞬,欧晴不紧不慢地轻轻吐出一句。

    霍冬狠狠一震,如遭雷劈。

    他面色苍白,心口开裂,痛得冷汗淋漓。

    她若再走,可能就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欧晴的话,像是魔咒一般,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又像是一根根有毒的蔓藤,紧紧缠绕着他的神经。

    让他心痛如绞。

    让他呼吸困难。

    让他痛不欲生。

    本是紧紧抓住门把的手,突然就失去了力气,颓然垂下……

    他不敢!

    不敢冒险,不敢就这样闯进去,不敢再把她*走了。

    她若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那他该怎么办?

    难道他要一辈子像行尸走R般活着吗?

    垂着头,红着眼,霍冬一言不发地默默转身,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高大的背影,孤寂而落寞,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欧晴本就心软,这会儿看到霍冬那可怜兮兮的背影,心疼得不行。

    可一想到小七曾经受过的伤,又觉得这一切都是霍冬那臭小子咎由自取,也活该被惩罚。

    唉……

    直到亲眼看见霍冬进了电梯,欧晴默默叹了口气,才转身进入包房里。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小说,请支持正版………………

    包房里。

    欧晴进入包房,笑米米地扬声说道:“来了来了,我回来了。”

    餐桌上,有严甯、严楚斐,以及郁凌恒夫妇,当然少不了郁睿阳那只小吃货。

    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总统大人抽不开身,只能缺席。

    欧晴进来时,云裳正和严甯聊着什么,彼此脸上都带着笑意,气氛还算融洽。

    “小七,新家住得还习惯吗?”欧晴坐回自己的座位后,一边热情地往严甯的碗里夹菜,一边特别温柔和蔼地柔声问道。

    “挺好的。”严甯勾唇微笑,轻轻点头。

    欧晴,“为什么不搬回家住呢?家里那么多空房间……”

    “因为我不想打扰了四叔和婶婶你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啊!”严甯眨眨眼,调皮戏谑。

    她神色自若,仿佛一点也没有受到刚才那场不期而遇的影响。

    时隔一年半,严甯不再似当初那样消瘦憔悴,现在的她达到了标准体重,看起来丰腴了,比当初更精神,更漂亮。

    “怎么会是打扰呢,家里人多点才热闹啊!”欧晴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严甯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欧晴右手边的云裳就酸溜溜地C上一句,“我说严甯啊,你看我妈多喜欢你啊,要不你就搬回去吧!”

    云裳看到妈妈一个劲儿地给严甯夹菜,自己碗里却空空如也,心里怨气可重了。

    严甯一听那语气,忍俊不禁,用嘴努了努云裳,对欧晴说:“婶婶,你快别对我这么好了,不然啊,云裳该吃醋了。”

    闻言,欧晴转眸看了女儿一眼。

    云裳微微嘟嘴,一脸哀怨。

    本以为妈妈怎么着也会给她夹一筷子菜安慰她一下的,哪知道妈妈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转回头继续看着严甯。

    云裳暗暗磨牙,酸气四溢。

    欧晴这会儿哪里还有空顾及女儿的小脾气,她满脑子都是严甯和霍冬的问题。

    微蹙着眉头看着细嚼慢咽的严甯,欧晴想,其实她搬不搬回去住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

    “不走了吧?”欧晴一边给严甯剥了只虾,一边笑米米地问道。

    顶着云裳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严甯心安理得地把虾吃了,随口应道:“这个嘛,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啊?严甯,你说你不走了我才给你买房的!”

    她话音未落,正在和郁凌恒闲聊的严楚斐不乐意了,板着俊脸不悦地抢道。

    严甯闻言,瞥了哥哥一眼,撇嘴哼道:“小气!大不了房还你呗!”

    “谁要你还了!我要你就在帝都,哪儿也不许去了!”严楚斐神色严肃,霸道轻喝。

    严甯优雅从容地吃着菜,不说话。

    欧晴连忙帮腔,红着眼看着严甯,“对呀,小七,别走了。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大家都可想你了。不管怎么说,帝都才是你的家,千好万好都不如家好啊……”

    “严甯啊,瞅见没,你若再不答应,我妈可就要哭给你看了啊!”云裳又酸溜溜地C上一句。

    本是很煽情的一段话,被云裳突然C上一句,顿时就大打折扣了。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欧晴恼火,狠狠瞪了女儿一眼。

    “老公,我们回家吧……”云裳嘴一瘪,转头看向正在给儿子喂饭的郁凌恒,一副特别委屈的模样。

    “啊?”郁凌恒正忙着伺候郁家的小祖宗,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妈已经不爱我了,她的心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她把对我的爱分给了别人,我不再是她最爱最重要的人了……啊……”

    云裳说着说着,突然惨叫一声。

    欧晴受不了地在矫揉造作的女儿手臂上狠狠揪了一把。

    “你再矫情!”无奈又恼火地斥道。

    云裳疼得死劲儿搓手臂,气急败坏地大叫,“欧小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狠手辣的?很痛你知道吗?!”

    “不痛你不长记性!”欧晴难得板了脸,摆出了母亲的威严。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欧小晴你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跟某人真是太像了。”云裳转身抱住郁凌恒的手臂寻求庇护,一脸怕怕地瞅着妈妈,半真半假地调侃道。

    欧晴直接懒得理会耍宝的女儿。

    “小七啊,听话,别走了。”欧晴拉着严甯的手,语重心长地劝。

    严甯轻轻一笑,“放心吧婶婶,短时间内我不会走的,以后嘛……再说咯。”

    “你——”严楚斐皱眉,一脸不高兴。

    “好好好,也行也行。吃饭吃饭,大家快吃饭,菜都快凉了。”欧晴连忙打圆场,同时给严楚斐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在这节骨眼上跟妹妹犟。

    严楚斐爱恨不能地看了妹妹一眼,知道婶婶是对的,只能无奈地闭上了嘴。

    在欧晴的调节下,气氛渐渐变回融洽,一顿午餐,吃得还算愉快。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个小时后。

    午餐结束,严甯拒绝了哥哥严楚斐的护送,自己开车回家。

    红色跑车融入车流之中,快速平稳地往前行驶着。

    严甯面无表情,目视前方,时不时地瞟一眼车窗外的后视镜。

    很快,一辆黑色越野进入了她的后视镜里。

    意料之中,她没有丝毫惊讶。

    霍冬跟在严甯身后,距离不近不远,既能看得到她,又不会显得太近。

    他没敢贸然上前,因为怕真的会把她再次*走……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太多,总觉得,她变了……

    虽然彼此还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他能看出,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她了。

    嗯,她不再是曾经那个爱他如命的严甯了。

    她不再是不管他多凶都对他不离不弃的严甯了。

    她的眼底,有股冷,还有股狠……

    不知不觉,他跟着她来到一个豪华小区。

    严甯的车,驶入小区内,而霍冬却在门口猛地踩了刹车。

    他苍白着脸,死死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小区,心,骤然抽搐不停……

    她为什么来这里?

    这里不是……

    心里有一种可怕的预感,他不敢往下想,似乎再想下去,就会有让他无法接受的事被猜透……

    本来只是想默默跟在她身后,看看她,护送她平安到家就好,可现在,他发现他走不了了。

    虽然知道自己没资格,可有些事,他还是想问清楚。

    不问清楚,他的心,没办法安宁……

    严甯把车驶入停车场,由于刚入住,对停车场不太熟悉,转了两圈才找到自己的车位。

    停好车,她从车里下来,关上车门一转身,就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三米之遥……

    严甯神色如常,眼底亦是一片平静,看不到丝毫的情绪波动。

    从她决定回来的那一天,就已经做好彼此会碰面的心理准备,所以,不管是在那种情况下遇见,她都可以坦然面对。

    毕竟,心中有愧的不是她。

    毕竟,狠绝无情的不是她。

    既然错的不是她,她为何要回避?

    这里是她的家,有她的家人也有她的仇人,她必须回来。

    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为了怕遇见不想遇见的人而漂流在外?

    所以,她回来了!

    有一种仇人,不用歇斯底里的咒骂,用你的冷,伤他于无形,那才是最好的报复和惩罚……

    地下停车场里,光线不够明亮,他背光而战,更是无法看清他的脸。

    “严甯……”

    霍冬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又颤抖,而心,已然痛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