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9章:不能再让她离开
    《格格驾到!》第089章:不能再让她离开突然,悦耳的手机铃声从严楚斐的裤袋里传来。【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严楚斐摸出手机,随意瞟了一眼,许是刚才与霍冬的谈话让他有点生气,这会儿便没注意到来电有何不妥之处……

    “喂,七——恩,找我有事吗?”

    他下意识地开口,好在刚喊出一个字时,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改口。

    严楚斐惊出一身冷汗,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反应够快,也还好他有个名叫“启恩”的战友。

    “嗯……好……嗯嗯,我知道了……行……”

    严楚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转过身去,背对着抽烟的霍冬。

    不敢让霍冬看见他闪烁不定的眼神,更不敢让霍冬看见他心虚的表情。

    严楚斐的声音含糊不清,很快就通话结束了,然后随手把手机揣兜里,回头冲着霍冬说:“走吧,吃饭了!”

    在朦胧的烟雾中,霍冬抬眸看向二楼的窗户,心,沉入谷底……

    “还不走?要婶婶亲自出来请你?”

    见他不动,严楚斐没好气地瞥他一眼,似讥似讽地冷哼道。

    严楚斐说完,不再管霍冬有何反应,率先朝着屋内走去。

    霍冬垂眸,将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狠狠碾灭。

    然后默默跟在严楚斐的身后。

    开饭了……

    可她还没出现。

    这便说明,她今天还是不会回来。

    嗯,她不会回来了!

    六少结婚她不回来,小太子生日她不回来,那么,接下来还有什么日子对她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呢?

    短时间内,好像是没有了吧……

    这么说,她是真的准备一辈子都不回帝都了?

    这么说,她是真的决定今生今世跟他永不相见了?

    这么说,他是真的穷其一生都再也等不回她了?

    难道,在漫长的下半生里,他想再看她一眼都将成为奢望了吗?

    严甯,你真的……

    要对我这么狠心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霍冬本来一早就要回部队,可昨晚严重失眠,统共加起来没睡到一个小时。

    一晚没睡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何,打从他睁开双眼,他就莫名觉得心神不宁……

    尤其当他的车快要离开主城区进入高速路口时,他的心,更是乱得一塌糊涂。

    有个声音在心里喊,别走别走,霍冬,快停下来,你今天不能走……

    不能走?

    为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走,反正心里就觉得,他今天若是走了,可能会错过此生最最重要的东西……

    在胡思乱想中,霍冬的目光无意识地瞟了眼后视镜。眸光一闪,他突然猛地踩了刹车。

    后排座椅上,是他给小太子买的毛绒玩具。

    昨天心情不好,只把礼物送了,却忘了车里还有一个毛绒玩具。

    几乎没有犹豫,霍冬把车掉头,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留下来的借口。

    说也奇怪,当他决定今天不走之后,刚才还混乱不堪的心,竟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这世间,有种缘分,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是命中注定的羁绊,想剪也剪不断……

    霍冬开着车窗,点了一根烟,一手夹着烟,手肘搁在车窗上,另一只手则娴熟地掌控着方向盘,朝着严家的方向行驶而去。

    开着开着,突然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朝着对面车道望去……

    恰在此时,一辆红色跑车隔着中间的绿化带,与他的车擦肩而过。

    红色跑车开着车窗,开车的女子,有着一张美撼凡尘的脸……

    当然,一个女人的美丑对现在的霍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容颜……

    那张容颜,在这一年多来无时无刻不霸占着他的脑海,更是在无数个夜晚侵入他的梦中,让他整夜整夜的寻找……

    那些有她的梦,让他又爱又怕,他知道她在梦里,却就是看不见她。

    明明她的声音和呼吸就在他的耳边,可他就是看不见她的脸。

    于是他在一望无际的梦境中不停地嘶喊着她的名字,不停地奔跑寻找,直到自己再也喊不出来,直到自己再也跑不动,直到自己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每次惊醒,他都大汗淋漓,坐在牀上双手捂脸,心里悔恨交加……

    他无数次的想,原来她可以对他撒娇发嗲,也可以对他铁石心肠,就连在梦里,她也无不是在惩罚他。

    明知他有多想她,却就是不肯给他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她走了一年多,他就找了她一年多,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

    可不管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梦境中,他都找不到她,都找不到……

    他像着了魔一般,疯狂的思念着她,日积月累,有增无减。

    五百多个日日夜夜,太痛,太苦,他已经渐渐有种坚持不下去了的感觉……

    谁说时间是一剂良药?

    谁说时间可以遗忘一切?

    明明不可以!!

    想她是一种病,而他已经病入膏肓……

    车与车,相隔不过两米的距离,擦肩而过。

    匆匆一瞥。

    嗤……

    尖锐的刹车声划破长空,霍冬反S性地猛踩刹车。

    他瞠大双眼,心跳瞬时飙到了顶点,抓着方向盘的双手,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呼吸粗重,急促而混乱。

    大脑一片混乱,耳朵里嗡嗡的,他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G似的,整个人都懵了。

    是她吗?

    刚才看到的是她吗?

    虽然只是一瞥,可她的容颜他绝不可能认错。

    只是……

    他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否真实。

    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太想她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霍冬狠狠皱着眉,额头冒出一层冷汗,他喘息着,努力回想以及分辨,自己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她。

    严甯,是你吗?

    你回来了对吗?

    还好此时不是高峰期,路上车辆不多,霍冬后面的车距离颇远,在看到霍冬突然踩了急刹后,也连忙踩了刹车。

    “你中邪啦,好好的踩什么急刹……”

    后面的司机被他的急刹吓了一跳,心中难免忿忿不平,所以在从他身边经过时,忍不住歪过头来冲他骂道。

    可司机话音未落,就被霍冬满身寒气吓得噤了声,油门一踩,落荒而逃。

    这男人,长得又高又壮,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货,所以还是赶紧跑,少惹为妙。

    对于陌生司机的出言不逊,霍冬置若罔闻,根本没空理会。

    此时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刚才那匆匆一瞥的人儿。

    霍冬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连忙启动车子,朝着红色跑车离去的方向追去。

    单向行驶,不能调头,可他这会儿已经无法遵守交通规则了。

    在不能调头的地方调了头,狠狠踩下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往前开。

    他心如打鼓,从未有过的紧张和期待,他紧紧抓着方向盘,拼命往前追。

    他要去证实,必须去证实。

    必须!!

    在车流中,他不断超越前面的车,屏住呼吸苦苦寻找着刚才那辆红色跑车。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他看到了。

    他正奋力往前追,可突然红色跑车拐了弯,驶入了一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霍冬没有丝毫犹豫,跟上去。

    可突然——

    一辆霸气的黑色越野,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生生挡住了霍冬的前路。

    是严楚斐!

    看到严楚斐的那瞬间,霍冬本还不确定的心,突然涌起一股狂喜。

    在此时此地看到严楚斐,无疑就是确定了他刚才那匆匆一瞥是真实的。

    她回来了!

    她肯定回来了!!

    猛然想起昨天在严家后花园里,严楚斐那个支支吾吾的电话,现在想来,电话一定是严甯打给他的。

    这么说,她昨天就回来了?

    因为知道他也会在严家,所以刻意对他避而不见?

    难怪昨天严楚斐问他什么时候回部队,原来是别有用心。

    “霍冬?你怎么在这儿?你昨天不是说今天一早要回部队的吗?”

    严楚斐从车上跳下来,佯装好奇地问道,车依旧挡着路,企图拖延时间。

    “抱歉!让你失望了!”霍冬也推开车门下车,锐利似箭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S在严楚斐的脸上,冷冷嗤道。

    他言辞间的讥讽毫不掩饰,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听得出来。

    可严楚斐却只能装傻,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呵呵讪笑,“呵呵,你这说的哪跟哪儿啊,你不回部队我有什么好失望的,真是的……”

    霍冬没心情看他装模作样,甩上车门就往地下停车场里走。

    “喂!你去哪儿啊?”严楚斐连忙大喊,可霍冬置若罔闻,走得大步流星且头也不回。

    严楚斐见状,暗叫不妙,忙不迭地追上去一把抓住他,“你把车停这儿会挡着后面的车……你到底要去哪儿?!”

    见轻言细语不能阻止他的脚步,严楚斐恼了,皱起眉没好气地轻叫道。

    霍冬面罩寒霜,狠狠甩开严楚斐的手,特别冷漠地说道:“六少,第一你不是我的顶头上司,第二现在是我的休假时间,所以我要去哪儿无需跟你报告!”

    字里行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哟!你今儿这是咋啦?吃炸药了?口气这么呛!”严楚斐挑着眉,上下睨了浑身寒气深重的霍冬一眼,冷飕飕地哼道。

    顿时,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六少!我不敢奢望你帮我,但请你……”霍冬双眼一红,眼底情绪翻涌,狠狠磨了磨牙,颤声微哽,“不要再破坏我们了!”

    听着一向刚毅的男人红着眼郑重恳求,严楚斐的眼底快速地滑过一丝动容……

    男人都是比较理解男人的,尤其他们又有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所以严楚斐深知能让霍冬说出这番话,必然已是爱到极致。

    只是……

    七仔是他的亲妹妹!

    人都是自私的,即便他同情霍冬,但他永远都只能站在妹妹这边。

    所以……

    他只能继续装傻,继续讪笑,“你在说啥啊我都听不懂……”

    “我看见她了!”霍冬愤然抢断。

    “谁啊?你看见谁啦?”严楚斐眨眨眼,即便被他的话惊到了,面上还是一副“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的表情。

    严楚斐面色如常,心里则默默地骂了声“卧槽”。

    他果然是看见七仔了么?

    他俩这倒是良缘还是孽缘啊!

    就这样在大街上也能撞见?

    昨天就跟妹妹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所以时间差不多就往酒店来了,在快到酒店的时候,他突然看见霍冬的车,还开得飞快。

    当时他心里就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连忙加大油门追上来,果然没一会儿就看见妹妹的车在霍冬前面……

    当妹妹的车驶入地下停车场,他当机立断,冲上来拦住了霍冬。

    看到严楚斐装傻的样子霍冬就恨得咬牙切齿。

    “严甯!!”霍冬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迸出那个小女人的名字。

    严楚斐越是这样一副懒散的样子,霍冬越是肯定,她回来了!

    如果不是她回来了,严楚斐不可能这样拦着他还跟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

    “七仔?她回来了吗?不可能呀——喂,霍冬!”严楚斐睁大双眼做惊奇状,可他话没说完,就见霍冬突然越过了他,朝着停车场内大步而去。

    霍冬全身神经绷得死紧,攥紧的双手,冒着细汗。

    他很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

    三步并作两步,进入停车场内。

    他左右转头,在不算明亮的光线中,搜索着刚才那辆红色跑车。

    “不可能的,你肯定是看错了……”严楚斐追上来,再度拦住霍冬的去路。

    “那你现在拦我做什么?”霍冬停下脚步,目光犀利地盯着严楚斐,冷笑。

    “我……”严楚斐被呛得呼吸一窒,但立马就反应过来,“我没拦你啊,我是让你把车挪开,别挡着道儿。”

    霍冬懒得再理他,继续往前走,继续找车。

    严楚斐狠狠皱眉,苦恼又为难。

    “霍冬!”

    深深叹了口气,严楚斐又追上去,跟在霍冬的身边苦口婆心地劝,“七仔真的没回来,你不可能找得到她的,算了吧霍冬……”

    “我算不了!!”霍冬停下脚步,勃然大吼。

    算了?

    怎么算?

    他每日每夜都在想她,每时每刻都在想她,他的脑子里全是她,教教他,依他这样的状态,该怎么算?

    算得了吗!!

    他也不想这样!

    他也不想这么痛苦!

    可他没办法,他管不着自己的心,也管不住自己的脑子,他就是想她,就是爱她,就是放不下!

    尤其是当他知道,她曾怀过他的孩子……

    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对她,他这辈子都放不下了!

    见好说歹说霍冬都不听,严楚斐也有点火了,语气不由自主地加重了些,“霍冬,你说你怎么就不听人劝呢?这都过去一年多了,七仔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你这样执迷不悟对谁都没好处!”

    霍冬沉默。

    他不需要好处,他只需要她……

    嗯,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她!!

    不想再听谁的劝说,因为谁劝都没用。

    如果劝说有用,他这一年多来又怎么会过得如此痛苦。

    他的心,改不了,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不管严楚斐如何气急败坏,霍冬都置之不理,径直往前走,边走边看。

    突然,他加快脚步。

    他刚才看到的红色跑车,正停在几米之遥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严楚斐也看到了妹妹的车子,心里顿时哀嚎了声。

    要死了!

    看来真是要瞒不住了。

    霍冬快步上前,定睛一看,车里已空空如也。

    人走了!

    霍冬二话不说,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他要上去酒店大堂调监控。

    严楚斐是人精,霍冬想做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自然得阻止啊!若让霍冬调到监控,那不就啥都瞒不住了么!

    严楚斐像个跟P虫似的,亦步亦趋地跟在霍冬身后,不停地絮叨劝导,“霍冬,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你跟她以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你们——”

    正在这时,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电梯外,霍冬在前,严楚斐在后。

    电梯内,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俏身影……

    没有一点点防备,彼此的目光,就这样在空气中交汇……

    霍冬高大的身躯,狠狠一震。

    电梯内的严甯也愣了一下。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如常,不冷不热地看着眼前激动得双眼骤然猩红的男人,她的神色淡漠,看他与看一个陌生人无异。

    她有东西落车里了,准备下来拿,不过现在看来,拿不了了。

    严楚斐想消失,因为他着实是不想搅这趟浑水。

    一边是妹妹,一边是兄弟,他真是左右为难。

    当然,他毫无疑问是站在妹妹这边的,可是看到霍冬那为爱癫狂的样子,他又有点于心不忍。

    霍冬的心,在看到电梯里的小女人的那瞬,立马狂跳起来,激动得像是恨不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

    真的是她!!

    她果然回来了!!

    他红着眼,死死看着她,不敢眨眼,就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大脑一片空白,他已无法思考,一切举动,只能凭本能……

    突然,电梯门又缓缓关闭。

    霍冬一颤,连忙伸手去抓门。

    不能让她走!

    不能再让她离开!

    他再也无法忍受找不到她看不到她的日子。

    太痛苦了!

    那种痛,看不见挠不着,却真的会致命。

    在霍冬伸手抓门的那瞬,神色淡漠的严甯轻轻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的目光,微微变冷……

    “霍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