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8章:她回来了!
    《格格驾到!》第088章:她回来了!恰好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拎着两个袋子走进厨房里来……

    男子闻言,狠狠一震。【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严甯……

    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565天!

    一年六个月零十八天!

    自她走后,所有人对她的名字包括与她有关的事在他面前都三缄其口,仿佛大家根本就不认识她,仿佛她这个人从来就没存在过……

    他在等!

    等她回来!

    帝都是她的家,这里有她的家人,这里对她而言虽然有很多的痛苦,但也有很多爱她的人,他就不信她不回来!

    嗯,他相信她总会回来的。

    他也相信,只要自己心里能一直保持着这个信念,就一定能等到她回来。

    等待一个不知何时才会归家的人,过程是极其煎熬和漫长的,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他等过了春去,等过了冬来,等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直到今日,他已经足足等了565天。

    两个月前六少结婚,他暗自欢喜,以为六少结婚她一定会回来的,然而他失望了。

    她没有回来!

    连唯一的亲哥哥结婚,她都没有回来。

    虽然六少和魏家小姐没有办喜酒,但六少一定是有跟她说过的,所以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哥哥结婚的事。

    但她就是没有回来!

    六少结婚的前一晚,他兴奋激动得整宿没睡,以为第二天就能看到她了,以为分别一年多他们终于又可以再见面了,以为……

    然而统统都只是他的自以为!

    他从早等到晚,一整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甚至连久别重逢第一句话该跟她说什么都想好了,可最终,他并没有等到她。

    然后他又继续等,他想再过不久就是小太子的生日了,小太子的第一个生日,她这个做姐姐的,不可能还不回来的吧……

    今天,终于是小太子的生日了!

    昨晚,他又是一宿没睡。

    可大半天过去了,眼看就快到饭点了,却还是不见她的人影……

    看来,她今天还是不会回来,他又要失望而归了。

    还是不愿回来吗?

    没关系,他等!

    不管还要等多少个春夏秋冬,不管还要等多少个565天,他都等!

    他非要等到她回来不可!!

    云裳话音刚落,欧晴本想回答,却瞟到霍冬拎着东西进入了厨房,连忙用手肘偷偷去撞云裳……

    感觉到妈妈的轻撞,云裳不解,紧接着也看到了面无表情的霍冬。

    怔愣不过一秒,云裳就回过神来,立马转头看向窗外,噙着笑状似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哇,今天天气不错啊,帝都应该难得看到这样的好天气吧?”

    “是啊是啊,今天天气真好……”欧晴看都没看就点头附和,不善撒谎的她,紧张得心如打鼓。

    生怕被霍冬看出什么端倪。

    霍冬那张冷峻帅气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冷漠冰寒,拎着东西径直朝着流理台走去。

    “呀,冬子,你回来啦。”欧晴讪笑,突然抬头看着霍冬扬声道,假装刚看到他。

    “嗯。”霍冬目不斜视,没有看欧晴和云裳。

    “搁这儿吧,搁这儿吧。”欧晴连忙指着流理台的左边位置,在看到霍冬把东西放下之后,又热情地问他,“渴吗?要喝水吗?”

    “不用!”霍冬摇头,冷峻的脸庞还是看不出丝毫情绪。

    放下东西,他没有逗留,甚至没有多说什么或是多问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直到霍冬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外,欧晴才折回云裳的身边,一边帮着择菜,一边幽幽轻叹。

    “已经回来了。”

    欧晴在叹了口气之后,突然没头没脑地轻轻冒出一句。

    “什么?”云裳一时没反应过来。

    欧晴歪头过去,神秘兮兮地靠近女儿的耳边,压低声音吐出两个字,“小七。”

    云裳微微蹙眉,愣了两秒,倏地瞠大双眼惊叫,“回来了……唔……”

    “嘘,你小声点。”欧晴慌忙伸手捂住女儿的嘴,一边探头朝着门口瞅,一边压抑轻斥。

    很显然是担心会被霍冬听到。

    几秒之后。

    “噫——”云裳抓开妈妈的手,嫌弃地狠狠皱眉,“欧小晴你的手那么脏!!”

    择了菜都没洗手就来捂她的嘴真的好吗?!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谁叫你咋咋呼呼的!”欧晴下意识地道歉,可说着说着突然反应过来,板起脸不悦地呵斥女儿。

    “啥时候回来的?”云裳忍不住好奇地问。

    “好几天了。”欧晴一边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谨防有人过来,一边小小声地说。

    嗯,严甯回来了。

    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现在就瞒着霍冬一个人。

    对于霍冬和严甯之间那点事儿,欧晴后来问了严谨尧和严楚斐,把来龙去脉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她也觉得霍冬不对,但这一年多里看着那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子始终冷峻沉默、郁郁寡欢,又觉得他很可怜……

    嗯,自从小七走后,霍冬变得越发淡漠寡言惜字如金,几乎没有看见他笑过。

    云裳早在两年前就看出严甯和霍冬有一腿了,所以闲来无事时,旁敲侧击地从妈妈嘴里套出了霍冬和严甯的故事。

    “那她今天会回来吃饭吗?”云裳也压低声音问。

    欧晴瞟了眼客厅,然后撇嘴叹气,轻轻摇了摇头。

    明知霍冬今天会在,小七又怎么可能会回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云裳从厨房里出来。

    她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双手,一边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走近一看,她嗷地叫了起来——

    “哎哟我去!郁睿阳!你居然抢你舅舅的奶喝?你还要不要脸啊?!”

    只见沙发边,严萧楠坐在婴儿车里,郁睿阳站在婴儿床旁,本应在严萧楠手里的奶瓶,此刻正在郁睿阳的嘴里……

    云裳哭笑不得地叫嚷着,一个大步冲上去把儿子捧在手里正吮得津津有味的奶瓶劈手夺走。

    手里的奶瓶被抢走了,郁睿阳仰着小脸茫然地望着好像又生气了的妈妈,一副“我又做错什么了吗”的无辜表情。

    不止郁睿阳被吓到了,连严萧楠也瘪了嘴,被抢了奶瓶都没哭,这会儿倒是有点被姐姐的大嗓门吓到了。

    “你又吼啥?!”

    欧晴从厨房里跑出来,对云裳皱眉轻喝。

    云裳指着自己正仰着小脸呆萌又无辜的儿子,一本正经地告状,“他抢你儿子奶喝。”

    “抢就抢呗,再冲一罐不就行了,咋咋呼呼干什么你!”欧晴气得冲上去就在女儿手臂上用力拍了一下,然后一手把奶瓶夺过去,再笑米米地弯腰把奶瓶递还给小外孙,“来,阳阳。”

    郁睿阳瞅了瞅妈妈,本是想等妈妈点头再接,可终究是没能挡住美食的you惑,不待妈妈同意就伸手接过了外婆手里的奶瓶,一口含在嘴里,咕噜咕噜,满足惬意地又喝了起来。

    云裳扶额,啼笑皆非,暗忖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小吃货呢!

    把奶瓶还给小外孙后,欧晴直起腰来,压低声音责备暴脾气的女儿,“你说你这脾气怎么还是这样?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吓着孩子怎么办?”

    “说话大声点就能吓着?这么不经吓那长大还有用啊?”云裳翻了个白眼,大大咧咧地说道,撇嘴嫌弃。

    “你——”欧晴气结。

    女儿这张嘴可厉害了,甭管是争论啥,她这个当妈的就从来没赢过。

    “欧小晴,慈母多败儿你知道吗?我们小楠楠将来那是国之栋梁,你不能像当初宠我那样,男孩和女孩的教育方式可是大大不一样的!”云裳神色严肃地看着妈妈,义正言辞地说,说完突然脸色一变,冲妈妈挤眉弄眼笑得又坏又贼,“要不这样吧,你把小楠楠给我,我帮你养,这样阳阳也可以有个伴。”

    免得郁大爷总用“阳阳没伴儿”的借口让她生二胎。

    “好啊!”欧晴一口答应,豪爽得让云裳惊讶至极,然而下一秒,她又笑米米地补上一句,“你去跟你爸说,只要他同意,我绝对没问题。”

    云裳脸上的笑,顿时僵在嘴角。

    老来得子的总统大人会把宝贝儿子给别人才有鬼!

    即便这个“别人”是他的亲生女儿!

    得!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欧小晴在歼诈狡猾的四大爷身边近两年,也开始变得狡诈腹黑了啊!

    哎,妈妈越来越聪明了,懂得把四大爷搬出来做挡箭牌了,看来以后再想忽悠妈妈是不太可能了。

    云裳表示很惆怅。

    说着说着,欧晴突然想起了什么,狠狠蹙眉,左右转头到处看,“对哦,你爸爸呢?让他看孩子,他人呢?”

    云裳摇头,表示不知。

    “严谨尧。”欧晴扬声喊,有点气呼呼的。

    没回应。

    “严谨尧!”欧晴加大了音量。

    心里的火也增多了点。

    还是没人回应。

    “严、谨、尧!!”欧晴火了。

    一字一顿,吼得地动山摇。

    云裳挑眉,瞅着发飙的妈妈,眼底难掩惊讶之色。

    不过短短两月未见,妈妈脾气见长啊!

    郁睿阳感觉到了漂亮外婆的怒意,一手抱着奶瓶,一手抱着妈妈的腿,怯怯地躲起来,怕被漂亮外婆的怒火烧到自己。

    “怎么了?”严谨尧从二楼的护栏匆忙探出头来。

    边问边往楼下大步而来。

    欧晴火得很,一时忘了还有女儿在场,张口就凶巴巴地冲着走上前来的严谨尧嚷道:“不是叫你看孩子的么,你跑哪儿去了你?!”

    “吼什么吼!”严谨尧拧眉轻喝,完了又连忙放低语气小声解释,“我就上楼拿个东西……”

    欧晴不依不饶,愤愤叫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非得现在拿?不拿不行啊?等会儿再拿不行啊?你把两个不能自理的孩子留在客厅,万一磕着碰着——”

    “有完没完?!”严谨尧倏地一声沉喝。

    同时瞥了眼咕噜噜转着大眼睛看好戏的女儿。

    接收到严谨尧的提示,欧晴顿时噤声。

    糟糕!

    她忘了家里有小辈……

    她居然当着孩子们的面吼他……

    完了完了,他好面子得要死,她竟当着女儿如此扫他面子,他怕是饶不了她了……

    欧晴一见严谨尧黑了脸,连忙嘴一憋,低着头看着牙牙学语的儿子,难过“抽泣”,“我说我不生,你非要叫我生,我生了你又不管——”

    严谨尧被欧晴念叨得受不了,索性直接低头,以吻封缄。

    “噫噫噫……”云裳立马捂眼,一手捂自己的,一手捂儿子的,嘴里则夸张地拉长尾音,表示对父母如此旁若无人的亲吻感到恶寒。

    即便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也成功让欧晴满腔怒火瞬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害羞就够她半天回不来神了,哪里还能继续发火。

    云裳话音未落,严谨尧就冷飕飕地瞟了女儿一眼,无声警告。

    那眼神好似在说“再嘲笑你父母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云裳立马敛去脸上的坏笑,蹲下来把儿子扯到婴儿车旁,用嘴努了努车里的严萧楠,说:“儿子来,叫舅舅。”

    郁睿阳微微皱眉,没张嘴。

    当然,他还小,并不理解“舅舅”的含义。

    只是好奇为什么妈妈叫车里的小不点“小楠楠”,自己却叫“舅舅”,为什么他不是跟着妈妈一起叫“小楠楠”呢?

    “叫吧儿子,没错的,他虽然比你小几个月,但他千真万确就是你的舅舅!”云裳笑米米地教导儿子。

    严谨尧见状,满意。

    可郁睿阳就是不开口。

    “郁睿阳,你不叫的话,你外婆就不给你做像刚才那种超级好吃的饼干了哟!”云裳板着脸,又开始威胁了。

    一听说没吃的了,郁睿阳不干了,立马就委屈地瘪着嘴望向欧晴,“外婆……”

    “做做做!外婆做!别哭呵,外婆一会儿就给你做,别听你妈妈的。”欧晴见小家伙要哭了,忙不迭地弯腰将他抱起来,连声哄道。

    欧晴一边哄着小外孙,一边顺势朝女儿踹出一脚。

    云裳敏捷地跳开,嬉皮笑脸地对妈妈眨眼,意思是“没踹到没踹到你没踹到”……

    欧晴真是哭笑不得。

    正在这时,严楚斐和郁凌恒从阳台上进入客厅里来。

    “楚斐,快开饭了,你去叫叫霍冬。”欧晴对脸色不太好的严楚斐轻声说道。

    “他回来了?”严楚斐皱眉。

    他心情郁闷,都没注意到霍冬可有回来。

    欧晴点头,“嗯,回来有一会儿了。”

    “人呢?”严楚斐转动着眼珠子四下看了看。

    欧晴用嘴努了努后花园。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霍冬从厨房出来后,去了后花园。

    站在曾经严甯最喜欢的摇篮吊床的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曾住过的房间。

    在严甯离开后不久,严谨尧嫌别墅空间太小又不安全,就和欧晴搬回了严家。

    霍冬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长时间注视着二楼的某个窗户,想象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儿此刻就在窗户前,甜甜地喊着“霍冬”,对他巧笑嫣然……

    “少抽点烟!”

    一声轻喝,破空而来,不止打断了他的痴心妄想,手里的烟也同时被夺走。

    他没有动怒,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来人一眼。

    低着头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点上,继续抽。

    心情不好的严楚斐更暴躁了。

    真想随便找个茬跟他打一架,受点伤都无所谓,只要把心里的火气去掉就好。

    可今天是小太子的生日,他若敢跟霍冬打架,把四叔惹毛了怕是得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想想还是算了吧。

    “什么时候回部队?”严楚斐尽量不去看霍冬那副颓废的神情,问。

    一年前,霍冬要求调回帝都,所以现在两人在同一个军区。

    而严楚斐正在做弃军从商的准备……

    霍冬吐出一口烟,淡淡回道,“明早。”

    “婶婶跟你说了吗?”严楚斐瞟了霍冬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什么?”霍冬始终低着头,一副对什么都兴趣缺缺的消沉模样。

    “郝将军的小孙女,听说刚留学回来,乖巧懂事长得也不错,而且——喂!你又走!!”

    严楚斐话未说完,霍冬突然转身就走。

    “每次跟你说正事儿你就走,你想逃避一辈子?!”严楚斐两个大步追上去,挡住霍冬的去路,没好气地嚷道。

    这一年多来,欧晴给霍冬介绍了好几个女孩,可霍冬连女孩的照片都懒得看,一口回绝。

    “我的事不用你C心!”霍冬终于抬眸看着严楚斐,冷冷说道。

    “你以为我想C心啊,还不是——”严楚斐更没好气了,可叫到一半,他戛然而止。目光闪了闪,他改口道:“是婶婶在为你C心好吗!”

    霍冬沉默。

    看他比以前更冷漠的样子,严楚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劝道:“冬子,你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六少觉得娶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然后每天相看两相厌是件很舒服的事?!”霍冬冷笑,言辞间有着含沙S影的嫌疑。

    “……”严楚斐脸色一沉。

    家里人都知道,六阿哥和魏家小姐是商政联姻,彼此之间并无感情可言……

    严楚斐忍。

    咬着牙根深深吸了口气,严楚斐皮笑R不笑地扯了扯嘴角,“行,如果你实在不喜欢郝小姐,那我跟婶婶再商量商量,看看别家还有什么合适的姑娘……”

    合适的?

    不是他喜欢的那个,找再多都不会合适!

    霍冬低头,掩饰着眼底的悲伤和不耐烦,从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准备点火——

    “叫你少抽点烟!!”严楚斐一手抽走霍冬嘴上的烟,拧眉喝道。

    霍冬抬眸,极冷极冷地看着严楚斐。

    心中怨气,积压已久,眼看就要破笼而出……

    紧绷压抑的气氛,一触即发。

    突然,悦耳的手机铃声从严楚斐的口袋里传来。

    “喂,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