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3章:为什么不肯手术
    那声音充满着不耐和责备……

    “年纪轻轻就得这种病,还不就是因为自己以前私生活太混乱,抽烟喝酒还经常夜不归宿,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搅合在一起——”

    “爸!”

    严道东话未说完,就被儿子严楚斐愤怒地阻断。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会客厅里,有严谨尧和欧晴,还有严道东和严楚斐父子,以及霍冬。

    严道东被儿子喝得一愣,想要拿出父亲的威严发发飙,可眼角余光瞟到四弟严谨尧脸色不太好,便默默闭上了嘴,不敢造次。

    可被儿子顶撞,终究心有不甘,忍不住冷冷瞪了儿子一眼。

    严楚斐的心情本来就糟糕透顶,被父亲一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也没想就很不客气地冲父亲嚷道,“你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走吧!”

    以前他忙,没注意到自己父母有什么问题,可自从妹妹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后,他渐渐发现,父母亲对妹妹真是严重失职。

    平日里对妹妹不闻不问,妹妹一旦出点状况就是责骂,似乎从来没有安慰和理解。

    现在妹妹生了大病,父亲居然还忍心责备……

    这算哪门子父母啊?!

    撵他走?

    “我……”严道东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气愤不平地辩驳,“难道我说错了?我这也是关心她啊,骂她是想让她以后好好爱惜自己——”

    “好了!”

    一声沉喝,从严谨尧的嘴里吐出,阴冷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要吵出去吵!”严谨尧脸色阴沉,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严道东和严楚斐噤声。

    “哎呀,小七你醒啦!”欧晴突然激动地轻叫一声。

    欧晴一直守在会客厅和内室的门口,时刻关注着病牀上的动静,所以在严甯睁开眼的那瞬,欧晴就发现了。

    几乎是立刻的,所有人都往病房里挤。

    毫无疑问,大家都关心她。

    就连亲情淡薄的严道东,也跟着往里挤,想看看女儿。

    虽然父女俩没多少感情,但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骂归骂,女儿患了癌,严道东也并非真的完全无动于衷。

    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受的。

    欧晴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一p股坐在牀边,红着眼担忧地看着瘦得双颊凹陷的严甯。

    “婶婶。”严甯缓缓坐起来,往上蹭了蹭,靠坐在牀头。

    “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熬了汤……”欧晴一边急切地说着,一边去端牀头柜上的汤,却发现有点凉了,连忙站起来,“哎呀,好像有点凉了,我去热热。”

    “我来!”霍冬大步上前,不等欧晴同意就从她手里把汤夺了过去。

    “好呀,谢谢你!”欧晴温柔道谢。

    霍冬端着汤走出病房,去了隔壁厨房。

    欧晴重新坐回牀边,轻轻拉起严甯的小手,“感觉怎么样?”

    “饿!”严甯谁也没看,就一直盯着温柔和蔼的婶婶,单手捧着肚子,带着一丝调皮的意味吐出一个字。

    “等等,一会儿就好了。”欧晴心疼地拍拍她的手背,柔声轻哄。

    “嗯。”严甯咧嘴一笑,点头,像个乖宝宝。

    严甯这一笑,惹得欧晴红了眼。

    这么好的姑娘,老天爷怎么忍心让她生这么重的病啊,哎……

    欧晴转头看着严谨尧,对他挤了挤眼,同时装模作样地说:“你们都出去吧,别挤在这儿了,挤得空气都不好了。”

    “嗯,那你们娘俩慢慢聊。”严谨尧点头道,然后率先走出来病房。

    严道东和严楚斐见状,立马跟着离开。

    “小七啊……”

    待到病房里只剩她们两个女人,欧晴重重叹了口气,眼底尽是忧虑和心疼,拉着严甯的手语重心长地开口。

    “婶婶你说。”严甯始终保持着微笑,表情和语气都特别平静淡然。

    欧晴瘪瘪嘴,有些胆怯地呐呐,“我怕你生气……”

    严甯笑着摇头,“不会!婶婶你说吧,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

    嗯,不管婶婶说什么,她都不会生气。

    一是,她知道婶婶是来劝她的。二是,婶婶那么好,她怎么舍得跟婶婶生气呢!

    “真的?”欧晴双眼一亮,欢喜地笑,“这是给我的特权?”

    “嗯!”

    “为什么不肯手术啊?”既然得到特许,欧晴便不再客气,单刀直入地问道。

    “婶婶你也是女人,我以为你明白我的。”严甯面带笑容,心里却尽是苦涩。

    她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受了那么多磨难,遭了那么多罪,难道最终还要落个死无全尸?

    那怎么行呢?

    任何人都可以对她残忍,只有她自己不能!

    就算死,她也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就算死,她也要完完整整的死。

    或许她这样的固执很荒谬很不可理喻,可她就是不想做手术!

    死也不想!

    完整的她活在这个世上都已经如此累了,不完整的她……活着有什么意思?

    人生自古谁无死?反正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既然这日子过得这么无趣,死了也没什么可惜啊!

    早死早超生,早点脱离苦海去投个好人家,然后开始美好的新生活,多好啊!

    欧晴的确明白严甯的感受,只是不能赞同,心疼地看着她,蹙眉轻叹,“可是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按理说是的,不过……”严甯微笑,微微停顿,轻撅红唇,“我是个例外。”

    生命的确是这世间最宝贵的东西,只是她这条命……

    爹不疼娘不爱的,没了又有什么所谓?

    “我不懂。”欧晴蹙眉。

    “嗯,他们也不懂。”严甯点头,唇角的笑意加深。

    这世上,没人懂她。

    一个都没有!

    她明明笑得很乖很美,可看着欧晴眼里,却总透着悲伤和绝望……

    欧晴的心频频抽搐,疼得很,越想越难过,双眼便越来越红,“小七啊,你做这样的决定,你爸爸妈妈和你哥哥他们得多伤心啊,还有你四叔,还有我……我们都会伤心!”

    严甯轻轻扯唇,垂着眸看着自己的手指,但笑不语。

    “你是个好姑娘,你应该勇敢一点,其实病魔没你想的那么可怕,真的!”欧晴苦口婆心,极力劝说着:“婶婶以前也病过,病得谁都不认识,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整天傻乎乎的像个白痴。可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所以啊,只要家人不放弃你,你自己不放弃自己,那就什么都是可以战胜的!”

    欧晴甚至不惜爆出自己的病史来给严甯做正面教材。

    面对欧晴饱含期待的目光,严甯笑着摇了摇头,宣布欧晴的劝说失败。

    她不急也不燥,不管婶婶怎么说,她都只是微笑和摇头。

    见严甯无动于衷,欧晴沮丧极了。

    沮丧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好的姑娘自暴自弃啊!

    欧晴突然想到什么,双眼瞬时一亮,笑米米地看着严甯,“我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什么好消息?”严甯问。

    “小七,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对于劝说一事,欧晴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只求严甯能同意做手术。

    交易?

    严甯微微挑眉。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这个消息对你来说真的是个好消息而且你很喜欢,那你就做手术,如果你觉得这个消息不是好消息,那我就再也不劝你了,随你怎么着,好不好?”欧晴兴致勃勃地说。

    严甯有点哭笑不得,婶婶这是把她当三岁孩子在哄骗么?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霍冬端着汤回到了病房。

    “呀,热好啦。”欧晴立马站起来,伸手去接热好的汤,“来来来,给我吧!咦……?”

    欧晴伸手去接碗的时候,无意间瞟到霍冬的小手臂上有一块暗红色的东西……

    她蹙眉,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不由几不可闻地“咦”了一声。

    她好奇,接过碗时,用下巴点了点他的手臂,问:“胎记吗?”

    闻言,霍冬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臂,点头,恭敬回答,“是的!夫人!”

    欧晴抬眸,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忍不住又问。

    “霍冬。”

    “霍……冬……”欧晴一边几不可闻地细细念叨,一边缓缓转身,当她转过去面对严甯时,立马恢复正常,“来,小七,饿坏了吧,快趁热吃。”

    严甯什么也没说,接过碗拿起勺子默默地喝汤,从始至终都没看过霍冬一眼。

    霍冬一动不动地站在牀尾,并未离开。

    欧晴先没在意,过了好一会儿见霍冬还不出去,便好奇地抬眸看他。

    却见霍冬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严甯,那眼底的深情……简直可以溺死人。

    于是欧晴立马就看出霍冬对严甯的感情了,本着同情的心态,她对霍冬说:“能帮我们削几个苹果吗?”

    给他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留下来的理由。

    欧晴同情霍冬,她觉得,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患了癌,霍冬心里肯定很痛苦,所以她不忍心把他们分开。

    “好的!”霍冬感激地看了欧晴一眼,立马转身走向几米之遥的茶几。

    霍冬走向茶几,欧晴立马又回头看着默默喝汤的严甯,笑米米地问:“怎么样?听我的好消息吗?”

    “婶婶你说。”严甯气定神闲地继续喝着汤。

    “那个……”欧晴脸颊微红,双手轻轻捂住肚子似是有些难为情。

    “嗯?”

    “我怀孕了。”欧晴压低声音,半喜半忧地小声报喜。

    当……

    咚……

    严甯手里的汤匙一滑,掉落在碗里,发出一声轻响。

    霍冬正削着苹果,闻言心脏狠狠一颤,锋利的刀子割上了手指,苹果从手中脱离,滚落在地毯上。

    鲜红的血,从伤口溢出……

    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无暇顾及,抬眸看向病牀上的小女人。

    她一定跟他一样,想到半年前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了吧……

    病房内的气氛突然就变了,饶是迟钝如欧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怎么了?”欧晴不解地看看严甯,又看看盯着严甯看的霍冬,直觉他俩有事儿。

    看来,她得回去向严谨尧了解了解……

    “恭喜你啊婶婶!”严甯抬眸,唇角含笑,诚心实意地对欧晴说。

    欧晴红着脸,笑得腼腆。

    “哎呀,我四叔一定乐坏了吧!”严甯也很开心,看着婶婶还没显怀的肚子,满眼羡慕。

    当霍冬看到严甯眼底的羡慕之色时,心脏狠狠抽搐,

    “他是挺高兴的。”欧晴面带羞涩,不太好意思地笑笑,完了之后立马又一本正经地劝道:“所以小七,做手术吧,你就不想看着这个宝宝出生吗?”

    “我答应你,婶婶——”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