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9章:她是他心口的朱砂
    &lt;!--章节内容开始--&gt;

    “四爷,我想娶她!求您成全!”霍冬颤声哽咽,字字坚定。

    “……”

    许是没料到他一开口会是这样一句话,严谨尧有些猝不及防,一时无言。

    电话里陷入沉默。

    半晌后,严谨尧低沉严肃的声音从彼端传过来,“想好了?”

    “嗯!”霍冬再无一丝犹豫,每一个字都透着他永不反悔的决心,“我要娶她!!”

    四爷这一声“想好了?”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意味着他努力的一切或许就要前功尽弃。

    可现在的他,已管不了那么多了……

    嗯!不管了,他什么都不管了!

    会辜负四爷的栽培也好,会背负不孝的罪名也罢,他都不管了。

    他现在只想找到她,娶她,让她接受治疗,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他要跟她在一起,永永远远在一起!

    人似乎都是这样,没有被逼到绝境,有些事情就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很多选择也就无法取舍。

    就好像一份情,当它触手可及时,你便无法深刻体会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可当有一天这份感情插上翅膀飞走了,飞到了你再也触摸不到的地方,你才发现,原来它对你是多么的重要。

    重要到失去它,你的世界都是黑暗的,再也看不见亮光和希望。

    女人之于他,可有可无,唯独严甯,成了他心口的朱砂……

    深知彼此的距离,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是抗拒的,可物极必反,他越抗拒,越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她深深吸引。

    有些纠缠,是宿命,不是你想不要就能不要,也不是你想逃就能逃得掉。

    他曾试图跟命运反抗,结果却是伤人伤己,把自己挚爱之人逼上了绝路……

    结束通话,霍冬双手捂脸,狠狠揩去脸上的湿意。

    深深的,长长的呼了口气,他狠狠咬着牙根,努力平复着心脏那抽搐不停的疼痛和恐惧。

    倾身探向副座,他伸手打开中控台下的小抽屉,把抽屉里的抽纸拿出来。

    咚……

    倏地一声轻响,一部手机随着抽纸一同被扯出抽屉,掉落在座椅下。

    拧眉,定睛一看,霍冬的心不由狠狠一颤,往日记忆涌上脑海……

    这部手机,是当初严甯去国外时,他换掉的。

    她离开的那天,他就把这只手机关了机,随手塞在了这个柜子里,然后遗忘……

    细细回想,他也无法具体说出当时自己换掉这部手机是基于什么心态,或许是怕她到了国外之后有事没事就给打电话吧……

    嗯,他怕她给他打电话,那个时候,他甚至害怕听到她的声音。

    因为听到她的声音,就会想她……

    很想很想!

    按理说,他无需换手机,只要换卡就好,可当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只是把手机关了,塞进抽屉里藏起来。

    天真地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他们的关系也就此尘封起来一样!

    到后来,他就真的渐渐遗忘了这部手机的存在。

    今天如果这手机不是随着抽纸一起掉出来的话,他或许还在继续遗忘中。

    霍冬捡起手机,鬼使神差的,他的手指摁向了开机键。

    悦耳的开机铃声响起,黑暗了三年多的手机屏幕随之亮起。

    紧接着,各种提示音开始叮叮咚咚响个不停……

    短信收件箱里,有短信显示他在关机状态下,有人给他打了三百八十一个电话……

    还有一条充费提示,有人给他充了巨额话费,让他的手机可以永远不会停机。

    最后是他的语音信箱……

    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颤抖着手点开信箱,提取语音内容。

    “霍冬,我到墨尔本了,你很忙吗?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为什么都不接啊?”

    “霍冬啊,你怎么了?是出任务了吗?为什么我都找不到你,我想你了,你快开机,快接我电话啊!”

    “冬冬,我好像水土不服,嘤嘤嘤,好难受……这里的东西都不好吃,我只能喝粥,都快喝吐了,我想吃你给我煮的面条,呜呜呜……我想回家,我难受……”

    “霍冬,我好了,没事了,你别担心我,好好工作哦,乖乖等我哦,三年眨眼就过了,很快的,嗯,很快的……”

    ……

    “霍冬,阿勋说你换新号码了,是不是啊?难怪我打你电话总是关机,给你留言你也不回……霍冬,最近你好吗?八戒好吗?你们想不想我啊?我好想你们……好想你……”

    ……

    “啊啊啊霍冬,我刚才差点被龙卷风卷走了,吓死我了!太可怕了!你都不知道那龙卷风威力有多大,风过之处简直一片狼藉啊……霍冬啊,我若被龙卷风卷走了可咋办啊?那样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霍冬,我不开心,我今天考砸了,被老师骂了……你马上来墨尔本好不好?你来把骂我的老师揍一顿好不好?霍冬,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

    “冬冬,我发烧了,三十九度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呜呜呜……我想回家,我不想客死他乡,你让我回家好不好?咳咳咳……”

    “霍冬霍冬!有人追我哦!是高我一届的学长,高高的帅帅的,长得还不错的说。不过……嘿嘿,我拒绝他了,我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我还跟他说,我男朋友超级帅、超级Man、超级棒,我这辈子都只爱他一个人!所以霍冬你放心呵,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我心里只有你,我是绝对不会多看别的男生一眼的!”

    ……

    “唔,今天好像没啥说的耶,那就……说声‘我爱你’吧!嗯,霍冬,我爱你!很爱很爱哦!”

    “霍冬,我们分开两年半了,你想我吗?你还记得当初我来澳洲时你答应过我什么吗?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要兑现你的承诺,不许赖皮哦!”

    “最近好忙啊,霍冬,我快累死了。内啥,跟你说个事啊,下个月你会在帝都吗?我有个超级大的惊喜给你哟……”

    ……

    一条一条留言听过去,听得霍冬脸如白纸,撕心裂肺。

    他红着眼,疲惫地靠在座椅里,默默听着跟她对他的深情和思念……

    听着她时而撒娇、时而欢快、时而激动、时而俏皮、时而委屈、时而悲伤的声音,他的心,痛到无法言喻。

    这个语音信箱,记录着她在墨尔本那两年多的孤独和喜怒哀乐,记录着她对他的执念和痴狂……

    她说得最多的,就是想他、想他、想他……

    霍冬万万没想到,在后来,他想要听严甯对他撒娇或是说声“我爱你”,竟只能从这语音信箱里找。

    后来的后来,每当他被她的冷漠刺伤,便只能一个人偷偷躲在书房,重复播放着手机里的留言,听着她曾经对他的爱恋来疗伤。

    他本不信报应一说,可在多年以后,他亲自尝过,便信了。

    人啊,千万不能犯错,因为犯错是要受到惩罚的。

    而惩罚,很苦……

    ……

    距离帝都八百公里外的J市。

    严甯想在自己死之前,把以前不敢做的事都做一遍。

    比如跳楼机,比如蹦极,比如站在高空玻璃桥上看风景……

    她想提前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好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

    饶是她已经看开,可内心还是对死亡心存恐惧。

    嗯,怕的。

    其实她很胆小,从来不敢尝试这种危险刺激的极限运动,但现在不同了,她想着反正自己也活不长了,试试又何妨?

    站在蹦极跳台上,她张开双臂仰面倒下,失重的感觉仿佛掉进了无底洞,她觉得自己正坠入黑暗又可怕的地狱……

    明明她的心里没有恐惧,可结束之后,她竟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离开帝都的第五天,严甯来到一个古镇。

    简陋的小旅馆里,她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朗朗夜空,失神……

    她又任性了。

    哥哥和叔叔婶婶一定知道她生病了吧,这些天一定很着急吧,一定在翻天覆地地找她吧……

    知道自己的病瞒不了多久,所以她才选择不告而别。

    因为她害怕,害怕看到亲人悲伤的表情……

    严甯望着天上的月亮,唇角泛起一抹凄凉苦笑,她在心里默默地说,哥,四叔,原谅我这辈子最后的一次任性吧。

    嗯,最后一次!

    咕咕咕……

    微微蹙眉,严甯轻轻摁住提出抗议的肚子,这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小旅馆里没吃的,她只能出去觅食。

    背上双肩包,戴上鸭舌帽和口罩,在全副武装之后她走出了小旅馆。

    窄小的石板路,昏暗不明的路灯,将整个小镇衬托出一种荒凉感,甚至还透着一丝阴森。

    可能是时间太晚了,沿途的小吃店铺都已打烊,想要找吃的就必须再往前走几百米,上了大街才有夜宵吃。

    肚子饿得难受,不吃不行,她只能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隔着一段距离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她仔细听了听,应该是两个人。

    心脏一紧,她提高警惕,立马意识到自己应该是遇上坏人了。

    严甯没有回头,只是加快脚步。

    人生地不熟,加上又是夜晚,也不知怎么搞的,她竟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看着面前的砖墙,严甯默默叹了口气,暗忖是福不是祸,是祸还真是躲不过。

    身后的脚步声也紧随而至。

    她转身,冷冷看向来人,进入备战状态。

    果然如她所料,跟踪她的是两个人。

    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强,这两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严甯忍不住在心里自嘲,这人若倒霉起来啊,可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她不过就是想要吃个饭,居然也能碰上这种事!

    “你们想干什么?”严甯冷冷看着一步步逼上来的两个男人,率先开口。

    此地位置偏僻,外面的路灯照不进来,于是胡同内的光线昏暗得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抢劫!”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刀,正指着严甯,压低声音冲她恶狠狠地喝道:“把包扔过来!”

    严甯二话没说,听话地取下双肩包,朝两名劫匪扔过去。

    另一名男子连忙伸手接住严甯扔过来的包,与同伙对视一眼,似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爽快。

    两名男子不约而同地想,他们犯案多起,这还是第一次碰上如此合作的受害者。

    感觉运气不错啊!

    接包的男子立马打开包,把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全倒在地上。

    严甯的包里没什么贵重物品,只有一个钱包看起来比较吸引人。

    男子捡起钱包,迫不及待地打开。

    钱包里,有一沓现金,男子把钱全抽出来,感觉了下厚度,颇为满意。

    男子把钱揣兜里,直到确定钱包里和地上的一堆里再无值钱的东西后,才对持刀男子点了点头。

    “身上还有没有钱?”持刀的男子A又对严甯低沉阴森地喝道。

    “没了!”严甯淡定回答。

    从始至终,她都表现得特别冷静,没有丝毫的慌张和害怕。

    男子A:“我不信……”

    不等男子A把话说完,严甯就开始翻自己的口袋。

    从外套到裤子,所有口袋她都掏出来,以证明自己身上真的再无财物。

    “把口罩摘了!”男子B把空钱包随手一扔,突然对她命令道。

    她蹙眉,犹豫。

    劫财她也就算了,如果他们想劫色……

    “快摘!磨蹭什么?!”男子B凶巴巴地催促,大有她再不合作他们就要来硬的了。

    严甯缓缓摘下口罩。

    男子B打开手电,一股强光就射在了她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严甯的双眼无法接受,本能的,她抬手遮挡在眼前。

    “遮什么遮!手放下来!”男子B不满,疾言喝道。

    严甯不生气也不狡辩,两名劫匪说什么她都照做,只求他们拿钱走人。

    “我去!哥,这妞儿挺漂亮啊!”

    在看清她的模样后,男子B顿时起了色、心,目光贪婪地盯着严甯精致漂亮的小脸,垂涎欲滴。

    男子A也看直了眼。

    “衣服脱了!”男子B心潮澎湃,激动得很,看着严甯的眼神都开始发光,想要财色兼收意图毫不掩饰。

    严甯终于冷了脸,“我的钱已经全部给你们了,你们不要太过分!”

    “少他妈废话,给我脱!”男子B急不可耐,简直恨不得扑上去直接把她的衣服撕了。

    “你们走吧,我不会喊,也不会报警,你们拿着那些钱想找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没必要错上加错!”严甯淡定从容,不急不缓地说道。

    她冷静得仿佛不是被劫,而是在教导成绩不好的问题学生。

    两名劫匪对视一眼,虽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但又抵挡不了她的美……

    这个女人太冷艳了,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所以眼看她已是他们到嘴的天鹅肉,怎么舍得就这样放走?

    这色,他们劫定了!

    反正他们已是惯犯,以前像这种情况也没少劫,这么美的女人他们如果不劫,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对视一眼之后,两名男子不约而同地朝着严甯逼上去。

    “我劝你们最好别碰我!”严甯后退一步,心提到了嗓子眼,一边右手状似随意地探向身后,一边冷冷说道:“我有HIV!”

    两名劫匪是文盲,听不懂。

    “什么玩意儿?”男子A皱眉,不悦地喝问。

    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

    “俗称艾滋!”她说。

    闻言,两名劫匪同时往后退了一步,被吓到了。

    “艾滋”二字,就算再文盲,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狠狠咽了口唾沫,男子A强装镇定,“你他妈少唬我们!”

    “信不信随你们咯。”严甯冷艳一笑,云淡风轻的态度让人猜不透她话里的真伪。

    哪知——

    “哥,我有套!”

    男子B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纸盒,冲男子A挤眉弄眼,笑得得意又猥琐。

    男子A见状,顿时喜上眉梢。

    严甯心里骂了声“卧槽”。

    要不要这样啊?!她居然会碰上这样装备齐全的劫匪,这倒霉程度,估计除了她也是没谁了。

    “你们就真的不怕死?”严甯脸色微变,已无法再想前一刻那样冷静。

    倒不是怕眼前这两个劫匪,而是觉得就这样跟他们同归于尽有点遗憾惋惜。

    她还有空中玻璃桥没去呢……

    “怕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男子B笑得更猥琐了,摩拳擦掌已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呵!你特么以为我们是被吓大的?就你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们?”男子A冷笑,轻蔑地哼道。

    说话的同时,两名劫匪驾轻就熟地朝着严甯逼近。

    严甯双眸一抹,寒光乍现。

    倏地,她从后腰抽出一把刀,指着正上前来的两名劫匪,轻松淡然的语调像是在聊天一般,“行!那你们上来吧,我们同归于尽!”

    早在刚才听到身后有人跟踪时,她就把防身的刀子悄悄别在了后腰上,想不到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两名劫匪愣住了,面面相觑。

    这女人……

    可真是朵带刺的玫瑰啊!

    美得惊心动魄,让人心痒难耐,却又浑身都长满了利刺,别说是摘,连碰一碰都会有生命危险。

    经过几秒的衡量之后,两名劫匪决定忍痛放弃劫色。

    美人儿虽然诱人,可命更重要,他们可不想死在一个女人手上。

    “算你走运,老子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没时间跟你耗!哼!”男子A强装镇定地说道,然后对男子B甩了下头,“我们走!”

    严甯紧张得手心冒汗。

    两名劫匪说完之后,就快速走出了光线昏暗的小胡同。

    直到两名劫匪消失在眼前,严甯意识到自己终于逃过一劫,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然后,她正要也跟着离开这个鬼地方时,那两名劫匪竟又去而复返了。

    而让她觉得诡异的是,两名劫匪是一步步慢慢地退着回到胡同里的,仿佛是他们的前方,正有什么可怕的人或物……-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