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6章:是什么原因让你狠心带她去医院
    手术很成功!

    然而,术后第二天,严甯不见了。

    医院里,严甯曾住的那一层,空空荡荡,静谧无声。

    病房里亦是空无一人。

    霍冬惨白着脸,像傻了一般僵在已经被铺得平平整整的病牀边,感受着一屋子死寂般的安静。

    如同置身冰窖,他通体冰凉,甚至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已经被凝固,他的手、他的唇、他的心……统统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哐当……

    拎在手中的保温桶,突然犹如千斤重,让他再也抓不住,掉落在地。

    随着一声大响,保温桶的盖子被摔开,冒着热气的汤瞬时倾洒出来……

    香气四溢的汤,是他彻夜守在厨房熬好的,他不知道刚做完手术的她能不能喝,但他还是熬了满满一锅。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不过是回家熬个汤,再来时,她已消失不见。

    若早知是这样,他绝不离开她半步。

    他不敢奢望能守她一生一世,只是希望能亲眼看到她醒过来,如此而已。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就不见了呢?

    她去哪儿了?

    她刚刚做完手术,自己是不可能离开的,别说此刻的她根本动不了,就算动得了,六少也是不会——

    六少!

    从剧痛中猛然回过神来,霍冬转身就奔出了病房。

    ………………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是在快上高速路的收费路口被霍冬截下的。

    呯!

    一声巨响。

    霍冬从后面抄上去在与严楚斐并排的那瞬直接朝着严楚斐的车头用力一撞。

    严楚斐被撞得一歪,猛地踩了刹车,被逼停了。

    错愕中定睛一看,只见自己用天价改装的宝贝被撞得头部凹陷,整个人立马就炸了。

    “卧槽!你要死啊!”严楚斐破口大骂,推开车门就气势汹汹地跳下车。

    他边骂边撸袖子,准备将不长眼的对方揍个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严楚斐刚才开车的时候本来就有点心不在焉,所以没注意到后面有车追上来,直到莫名其妙被撞了,他才猛然集中精神。

    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就跳下了车,咬牙切齿地心想是哪个不要命的混犊子竟然胆敢撞他。

    然而他刚一跳下车,看到从对面车上跳下来的霍冬时,立马就后悔了。

    他连忙转身,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回去车上。

    可下一秒,他就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接着被顺势狠狠一扯……

    饶是他身躯高大体格健硕,也被霍冬扯得直接转过了身。

    接着他的衣襟就被霍冬双手死死揪住了。

    “严甯呢?”

    霍冬双目猩红,呼吸粗重地厉声逼问。

    不难看出,他的情绪已在失控的边缘。

    严楚斐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心虚。

    也正是因为有点心虚,所以他的爱车受损他也没有发飙,今天撞他车的若是换成霍冬以外的另外一个人,他能打死他!

    敢撞他的爱车卧槽槽槽!!

    他知道他这车多贵吗?知道维修得多少钱吗?知道他现在心肝脾肺肾都在滴血吗?

    不过算了!

    此时此刻霍冬应该比他更痛苦千千万万倍。

    他是钱伤,霍冬是心伤,怎么看也是霍冬更可怜许多。

    所以算了,男人何苦为难男人,还是不跟他计较了。

    钱嘛!他有的是!

    严楚斐在心里默默地开导自己,今后做人要善良大度,要宽容豁达,要以德报怨……

    “说啊,她人呢?”

    他不过微微愣神,霍冬已是极尽不耐,咬着牙根切齿嘶吼。

    全然就是一副急得快要疯掉的状态。

    “你先松手……”严楚斐不舒服地转了转脖子,拧眉道。

    霍冬的手劲儿大,揪住他的衣领如同正勒着他的脖子一般,让他呼吸不畅,难受。

    “她人呢?!”霍冬吼得地动山摇,眼底的血丝红得于犯了红眼病无异,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严楚斐暗暗磨牙,努力隐忍。

    霍冬的胸腔急促起伏,厉声大喝,“她才刚刚做完手术,怎么可以离开医院——”

    “她说她不想看到你。”

    “……”

    严楚斐轻飘飘地冒出一句,成功堵住了霍冬的嘴。

    霍冬本是一脸盛怒,顷刻间面如死灰。

    不想见到他?

    她醒了?

    “以后都不想。”

    在霍冬心剧烈抽搐痛得说不出话的当口,严楚斐又轻轻补上一句。

    霍冬彻底被推入地狱。

    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不见……

    想必是他在家为她熬汤的时候,她醒了,然后要求严楚斐把她从医院转移。

    她应该还在帝都!

    可帝都这么大,医院那么多,他该从何找起?

    更重要的是,六阿哥要藏一个人,谁又能找得到?

    全身的力气仿佛在瞬间被抽走,他的双手从严楚斐的衣襟上滑下来,无力地垂在身侧。

    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霍冬耷拉着双肩,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和绝望……

    她不想见他……

    这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结果,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他的心竟痛得无法承受。

    严楚斐拧着眉头看着脸如白纸的霍冬,默默叹了口气。

    “放心吧,她醒了,已经没事了!”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严楚斐拍拍霍冬的肩,好心告知。

    “她在哪儿?”霍冬低着头,嘶哑的声音如同嗓子里灌满了砂砾,破碎颤抖,仿佛每吐出一个字都用尽了他的全力一般。

    严楚斐正拍在他肩上的手微微一僵。

    “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又是一声轻叹,严楚斐抱歉摇头,态度异常坚定,“霍冬,希望你理解,我只有这一个妹妹,我不想失去她!”

    妹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

    “哥,你若不想我死,就马上带我离开这儿……”

    妹妹气若游丝的一句话,充满着威胁,他不敢不听!

    本以为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为她强行做了手术她醒来后一定会大发雷霆,可她没有。

    她非常平静!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要求离开。

    悄无声息地离开!

    她答应他,只要带她离开,她就好好地活下去。

    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的后果妹妹没说,但他知道,那后果绝对是他承受不起的。

    他没有犹豫,一口答应。

    趁着霍冬还没来,他立马就给妹妹安排了转院。

    “她在哪儿?!”霍冬依旧低着头,声音越发颤抖,执拗地重复问着。

    严楚斐拧了拧眉,好言相劝,“霍冬,算了吧……”

    嘭!

    严楚斐话未落音,霍冬就倏然出手,揪住他的衣襟将他往车身上狠狠一推。

    随着一声大响,严楚斐被霍冬抵在了车门上。

    “她、在、哪、儿?!”霍冬咬紧牙根,用手臂抵着严楚斐的脖子,阴冷的声音从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迸出来。

    “她不想见你!!”严楚斐勃然吼道,火冒三丈地格开霍冬的手臂。

    威武霸气的六阿哥何曾被人这样不客气地对待过,所以终于忍无可忍,也发火了。

    严楚斐吼声震天,每一个字都如大刀阔斧般砍在霍冬的心上,轻而易举便将他的心劈得支离破碎……

    除了痛,似乎已再无别的感觉了。

    那痛,愈演愈烈,无休无止……

    “六少……”霍冬双眼通红,里面全是痛苦,他紧紧抓住严楚斐的衣襟,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近乎哀求地颤声低喃,“我只看她一眼,一眼就好……”

    “有必要么?”严楚斐无奈又为难,有些没好气地轻叫道。

    看一眼又能怎样?

    看一眼不过是给自己增加痛苦罢了!

    所以何苦呢?何必非要这么折磨自己呢?

    “有!!”霍冬大吼,像只受到重创的狮子,吼得悲怆至极,“让我见她,一眼就好!”

    他不懂……

    六少不懂……

    怎么会没必要呢?

    六少不会明白,这“一眼”对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他知道她不会原谅他,也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跟她在一起,也正因为知道此生与她再无可能,所以这“一眼”才变得弥足珍贵……

    就算她要离开,也得给他一个心理准备不是吗?怎么可以就这样无声无息就消失了呢?

    至少让他看看手术后的她气色如何啊!

    可她就这样不见了!

    他怎么甘心?

    他不甘心啊!!

    他就想看看她,只是看看她……如此而已也不行吗?!

    严楚斐头痛死了,面对霍冬的执拗,不由苦恼又烦躁,“你要我说几遍?她不想见——”

    “我站外面,不让她发现!”霍冬急切地阻断严楚斐,嘶哑着声音痛苦保证,“我就……我就偷偷看她一眼……”说到后面,声音已然微哽。

    偷偷看她一眼……

    多么卑微的语气。

    严楚斐再一次觉得,爱情这玩意儿,真tm不是个好东西!

    瞧瞧他身边的男人们,刚毅冷峻如霍冬,骄傲自负如郁凌恒,都被女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虽然让霍冬和郁凌恒疯狂的两个女人都是他大严家的女人,但也无法改变他心中“女人是祸水”的观点。

    女人啊,就是祸害男人的!

    看看这世上,多少男人被女人搞得神魂颠倒,再厉害的男人,也是逃不过美人关的!

    包括他家四叔严谨尧!

    唉……

    “霍冬……”严楚斐眼底划过一丝同情,试图好言相劝。

    “我要见她!!”

    然而他一开口,霍冬就又是一声吼。

    “真的不行啊,我答应过她的!”严楚斐无奈地叫,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六少!!”

    而霍冬已经疯了,吼得一声比一声大。

    “霍冬!”

    严楚斐也用同样的分贝大喊一声,然后重重一叹,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爱她,我也爱她,我们都爱她!可是我们的爱,总是在无形之中伤害着她,我们总是在做些自以为是对她好的事,而忽略了什么才是她真正想要的,所以她今天会变成这样,全是我们造成的!你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霍冬低着头颤声低吼,“我没别的要求,我只是想看她一眼!”

    嗯,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想看她一眼。

    “她不想见你,你非要见她,这不又是违背她意愿的事吗?”严楚斐恼火。

    “我只在外面看她,她不会知道……”

    “霍冬!”严楚斐怒喊,对他油盐不进的样子真是无奈又生气,“这不是她会不会知道的问题,而是我得遵守我对她的承诺!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强迫她做任何事,不管她想做什么,我都无条件站在她那边!她说她不想见你,那我就不能让你见她!!”

    在得知妹妹生病的那刻,严楚斐悔不当初,当时就对自己发过誓,从今往后,妹妹说什么做什么他再也不干涉,妹妹的人生,让她自己做主。

    他再也不会自以为是地做一些“为她好”的事了,再也不会了!

    以后不管妹妹想要什么,他都依着她,无条件依着她。

    所以当妹妹醒来说她要离开时,他二话没说就立刻做了安排。

    他知道霍冬发现妹妹不见了一定会发疯,所以他想回部队躲开他的,哪知道还没上高速就被他拦下来了。

    他不是怕霍冬,而是看到霍冬痛苦的样子他的心里也会不好受,便想着能避就避,只可惜还是没避开。

    对于霍冬,严楚斐是又恨又感激。

    恨是因为霍冬伤害了妹妹。

    即便半年前他把霍冬揍到内伤吐血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感激是因为霍冬“救”了妹妹。

    霍冬在妹妹的粥里放了催眠成分的药物,让妹妹陷入沉睡中,然后做了手术。

    霍冬这样的做法对妹妹来说是罪无可恕的,可对他来说,却是万分感激的。

    因为如果霍冬不这样做,他也会这样做!

    不管妹妹如何生无可恋,他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去死。

    生命不是儿戏,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哪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人生那么长,谁都不可能会一帆风顺,总会有许许多多的磨难在前方等着我们,所以不管多大的痛苦和磨难,其实都只是一个坎。

    而这个坎,在当时你觉得跨不过去,可也许等多年以后你再回想,却发现那根本就不叫事儿。

    所以在磨难面前,就看你能不能熬过去,熬不过去,这个世界便是黑暗的,可一旦熬过去了,你就会发现世界依旧美好,阳光依旧灿烂,人生依旧多姿多彩。

    也可能是男人跟女人的想法不同吧,身为军人的他,始终坚信,不管何事何时——

    生命高于一切!

    反正,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所以严楚斐在知道妹妹坚决不肯做手术的时候就想,就算他发过誓再也不做违背她心意的事,可最后万不得已时,他宁愿遭报应也会像霍冬那样强行让她手术的。

    还好霍冬比他更沉不住气。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霍冬,今天妹妹恨的人就是他了!

    所以一码归一码,在妹妹做手术的这一点上,他是感激霍冬的。

    看到妹妹这样惩罚霍冬,他的心里就忍不住打寒颤,换位思考,如果今天是他被妹妹这样像仇人一般深深恨着,那他得多难受啊……

    所以他同情霍冬。

    只是同情归同情,到了今时今日,他是真的帮不了他也不敢帮他了。

    严楚斐的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让霍冬僵在当场,心痛到无法言语。

    如果六少都不帮他,那他就真的再也看不到她了……

    难道他想看她一眼,也成了奢望吗?

    不过一眼而已,他不该这么执着的对不对?

    可是怎么办呢?

    他就是想看看她啊!

    看着霍冬失魂落魄痛不欲生的样子,严楚斐不由在心里叹了第N口气。

    “霍冬,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严楚斐用力抿了抿唇,斟酌了下,然后目光锐利地盯着霍冬的眼,问:“半年前是什么原因让你狠心把七仔带去医院的?”

    闻言,霍冬狠狠一震,心如刀绞。

    他的脑海里又想起那一天,她撕心裂肺地喊着“霍冬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可他狠着心置之不理……

    严楚斐目不转睛地看着霍冬,说:“我能感觉到你可能有不能说的苦衷,可我觉得就算是有天大的苦衷,也不能让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啊——”

    “什么?!”霍冬猛地抬头,瞠大双眼死死盯着严楚斐。

    “我说就算你有天大的——”

    “那不是我的孩子!”

    霍冬抢断,坚定吐字。

    严楚斐狠狠拧眉。

    若不是了解霍冬的为人,严楚斐得因为这句话把霍冬再揍到内出血不可!

    也正因为了解霍冬不是那种玩弄感情的男人,所以严楚斐知道,霍冬这句“那不是我的孩子”的话不是推卸责任,而是真的认定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可是霍冬为什么会“认定”孩子不是他的呢?

    其实半年前妹妹流产那件事,他到现在都还有点稀里糊涂的,感觉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真相被刻意隐瞒了。

    可妹妹绝口不提流产的事,而这件事又涉及母亲……

    让他没办法追究。

    母亲说妹妹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导致流产的片面之词他是不信的,可妹妹不肯说,医院又找不到监控记录,这件事便只能不了了之。

    事后他推理过,觉得事情可能是这样的……

    母亲罗婉月知道七仔怀孕了,而且知道孩子是霍冬的,便找到霍冬,母亲可能对霍冬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逼他把七仔带到医院,两人联手把七仔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当然,在他的印象中,霍冬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摆布的男人,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所以他到现在都对霍冬把七仔带到医院去这一点上想不太通。

    “不是你的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