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80章:请注意你的身份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而让她觉得诡异的是,两名劫匪是一步步慢慢地退着回到胡同里的,仿佛是他们的前方,正有什么可怕的人或物……

    踏、踏、踏……

    正在严甯心中充满疑惑时,突然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声传进了耳朵里。

    心,微微一沉。

    她知道自己逍遥不了几天,不过她以为就算自己会被捉回去,那来捉她的人也应该是哥哥严楚斐,而不是……

    而不应该是那个她曾发誓“永不相见”的男人!

    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有多恨,即便半年未见,她竟还是能立刻就辨认出他的脚步声。

    男子A和男子B哆嗦着,四只眼睛谨慎又惊慌地死盯着前方,肩靠着肩双双退回到胡同里,发自内心的恐惧在肆意蔓延,心里具都有种“今晚栽了”的不祥预兆。

    下一秒,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严甯的视线里。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以及那熟悉的容颜,严甯心如止水,再也没有往日的激动和澎湃。

    终于明白,不管多炙烈的爱,也经不起伤害。

    等太久,心会冷,伤太重,心会碎……

    而心若碎了,就再也装不了人了……

    黑暗中,霍冬如罗刹降临,冷厉的目光犀利似箭,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煞气。

    他那一身正气,气场十足,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势顿时就把两名劫匪震慑住了。

    如同老鼠见了猫,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吓得直哆嗦。

    霍冬一步步缓慢地走进胡同里,将两名劫匪逼得背靠着墙,退无可退为止。

    然后他转眸,看向几米之遥的严甯。

    两两对望,彼此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她冷,他热。

    冷与热,相生相克,再也撞不出往日的火花。

    霍冬的双眼泛着血丝,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中一瞬不瞬地看着严甯,眼底情绪涌动。

    看到她完好无损,他松了口气,可紧接着接收到她那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

    心,抽痛不已。

    她失踪的这五天,他不曾合眼,不眠不休地寻找着她的下落,每分每秒都过得无比的漫长煎熬。

    而寝食难安还并不算是最难熬的,最让他觉得痛苦的是他内心的恐惧……

    他害怕!

    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她。

    更害怕找到她时,她已经……

    她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老天爷现在又给她如此沉重的打击,他真的很怕她会一时想不开……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晚了一步……

    他该怎么办?!

    每每想到这种可能,他就会被吓出一身冷汗,心如刀剜。

    那种恐惧和绝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还好!

    还好他没有晚,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还好她还活得好好的。

    霍冬深深看着淡漠而平静的严甯,心里不停地庆幸着。

    而严甯……

    她神色如常,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明亮的双眼如一汪死海般毫无波澜。

    无悲、无欢、无喜、无怒……

    她淡淡回视着他,如同回视着一个陌生的人。

    “啊……”

    在霍冬和严甯的目光绞在一起的时候,两名劫匪想要趁机偷跑。

    死胡同里,出口只有一个。

    而出口处正站着满身寒气的霍冬。

    想要离开,就必须从霍冬身边过经过。

    所以两名男子只能趁他不注意时偷溜。

    哪知,霍冬就算目不转睛地看着严甯,还是准确无误地一把揪住了企图从他身边溜走的男子A,再顺势抬腿,狠狠一脚揣在了男子B的肚子上。

    男子B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凄厉惨叫,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被踹断了,被踹得整个人飞起来撞在墙上,然后再弹到地上,瞬间成了一滩烂泥。

    脸如白纸,冷汗淋漓,整个身子卷成一只煮熟的虾状。

    见同伙被一招放倒,男子A吓得魂不附体,本能地死命挣扎,试图甩开霍冬的手,然后逃命。

    男子A手上有刀,就算打不过霍冬,但也暂时能抵御一两招。

    刀子无眼,眼看被逼急了的男子A像疯了一般挥舞着手里的刀,霍冬只能松开手。

    而这时,男子B缓过了那阵剧痛,求生的本能让他巍颤颤地爬了起来。

    男子A和男子B对视一眼,然后十分默契地同时朝着霍冬出击。

    他们必须逃,如果落在眼前这个身手不凡的男人手上,他们必死无疑。

    当然,他们并非妄想着能打赢霍冬,只是想让他分神,好让他们寻找时机逃跑。

    双方甚至没有开口说过话,两名劫匪连霍冬是什么来头都没有搞清楚,就玩命儿似的打了起来。

    一场混战,拳脚乱飞。

    哀嚎声此起彼伏,响在寂静的小镇上,显得特别的阴森和凄凉。

    即便男子A手上有刀,即便是以二对一……

    一分钟不到,两名劫匪就双双倒在地上,手脚齐断,再也爬不起来了。

    解决完劫匪,霍冬朝着严甯看去,却发现那处已空空如也……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霍冬和劫匪混战时,严甯悄然离开。

    她没有慌张逃离,因为她并不怕他。

    他的出现,再也撩动不了她的心。

    离开,只是不想再看见他。

    她对自己发过誓,永不相见的!

    严甯冷静从容地快步往前走,虽然知道自己既已被发现就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但她绝不会乖乖站在原地。

    走着走着,几步之遥的岔路口窜出一个人……

    她转身就往回走。

    急促的脚步在身后响起,紧接着人影一闪,他越过了她。

    她来不及刹住脚,整个人撞进他的怀里。

    刚一触上他的胸膛,她立马往后退,不给他伸手将她抱住的时间。

    可刚退出去一步,手臂就被他抓住。

    下一秒,她就被他又用力扯回了他的怀里。

    像是拉锯战,她撑住他的胸膛将他狠狠一推,再度退出他怀里,且顺势抬手——

    啪!

    她给了他一耳光。

    力气很大,震得她自己的手心都又痛又麻。

    可他连一秒怔愣都没有,就势抓着她打了他的那只手,将她再次拽进怀里。

    这一次,他没有再给她逃脱的机会,立马将她抱住,紧紧的。

    他勒紧双臂,像是恨不得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像是恨不得与她合二为一,从此再也不分离。

    他在颤抖,呼吸粗、重,正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悲和痛……

    几日来的恐慌焦灼,直到这会儿把她拥入怀里,他才终于不那么害怕了。

    找到她就好,嗯,找到她就好了!

    严甯觉得自己全身骨骼都快要被挤碎了。

    曾经让她依恋贪婪的怀抱,今天变得让她一秒都待不下去了,在他怀里,她觉得恶心。

    可能在她的骨子里,也是有感情洁癖的吧。

    这半年里,他曾留宿在简素衣的家里,他们确定了恋人关系,甚至在一周前,她亲眼看见他与简素衣在小区前亲吻……

    她介意,不再是因为吃醋,而是单纯的觉得恶心!

    “严甯,跟我回去……”他颤抖的声音,突然在她耳畔轻轻响起。

    低沉压抑的嗓音,饱含着太多的情绪,痛苦、恐慌、心疼、后悔……等等等等。

    “放开我!”严甯冷冷吐字。

    她没吵没闹甚至没有挣扎,冷静得让他无法适应。

    听着她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的语气,霍冬的心,像是被人挖走了一般,突然就空了……

    松开少许,他红着眼垂眸看她。

    目光触上的,是她冷若冰霜的脸,以及她充满厌恶的眼……

    她讨厌他的怀抱。

    他不傻,尤其他又是个内心敏感的男人,所以察言观色是他的强行。

    他知道她恨他,也知道她不会原谅他,这样的结果他曾经不是没想到过,只是他以为自己承受得住,可现在才发现,被她厌恶着的感觉……

    竟是如此难受!

    难受到难以承受!

    倏然,霍冬紧紧捧住严甯的脸,夹杂着深情和思念的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唇与唇相触,短短两秒,霍冬还来不及感受她唇上的温度,就突觉眼前寒光一闪。

    他本能地抬手一抓,将她扬起的手腕抓住。

    刀尖,与他的胸膛距离不足五厘米。

    霍冬看着眼前冷若冰霜的小脸,看着她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的双眼,心口开裂。

    心,很痛。

    她恨他,竟恨到对他刀刃相向。

    虽然以他的身手,她不可能会伤得了他,可若他功夫不够好,或者他一不注意晃个神……

    这一刀,必然能让他皮开肉绽!

    她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的要伤他。

    可见,她对他是恨入骨髓,是狠了心了……

    “别碰我!”严甯看着满眼伤痛的男人,冷冷吐字。

    言辞间的厌恶,显而易见,毫不掩饰。

    霍冬的心脏狠狠抽搐,痛得他脸色泛白。

    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他尖叫撒泼,现在的她,只会对他动真格的。

    他不再是她心心念念想要依靠的人,他成了她的仇人……

    嗯,仇人!

    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仇人!

    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仇人!

    恨不得生生世世永不相见的仇人!

    他已经从她的眼神看出来了。

    心痛如绞,他明明拼尽了全力,却再也抓不稳她,手缓缓松开……

    手腕一松,严甯立马收回自己的手,往后退开两步,冷静又冷漠地与他拉开距离。

    “我哥什么时候会到?”

    她垂着眸,一边用袖子狠狠擦着自己的唇,一边冷冷问道。

    唇被他碰过,她觉得恶心。

    她擦唇的动作,很用力,且充满着厌恶,即使把唇擦破了也在所不惜。

    “两小时。”霍冬看着她,死死看着,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的报应来了。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是他讨厌她,现在角色对换,变成了她厌恶他……

    可是!

    那时他并非真的讨厌她,他只是不敢承认自己的心,是为了把她推开而故意伪装的假象。

    他的厌恶是假的,可她却是真的!

    现在,她是真的厌恶他!

    “好!”严甯吐出一个字,同时转身继续往前走。

    很正常的步伐,不紧不慢,她昂首挺胸,走得像个骄傲的公主,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高傲的冷漠和疏离。

    她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尊贵美丽,高不可攀……

    不!

    不是变!

    她本来就是高贵的公主,本来就是璀璨的星星,本来就不是他有资格肖想的……

    以前她爱他,便收敛了自己的光环,把自己低入尘埃。

    现在她恨他,自然不必再委曲求全。

    霍冬跟在严甯的身后,看着她太过纤瘦的背影,想着命运对她的不公以及自己对她的残忍……他连呼吸都在颤抖。

    认识到现在,几年的纠缠,竟是在这时,他们才真正像是“小姐与保镖”……

    从小巷出来,走上大街,严甯左右看了看,然后径直朝着马路对面的烧烤摊走去。

    这只是一个小镇,不似大城市热闹,所以周围没什么吃的,除了烧烤就是卖米米分和炒面的。

    她不想吃炒面,所以选择了烧烤。

    走到烧烤摊前,她一言不发地开始挑菜。

    她刚拿起一串小土豆,一只大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再吃这些——”

    几乎是在他的手触上她的那瞬间,她蹙眉,反射性地一扬手,反应激烈地甩开他的手。

    她厌恶他的碰触。

    动作太大,土豆串从她的手里脱离,掉落在地。

    她转眸看他,面无表情,并未出言呵斥,只是冷冷看着他。

    她冷漠的眼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对他说“走开一点你没资格管我”……

    霍冬僵在当场,承受着她冷漠和疏离,万箭穿心。

    她已经生病了,饮食上应多加注意,不能再乱吃了,尤其是烧烤这种会致癌的食物更是应该杜绝。

    她用眼神叫他滚远点,可他却一动不动。

    他们对视着,空气中隐隐飘荡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烧烤老板警惕地盯着严甯和霍冬,以为他们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情侣或夫妻,见这架势好像是有动手的迹象,便在心底默默做好了随时报警的准备。

    感觉到烧烤老板的担忧,严甯率先移开视线,看向年轻的烧烤老板。

    “没事,算一起。”她一边用嘴努了努掉在地上的土豆串,一边继续挑菜,然后将挑好的菜递给烧烤老板,“打包!”

    “好咧,小姐您稍等。”烧烤老板忙不迭地接过菜去放在烤架上。

    她淡定从容,将身边的男人无视得很彻底,仿佛此刻还是自己一个人在旅行中。

    霍冬像座冰雕一般,僵立在她身边,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任性又固执的模样。

    突然,严甯狠狠蹙眉,想起自己的钱刚被抢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

    而菜已经烤上。

    想了想,她抬手将藏在衣领里的项链取下来。

    “老板,我的钱包刚丢了,你看我用这个抵行吗?”严甯将项链递给烧烤老板,真诚说道。

    是一条很细很美的钻石项链。

    烧烤老板一愣。

    而一旁正在招呼其他客人的烧烤老板娘在看到严甯手里轻微晃动的项链时,双眼立马就亮了。

    这点烧烤也就几十块而已,就算这条项链是假货,抵烧烤也绰绰有余。

    而且,这钻石这么闪,根本不可能假啊!

    正在烧烤老板发懵时,一张百元纸币递到老板面前——

    严甯瞬间冷脸。

    抬手一挥,将霍冬伸过来的手狠狠挥开。

    “请注意你的身份!”她勃然呵斥,威严十足,充满厌恶的目光冷冷看着他。

    他回视着她,努力不让心里的痛楚流露出来,五指缓缓攥紧成拳,百元纸币在他的手心里成了纸团……

    严甯说完,极冷极冷地瞥他一眼,那眼神充满着轻蔑和不屑……

    “行吗?”她转头看向烧烤老板,将手里的项链再次递过去。

    “这个……”烧烤老板很犹豫,倒不是怕这项链假,而是霍冬太可怕。

    可烧烤老板娘却什么都不怕。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这等好事怎可犹豫?!

    “行啊行啊!”老板娘冲过来,激动得一把将严甯手中的项链夺过来,一边点头如捣蒜地答应,一边喜滋滋地看着亮闪闪的钻石。

    看了一会儿,老板娘抬起头来看着严甯,假惺惺地讪笑,“可是小姐啊,我们不知道这条项链是真是假啊,如果要我们补你钱的话……”

    “不用!”严甯摇头,用嘴努了努烤好的菜,“我用这条项链换你们的烧烤!”

    反正她都要死了,不管有多喜欢,这些物质的东西她也带不走,换顿烧烤也不错。

    “真的?”老板娘双眼睁得巨大,要乐疯了。

    “嗯!”严甯淡淡点头,转眸看向一旁的饮料柜,“当然,如果能再加一罐啤酒的话……”

    “行行行!没问题啊!两罐都可以的!!”老板娘兴奋得猛点头,同时立马跑向饮料柜,拿出两罐啤酒。

    然后老板娘将啤酒装进塑料袋,再把烤好的菜一同递给严甯,低头弯腰,谄媚地恭送,“小姐您慢走!”

    “谢谢!”严甯接过烧烤和啤酒,对老板娘也微微低头,回礼。

    “艾玛,发了发了,老公,我们发了……”

    “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

    “可是……”

    “走走走,不买了不买了,我们回家,万一她等会儿反悔了……”

    严甯拎着烧烤往前走,对身后烧烤夫妻俩的欢喜议论置若罔闻。

    隔着一米的距离,霍冬沉默地跟在严甯身后。

    走过马路,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烧烤老板娘正举在手里轻轻晃动着欣赏的钻石项链……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回到小旅馆。

    严甯拎着烧烤上楼。

    他依旧跟着她,亦步亦趋。

    她没有行李,所以并未锁门,推开门走进去,她顺势反手关门。

    哪知——-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