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4章:因为他不配!
    &lt;!--章节内容开始--&gt;

    “所以小七,做手术吧,你就不想看着这个宝宝出生吗?”

    “我答应你,婶婶——”严甯噙着笑,豪爽点头。然而就在欧晴和霍冬的眼底都泛起惊喜的那瞬,她却又懒洋洋地补上一句,“我会努力活到弟弟出生的。”

    欧晴和霍冬眼底那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泯灭。

    尤其是霍冬。

    当听到她说“我答应”三个字时,他欣喜若狂,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可欢喜转瞬即逝,她后面补上的一句,残忍地将他从云端推入地狱。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她,眼底一片猩红。

    这种给了希望又立马扼杀的感觉,比她一直不松口还残忍千百倍。

    “小七!”向来性情温和的欧晴,也不由沉了脸,气急败坏地轻喝。

    怎么她好说歹说,这丫头就是油盐不进呢?!

    生命多珍贵啊!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都不应该放过的不是吗?!

    她这样自暴自弃,不止对不起这么多爱她的人,更对不起她自己好吗!

    欧晴急死了。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也可能是严谨尧太过包容她的缘故,她的性子变得比以前急躁了那么一点点。

    面对突然生了气的婶婶,严甯面不改色,依旧巧笑嫣然没心没肺。

    “婶婶,他们所有人都逼我,连你也要逼我么?”她轻轻抓住欧晴的手,深深看着欧晴饱含担忧的眼,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般对婶婶小声撒娇。

    欧晴脸色一僵,顿时哑口无言。

    狠狠蹙着眉,看着笑得甜美无辜的严甯,欧晴倏地就心疼得不行。

    不是想逼她啊,是大家舍不得她啊……

    欧晴重重叹了口气,低着头,心疼地轻拍着严甯的手背,语重心长地叹道:“小七啊,虽然我们认识不久,可是我很喜欢你,我把你当女儿看的,你生病了我有多着急多担心你知道吗?你说你突然不告而别,吓得我几宿都睡不着,我、我都……”

    欧晴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声音颤抖微哽。

    严甯被感染了。

    极力压抑在心底的悲伤,被婶婶的哽咽声激发,漫上心头,接着疯狂扩散……

    “婶婶。”严甯也忍不住微微红了眼,虽努力保持着微笑,可笑容里已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凄凉和苦涩。

    “小七,听话,做手术吧!你看看有这么多人爱你关心你,你真的舍得不要我们了吗?”欧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劝着哄着。

    严甯垂着眸,无声地轻笑。

    其实……

    她也是舍不得的。

    舍不得哥哥,舍不得四叔,舍不得婶婶……

    舍不得所有真心诚意对她好的那些人。

    但是,不管是哥哥还是叔叔婶婶,他们都会有自己的生活,他们并不是非她不可。

    她在他们心中固然重要,可他们不可能陪伴她一辈子。

    以后哥哥会有嫂嫂,叔叔婶婶已经有了孩子,当他们所有人都美满了,而她始终只是一个人,那她该有多么孤单凄凉啊……

    叔叔婶婶和哥哥能幸福美满她当然为他们感到开心,可如此一来,不是更衬托得她有多么可怜吗?

    到时欢欢喜喜的大家还得顾及她的感受,累人累己,何必呢!

    所以,还是算了吧!

    她死了,哥哥他们最多哀伤一段时间,然后就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不用再往后的日子里每日为她担心忧愁,多好。

    嗯,皆大欢喜!

    严甯抬头,笑米米地看着欧晴,“婶婶,我有点累了。”

    “小七……”欧晴狠狠皱着眉头,真的是无力了。

    “你让我想想好吗?”严甯俏皮地撅撅嘴。

    欧晴双眼瞬时一亮,“你愿意考虑?”

    考虑就表示有希望啊,有希望欧晴当然开心啊!

    “嗯,我考虑考虑。”严甯点头,一本正经地说。

    “那那——”欧晴高兴极了,倏地站起来就想要出去告诉严谨尧这个好消息。

    然而,霍冬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见欧晴高兴得找不着北了,霍冬连忙起身走到牀边,急切地对严甯说:“医生说你的情况不是很好,最好立刻——”

    “请你闭嘴!”

    可霍冬话未说完,就被严甯冷冷喝止。

    在霍冬开口的那瞬,严甯本是温柔乖巧的模样,在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她抬眸看他,冷漠疏离的目光如同一把泛着阴冷寒光的利箭,直直射在他的脸上。

    气氛,僵凝。

    欧晴本是欣喜若狂,突见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不由愣在了当场。

    疑惑又担忧地看了看突然变得极不友善的严甯,又好奇地看了看眼底泛着伤痛和悔恨的霍冬,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打圆场了。

    霍冬和严甯互看着对方。

    严甯的目光里除了冷还是冷,冷得没有一丝情绪,甚至没有一丝温度。

    霍冬眼底却有着千丝万缕,

    他性格内敛,注定有很多很多的话没办法毫无顾忌地说出来,不管是苦还是痛,不管是无奈还是苦衷,他都只能藏在心里……

    “小七……”两人这互不相让的架势让欧晴担心,一边瞅着他们,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试图打破僵局。

    严甯立马笑靥如花,同时转眸看着欧晴,甜甜娇嗲,“我没事婶婶,你回去吧,我想睡会儿。”

    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撒娇,实则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欧晴性格软,不由自主就听了她的话,点着头柔声叮嘱,“那你一定要好好考虑哦!”

    “嗯,我会的!”严甯对着欧晴笑,保证般用力点头。

    考虑嘛,又不是同意……

    见她答应得干脆又认真,欧晴放心不少,满意。

    严甯看着婶婶喜滋滋地离开了病房,唇角的笑,缓缓隐退。

    婶婶真好骗。

    像只单纯的小白兔。

    当初肯定是被狡猾的大灰狼四叔骗到手的吧!

    直到欧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严甯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

    欧晴的身上自带温暖,会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着她,靠近她。

    严甯垂眸,无声轻笑,第N次羡慕云裳的好命,有个如此美好的妈妈……

    “你也可以出去了!”

    闭上双眼,往后躺下,她轻启红唇冷冷吐字。

    霍冬对严甯的逐客令置若罔闻,不止没有离开,还径直朝着牀头走去,离她近一点。

    就算闭着眼,严甯也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那股压力,他正站在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知道!

    但她并不理会。

    牀升得太高,半躺的姿势睡起来不舒服,她伸手摸向牀边的按钮,准备把牀降下去。

    可她的手还没摸到升降的按钮,就被一只大手半空拦截,下一秒,无名指上一凉……

    “严甯,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同时,伴随着霍冬低沉严肃的声音。

    严甯睁开眼,狠狠皱眉。

    她没有发火也没有激动,神色平静地垂眸,淡淡看着被强行戴在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

    比先前被她扔掉的那一枚更大更闪。

    严甯缓缓勾唇,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抬手举到眼前,一边悠闲惬意地欣赏着璀璨夺目的钻戒,一边慵懒轻问:“我四叔跟你承诺了什么?娶了患癌的我,保你升官发财?”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抬眸看他,笑得明艳动人。

    霍冬的脸色瞬时青白交加,心痛如麻。

    娶了患癌的我……

    保你升官发财……

    她在羞辱他!

    她明知道他不是那种人!

    他若真是那种企图攀龙附凤的人,当初就不会推开她不是吗?

    所以,她就是故意羞辱他的!

    可,羞辱就羞辱吧,现在不管她说多难听的话,都动摇不了他想要娶她的决心!

    “可是怎么办呢?恐怕你要失望了,因为我啊……”她缓缓坐起身,噙着笑慢悠悠地说着,然后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又接着道:“宁愿死——也、不、想、嫁、给、你!”

    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霍冬心口开裂,“严甯,我知道你恨我——”

    “打住!”她倏然冷喝,阻断他,同时不紧不慢地取下无名指上的钻戒,拉起他的手将钻戒放进他的掌心里,在他饱含痛苦的目光中,轻轻推起他的手指,让他捏紧掌心的戒指。她望着他,巧笑嫣然,“霍参谋长,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她笑得很美,说的话也特别客气,可那一个个字眼,却像是一个个巴掌,狠狠打在他的脸上。

    手,不自觉地攥紧成拳,戒指硌破他的掌心,很疼……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

    他明明想辩解,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跟她说,可目光触及她冷酷绝情的脸,喉咙便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严甯盘起腿,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笑得落落大方又云淡风轻。

    “对!我爱过你!嗯……我也恨过你!不过现在……”她点头承认爱过他,拉长尾音“嗯”了声再承认恨过他,然后微微停顿之后,甜甜一笑,“不了!”

    曾经爱也好恨也罢,现在都不了!

    霍冬脸色微白,死死攥紧双手,心脏痛得犹如被万剑穿过……

    不了?

    不了是什么意思?

    她真能说不爱就不爱说不恨就不恨了?她就真的如此拿得起放得下?

    他不信!!

    严甯,“我不爱你了,也不恨你——”

    “如果你真的不恨我,你就应该做手术!”霍冬勃然大喝。

    他强迫自己忽略她说的“我不爱你了”五个字,那样他的心里会好过点……

    “哦?”严甯挑眉,轻蔑浅笑。

    “你拒绝手术,分明是在惩罚我!”

    闻言,严甯愣了一下,紧接着扑哧一笑。

    “哈哈哈……”她掩着嘴,像是听见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渐渐地,笑得花枝乱颤。

    霍冬看着哈哈大笑的小女人,知道她在嘲笑自己,他并不生气,只是难过……

    认识她这么久,他终于见识到了她爱恨分明的一面。

    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霍冬,你到底是怎么把曾经那个爱你如命的严甯弄丢的?

    那个会对他撒娇,会向他娇嗲,会算计他,会引、诱他,会跟他耍赖调皮的严甯……去哪儿了?!

    他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吗?

    霍冬的心,抽搐不停,疼得不行……

    一会儿后,严甯笑够了,抿着唇正了正脸色,然后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对霍冬说:“我只想说一句——霍参谋长,你真的想太多了好吗!”

    她努力让自己严肃,眼底眉梢却尽是忍俊不禁的笑意。

    而她越是这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越是狠狠刺痛了他的心……

    她笑得没心没肺,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不!不是“仿佛”!她的确已经什么都不在乎!

    别说他,甚至连她自己的命,她都不在乎了!

    可是他想不通,蝼蚁尚且贪生,她为什么要放弃自己?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不肯做手术?”他问,紧绷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颤抖,因为心太痛。

    “我做不做手术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就与不管我做什么样的决定你也没有任何资格干涉是一个道理!”严甯不紧不慢地说道,然后上下看了他一眼,轻轻一笑,“霍参谋长,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四叔众多下属中的其中一个——”

    “严甯!”他倏然喊她,眼底划过一丝悔痛,“我错了!”

    严甯一怔。

    唇角的笑缓缓隐退,手指一点一点地攥紧,她看着他,本是平静淡漠的目光渐渐染上了恨……

    他说,我错了……

    错?!

    他一声错,就能弥补她所遭受的伤害吗?他一声错,就能还她一个孩子吗?

    呵!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

    晚矣!!

    她不稀罕他的认错,不稀罕他的道歉和忏悔,更不稀罕他的爱!

    她要她的孩子!!

    失去孩子的那一天,她就发过誓,夺走她腹中胎儿的人,全是她的仇人!

    一辈子的仇人!

    当初的他,对她何其狠,今日又有什么脸来跟她认错?

    她爱他如命,他却联合她的母亲一起伤害她……

    若他不知道罗婉月不待见她还情有可原,可他知道!

    他明明知道她的妈妈有多讨厌她,他竟然还把她交出去……

    她那样求他!!

    她那么害怕,她那么无助,她哭得撕心裂肺,她哭得泪流成河,她声声哀求啊……

    可他无动于衷!

    他的心!多狠啊!!

    想起当日可怜无助的自己,想起当日狠绝残忍的他,严甯的双眼慢慢地、慢慢地变红。她抬眸,死死看着他,颤声微哽,“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是她心里不可触碰的痛,是她永远无法释怀的遗憾,而这一切,他是罪魁祸首!

    听她主动提及半年前的事,霍冬忧喜参半。

    她不再麻木不仁,情绪终于有了波动,他喜。

    可当日自己犯下了弥天大错,他知道自己或许永远都得不到她的原谅了……

    严甯轻轻勾唇,笑得凄凉悲伤,“其实……”

    是你的!

    可就在这三个字即将冲口而出的那瞬,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没了也好!”她垂了眸,看着自己的小腹,淡淡说道。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

    不!

    她不告诉他!

    她永远都不会告诉他,她曾怀过他的孩子!

    因为他不配!

    他不配做她宝宝的爸爸!

    嗯,不配!!

    那个孩子是她,哪怕与她没有母子缘分,也只是她一个人的,与他无关!

    应该说出来让他后悔?

    不,她不这样想,他的悔痛对她来说已经毫无作用,她觉得最大的惩罚不是让他痛,而是让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她的情绪转变太快,让霍冬的心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明明前一秒她说起那个孩子时还是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可下一秒说“没了也好”时却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没了也好?

    她是那么善良心软的一个人,连八戒她都那么疼爱,自己的孩子没了,她说没了也好?

    不知为何,霍冬莫名觉得她这四个字话里有话,似乎蕴含着别的意思……

    如果真有别的意思,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孩子……

    她到底在不在乎?

    其实他一直很想知道,她之所以这么恨他,恨他害她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为那个孩子是郁凌恒的?

    可他问不出口!

    此时此刻,一切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她马上做手术。

    “严甯,做手术吧!只要你肯做手术,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霍冬双眼微红,深深看着低着头的小女人,沉声说道。

    是的,让他做什么都行!

    她若真那么恨他,让他立刻去死他也绝不眨眼,用他的命换她一线生机,他愿意!

    他欠她那么多,就算她想要他的命,他也毫无怨言。

    以前想不通,以为好男儿应该志在四方,不应被儿女私情羁绊,尤其他肩负重任,感情之事更不能随心所欲。

    所以他觉得自己要不起她,一直将她往外推。

    可她的病让他当头棒喝,他突然意识到人生苦短,想要什么就该紧紧攥在手里。

    因为没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没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

    他害怕老天爷把她夺走,他要先一步把她抢过来……

    从此以后好好疼,好好爱……

    他没死之前,他决不让她先走!

    “你真的可以出去了。”严甯依旧是无动于衷,继续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抠着自己的手指甲玩儿,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

    她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让霍冬彻底慌了。

    他不善甜言蜜语,即便心里对她有着很浓烈的感情,却一直不懂如何表达。

    一再被她下逐客令,他怕自己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情急之下,他极尽艰难地磕巴道:“严甯,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我……我爱——”-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