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7章:孩子是他的
    《格格驾到!》第087章:孩子是他的(加更求订阅)当然,在他的印象中,霍冬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摆布的男人,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可那个时候,霍冬不敢接受七仔一直把七仔往外推的事他是知道的,他便又想,可能是霍冬觉得自己配不上七仔,觉得他们之间没有结果,觉得这个孩子是累赘,所以才同意与母亲联手……

    当时他以为霍冬明知七仔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还狠心把七仔带到医院去流产,所以才会气得对他大打出手,恨不得把他活活揍死。

    可在冷静之后,他把所有事情捋了一遍,却又发现好多地方疑点重重,想来想去总觉得有矛盾存在。

    他就觉得吧,依照他对霍冬的了解,霍冬不是那种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的人啊……

    然后他又想起,那天四叔也去了医院,还亲自抱七仔出院……

    四叔的观察力何其敏锐,按理说小七流产之事他不可能连问都不问一声啊,可四叔那天真没问!

    所以他又怀疑,这里面是不是还另有隐情?

    可就在刚才,霍冬那坚定的一句“那不是我的孩子”,让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难道霍冬当初对小七那么狠心是因为怀疑小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所以霍冬的苦衷是因为妒忌?

    那么,妒忌是全部的理由还是只是其中之一?

    还有……

    “不是你的是谁的?”

    严楚斐拧眉看着霍冬,疑惑地问。

    他疑惑的不是孩子到底是谁的,而是霍冬为什么会认为孩子是别人的。

    “郁凌恒的!”霍冬转头看向别处,不让自己眼底的痛苦和妒恨被严楚斐窥见。

    在这件事上,霍冬很后悔,尤其是在得知严甯患病之后,更后悔。

    如果当初他没带她去医院,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应该已经生下来了,而她为了刚出生的孩子,一定会积极做手术,积极配合治疗的……

    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然而,严楚斐后面说的话,才真正让霍冬悔不当初……

    “不是他的!”严楚斐在沉默了半晌后,很坚定地吐出四个字。

    在听到“郁凌恒”三个字从霍冬嘴里说出来时,严楚斐感到很惊讶,所以半天没说出话。

    霍冬切齿,“她亲口承认的!!”

    “郁凌恒?”

    “严甯!”

    他问过她那么多次,她都一口咬定孩子是郁凌恒的,而她的表情不曾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令他不得不信。

    “七仔亲口承认?”严楚斐狠狠皱眉,大惑不解,“可我当初问过郁凌恒,他说不是,他很坚定的说他跟七仔没有丝毫关系。”

    “他的话你信?”霍冬冷笑。

    哪知严楚斐重重点头,“信!”

    听着严楚斐异常坚定的语气,霍冬心里咯噔一跳,一股不祥的预兆猛然窜上心头……

    “我跟郁凌恒认识这么多年了,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严楚斐说,一步步给霍冬分析,“如果他真的跟七仔有什么的话,不至于敢做不敢当。

    “毕竟七仔是我的妹妹,是严家的孩子,可不是外面那些小模特小明星,郁凌恒他若对七仔没有娶回家的念头,断然是不敢随便打七仔的主意!

    “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郁凌恒怕他老婆怕得要死,哪敢对别的女人有一丁点的不轨想法?”

    严楚斐嗤笑道,虽然郁凌恒怕的是自己堂妹,可大男子主义的他还是表示不屑。

    一大老爷们儿怕老婆,想想都丢人!

    霍冬越听,心越慌……

    六少的分析他也曾粗略的想到过,可当时……

    当时他乍然得知严甯怀孕,心瞬间就乱了,他第一反应也觉得孩子是自己的,可转念一想,事后他可是亲眼看到她吃过药的啊,吃了药还能怀上?

    不能吧!!

    他心里很乱,本就不太能做出正确判断,结果他逼问她的时候,她竟还干脆果断又理直气壮地说孩子是郁凌恒的。

    更甚至,当他发出质疑的时候,她还亲口承认她后来又和郁凌恒……

    而那时他正在军区!

    所以,他在军区拼死拼活,她却在和郁凌恒风、流快活……

    当这个认知传达到脑海,他哪里还有理智可言?

    她从头到尾字字句句都在否认孩子是他的,叫他怎么想?!

    饶是他的心再强大,也被她的话击得溃不成军了好吗!

    他也曾看出郁凌恒对他的前妻念念不忘,但他并不了解郁凌恒,加上看过太多富家公子放簜形骸的一面,所以潜意识里便以为郁凌恒也是那样的纨绔子弟。

    于是他想,可能郁凌恒在一脚踏两船,既爱着前妻,又喜欢严甯,最后云裳回心转意了,郁凌恒便想甩了严甯,所以给他发短信告知他严甯怀孕了……

    然后便造就了他后面一个又一个的错误!

    他的胡思乱想,把他折磨疯了!

    霍冬脸色惨白,头痛欲裂。

    偏偏严楚斐还不放过他,“当时七仔那么爱你,你真的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是别人的?”

    “她亲口承认——”霍冬下意识地喊。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那孩子是郁凌恒的,但很明显,她骗了你!”严楚斐不紧不慢地阻断道。

    霍冬瞠大双眼看着严楚斐,面如死灰。

    她骗了他?

    骗了他……

    “那个孩子是你的!”严楚斐用平静的语调陈述着一个残忍的事实。

    一股寒气,灌满全身,霍冬像傻了一般僵在原地,通体冰冷。

    冷得似乎连血液,都已经凝固。

    耳朵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严楚斐说的那句话。

    那个孩子是你的……

    孩子是你的……

    是你的……

    你的……

    每一个字,都如同致命的毒咒,紧紧缠绕着他,让他无法呼吸。

    不!

    不不不不不!!

    他不信!!

    他亲眼看见她吃过药的,那孩子不可能是他的,不可能!

    “不……不是……不可能……”霍冬双目赤红,无意识地摇着头,声音颤抖得如同风中落叶,呼吸急促而混乱。

    慌了。

    真的慌了。

    他的心口开裂,剧痛无比……

    “如果你觉得那孩子不是你的会让你好受点的话……”严楚斐微微停顿,轻叹道:“那就不是你的吧!”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对于霍冬,严楚斐只能送他两个字——活该!

    本该再狠狠揍他一顿的,为他家七仔出出气,可严楚斐转念一想,觉得还是算了吧,不用他揍,霍冬这会儿估计已经难受得想去自杀了。

    而且他若动手揍了他,说不定反倒是帮他减轻了心里的痛苦,才不!

    所以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慢慢品尝悔恨的滋味儿吧,就让他自己独自去承受钻心刺骨的痛苦吧,就让他自己把自己折磨疯吧!

    他若不疯魔,简直是对不起七仔曾经的一片痴心!

    的确!

    霍冬心痛得快死了。

    他的嘴里呢喃着不可能,可心里已经很清楚,那个孩子……

    就是他的!!

    他竟然……

    成了谋杀自己亲身骨如的刽子手之一!

    孩子……

    他的孩子……

    他曾幻想,有朝一日他若有了女儿,他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小公主一般好好疼爱,好好呵护,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和伤害……

    所以被他谋杀的孩子……是女孩吗?

    是他的小公主吗?

    剧痛之中,霍冬终于明白,明白自己是从什么时候把那个爱他如命的小女人弄丢了的。

    就是那一天,他把她带去医院的那一天。

    那一天……

    她泪眼婆娑,死死抓住他的手,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哀求他。

    她哭得那么无助,哭得那么伤心,哭得那么绝望……

    霍冬模糊了双眼,脑子里全是那天她苦苦哀求他时的哭声,他无比清晰地记得——

    她求他不要开车门。

    她求他不要让那些坏人把她带走。

    她求他救救她……

    那时的她,肯定很想对他说“救救他们的孩子”……

    可她不敢,因为他曾说过,如果她有了孩子,他会逼她打掉……

    他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

    可是!

    当时他说这句话时只是吓唬她,他以为她后面还会缠他勾他,所以他想“丑话说在前头”让她知难而退。

    她哭得泪如雨下,卑微无助地求他,他明知她可能会有危险,虽心疼,却强忍着不肯出手相救,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罗婉月谩骂毒打,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抓走……

    现在回想,他发现自己的心,真狠!

    霍冬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浑身开始冒冷汗。

    难怪她那么恨他,恨到要喝他的血!恨到要与他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那是他们的孩子!

    他和她的!!

    如果他知道孩子是他的,他不可能会带她去医院,就算这辈子不能为父母报仇他也不会丧心病狂到牺牲自己的亲骨肉。

    可他终究是太自私了,他被妒忌蒙蔽了心智,犯下了弥天大错……

    嗯,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的自私,所以,他活该遭报应!

    他要见她!

    他必须见她!!

    哪怕只是一眼……一眼就好!

    倏地,悲痛欲绝的霍冬朝着严楚斐扑过去,双手紧紧抓住严楚斐的衣襟,一开口,已然哽咽,“六少,我求你……”

    “别求我!”严楚斐却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立马阻断,坚定摇头,“我帮不了你!”

    严楚斐知道,像霍冬这样的男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轻易求人的,可事到如今,就算霍冬跪下来求他,他也只能说声爱莫能助。

    “不!六少,你可以——”霍冬紧紧抓住严楚斐,如同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不敢撒手。

    “我不可以!”严楚斐再次抢断,狠着心将霍冬揪在自己衣襟上的双手用力扯下去,淡淡说道:“她在哪里你就别问了,也别找了,我只能告诉你她很好!”

    说完,严楚斐转身跳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头部受创的爱车,扬长而去。

    霍冬僵在原地,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眼睁睁看着严楚斐的车越走越远,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他的双脚像是灌了铅,寸步难行,想追也追不了。

    力气突然消失,他竟感觉自己站不住了,高大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往后踉跄。

    呯地一声,他颓废地靠在车身上。

    很痛!

    全身都痛!

    他想抽根烟,可他的手却抖得连烟都拿不住。

    他像只濒临死亡的鱼,大口大口地呼气,痛得满脸冷汗。

    严楚斐说,我只能告诉你她很好……

    很好?

    她真的很好吗?

    可是怎么办?他好像……

    好不了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年半后。

    严家小太子严萧楠的周岁宴。

    爱子周岁,严谨尧本是想办个酒请个客热闹热闹的,可欧晴反对。

    欧晴是觉得,他们这把年纪了还生孩子,加上严谨尧是总统,人言可畏,还是不要太热闹比较好。

    毕竟他们不是寻常百姓,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行为做派都必须低调,免得落人口舌。

    严谨尧虽不以为然,但欧晴坚持,他也没辙,只能依了她。

    所以最后小太子的周岁宴就在家里举办的。

    偌大的客厅里,云裳轻轻举着一岁的严萧楠,一边喜笑颜开地看着小家伙,一边毫不吝啬地咂嘴称赞,“哎哟喂!瞧瞧我们家小太子,长得可真俊哇,噫噫噫,可爱死了!”

    沙发对面的严谨尧,装模作样地看着报纸,眼角余光瞟到女儿把儿子举起逗弄,微不可见地拧了下眉。

    “来来来,给姐姐好好亲一口——呃……”

    云裳一脸陶醉地闭上眼,夸张地嘟起嘴凑近弟弟粉嘟嘟的小脸儿,作势要亲。

    可突然,她手里一空。

    严谨尧扔了报纸站起来把儿子抢了过去。

    手里的弟弟突然不见了,嘟起的嘴亲了个空,云裳连忙睁开眼,便看见父亲大人正一脸黑线地看着她。

    “干吗啊?”云裳眨眼,一副无辜又茫然的模样。

    “你把你嘴巴擦了。”严谨尧狠狠皱眉,嫌弃地看着大女儿。

    “我嘴巴咋啦?”云裳不服。

    严谨尧抿唇不语,还是嫌弃。

    然后云裳想起来,自己刚才吃了榴莲……

    哼!有儿子了不起啊!

    云裳嘴角抽搐,愤愤不平。

    “嘚瑟!”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云裳撇着嘴看着父亲,“就你有儿子啊,我也有好吧!”

    说着,云裳朝着不远处的儿子郁睿阳招手喊道:“儿子,过来!”

    郁睿阳这会儿正在吃外婆欧晴亲手做的饼干,吃得两个腮帮子都鼓鼓的,大快朵颐不亦乐乎,根本没空理会妈妈的呼唤。

    见儿子对自己的呼喊置若罔闻,而以狡猾著称的父亲又正幸灾乐祸地看着她,云裳顿觉自己很没面子。

    腾地站起来,气势汹汹地朝着儿子走去,“郁睿阳!我叫你过来你没听见是不是?!”

    听见云裳大嗓门地喊着“郁睿阳”,正在厨房里安排佣人的欧晴和正在阳台上与严楚斐聊天的郁凌恒双双赶来救场。

    所以,在云裳的手伸出去准备揪郁睿阳小耳朵的时候……

    啪!

    欧晴一巴掌拍在云裳的手背上。

    “你干什么呀?”欧晴轻斥,不悦地瞪着女儿。

    手背一疼,云裳连忙把手缩回,龇牙咧齿地吸气忍痛,目光哀怨地看着妈妈,用眼神控诉妈妈的粗、暴。

    而一岁零几个月的郁睿阳小盆友,见自己身边突然来了人,便一边不停往嘴巴里塞饼干,一边仰起头来好奇地望着妈妈爸爸和外婆,无辜的小模样呆萌可爱到极点。

    云裳看到儿子那吃相就想撞墙。

    “你看你看,他就知道吃,以后吃成一个大胖子可怎么办啊?”云裳指着儿子,气愤又担忧地骂道。

    这小东西真的特别贪嘴,又不挑食,啥都吃!

    一看到他那鼓着腮帮子吧唧吧唧嘴儿的样子她就愁!

    闻言,郁凌恒咧嘴一笑,一把揽住郁太太的肩,云淡风轻地笑道:“不会的!他爹的基因完美着呢,他能胖到哪里去?!”

    然而郁先生的宽慰没有让郁太太开心,反而让郁太太很不高兴。

    “敢情就你的基因完美?”云裳板着脸,斜睨着洋洋得意的郁先生,阴森森地冷哼。

    郁凌恒一听郁太太语气不对……

    “当然不是!”郁凌恒连忙改口,识时务地把郁太太捧上云端,“我的基因只是其次,郁太太你的基因才是最棒的,咱儿子所有的好都是遗传自你呢,真的!”

    “哼!”云裳对郁凌恒的谄媚表示不屑,然后低头看着正在给郁睿阳擦嘴巴的欧晴,“欧小晴你刚打我了?”

    “没有啊,我哪有?”欧晴一脸莫名,抬眸瞟了眼女儿,然后继续给小外孙擦手。

    “这不是你打的?”云裳把手背递到欧晴面前,哀怨质问。

    欧晴看着女儿手背上红红的一片,一边缓缓站起,一边心虚结巴,“那个……我……”

    刚才见女儿要打小外孙,她太着急了,冲出来就给了女儿一巴掌,没想到情急之下手劲儿这么大,把女儿的手臂都拍红了。

    “你现在嫌弃我了是不是?”云裳瘪嘴,目光越发委屈幽怨。

    郁凌恒抱起儿子,瞟了郁太太一眼。

    他已经习惯了,反正每次来帝都,郁太太都会这样来一出……

    “没有啊,我嫌弃你干吗啊,你是我女儿!”欧晴睁大双眼一本正经地说。

    “你现在有儿子了,还会在乎我这个女儿吗?”云裳吃醋地哼哼。

    “胡说什么呢!”欧晴哭笑不得地瞪了女儿一眼,“你过两年若再生个女儿就不要阳阳了?”

    云裳本来还想趁机跟久未见面的妈妈撒撒娇的,闻言立马没心情了,垮着脸嫌弃地看着被郁先生抱在怀里的儿子,“您别说,我还真不想要他了!”

    “又胡说!!”欧晴蹙眉,重重拍了下女儿的手臂以示惩罚。

    孩子是父母的宝,哪有不要自己孩子的?

    想欧晴的世界里,连自己孩子都不要的人,那就是禽兽……不!禽兽都不如!

    “我的妈呀,您是不知道,他真的是太贪吃!他再这样吃下去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把郁家吃垮,要么把自己吃成一头猪!”云裳苦着脸哀嚎,表情夸张地抱怨着。

    郁凌恒目光灼灼地看着云裳,贱兮兮地插上一句,“郁太太,你再给我生一百头像他这样的小猪郁家也不会垮,别担心,放心生!”

    “走开!”云裳一记冷飕飕的眼刀子朝着笑得不怀好意的郁凌恒射过去。

    郁凌恒依旧笑,还趁人不注意时给她飞了个媚眼。

    云裳暗暗磨牙,若不是此刻在严家,她得立马——

    把他扑了!

    弄死他!!

    叫他浪!

    对云裳的抱怨,欧晴不以为然,“小孩子都贪吃,你小时候还不是一样。”

    云裳还没来得及说话,郁凌恒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妈妈,真的么?裳裳小时候也跟阳阳一样?”

    “是啊——”

    “才不是!”云裳大叫,矢口否认。

    郁凌恒一掌拍在儿子的小p股上,“哎呀,终于真相大白了!郁太太你就别狡辩了,咱们阳阳就是遗传你,妈妈都说——”

    “你!走开!”云裳恼羞成怒,纤纤玉指指着胆敢影射她嘴馋的郁先生,极有威严地呵斥道。

    郁凌恒抱着儿子往阳台走,边走边说,“儿子啊,你以后别吃了,你妈都嫌弃你了……”

    还没走到阳台,郁凌恒就听到严楚斐在打电话——

    “你不来拉倒!没人求着你来!”

    严楚斐的声音听起来很暴躁,是一种郁凌恒从未听他用过的语气。

    怎么形容呢?很复杂!

    就是……

    暴躁中饱含着怨愤,怨愤中夹着赌气,赌气中又有那么一点点委屈……

    其实这种语气郁凌恒非常熟悉,因为每当他跟郁太太闹别扭的时候,他就会这样跟郁太太说话。

    这分明就是……

    恋爱中的男人才会有的语气。

    啊,恋爱……

    不过就算六阿哥恋爱也不稀奇啦,毕竟人家在两个月前已经结婚了。

    没昭告天下,目前是隐婚状态。

    郁凌恒竖起耳朵偷听,很好奇六阿哥恋的人是新婚妻子还是另有其人……

    可严楚斐在吼完那一句后,就恨恨地挂了电话。

    呃……

    就这样?

    没好戏看了,郁凌恒颇感失望。

    然而就在郁凌恒准备踏入阳台时,突见严楚斐又打开手机拨电话。

    几秒之后——

    “姓魏的!你给我滚蛋!!”

    骂完,严楚斐的手指狠狠戳着通话结束键。

    特意又把电话拨回去,就为了骂对方一句。

    郁凌恒忍俊不禁,好想出言调侃一下六阿哥,拜托,为了骂一句滚蛋你又特意打个电话过去,是生怕人家魏小姐不知道你这会儿快气疯了吗?

    这么幼稚的行为六阿哥居然做得如行云流水般顺畅……

    郁凌恒真想对其说一句——好样的!

    所以说,陷入爱情中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智商可言!

    再次挂完电话,严楚斐回头,冷飕飕地盯着在自己身后偷笑的郁凌恒。

    郁凌恒立马佯咳两声,正了正脸色,抱着儿子走进阳台,很聪明地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严楚斐这会儿心情正郁闷,剜了他一眼后转头看着天,谁也不想理。

    郁凌恒无所谓,跟儿子互动,也是可以玩得不亦乐乎的。

    这边……

    在郁凌恒去了阳台后,云裳又开始缠着妈妈,“欧小晴。”

    “嗯?”欧晴正弯着腰收拾被小外孙弄得一片狼藉的小桌子。

    “你现在都不想我了是不是?”云裳嘟嘴撒娇。

    欧晴直起身,一本正经地反驳,“有啊,我哪有不想你,我前两天还跟你爸爸说,我做梦梦见你了呢。”

    “骗人!”

    “真的!”

    “你现在有子万事足,估计早就把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云裳酸溜溜气呼呼地说。

    “胡说!”欧晴轻斥。

    不远处的严谨尧,听着母女俩的谈话,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妈妈没完没了的撒娇,成何体统?!

    听得他的尴尬症都犯了!

    云裳委屈,“明明就是,你以前经常给我打电话的,可你现在呢?”

    “那个……”欧晴呐呐。

    严谨尧忍无可忍地起身,抱着儿子严萧楠走过来,“你做女儿的不会主动给你妈妈打电话?”

    连妈妈都欺负,太过分了!

    云裳冷飕飕地瞟了眼父亲,皮笑肉不笑地娇嗲,“四大爷!现在是我们母女情感交流的时间!”

    潜台词就是,我们娘儿俩在说话呢,这里没您老什么事儿!

    严谨尧的脸,黑了。

    欧晴见状,连忙拉着云裳往厨房跑。

    这父女俩,见面就斗嘴,让她夹在中间好为难啊!

    所以最好就是把他们隔开!

    进了厨房,欧晴拿了把菜心让云裳择。

    云裳一边择菜,一边随口问道:“对了,妈妈,严甯会回来吗?”

    当云裳问出这句话时,恰好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拎着两个袋子走进厨房里来……

    男子闻言,狠狠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